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73章 再次失败的赵破虏

第1173章 再次失败的赵破虏

  很快。

  

  赵破虏的身子便是填充进了栏杆缝隙中。

  

  随着泄骨功的持续运用,还有赵破虏狠戾的将自己揉进空隙。

  

  皮肉骨骼和栏杆狠狠地摩擦,带来了比泄骨功更大的痛苦。

  

  灯光下。

  

  赵破虏的身子在发抖,嘴唇也快速变白,可眼神却坚定不移。

  

  他知道,如果没成功的话,自己将会揉死在这栏杆缝隙中。

  

  可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一晚的一幕幕不断在脑海中浮现,顾清影的容貌还有行举止,不断地在脑海中浮现。

  

  他清楚,那个女孩也等不及了!

  

  出去!m.bg。

  

  一定要出去!

  

  “噗!”

  

  当中间腰身揉出栏杆外的瞬间,赵破虏脸色陡然苍白如纸,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可他却微微一笑:“老子不死,就一定能出去,就一定能找到陈东,救顾清影!”

  

  笑容越来越盛,就仿佛是癫狂了一般。

  

  随着揉挤,赵破虏的脸色快速涨红发青,一条条青筋凸显在面庞之上,堪称狰狞恐怖。

  

  鲜血更是不断的从他喉咙里涌出,喷洒出去,染红了地面。

  

  “快了,就快了!”

  

  “能行的,一定能行的!”

  

  “她还在等我去救她呢,赵破虏,你要争气啊!”

  

  一个个坚定的信念充斥着赵破虏的脑海。

  

  然而。

  

  一道冷厉的声音,蓦地从赵破虏身后的地面传来。

  

  “不愧是盗圣传人!这泄骨功倒是被你用得连命都不要了!”

  

  这声音,犹如九幽深处吹出的寒风。

  

  瞬间让赵破虏神情大变,心沉到了谷底。

  

  完了!

  

  念头刚起。

  

  他就骤然感觉到身后空中,响起一道低沉的空气呼啸声。

  

  啪!

  

  屁股一阵皮开肉绽的剧痛,瞬间席卷赵破虏全身。

  

  “啊!”

  

  赵破虏痛的直接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钻回去!不然打烂你的屁股!”

  

  嗖!

  

  啪!

  

  劲风呼啸,又是一记鞭子抽在了赵破虏的屁股上。

  

  皮开肉绽,锥心刺骨!

  

  赵破虏浑身都在颤抖,刚才升腾起的狠戾决心,在这一刻,随着屁股开花,崩碎的一干二净。

  

  他拼命得蠕动着身子,强忍着剧痛将自己的身子从栏杆缝隙中掏出来。

  

  但身后空中的长鞭并未就此停止。

  

  随着一声声劲风呼啸。

  

  长鞭肆意狂暴的凌虐在赵破虏的屁股上。

  

  赵破虏杀猪般的惨叫声,彻底炸破了这一方天地午夜中的寂静。

  

  “停啊,老子进去了,进去了,别打了!”

  

  皮开肉绽的剧痛,让赵破虏口吐鲜血大声求饶。

  

  然而,身后的长鞭却并未停止。

  

  裹挟着劲风呼啸,一次次稳准狠的抽击在赵破虏的屁股上。

  

  足足抽了二十多下。

  

  噗通一声!

  

  赵破虏终于将身子从栏杆空隙中抽离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的身子猛地一抽,泄下来的骨头,全都瞬间合上。

  

  痛!

  

  全身的剧痛席卷而来。

  

  不仅仅是屁股上的皮开肉绽。

  

  甚至毫不客气地说,屁股开花的巨痛,根本就无法和他泄骨揉身的巨痛。

  

  只是因为形势所逼,逃跑无望才做出惨叫罢了。

  

  此时躺在地上,赵破虏就感觉浑身每一块皮肉都遭受了成百上千次捶打,那种痛苦,语无法形容。

  

  很快。

  

  赵破虏的身子便是填充进了栏杆缝隙中。

  

  随着泄骨功的持续运用,还有赵破虏狠戾的将自己揉进空隙。

  

  皮肉骨骼和栏杆狠狠地摩擦,带来了比泄骨功更大的痛苦。

  

  灯光下。

  

  赵破虏的身子在发抖,嘴唇也快速变白,可眼神却坚定不移。

  

  他知道,如果没成功的话,自己将会揉死在这栏杆缝隙中。

  

  可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一晚的一幕幕不断在脑海中浮现,顾清影的容貌还有行举止,不断地在脑海中浮现。

  

  他清楚,那个女孩也等不及了!

  

  出去!m.bg。

  

  一定要出去!

  

  “噗!”

  

  当中间腰身揉出栏杆外的瞬间,赵破虏脸色陡然苍白如纸,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可他却微微一笑:“老子不死,就一定能出去,就一定能找到陈东,救顾清影!”

  

  笑容越来越盛,就仿佛是癫狂了一般。

  

  随着揉挤,赵破虏的脸色快速涨红发青,一条条青筋凸显在面庞之上,堪称狰狞恐怖。

  

  鲜血更是不断的从他喉咙里涌出,喷洒出去,染红了地面。

  

  “快了,就快了!”

  

  “能行的,一定能行的!”

  

  “她还在等我去救她呢,赵破虏,你要争气啊!”

  

  一个个坚定的信念充斥着赵破虏的脑海。

  

  然而。

  

  一道冷厉的声音,蓦地从赵破虏身后的地面传来。

  

  “不愧是盗圣传人!这泄骨功倒是被你用得连命都不要了!”

  

  这声音,犹如九幽深处吹出的寒风。

  

  瞬间让赵破虏神情大变,心沉到了谷底。

  

  完了!

  

  念头刚起。

  

  他就骤然感觉到身后空中,响起一道低沉的空气呼啸声。

  

  啪!

  

  屁股一阵皮开肉绽的剧痛,瞬间席卷赵破虏全身。

  

  “啊!”

  

  赵破虏痛的直接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钻回去!不然打烂你的屁股!”

  

  嗖!

  

  啪!

  

  劲风呼啸,又是一记鞭子抽在了赵破虏的屁股上。

  

  皮开肉绽,锥心刺骨!

  

  赵破虏浑身都在颤抖,刚才升腾起的狠戾决心,在这一刻,随着屁股开花,崩碎的一干二净。

  

  他拼命得蠕动着身子,强忍着剧痛将自己的身子从栏杆缝隙中掏出来。

  

  但身后空中的长鞭并未就此停止。

  

  随着一声声劲风呼啸。

  

  长鞭肆意狂暴的凌虐在赵破虏的屁股上。

  

  赵破虏杀猪般的惨叫声,彻底炸破了这一方天地午夜中的寂静。

  

  “停啊,老子进去了,进去了,别打了!”

  

  皮开肉绽的剧痛,让赵破虏口吐鲜血大声求饶。

  

  然而,身后的长鞭却并未停止。

  

  裹挟着劲风呼啸,一次次稳准狠的抽击在赵破虏的屁股上。

  

  足足抽了二十多下。

  

  噗通一声!

  

  赵破虏终于将身子从栏杆空隙中抽离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的身子猛地一抽,泄下来的骨头,全都瞬间合上。

  

  痛!

  

  全身的剧痛席卷而来。

  

  不仅仅是屁股上的皮开肉绽。

  

  甚至毫不客气地说,屁股开花的巨痛,根本就无法和他泄骨揉身的巨痛。

  

  只是因为形势所逼,逃跑无望才做出惨叫罢了。

  

  此时躺在地上,赵破虏就感觉浑身每一块皮肉都遭受了成百上千次捶打,那种痛苦,语无法形容。

  

  狼狈如狗的趴在地上,赵破虏浑身大汗,口中更是不停地喘着粗气,脖子粗壮,根根青筋凸显得宛若蚯蚓一般,攀附在脸上。

  

  三分钟后。

  

  门外便响起了脚步声。

  

  赵破虏满脸痛苦的抬眼看向门口的方向。

  

  啪嗒一声!

  

  房门被推开。

  

  “看来,还得加固你这间房间才行!”

  

  来人声音低沉地说。

  

  赵破虏趴在地上,巨痛让他此刻动弹不得,可看来人的眼神,却是怨毒的犹如凶兽:“为什么困住我?你救了我,为什么又要困住我?我,我只是想去救个人而已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一连串质问,近乎咆哮。

  

  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人,在他垂死之际将他救活,却将他软禁在这里不见天日,不得自由。

  

  被拘禁在这里的这些时间,除了担心顾清影外,这也是他唯一思索的问题。

  

  要么不救,要么救!

  

  简单的选择题,却在眼前这个人的手里,硬生生的绕了一个弯,让他落到了这般境地。

  

  这特么的!

  

  简直特么的!

  

  “等该你离开的时候,你就可以离开了!”

  

  冷冰冰的丢下了一句话后,人影转身离开:“我姓龙的办事,还是有信誉的,另外,别再作死了,刚才你就算用泄骨功钻出去了,你也会直接摔下去摔死,都被挤成那样了,你还有活动的能力?所以,我有救了你一次!”

  

  嘭!

  

  房门被重重地关上。

  

  “回来,回来啊!”

  

  赵破虏身躯蠕动挣扎着,嘶声咆哮道。

  

  只是,走廊外,却再没有了动静。

  

  “啊啊啊啊啊!”

  

  这一刻,赵破虏近乎崩溃的嘶声咆哮了起来。

  

  别墅楼下。

  

  来人下楼后,冷目盯着眼前的两人,斥责道:“看个人都看不好,要你们何用?”

  

  嘭,嘭!

  

  两人惶恐跪地,不敢做声。

  

  “再有下次,老夫宰了你们!”

  

  挥了挥袖袍,来人快速离开。

  

  走出别墅,寒风扑面。

  

  来人仰头深邃的看了一眼星空:“时间,越来越近了,一切都准备好了,到底能不能胜天半子呢?”

  

  另一边。

  

  天门山别墅。

  

  时至半夜三更。

  

  “小璐姐,小璐姐,起来给我弄点吃的吧!”

  

  顾清影穿着长裙,刚一走进家里,便大呼小叫起来。

  

  很快。

  

  范璐和昆仑就急匆匆地走了出来。

  

  “小影,这么晚才回来呐?”

  

  范璐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顾清影。

  

  “嗯呐,和朋友在酒吧玩嗨了,搞了几个神龙套,可风光了,就玩得久了一点。”

  

  顾清影揉了揉肚皮,醉眼迷离的说:“小璐姐,能帮我弄个燕窝,鲍鱼吃吃吗?”

  

  “这么晚了,吃这些不好,我给你炖点汤吧,锅里好像还有龙老给雨澜剩下的鸡汤。”范璐说道。

  

  “我就喜欢吃燕窝鲍鱼吗,我又不喜欢吃雨澜剩下的。”

  

  顾清影迈着步子,走到了范璐面前,拉着范璐的手,嘟着嘴撒娇道:“好不好嘛,小璐姐。”

  

  “好好好,我这就去给你做。”

  

  范璐一脸无奈,走进厨房。

  

  昆仑揉了揉太阳穴,也跟随范璐走进了厨房。

  

  这阵子,同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多次了。

  

  顾清影让范璐和昆仑都有些头大!

  

  “切……两奴隶。”

  

  等范璐昆仑进入厨房后,顾清影翻了个白眼,满脸不屑地走进客厅,慵懒地靠在了沙发上。

  

  而这一幕。

  

  恰好被楼上的神秘人看

  很快。

  

  赵破虏的身子便是填充进了栏杆缝隙中。

  

  随着泄骨功的持续运用,还有赵破虏狠戾的将自己揉进空隙。

  

  皮肉骨骼和栏杆狠狠地摩擦,带来了比泄骨功更大的痛苦。

  

  灯光下。

  

  赵破虏的身子在发抖,嘴唇也快速变白,可眼神却坚定不移。

  

  他知道,如果没成功的话,自己将会揉死在这栏杆缝隙中。

  

  可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一晚的一幕幕不断在脑海中浮现,顾清影的容貌还有行举止,不断地在脑海中浮现。

  

  他清楚,那个女孩也等不及了!

  

  出去!m.bg。

  

  一定要出去!

  

  “噗!”

  

  当中间腰身揉出栏杆外的瞬间,赵破虏脸色陡然苍白如纸,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可他却微微一笑:“老子不死,就一定能出去,就一定能找到陈东,救顾清影!”

  

  笑容越来越盛,就仿佛是癫狂了一般。

  

  随着揉挤,赵破虏的脸色快速涨红发青,一条条青筋凸显在面庞之上,堪称狰狞恐怖。

  

  鲜血更是不断的从他喉咙里涌出,喷洒出去,染红了地面。

  

  “快了,就快了!”

  

  “能行的,一定能行的!”

  

  “她还在等我去救她呢,赵破虏,你要争气啊!”

  

  一个个坚定的信念充斥着赵破虏的脑海。

  

  然而。

  

  一道冷厉的声音,蓦地从赵破虏身后的地面传来。

  

  “不愧是盗圣传人!这泄骨功倒是被你用得连命都不要了!”

  

  这声音,犹如九幽深处吹出的寒风。

  

  瞬间让赵破虏神情大变,心沉到了谷底。

  

  完了!

  

  念头刚起。

  

  他就骤然感觉到身后空中,响起一道低沉的空气呼啸声。

  

  啪!

  

  屁股一阵皮开肉绽的剧痛,瞬间席卷赵破虏全身。

  

  “啊!”

  

  赵破虏痛的直接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钻回去!不然打烂你的屁股!”

  

  嗖!

  

  啪!

  

  劲风呼啸,又是一记鞭子抽在了赵破虏的屁股上。

  

  皮开肉绽,锥心刺骨!

  

  赵破虏浑身都在颤抖,刚才升腾起的狠戾决心,在这一刻,随着屁股开花,崩碎的一干二净。

  

  他拼命得蠕动着身子,强忍着剧痛将自己的身子从栏杆缝隙中掏出来。

  

  但身后空中的长鞭并未就此停止。

  

  随着一声声劲风呼啸。

  

  长鞭肆意狂暴的凌虐在赵破虏的屁股上。

  

  赵破虏杀猪般的惨叫声,彻底炸破了这一方天地午夜中的寂静。

  

  “停啊,老子进去了,进去了,别打了!”

  

  皮开肉绽的剧痛,让赵破虏口吐鲜血大声求饶。

  

  然而,身后的长鞭却并未停止。

  

  裹挟着劲风呼啸,一次次稳准狠的抽击在赵破虏的屁股上。

  

  足足抽了二十多下。

  

  噗通一声!

  

  赵破虏终于将身子从栏杆空隙中抽离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的身子猛地一抽,泄下来的骨头,全都瞬间合上。

  

  痛!

  

  全身的剧痛席卷而来。

  

  不仅仅是屁股上的皮开肉绽。

  

  甚至毫不客气地说,屁股开花的巨痛,根本就无法和他泄骨揉身的巨痛。

  

  只是因为形势所逼,逃跑无望才做出惨叫罢了。

  

  此时躺在地上,赵破虏就感觉浑身每一块皮肉都遭受了成百上千次捶打,那种痛苦,语无法形容。

  

  到。

  

  神秘人依附在栏杆前,冷眼森森的俯瞰着下方客厅中的顾清影。

  

  带着冷意,轻声呢喃道:“穷人乍富,果然换的了皮,换不了心,内核就是个穷字当头!”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