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82章 北域震动,惊天巨变!

第1182章 北域震动,惊天巨变!

  轰隆隆……轰隆隆……

  

  漆黑的苍穹之上,雷声滚滚,闪电翻腾。

  

  那股倾天的大压迫,随着黑云下降,以浩荡之势,笼罩着镇疆城,似要将镇疆城彻底吞噬一般。

  

  霍震霄驻足在门口处,面色阴沉得凝视着苍穹之上。

  

  随着黑云下坠,他甚至能感受到翻滚激荡的闪电的电流,传递到了身上,浑身阵阵酥麻。

  

  不祥的念头,越发浓郁。

  

  霍震霄心中却是从未有过的生出一股无力感。

  

  他是人,不是神!

  

  能建立大雪龙骑军,铸造镇疆城,以一城一军,雄拒百万雄狮,横压百族,威震天下。

  

  但面对这真正的倾天之变,却是无能为力。

  

  再强的人,面对苍穹雷霆,都是渺小如蝼蚁!m.i.c

  

  镇疆城彻底炸开了锅。

  

  所有士兵,尽皆涌上街头,惶恐惊骇地望着天穹之上。

  

  “到底出什么事了?老天爷啊,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妈的,这样的诡异天气,别说镇疆城了,就算是再往南的北域也从不曾出现!”

  

  “该死,我都感觉到闪电传递下来的电流了,这特么是要直接满天降雷,把我们活活拼死,夷灭镇疆城?”

  

  ……

  

  山呼海啸的惊呼议论。

  

  军心动荡,人心惶惶!

  

  这一刻,如果说镇疆城唯一的清净之地。

  

  或许也只有放置武道身的营房了!

  

  铛铛铛……

  

  清脆的凿击声,不断回荡着。

  

  张老爷子的发青的面色,已经满覆血管,嘴唇紫的趋近于黑色,而印堂上的黑色也浓如墨汁,就连喉咙里的粗重喘息,也如同扯风箱一般。

  

  正沉浸在感悟中的陈东,眉头微微一拧。

  

  他听到了张老爷子的喘息声!

  

  可此刻,他的感悟已经即将功成,他正尝试着凌驾于“气”,将“气”驱赶进那一洼“小水洼”。

  

  至关重要的时刻,成败在此一举!

  

  随即,陈东的眉头舒展开,并未睁眼。

  

  张无道因为距离的缘故,又有凿击声掩盖,并没有听到张老爷子的喘息声。

  

  反倒是口中一声惊咦,诧异地看向了营房窗户。

  

  他听到了满天雷音!

  

  “奇怪,风雪怎么停了?镇疆城这地方,在极夜寒天里,怎么会有雷音出现?”

  

  张无道的声音,满是疑惑不解。

  

  他随父亲到北域隐居后,已经很多年了,对北域的天气,了若指掌。

  

  北域……从未有过这等诡异的天气变化!

  

  收回目光,张无道担忧地看了一眼张老爷子的背影。

  

  随即,张无道便是转身朝营房外走去。

  

  他无法帮助张老爷子,站在这等待,也是无济于事。

  

  好奇心驱使着他走出了营房,当看到漆黑苍穹上的一幕时,张无道脸色瞬间大变,五官绷张到极限,双目圆睁。

  

  “这,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是北域极夜寒天的天气!”

  

  一声惊呼,震惊中的张无道瞬间失去了自控,忘却了正在营房中感悟和凿击的陈东和张老爷子了。

  

  话音刚落。

  

  轰咔!

  

  轰咔!

  

  轰咔!

  

  ……

  

  蓄势已久的苍穹之上。

  

  铺天盖地的闪电,犹如苍龙,怒劈而下。

  

  随着声声炸雷,一道道闪电好似擎天柱一般,欲要脱离黑云,直入地面。

  

  刹那间。

  

  满天闪电,不计其数。

  

  瞬间让镇疆城这一方天地,亮如白昼!

  

  电闪雷鸣,雷光焦狱!

  

  让镇疆城,瞬间陷入了末日之境。

  

  张无道望着苍穹上的

  轰隆隆……轰隆隆……

  

  漆黑的苍穹之上,雷声滚滚,闪电翻腾。

  

  那股倾天的大压迫,随着黑云下降,以浩荡之势,笼罩着镇疆城,似要将镇疆城彻底吞噬一般。

  

  霍震霄驻足在门口处,面色阴沉得凝视着苍穹之上。

  

  随着黑云下坠,他甚至能感受到翻滚激荡的闪电的电流,传递到了身上,浑身阵阵酥麻。

  

  不祥的念头,越发浓郁。

  

  霍震霄心中却是从未有过的生出一股无力感。

  

  他是人,不是神!

  

  能建立大雪龙骑军,铸造镇疆城,以一城一军,雄拒百万雄狮,横压百族,威震天下。

  

  但面对这真正的倾天之变,却是无能为力。

  

  再强的人,面对苍穹雷霆,都是渺小如蝼蚁!m.i.c

  

  镇疆城彻底炸开了锅。

  

  所有士兵,尽皆涌上街头,惶恐惊骇地望着天穹之上。

  

  “到底出什么事了?老天爷啊,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妈的,这样的诡异天气,别说镇疆城了,就算是再往南的北域也从不曾出现!”

  

  “该死,我都感觉到闪电传递下来的电流了,这特么是要直接满天降雷,把我们活活拼死,夷灭镇疆城?”

  

  ……

  

  山呼海啸的惊呼议论。

  

  军心动荡,人心惶惶!

  

  这一刻,如果说镇疆城唯一的清净之地。

  

  或许也只有放置武道身的营房了!

  

  铛铛铛……

  

  清脆的凿击声,不断回荡着。

  

  张老爷子的发青的面色,已经满覆血管,嘴唇紫的趋近于黑色,而印堂上的黑色也浓如墨汁,就连喉咙里的粗重喘息,也如同扯风箱一般。

  

  正沉浸在感悟中的陈东,眉头微微一拧。

  

  他听到了张老爷子的喘息声!

  

  可此刻,他的感悟已经即将功成,他正尝试着凌驾于“气”,将“气”驱赶进那一洼“小水洼”。

  

  至关重要的时刻,成败在此一举!

  

  随即,陈东的眉头舒展开,并未睁眼。

  

  张无道因为距离的缘故,又有凿击声掩盖,并没有听到张老爷子的喘息声。

  

  反倒是口中一声惊咦,诧异地看向了营房窗户。

  

  他听到了满天雷音!

  

  “奇怪,风雪怎么停了?镇疆城这地方,在极夜寒天里,怎么会有雷音出现?”

  

  张无道的声音,满是疑惑不解。

  

  他随父亲到北域隐居后,已经很多年了,对北域的天气,了若指掌。

  

  北域……从未有过这等诡异的天气变化!

  

  收回目光,张无道担忧地看了一眼张老爷子的背影。

  

  随即,张无道便是转身朝营房外走去。

  

  他无法帮助张老爷子,站在这等待,也是无济于事。

  

  好奇心驱使着他走出了营房,当看到漆黑苍穹上的一幕时,张无道脸色瞬间大变,五官绷张到极限,双目圆睁。

  

  “这,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是北域极夜寒天的天气!”

  

  一声惊呼,震惊中的张无道瞬间失去了自控,忘却了正在营房中感悟和凿击的陈东和张老爷子了。

  

  话音刚落。

  

  轰咔!

  

  轰咔!

  

  轰咔!

  

  ……

  

  蓄势已久的苍穹之上。

  

  铺天盖地的闪电,犹如苍龙,怒劈而下。

  

  随着声声炸雷,一道道闪电好似擎天柱一般,欲要脱离黑云,直入地面。

  

  刹那间。

  

  满天闪电,不计其数。

  

  瞬间让镇疆城这一方天地,亮如白昼!

  

  电闪雷鸣,雷光焦狱!

  

  让镇疆城,瞬间陷入了末日之境。

  

  张无道望着苍穹上的

  震撼一幕,浑身发麻,汗毛倒竖,前所未有的大恐惧,让他身躯猛地一震,踉跄后退,靠在了营房墙壁上。

  

  “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天呐,这,这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密集的闪电激荡长空,照耀在张无道满是恐惧的脸上。

  

  镇疆城内。

  

  瞬间陷入了死寂,所有的惊呼喧嚣,在此刻,戛然消失。

  

  三十万大雪龙骑军,包括各层军官,哪怕是霍震霄,也被苍穹上这恐怖震撼的一幕,惊得浑身发凉,如坠地狱。

  

  霍震霄巍然屹立在原地,双目迎着满天闪电,那浓浓厚重的黑云,犹如一方大狱,裹挟着电闪雷鸣,缓缓压落下来。

  

  悄然间,霍震霄的额头上,渗出了密密汗珠,沿着他刀削般的面庞,流淌滴落。

  

  镇疆城外。

  

  满天惊雷闪电。

  

  不仅炸开了镇疆城。

  

  更炸开了整个北域!

  

  铺天盖地的雷声传递,于黑夜中璀璨如明珠的雷光焦狱。

  

  在一瞬间。

  

  镇疆城方圆百公里的所有人,都发现了这恐怖一幕。

  

  无数人不顾寒风大雪,冲出了房门,望着远处镇疆城上方的恐怖一幕,纷纷惊恐地无以复加。

  

  从远处看。

  

  镇疆城无比夺目!

  

  而镇疆城上空的无边黑云,雷声滚滚,无数道闪电好似连接了黑云与镇疆城一般,将镇疆城化作了雷光焦狱之城,更仿佛是要彻底夷灭吞噬镇疆城一般。

  

  甚至,有一些胆小迷信的百姓,见到这一幕,更是当即跪在了雪地中,匍匐祈祷。

  

  百公里外,也有不少人感应到了这极夜寒天的突变!

  

  一时间,人心惶惶。

  

  且随着关注的人暴涨,消息正以闪电般的速度,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辽阔的北域。

  

  北域震动!

  

  遥远的匈奴。

  

  风雪铺盖着天地。

  

  匈奴王面容枯槁的裹着厚厚的兽袍,坐在篝火旁,专注地处理着事务。

  

  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所以更珍惜每一秒钟!

  

  他得尽快为惜星铺好路,否则……王庭危矣!

  

  然而。

  

  “嗷呜……”

  

  于极夜中寂静的匈奴十三城中,突然被一声惊天动地的狼啸声,打破了寂静。

  

  狼啸冲霄,震天动地!

  

  若是霍震霄在场,定会神情剧变,这……赫然就是他当初救走陈东时听到的那一声天狼长啸!

  

  啪嗒!

  

  匈奴王身躯一震,手中的笔掉落在了案几上。

  

  他的眼中满是震惊。

  

  五官更是近乎扭曲。

  

  “噗!”

  

  匈奴王喷出了一口鲜血。

  

  突然眼睛通红,发了疯似的,冲向房间外。

  

  甚至兽袍掉落在了地上,一直惧怕寒冷的他,在此刻也全然不理。

  

  身上仅存着单衣,匈奴王直接拉开了房门,冲到了冰天雪地中。

  

  “来人啊,来人啊!”

  

  匈奴王蓬头散发,状若疯癫,大声咆哮着。

  

  而在天狼院。

  

  放置七十二座天狼武道身的密室中。

  

  此刻密室外无人看守。

  

  又因为天狼院内的特殊布局构造,让密室周遭无人知晓动静。

  

  密室内。

  

  七十二座天狼武道身,寂然屹立着。

  

  但随着天狼长啸,冲霄震空的瞬间。

  

  轰隆隆……

  

  七十二座天狼武道身,突然齐齐震颤了起来。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