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78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第1178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随着这一拜。

  

  营房内的喜悦气氛,戛然一顿。

  

  陈东和张无道,尽皆震惊的看着霍震霄。

  

  大雪龙骑军主宰,北疆战神……下跪了?

  

  若不是亲眼目睹这一幕,谁都不敢置信。

  

  这简直耸人听闻!

  

  当霍震霄再度抬头的时候,陈东却是清晰地看到,那一双星眸之中,早已经噙起了雾气。

  

  “有这武道身的存在,我大雪龙骑军战力提升指日可待,这等功德,张老爷子千秋万古!”

  

  辞由衷,铿锵有力。

  

  “哈哈哈……”

  

  张老爷子看不到,但此刻却是仰头豪迈大笑了起来:“谢谢霍主宰,谢谢霍主宰,霍主宰好意,小老儿便欣然接受了!”m.bg。

  

  话音未落,异变陡生!

  

  大笑的张老爷子胸膛突然一阵起伏,紧跟着便是躬身剧烈咳嗽了起来。

  

  陈东和霍震霄、张无道全都吓懵了。

  

  “张老爷子!”

  

  “爸!”

  

  霍震霄和张无道当即冲了过来。

  

  而陈东急忙搀扶住张老爷子:“老前辈,你怎么了?”

  

  “哈哈……不碍事,不碍事,劳累所致,一时激动,体力有些不支了!”

  

  张老爷子脸色涨红,一边急喘气,一边摆手示意。

  

  闻。

  

  陈东三人登时踏实下来。

  

  仅仅是体力不支还好。

  

  他们担心的是顺风顺水凿刻出一尊武道身后,喜极而悲,压制突然降临。

  

  望着张老爷子气喘吁吁地样子。

  

  霍震霄当即决定:“无道哥,还请扶老爷子回去休息。”

  

  “主宰,我休息一会儿还能继续雕刻的!”

  

  张老爷子急忙说道:“如今有了好的开头,咱们毕其功于一役,早些完成雕刻,也好让老朽早些功德圆满!”

  

  然而。

  

  “老前辈先行回去休息,休息好了咱们再继续!”

  

  霍震霄辞坚决,不容反驳。

  

  张无道又劝说了一番,张老爷子这才被搀扶着离开。

  

  等两人离开后。

  

  霍震霄神色激动,目光泛着涟漪,嘴唇隐隐有些颤抖的驻足在鼠像武道身前。

  

  他抬起双手,想要抚摸一番,可将要靠近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滞空了两秒后,霍震霄又将双手缩了回来,放了下去。

  

  “亵渎了,亵渎了,这等武道瑰宝,我这手碰上去,简直就是在亵渎了。、”

  

  霍震霄激动地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很难想象,他会有这样难以自控的时候。

  

  一旁的陈东也看得暗自咂舌。

  

  霍震霄始终注视着鼠像武道身,那琳琅满目的人身图案,好似浩瀚星空,美轮美奂。

  

  良久。

  

  霍震霄才感慨道:“有了这武道身,我大雪龙骑军的兄弟们实力整体提升,或许每年就不再有那么多的马革裹尸,皑皑尸骨了,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

  

  陈东目光深邃地注视着霍震霄。

  

  他从进入大雪龙骑军就知道,大雪龙骑军身处北域边疆,负责的是域内最最凶险之地,就连募兵都是从其他军队中直接募集精英,即使如此,大雪龙骑军募兵的速度,也让人瞠目结舌。

  

  恐怖的募兵速度,也就意味着恐怖的伤亡速度。

  

  大雪龙骑军再强横,再赫赫威名!

  

  可赫赫威名之下,依旧是一个个人以血肉,在这北域边疆铸就成了一条无法逾越的血肉长城!

  

  一条条人命,一具具尸体,堆砌出了大雪龙骑军百战百胜的盖世凶威!

  

  但在北域边疆这穷凶极恶之地,这是人力无法扭转的事情!

  

  曾经的北域边疆,依靠人命堆砌,都不曾堆砌出过无法逾越的天堑鸿沟,无法护得域内安平康泰。

  

  而霍震霄,

  随着这一拜。

  

  营房内的喜悦气氛,戛然一顿。

  

  陈东和张无道,尽皆震惊的看着霍震霄。

  

  大雪龙骑军主宰,北疆战神……下跪了?

  

  若不是亲眼目睹这一幕,谁都不敢置信。

  

  这简直耸人听闻!

  

  当霍震霄再度抬头的时候,陈东却是清晰地看到,那一双星眸之中,早已经噙起了雾气。

  

  “有这武道身的存在,我大雪龙骑军战力提升指日可待,这等功德,张老爷子千秋万古!”

  

  辞由衷,铿锵有力。

  

  “哈哈哈……”

  

  张老爷子看不到,但此刻却是仰头豪迈大笑了起来:“谢谢霍主宰,谢谢霍主宰,霍主宰好意,小老儿便欣然接受了!”m.bg。

  

  话音未落,异变陡生!

  

  大笑的张老爷子胸膛突然一阵起伏,紧跟着便是躬身剧烈咳嗽了起来。

  

  陈东和霍震霄、张无道全都吓懵了。

  

  “张老爷子!”

  

  “爸!”

  

  霍震霄和张无道当即冲了过来。

  

  而陈东急忙搀扶住张老爷子:“老前辈,你怎么了?”

  

  “哈哈……不碍事,不碍事,劳累所致,一时激动,体力有些不支了!”

  

  张老爷子脸色涨红,一边急喘气,一边摆手示意。

  

  闻。

  

  陈东三人登时踏实下来。

  

  仅仅是体力不支还好。

  

  他们担心的是顺风顺水凿刻出一尊武道身后,喜极而悲,压制突然降临。

  

  望着张老爷子气喘吁吁地样子。

  

  霍震霄当即决定:“无道哥,还请扶老爷子回去休息。”

  

  “主宰,我休息一会儿还能继续雕刻的!”

  

  张老爷子急忙说道:“如今有了好的开头,咱们毕其功于一役,早些完成雕刻,也好让老朽早些功德圆满!”

  

  然而。

  

  “老前辈先行回去休息,休息好了咱们再继续!”

  

  霍震霄辞坚决,不容反驳。

  

  张无道又劝说了一番,张老爷子这才被搀扶着离开。

  

  等两人离开后。

  

  霍震霄神色激动,目光泛着涟漪,嘴唇隐隐有些颤抖的驻足在鼠像武道身前。

  

  他抬起双手,想要抚摸一番,可将要靠近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滞空了两秒后,霍震霄又将双手缩了回来,放了下去。

  

  “亵渎了,亵渎了,这等武道瑰宝,我这手碰上去,简直就是在亵渎了。、”

  

  霍震霄激动地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很难想象,他会有这样难以自控的时候。

  

  一旁的陈东也看得暗自咂舌。

  

  霍震霄始终注视着鼠像武道身,那琳琅满目的人身图案,好似浩瀚星空,美轮美奂。

  

  良久。

  

  霍震霄才感慨道:“有了这武道身,我大雪龙骑军的兄弟们实力整体提升,或许每年就不再有那么多的马革裹尸,皑皑尸骨了,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

  

  陈东目光深邃地注视着霍震霄。

  

  他从进入大雪龙骑军就知道,大雪龙骑军身处北域边疆,负责的是域内最最凶险之地,就连募兵都是从其他军队中直接募集精英,即使如此,大雪龙骑军募兵的速度,也让人瞠目结舌。

  

  恐怖的募兵速度,也就意味着恐怖的伤亡速度。

  

  大雪龙骑军再强横,再赫赫威名!

  

  可赫赫威名之下,依旧是一个个人以血肉,在这北域边疆铸就成了一条无法逾越的血肉长城!

  

  一条条人命,一具具尸体,堆砌出了大雪龙骑军百战百胜的盖世凶威!

  

  但在北域边疆这穷凶极恶之地,这是人力无法扭转的事情!

  

  曾经的北域边疆,依靠人命堆砌,都不曾堆砌出过无法逾越的天堑鸿沟,无法护得域内安平康泰。

  

  而霍震霄,

  却是做到了!

  

  但陈东扪心自问,他都看出了大雪龙骑军赫赫威名之下的血流成河,霍震霄身为大雪龙骑军主宰,怎么会看不出来》?

  

  手握三十万大雪龙骑军,麾下哪怕是一个大头兵,都是自己的人,都是一起冲杀拼命的战友!

  

  身为主宰,怎么会不心疼那一个个倒下的战友?

  

  “或许师兄的这一跪,是代活着和死去的大雪龙骑军士兵跪的吧!”

  

  这是陈东心里的想法。

  

  思索的时候,他却是看到霍震霄悄然抬起手,擦拭了一下眼角。

  

  “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事实也就是这样,可我霍震霄看着那车马拉回的尸体,那流淌出能蓄出长河的血水,也心疼的厉害啊!都是爹生妈养的,都是血性好男儿,我特么心疼,可我改变不了啊!”

  

  霍震霄轻轻呢喃着,笑容越来越盛:“这下好了,好日子就要来了,今年这个腊八,过的是我这辈子最好的节日了!”

  

  说话间。

  

  霍震霄转身,满脸激动欣喜的揽住了陈东的肩膀。

  

  “今天高兴,把白起叫过来,咱就着腊八粥下酒。”

  

  陈东脚步一顿,也不看霍震霄,自顾自的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去特么的不轻弹,钢铁直男看到尸堆成山,血流成河的炼狱,也得哭,老子面对炼狱不哭,还不能为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好儿郎哭一下?”

  

  霍震霄揽着陈东肩膀,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

  

  只是当走出门的时候。

  

  陈东还是看到霍震霄抬手擦拭了眼角,神情再度回到了平日里的冷峻淡漠。

  

  终究……还是要脸呢!

  

  陈东轻笑了一声,却是感慨道:“要不是我爸大寿还有五天了,必须回去,我真想再在大雪龙骑军多待一段时间。”

  

  “怎么,不想继承家业,想当兵?”

  

  霍震霄轻挑剑眉。

  

  陈东洒然一笑:“军队多好,直来直往,生死搏杀,没有城府算计,没有尔虞我诈,也不用惺惺作态的演戏,一切以实力干就完了,有时候想想,确实挺好。”

  

  “那你给陈家人说说,你就留在我大雪龙骑军当兵了,不回去了。”

  

  霍震霄怪笑着说。

  

  “还是得回去。”

  

  陈东耸了耸肩,神情肃穆,目光坚定地说:“不仅仅是我,五天后,还关乎着我妈,关乎着我老婆,我答应过他们,一定会做到的!”

  

  “好!”

  

  霍震霄笑了起来:“五天后,很多人会杀你,很多人想让你死,我帮你!”

  

  “你还要守边疆呢!”

  

  陈东无奈地耸了耸肩。

  

  “守边疆,也能帮你!”

  

  霍震霄轻声,却坚定地说:“你可是我大雪龙骑军的龙头卫,我帮的理直气壮!”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