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68章 四方云动,杀意滔滔!

第1168章 四方云动,杀意滔滔!

  冷厉沙哑的声音,犹如誓。

  

  必杀之意,让院落内瞬间冷厉到了极致。

  

  身旁的老者神情剧变。

  

  急忙躬身,单膝跪地。

  

  “宗主,这是要赌上伊贺流的一切吗?”

  

  他们抽签决定付出一位三忍众的性命,去镇疆城刺杀陈东。

  

  就是不想在陈家寿宴这最后的机会,对陈东动手,触怒陈家!

  

  触怒了陈家,可比触怒镇疆城的霍震霄,更加凶险。

  

  毕竟,霍震霄再雷霆炸怒,也得考虑如今北疆边境是极夜寒天,一切得以护国镇疆为主。

  

  陈家,雷霆震怒之下,那可是倾尽一切了。

  

  家主寿宴,这可是天下豪门盛会,万众瞩目。m.i.c

  

  一旦刺杀,那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针对整个陈家上下。

  

  届时,就算陈家内部错综复杂,派系纠结,但为了陈家颜面,也会当着天下豪门,以雷霆万钧之势,降下第一豪门的恐怖威能!

  

  最终的代价,身为三忍众之一的老者,很清楚!

  

  然而。

  

  端坐在石凳上的老者,却是闭上了眼睛。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陈道临要挡,那就连他一起宰了!赌上伊贺流一切,又如何?”

  

  轰隆!

  

  一句话,让单膝跪地的老者身躯一震,满眼错愕,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可是……杀陈东付出这样的代价,值得吗?”

  

  哪怕身为伊贺三忍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时至今日,他们也不清楚宗主一心杀陈东的真实目的。

  

  忍者的第一目标,是执行任务。

  

  可事情加剧到可能会付出整个伊贺流派当代价,他不得不问这一句了。

  

  “值得!”

  

  老者的语气铿锵有力。

  

  ……

  

  与此同时。

  

  遥远的欧洲。

  

  一座中世纪古堡中。

  

  悠扬的钢琴乐回响在宽阔奢华的房间内。

  

  一位身材魁梧,满身肌肉的中年男人,正手举着红酒杯,随着音乐,在房间中,沉醉舞动。

  

  只是眉眼间,却透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肃杀冷厉。

  

  “先生,伊贺流的伊贺一刀,失败了!”

  

  一位身着燕尾服的金发男子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中年男人却依旧没有停止舞动,嘴角勾勒着一抹淡笑。

  

  “好的,准备吧,陈家寿宴之上,杀陈东!”

  

  语气平静,悠闲。

  

  却伴随着音乐,吐露出滔天杀机。

  

  “先生,可那是在陈家……”

  

  金发男子神情忌惮起来。

  

  “哦,那就杀陈家!”

  

  中年男人依旧在舞动,笑着说道:“这是上帝说的,我们可是血天使组织,当然得听从上帝,而不是畏惧陈家呢。”

  

  ……

  

  同样的一幕。

  

  随着伊贺一刀命陨镇疆城,正在全世界各地上演。

  

  镇疆城内的一切,各大势力无法探查。

  

  但伊贺流的情报,他们能探查到,其他地方的情报,他们也能探查到。

  

  伊贺一刀潜入镇疆城,吸引了各大势力的关注。

  

  这就好像是一个信号!

  

  一个确定陈东到底回没回到镇疆城的信号!

  

  一个到底是提前杀死陈东,还是倾注所有筹码孤注一掷的信号。

  

  伊贺一刀的死,让想杀陈东的各大势力们,通过伊贺流派,知晓了陈东就在镇疆城,从而纷纷选择了孤注一掷!

  

  四方云动,杀意滔滔!

  

  磅礴杀机,却是在距离陈道临大寿还有一个月时间,就已经悄然蓄势。

  

  ……

  

  大洋彼岸,山河会馆。

  

  冷厉沙哑的声音,犹如誓。

  

  必杀之意,让院落内瞬间冷厉到了极致。

  

  身旁的老者神情剧变。

  

  急忙躬身,单膝跪地。

  

  “宗主,这是要赌上伊贺流的一切吗?”

  

  他们抽签决定付出一位三忍众的性命,去镇疆城刺杀陈东。

  

  就是不想在陈家寿宴这最后的机会,对陈东动手,触怒陈家!

  

  触怒了陈家,可比触怒镇疆城的霍震霄,更加凶险。

  

  毕竟,霍震霄再雷霆炸怒,也得考虑如今北疆边境是极夜寒天,一切得以护国镇疆为主。

  

  陈家,雷霆震怒之下,那可是倾尽一切了。

  

  家主寿宴,这可是天下豪门盛会,万众瞩目。m.i.c

  

  一旦刺杀,那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针对整个陈家上下。

  

  届时,就算陈家内部错综复杂,派系纠结,但为了陈家颜面,也会当着天下豪门,以雷霆万钧之势,降下第一豪门的恐怖威能!

  

  最终的代价,身为三忍众之一的老者,很清楚!

  

  然而。

  

  端坐在石凳上的老者,却是闭上了眼睛。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陈道临要挡,那就连他一起宰了!赌上伊贺流一切,又如何?”

  

  轰隆!

  

  一句话,让单膝跪地的老者身躯一震,满眼错愕,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可是……杀陈东付出这样的代价,值得吗?”

  

  哪怕身为伊贺三忍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时至今日,他们也不清楚宗主一心杀陈东的真实目的。

  

  忍者的第一目标,是执行任务。

  

  可事情加剧到可能会付出整个伊贺流派当代价,他不得不问这一句了。

  

  “值得!”

  

  老者的语气铿锵有力。

  

  ……

  

  与此同时。

  

  遥远的欧洲。

  

  一座中世纪古堡中。

  

  悠扬的钢琴乐回响在宽阔奢华的房间内。

  

  一位身材魁梧,满身肌肉的中年男人,正手举着红酒杯,随着音乐,在房间中,沉醉舞动。

  

  只是眉眼间,却透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肃杀冷厉。

  

  “先生,伊贺流的伊贺一刀,失败了!”

  

  一位身着燕尾服的金发男子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中年男人却依旧没有停止舞动,嘴角勾勒着一抹淡笑。

  

  “好的,准备吧,陈家寿宴之上,杀陈东!”

  

  语气平静,悠闲。

  

  却伴随着音乐,吐露出滔天杀机。

  

  “先生,可那是在陈家……”

  

  金发男子神情忌惮起来。

  

  “哦,那就杀陈家!”

  

  中年男人依旧在舞动,笑着说道:“这是上帝说的,我们可是血天使组织,当然得听从上帝,而不是畏惧陈家呢。”

  

  ……

  

  同样的一幕。

  

  随着伊贺一刀命陨镇疆城,正在全世界各地上演。

  

  镇疆城内的一切,各大势力无法探查。

  

  但伊贺流的情报,他们能探查到,其他地方的情报,他们也能探查到。

  

  伊贺一刀潜入镇疆城,吸引了各大势力的关注。

  

  这就好像是一个信号!

  

  一个确定陈东到底回没回到镇疆城的信号!

  

  一个到底是提前杀死陈东,还是倾注所有筹码孤注一掷的信号。

  

  伊贺一刀的死,让想杀陈东的各大势力们,通过伊贺流派,知晓了陈东就在镇疆城,从而纷纷选择了孤注一掷!

  

  四方云动,杀意滔滔!

  

  磅礴杀机,却是在距离陈道临大寿还有一个月时间,就已经悄然蓄势。

  

  ……

  

  大洋彼岸,山河会馆。

  

  叶玲珑坐在院子里,玉臂撑着下巴,目光空洞的发着呆。

  

  而在会馆的一个房间中。

  

  叶元秋和袁义罡面对而坐,愁眉不展。

  

  桌上的茶,早已经不再升腾热气。

  

  以洪会的实力,当陈东回到镇疆城的时候,就已经知晓了。

  

  叶元秋满是沧桑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

  

  “霍震霄盘算得很好,能以三十万大军强压下陈东回到镇疆城的秘密,偏偏棋差一招,忘记了域外啊!”

  

  袁义罡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无奈地点点头:“域外的天翻地覆,匈奴举国封禁,这一点谁都瞒不住的,这下萦绕在各大势力脑海中的那个问号,也变成了感叹号了!”

  

  洪会探查到陈东回到镇疆城,不是从大雪龙骑军探查出来的,而是通过域外发生的一件件事情,通过洪会庞大繁杂的情报机构,用一件件事情推算出来的。

  

  同样的推算,洪会能做到,始终聚焦陈东,因陈东又聚焦镇疆城的各大势力,同样能做到!

  

  势力的成长壮大,谁都离不开一个强大庞杂的情报机构。

  

  而这一次,伊贺一刀丧命,让一直关注的各大势力,从伊贺流派的反应上,推测出了结果!

  

  确切的说,如果不是洪会从陈道临那里得知了确实答案,连洪会的情报机构得出的结果,也仅仅是推测而已!

  

  而其他势力,还无法如同洪会一般直接从陈道临那里得到确实答案。

  

  他们仅仅是通过域外的惊天巨变,一步步依靠测算,得出了一个陈东可能回到镇疆城的答案!

  

  而这一次,伊贺一刀潜入镇疆城,探查的意味更大于刺杀的意味!

  

  也就是将“陈东可能回到镇疆城”这个带问号的答案,探查得能不能改变成感叹号!

  

  随着伊贺流派内部的变化,始终聚焦的各大势力们,心中也有了答案!

  

  “祖老。”

  

  袁义罡面目沉凝地望着叶元秋:“如今已经坐实了,伊贺一刀身死,镇疆城层层防护,霍震霄和三十万大雪龙骑军庇护,或许……滔滔杀机会聚焦到陈道临的寿宴之上了,届时……我们洪会如何处之?”

  

  “不是或许,是一定!当伊贺流的那老不死做出决定的时候,其他想杀陈东的势力,其实也已经做出了和他一样的决定!”

  

  叶元秋捧起茶杯,喝了口凉茶,目光深邃地盯着袁义罡:“陈家主寿宴的时候,你我走一趟吧,也算为陈东定鼎下任家主之位,添一臂之力!”

  

  “好!”

  

  袁义罡没有迟疑,干脆地点头。

  

  顿了顿。

  

  袁义罡又问:“带玲珑去吗?”

  

  叶元秋一怔。

  

  思索了一番,他缓缓说道:“还是像之前瞒陈东失踪那样,瞒着那丫头吧,陈家寿宴那是鸿门宴,变数繁杂,老夫担心傻丫头做傻事。”

  

  “好!”

  

  院子里。

  

  正发着呆的叶玲珑,眼眸忽然绽放起一抹明亮。

  

  她红唇嗫喏,轻声呢喃道:“对了嘛叶玲珑,你又不是去找他的,如果爷爷和义罡哥要去参加寿宴,你跟着,那也是跟着去参加寿宴的嘛。”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