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67章 奋死一搏杀陈东,以血染陈家!

第1167章 奋死一搏杀陈东,以血染陈家!

  冷厉的声音,如同这极夜寒天中的风雪。

  

  伊贺一刀眼光明灭不定,似乎在犹豫。

  

  而陈东,也并不着急。

  

  他确实想知道,这场天杀之局的真正原因。

  

  血天使组织,伊贺流派,还有那一个个出手却不显露出来的势力,蜂拥而来,降下雷霆杀机,以至于让身为陈家家主的父亲,都选择按兵不动。

  

  其中牵扯,到底有多深?

  

  这潭水,早已经不仅仅局限在他竞争陈家家主这事上了!

  

  陈东甚至从天杀之局出现后,很多次都在扪心自问:我陈东何德何能?

  

  密集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闻讯赶来的大雪龙骑军,兵甲森寒,一个个神情冷厉,杀意激荡。

  

  可当众人看到陈东的时候,队伍中,登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m.bg。

  

  阑珊灯火下。

  

  陈东屹立在风雪之中,赤裸着的上身满是渗人的伤口,鲜血汩汩而流,特别是腹部,那横亘而过的伤口,更是狰狞恐怖。

  

  上半身近乎染成了血人,神情却冷厉的古井无波,毫无波澜。

  

  这家伙……好狠!

  

  纵横沙场,浴血厮杀,让这些大雪龙骑军的士兵都认知到了一个道理。

  

  对敌人狠,那不叫狠,对自己狠的人,才是真正的狠人!

  

  满身恐怖伤口,却是眉头不皱,这对自己该狠到了什么程度?

  

  “原地待命!”

  

  其中一支部队中,猛然响起了一道厉喝声。

  

  赫然是一位金卫发出的。

  

  普通士兵不认识陈东,但身为金卫,却清楚那满身是血的人影,到底是谁!

  

  与此同时。

  

  白起与另外两名金卫也纷纷带队赶来。

  

  只是当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

  

  白起脸色登时阴沉到了极点。

  

  虎目翻腾着怒意嗜血,瞬间锁定了跪在地上的伊贺一刀。

  

  愤怒,嗜杀的同时,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镇疆城的防御,什么时候薄弱到能让人潜入进来了?

  

  看着陈东身上的狰狞伤势,白起更是心中不停地暗呼侥幸。

  

  相较于金卫们,他知道的更多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

  

  陈东不仅仅是龙头卫,也不仅仅是霍震霄的师弟,更是即将承载天字第一功,比肩霍震霄的存在。

  

  如果真在镇疆城被人袭杀了,那对三十万大雪龙骑军而,都将是一场大灾劫!

  

  “好,你过来,我说给你一个人听。”

  

  伊贺一刀眼神忽然变得坚定起来,对陈东微笑着说。

  

  然而。

  

  陈东却是摇摇头:“我五岁流落街头捡垃圾的时候,遇到流氓要教训我的时候,我也是用了你这样的手段!”

  

  说话间,陈东嘴角上翘,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你想活命,就当众说,想让我靠近,那只能是我杀你!”

  

  伊贺一刀神色登时慌乱起来,藏在身后的右手也戛然一顿。

  

  陈东的回应,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你,你不想知道为什么都想杀你?”

  

  伊贺一刀有些不甘心,慌乱问道。

  

  “想!”

  

  陈东缓缓地将无锋重剑举了起来:“但你用我五岁就在玩的把戏来戏弄我,这是在羞辱我了,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呵呵……”

  

  伊贺一刀乱转的眼珠子突然停止了转动,冷冷的笑了一声。

  

  随即,他的身子颤抖了起来,蓦地仰头,迎着风雪,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给人一种癫狂的感觉,回荡在这一方天地。

  

  而周遭的大雪龙骑军们,纷纷神情凝重。

  

  下一秒。

  

  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注视下,伊贺一刀突然举起了右手。

  

  冷厉的声音,如同这极夜寒天中的风雪。

  

  伊贺一刀眼光明灭不定,似乎在犹豫。

  

  而陈东,也并不着急。

  

  他确实想知道,这场天杀之局的真正原因。

  

  血天使组织,伊贺流派,还有那一个个出手却不显露出来的势力,蜂拥而来,降下雷霆杀机,以至于让身为陈家家主的父亲,都选择按兵不动。

  

  其中牵扯,到底有多深?

  

  这潭水,早已经不仅仅局限在他竞争陈家家主这事上了!

  

  陈东甚至从天杀之局出现后,很多次都在扪心自问:我陈东何德何能?

  

  密集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闻讯赶来的大雪龙骑军,兵甲森寒,一个个神情冷厉,杀意激荡。

  

  可当众人看到陈东的时候,队伍中,登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m.bg。

  

  阑珊灯火下。

  

  陈东屹立在风雪之中,赤裸着的上身满是渗人的伤口,鲜血汩汩而流,特别是腹部,那横亘而过的伤口,更是狰狞恐怖。

  

  上半身近乎染成了血人,神情却冷厉的古井无波,毫无波澜。

  

  这家伙……好狠!

  

  纵横沙场,浴血厮杀,让这些大雪龙骑军的士兵都认知到了一个道理。

  

  对敌人狠,那不叫狠,对自己狠的人,才是真正的狠人!

  

  满身恐怖伤口,却是眉头不皱,这对自己该狠到了什么程度?

  

  “原地待命!”

  

  其中一支部队中,猛然响起了一道厉喝声。

  

  赫然是一位金卫发出的。

  

  普通士兵不认识陈东,但身为金卫,却清楚那满身是血的人影,到底是谁!

  

  与此同时。

  

  白起与另外两名金卫也纷纷带队赶来。

  

  只是当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

  

  白起脸色登时阴沉到了极点。

  

  虎目翻腾着怒意嗜血,瞬间锁定了跪在地上的伊贺一刀。

  

  愤怒,嗜杀的同时,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镇疆城的防御,什么时候薄弱到能让人潜入进来了?

  

  看着陈东身上的狰狞伤势,白起更是心中不停地暗呼侥幸。

  

  相较于金卫们,他知道的更多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

  

  陈东不仅仅是龙头卫,也不仅仅是霍震霄的师弟,更是即将承载天字第一功,比肩霍震霄的存在。

  

  如果真在镇疆城被人袭杀了,那对三十万大雪龙骑军而,都将是一场大灾劫!

  

  “好,你过来,我说给你一个人听。”

  

  伊贺一刀眼神忽然变得坚定起来,对陈东微笑着说。

  

  然而。

  

  陈东却是摇摇头:“我五岁流落街头捡垃圾的时候,遇到流氓要教训我的时候,我也是用了你这样的手段!”

  

  说话间,陈东嘴角上翘,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你想活命,就当众说,想让我靠近,那只能是我杀你!”

  

  伊贺一刀神色登时慌乱起来,藏在身后的右手也戛然一顿。

  

  陈东的回应,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你,你不想知道为什么都想杀你?”

  

  伊贺一刀有些不甘心,慌乱问道。

  

  “想!”

  

  陈东缓缓地将无锋重剑举了起来:“但你用我五岁就在玩的把戏来戏弄我,这是在羞辱我了,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呵呵……”

  

  伊贺一刀乱转的眼珠子突然停止了转动,冷冷的笑了一声。

  

  随即,他的身子颤抖了起来,蓦地仰头,迎着风雪,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给人一种癫狂的感觉,回荡在这一方天地。

  

  而周遭的大雪龙骑军们,纷纷神情凝重。

  

  下一秒。

  

  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注视下,伊贺一刀突然举起了右手。

  

  在他的手中,赫然是一枚特制的炸弹!

  

  “快退!”

  

  白起和三位金卫面色大变,一声大吼。

  

  陈东也是脸色大变,心中大骂,拖着无锋重剑就要抽身飞退。

  

  “伊贺一刀,敬上!”

  

  然而,伊贺一刀却毫不停顿,癫狂的大吼一声。

  

  镗!

  

  众目睽睽下,伊贺一刀拇指挑开了炸弹的拉弦。

  

  这一刻,时间好似被慢放。

  

  拉弦飞上了天空,缓缓地朝着地面落下。

  

  轰隆!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一朵火焰蘑菇云骤然冲上苍穹。

  

  恐怖的气浪,更是裹挟着火焰,朝着四面八方横冲直撞。

  

  “该死!”

  

  陈东神情冷厉,面对炸弹爆炸,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将无锋重剑横在身前,蹲在地上。

  

  轰!

  

  恐怖的气浪冲撞在无锋重剑上,陈东的身躯猛地一震,“噗”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但恐怖狂暴的冲击力,在撞击到了无锋重剑后,并未消散,而是直接推动着无锋重剑和陈东在地面滑行。

  

  “完了,完了”

  

  白起望着火焰蘑菇云,甚至能清晰地听到,宛若下雨一般的碎肉落地声。

  

  烟尘弥漫,模糊视线。

  

  在看不到陈东情况下,一瞬间让白起的念头陷入了最绝望的境地。

  

  几乎同时。

  

  白起和三位金卫不顾一切的朝着爆炸中心冲去。

  

  只是刚抬脚,四人就停了下来。

  

  因为他们看到,陈东蹲伏在无锋重剑后,被爆炸的气浪冲撞出了浓烟之地。

  

  “我没事!”

  

  稳住身形后,陈东回头看向白起和金卫们,染血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微微一笑。

  

  却好似冬日暖阳,笼罩了白起和三位金卫。

  

  四人明显长吁了一口气,肩头也放松了下来。

  

  他们清楚。

  

  陈东安好,这镇疆城才是晴天。

  

  如果陈东出事了,那镇疆城就真正的要天地变色了!

  

  ……

  

  遥远的岛屿之上。

  

  风雪依旧,却是白天。

  

  雪山半山腰,遍地樱花,纷纷洒落,为这银装素裹的世界,添上了色彩。

  

  山林之间,一座占地宽阔的大型院落群,好似一座小城一般,伫立在这雪山山腰之处。

  

  黑、灰、白三色的主格调,复古式的建筑风格。

  

  让这座如同小城一般的建筑群,凸显着厚重与神秘,就好似回到了战国时代。

  

  风雪飘零。

  

  一切的一切,都在这冬日中,染上了几分凄凉。

  

  巨大的牌坊前,几个字体横亘其上,龙飞凤舞。

  

  这是伊贺流派的宗地!

  

  在这个国家,是忍者们向往的圣地!

  

  其中一处院落中。

  

  风雪飘零。

  

  满院的樱花树,花瓣飞洒落下,在地上厚厚的铺上了一层。

  

  其中一棵樱花树下,石桌上,正放着铜锅,升腾着滚滚热气。

  

  一位苍老到银发如同杂草,只剩寥寥的几簇,满脸褶子的老者,正捧着碗,拿着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铜锅里的食材。

  

  “这样的天气呐,最好的就是一顿火锅呐,应该好了吧?”

  

  老者迫不及待起来,明明四周无人,却是恭敬地对周围点头说了一声:“我要开动啦!”

  

  然而。

  

  就在老者即将动筷子的时候。

  

  歘!

  

  院落中,突然一道劲风响起。

  

  老者身旁的樱花树猛然晃动了几下,抖落了大片花瓣,落进了铜锅里。

  

  “哎呀

  冷厉的声音,如同这极夜寒天中的风雪。

  

  伊贺一刀眼光明灭不定,似乎在犹豫。

  

  而陈东,也并不着急。

  

  他确实想知道,这场天杀之局的真正原因。

  

  血天使组织,伊贺流派,还有那一个个出手却不显露出来的势力,蜂拥而来,降下雷霆杀机,以至于让身为陈家家主的父亲,都选择按兵不动。

  

  其中牵扯,到底有多深?

  

  这潭水,早已经不仅仅局限在他竞争陈家家主这事上了!

  

  陈东甚至从天杀之局出现后,很多次都在扪心自问:我陈东何德何能?

  

  密集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闻讯赶来的大雪龙骑军,兵甲森寒,一个个神情冷厉,杀意激荡。

  

  可当众人看到陈东的时候,队伍中,登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m.bg。

  

  阑珊灯火下。

  

  陈东屹立在风雪之中,赤裸着的上身满是渗人的伤口,鲜血汩汩而流,特别是腹部,那横亘而过的伤口,更是狰狞恐怖。

  

  上半身近乎染成了血人,神情却冷厉的古井无波,毫无波澜。

  

  这家伙……好狠!

  

  纵横沙场,浴血厮杀,让这些大雪龙骑军的士兵都认知到了一个道理。

  

  对敌人狠,那不叫狠,对自己狠的人,才是真正的狠人!

  

  满身恐怖伤口,却是眉头不皱,这对自己该狠到了什么程度?

  

  “原地待命!”

  

  其中一支部队中,猛然响起了一道厉喝声。

  

  赫然是一位金卫发出的。

  

  普通士兵不认识陈东,但身为金卫,却清楚那满身是血的人影,到底是谁!

  

  与此同时。

  

  白起与另外两名金卫也纷纷带队赶来。

  

  只是当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

  

  白起脸色登时阴沉到了极点。

  

  虎目翻腾着怒意嗜血,瞬间锁定了跪在地上的伊贺一刀。

  

  愤怒,嗜杀的同时,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镇疆城的防御,什么时候薄弱到能让人潜入进来了?

  

  看着陈东身上的狰狞伤势,白起更是心中不停地暗呼侥幸。

  

  相较于金卫们,他知道的更多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

  

  陈东不仅仅是龙头卫,也不仅仅是霍震霄的师弟,更是即将承载天字第一功,比肩霍震霄的存在。

  

  如果真在镇疆城被人袭杀了,那对三十万大雪龙骑军而,都将是一场大灾劫!

  

  “好,你过来,我说给你一个人听。”

  

  伊贺一刀眼神忽然变得坚定起来,对陈东微笑着说。

  

  然而。

  

  陈东却是摇摇头:“我五岁流落街头捡垃圾的时候,遇到流氓要教训我的时候,我也是用了你这样的手段!”

  

  说话间,陈东嘴角上翘,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你想活命,就当众说,想让我靠近,那只能是我杀你!”

  

  伊贺一刀神色登时慌乱起来,藏在身后的右手也戛然一顿。

  

  陈东的回应,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你,你不想知道为什么都想杀你?”

  

  伊贺一刀有些不甘心,慌乱问道。

  

  “想!”

  

  陈东缓缓地将无锋重剑举了起来:“但你用我五岁就在玩的把戏来戏弄我,这是在羞辱我了,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呵呵……”

  

  伊贺一刀乱转的眼珠子突然停止了转动,冷冷的笑了一声。

  

  随即,他的身子颤抖了起来,蓦地仰头,迎着风雪,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给人一种癫狂的感觉,回荡在这一方天地。

  

  而周遭的大雪龙骑军们,纷纷神情凝重。

  

  下一秒。

  

  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注视下,伊贺一刀突然举起了右手。

  

  呀……我的火锅啊。”

  

  老者白眉紧皱着,有些恼怒。

  

  而身旁,却是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

  

  “宗主,伊贺一刀的命灯碎裂,伊贺君临死前捏碎了命灯炸弹,陈东没死!”

  

  这是伊贺一刀临走前,和他们约定好的!

  

  咔!

  

  老者右手中的筷子断成两截。

  

  下一秒。

  

  他直接将筷子和碗,朝面前的铜锅扔了出去。

  

  轰隆隆……

  

  就是这简单随意的一举,却是掀起狂暴气浪,瞬间分裂了铜锅和石桌,凌厉霸道的延伸出去,直到在院落墙壁上留下一道深有半掌的沟壑后,这才戛然消失。

  

  “蓄势吧,陈家寿宴之际,奋死一搏杀陈东,以血染陈家!”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