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72章 黑化的龙老?

第1172章 黑化的龙老?

  寂静的病房内。

  

  寒意涌动。

  

  龙老坐在床边,面若寒霜,眉头紧锁,阴沉的盯着病床上的秦叶。

  

  刚才的一幕,如果被张雨澜看到,绝对会欣喜若狂到跳起来。

  

  偏偏,就这么阴差阳错的错过了!

  

  就差……一点点!

  

  灯光下。

  

  秦叶淡红的嘴唇,再次轻轻颤抖了一下。

  

  龙老眼角青筋凸显出来,颤抖着。

  

  此刻的龙老,亲眼目睹着这一幕,不仅脸色阴沉,深邃的眼神更是明灭不定,有一种焦灼,如坐针毡的感觉。

  

  放置在床上的右手,悄然间,紧握成拳。m.bg。

  

  秦叶的嘴唇颤动的越来越厉害,甚至眼皮都隐隐动了起来。

  

  这一幕。

  

  落到龙老的眼里,却是让龙老的右拳“咔咔”作响,身体也随之颤抖了起来。

  

  持续了两秒钟。

  

  在龙老阴沉深邃的目光注视下。

  

  秦叶的嘴唇,缓缓地张开。

  

  发出了一声,极为细微,气若游丝的声音。

  

  “丫头……抱抱……”

  

  声音低若蚊吟,几乎不可闻。

  

  可此刻病房中,静谧的落针可闻。

  

  近距离下,龙老却是将这话,听得一清二楚。

  

  刹那间。

  

  龙老如同触电了一般,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阴沉,冷厉的面庞,陡然浮现出了决绝之意。

  

  他咬紧着牙齿。

  

  双眸这一刻,却是犀利如刀!

  

  “丫……头……”

  

  秦叶的嘴唇轻轻嗫喏着,气若游丝的声音,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不……哭……我……在的。”

  

  气若游丝,虚弱到极致的声音,在这一刻,却仿佛有万钧之力,坚定铿锵。

  

  落到龙老耳朵里,也如同晴天滚雷。

  

  下一秒。

  

  龙老从牙缝中挤出一口气,随即一步上前,左手落到了秦叶的后脖颈上。

  

  快速地摸索了一下。

  

  然后龙老眉头一拧,左手轻轻一用力。

  

  秦叶口中登时发出了一声细微的闷哼声。

  

  随即,便是脑袋一偏,再度陷入昏迷。

  

  “臭小子,委屈你了……”

  

  收回左手,龙老愧疚的呢喃了一声,神色复杂。

  

  随即,他又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灯光下,秦叶陷入昏迷中,和之前植物人状态一般无二。

  

  只是寂静中。

  

  龙老却是看到,秦叶的眼角,悄然流淌下了一滴晶莹泪水。

  

  一滴泪水,却仿佛烧红的利刀,狠狠地刺进了龙老的心脏。

  

  霎时间。

  

  龙老如芒在背,如坐针毡,心中更是愧疚滔天。

  

  他咬了咬牙,起身擦拭掉了秦叶眼角的泪水,然后走出了病房。

  

  走廊上,张雨澜正捧着保温桶,在远处缓缓地散着步,时不时地喝一口鸡汤。

  

  望着那道疲惫的,瘦脱相了的倩影。

  

  龙老神色更是复杂,心中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双手背在身后,握了又松,然后又握紧。

  

  “龙老!”

  

  张雨澜看到了龙老,快步走了过来。

  

  “雨澜,我正要找你呢,怎么样,鸡汤味道还行吧?我手艺应该还没退潮。”

  

  龙老强颜欢笑,对张雨澜说道。

  

  “很好喝,谢谢龙老。”

  

  张雨澜点点头,然后说道:“时间不早了,龙老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进去照顾秦叶了。”

  

  就在张雨澜进病房的时候。

  

  龙老却是叫住了张雨澜,叮嘱道:“照顾好自己,一切都会好的!”

  

  寂静的病房内。

  

  寒意涌动。

  

  龙老坐在床边,面若寒霜,眉头紧锁,阴沉的盯着病床上的秦叶。

  

  刚才的一幕,如果被张雨澜看到,绝对会欣喜若狂到跳起来。

  

  偏偏,就这么阴差阳错的错过了!

  

  就差……一点点!

  

  灯光下。

  

  秦叶淡红的嘴唇,再次轻轻颤抖了一下。

  

  龙老眼角青筋凸显出来,颤抖着。

  

  此刻的龙老,亲眼目睹着这一幕,不仅脸色阴沉,深邃的眼神更是明灭不定,有一种焦灼,如坐针毡的感觉。

  

  放置在床上的右手,悄然间,紧握成拳。m.bg。

  

  秦叶的嘴唇颤动的越来越厉害,甚至眼皮都隐隐动了起来。

  

  这一幕。

  

  落到龙老的眼里,却是让龙老的右拳“咔咔”作响,身体也随之颤抖了起来。

  

  持续了两秒钟。

  

  在龙老阴沉深邃的目光注视下。

  

  秦叶的嘴唇,缓缓地张开。

  

  发出了一声,极为细微,气若游丝的声音。

  

  “丫头……抱抱……”

  

  声音低若蚊吟,几乎不可闻。

  

  可此刻病房中,静谧的落针可闻。

  

  近距离下,龙老却是将这话,听得一清二楚。

  

  刹那间。

  

  龙老如同触电了一般,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阴沉,冷厉的面庞,陡然浮现出了决绝之意。

  

  他咬紧着牙齿。

  

  双眸这一刻,却是犀利如刀!

  

  “丫……头……”

  

  秦叶的嘴唇轻轻嗫喏着,气若游丝的声音,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不……哭……我……在的。”

  

  气若游丝,虚弱到极致的声音,在这一刻,却仿佛有万钧之力,坚定铿锵。

  

  落到龙老耳朵里,也如同晴天滚雷。

  

  下一秒。

  

  龙老从牙缝中挤出一口气,随即一步上前,左手落到了秦叶的后脖颈上。

  

  快速地摸索了一下。

  

  然后龙老眉头一拧,左手轻轻一用力。

  

  秦叶口中登时发出了一声细微的闷哼声。

  

  随即,便是脑袋一偏,再度陷入昏迷。

  

  “臭小子,委屈你了……”

  

  收回左手,龙老愧疚的呢喃了一声,神色复杂。

  

  随即,他又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灯光下,秦叶陷入昏迷中,和之前植物人状态一般无二。

  

  只是寂静中。

  

  龙老却是看到,秦叶的眼角,悄然流淌下了一滴晶莹泪水。

  

  一滴泪水,却仿佛烧红的利刀,狠狠地刺进了龙老的心脏。

  

  霎时间。

  

  龙老如芒在背,如坐针毡,心中更是愧疚滔天。

  

  他咬了咬牙,起身擦拭掉了秦叶眼角的泪水,然后走出了病房。

  

  走廊上,张雨澜正捧着保温桶,在远处缓缓地散着步,时不时地喝一口鸡汤。

  

  望着那道疲惫的,瘦脱相了的倩影。

  

  龙老神色更是复杂,心中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双手背在身后,握了又松,然后又握紧。

  

  “龙老!”

  

  张雨澜看到了龙老,快步走了过来。

  

  “雨澜,我正要找你呢,怎么样,鸡汤味道还行吧?我手艺应该还没退潮。”

  

  龙老强颜欢笑,对张雨澜说道。

  

  “很好喝,谢谢龙老。”

  

  张雨澜点点头,然后说道:“时间不早了,龙老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进去照顾秦叶了。”

  

  就在张雨澜进病房的时候。

  

  龙老却是叫住了张雨澜,叮嘱道:“照顾好自己,一切都会好的!”

  

  “知道了龙老。”

  

  张雨澜回头挤出一抹笑容。

  

  咔哒!

  

  病房门关上。

  

  龙老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忧心忡忡,目光深邃地转身离开。

  

  而在病房中。

  

  张雨澜重新坐回了秦叶的身边,一碗鸡汤下肚,浑身暖呼呼的,人也精神了一些。

  

  可看着病床上昏迷着的秦叶,张雨澜刚才面对龙老浮现的笑容,却是消失不见。

  

  她揉了揉眼睛,缓缓地趴在了秦叶的胸膛上。

  

  委屈可怜的呢喃道:“老公……你什么时候醒啊?我好想你抱抱。”

  

  当一个人,压抑无助到了极致,这时候哪怕是一个拥抱,也能起到如同冬日暖阳,黑暗微光的感觉。

  

  张雨澜所奢求的,也不过如此。

  

  但她清楚……得不到的!

  

  ……

  

  夜凉如水。

  

  寒风刺骨。

  

  别墅房间里。

  

  赵破虏却是翻箱倒柜,来回踱步,时不时地还会探头到房门后,听听外边的动静。

  

  他要救顾清影!

  

  那一夜的恩情,他毕生难忘。

  

  就算要了他的命,他也在所不惜。

  

  偏偏,沦落到被软禁在这房子里,让他束手无策!

  

  焊死的窗户,满覆电网的屋顶,有人看守的房门。

  

  一切的一切,都让他焦头烂额,绞尽脑汁,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跑出去。

  

  “或许,还能赌最后一把!”

  

  几次都不曾听到房门外的动静,赵破虏目光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他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窗户前。

  

  然后缓缓地打开了窗户。

  

  让人绝望的铁栏印入眼帘。

  

  但赵破虏,却是抬起双手,比划着铁栏之间的空隙。

  

  每根铁棍相互之间交错,留下的空隙很小,他全身上下,也唯独脑袋能穿过空隙,探出去。

  

  思索衡量了一番。

  

  赵破虏目光坚定,吐出一口浊气:“或许……用泄骨功能够从这里钻出去!”

  

  下一秒。

  

  他便是轻轻地抖擞起身子,以一种诡异的频率,抖动着。

  

  持续了三秒钟。

  

  赵破虏的身上,便是随着这低振幅高频率的抖擞,不停地发出如同炒豆子般的咔咔声,这是骨骼的声响!

  

  而赵破虏的身子,也越来越放松。

  

  终于,他转身坐到了窗台上,屁股对着其中一个栏杆空隙。

  

  蓦然间,赵破虏眼中浮现狠色。

  

  咔!

  

  一声骨骼响声。

  

  赵破虏眉头一拧,面露痛苦,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是他却没有迟疑,继续运用着“泄骨功”。

  

  咔咔,咔咔……

  

  身上不断响起骨骼响声,赵破虏满头大汗,脸色痛苦,嘴里更是不停地倒吸着凉气。

  

  随着骨骼声响,赵破虏也咬着牙,奋力的蠕动着身子。

  

  就仿佛是要将自己揉成团,硬生生从栏杆缝隙里塞出去一般。

  

  “泄骨功”能让他在承受骨头泄下的痛楚后,让他的身子以最大限度的缩到最小。

  

  这门功夫,最适合梁上君子!

  

  当然赵破虏却清楚,这门功夫,是适合真的君子,而不是鸡鸣狗盗之辈。

  

  如果不是童年的颠沛流离,流落街头,他也不会有这场机缘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