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63章 重剑无锋的特殊效果!

第1163章 重剑无锋的特殊效果!

  黑暗中。

  

  陈东的目光却是斜睨到了整个练功房中,唯一的一处光亮之地。

  

  通风口!

  

  刚才的武士刀飞出,正好插在通风口下。

  

  将汲取到外界的微弱灯光,折射到了练功房上,印照出了一片黯淡光亮。

  

  有光……那就好办了!

  

  嘭!

  

  陈东腰肢猛地一拧,改变方向的瞬间,猛然如同出膛炮弹,直接冲向了通风口所在。

  

  “嗯?!”

  

  伊贺一刀目光一凝,随即冷笑了起来:“你是想从通风口出去?”

  

  浓浓的戏谑,毫不掩饰。..

  

  紧跟着,伊贺一刀又笑道:“哦哦哦,断了一把刀,还是得那把武士刀握在手里呢?”

  

  伊贺一刀流!

  

  是伊贺一刀的绝杀技。

  

  刚才仅仅是刀气便劈断了陈东手中的武士长刀,如果没有意外,最终足以将陈东的身体一刀两断。

  

  偏偏。

  

  意外发生了!

  

  那该死的“气”又出现了。

  

  虽然伊贺一刀错愕陈东的“气”时而出现,时而隐藏,很怪异。

  

  但刚才确确实实是陈东劈出了那一刀刀气,才力挽狂澜的!

  

  断了一刀,此时陈东奔着通风口去。

  

  显然是要将插进墙壁的那柄武士刀再度握在手中。

  

  否则……仅仅一柄长刀,可还不够他砍的!

  

  “呵!”

  

  陈东不屑一笑,脚步丝毫不停。

  

  伊贺一刀笃定了陈东的意图,更不曾阻拦。

  

  在他看来,陈东手里再多一柄武士长刀,无非是让他再多使用一次“伊贺一刀流”罢了!

  

  然而。

  

  砰,砰!

  

  陈东抵临墙壁,凌空跃起,一脚踢蹬在墙壁之上。

  

  两步起跳,直接稳稳地落在了插在墙壁上的武士长刀刀身上,蜷缩着身子,蹲在通风口处。

  

  凛冽的寒风吹拂在他的面庞上。

  

  甚至有片片雪花沾染在他的皮肤上,融化成水。

  

  “嗯?!”

  

  伊贺一刀见到陈东蜷缩身子,蹲伏在了武士长刀身上,登时有些发懵。

  

  不等他反应过来。

  

  陈东举起手中的武士长刀,直接竖在了通风口处,猛地一拧刀身。

  

  光滑明亮的刀身,瞬间将外界的光亮折射。

  

  随着陈东拧动刀身,不偏不倚,直接将折射的光亮,照在了伊贺一刀的眼睛上。

  

  “啊!”

  

  猝不及防的伊贺一刀被光亮刺激双眸,当即一声惊叫,闭上眼睛快速后退。

  

  趁着这个机会!

  

  陈东快速地偏转着武士长刀,将折射的光亮照向练功房的每个角落。

  

  经过折射的光亮,暗淡惨白。

  

  可这对于陈东而,已经足够看清事物了!

  

  当再次转动刀身的时候,陈东登时眼睛一亮,欣喜若狂。

  

  暗淡惨白的光亮尽头,无锋重剑正躺在练功房的角落砖块中。

  

  “八嘎呀路!”

  

  此刻,伊贺一刀也惊醒过来,睁眼就看到陈东已经借着折射光亮发现了无锋重剑。

  

  嗖嗖!

  

  随着伊贺一刀左手一挥,空气中登时发出两声破风呼啸。

  

  对于使用过“鱼鳞线”的陈东而,这等呼啸声,他再熟悉不过!

  

  呼啸响起的瞬间。

  

  陈东染血的面庞上,狰狞毕露。

  

  手中的武士长刀,直接朝着无锋重剑投掷了过去。

  

  同时身形一跃,从武士长刀上跳向地面,同时反手一把将插在墙壁中的武士长刀拔了出来。

  

  落地后,陈东犹如猎豹一般,直接朝着无锋重剑所在的地方冲去。

  

  黑暗中。

  

  陈东的目光却是斜睨到了整个练功房中,唯一的一处光亮之地。

  

  通风口!

  

  刚才的武士刀飞出,正好插在通风口下。

  

  将汲取到外界的微弱灯光,折射到了练功房上,印照出了一片黯淡光亮。

  

  有光……那就好办了!

  

  嘭!

  

  陈东腰肢猛地一拧,改变方向的瞬间,猛然如同出膛炮弹,直接冲向了通风口所在。

  

  “嗯?!”

  

  伊贺一刀目光一凝,随即冷笑了起来:“你是想从通风口出去?”

  

  浓浓的戏谑,毫不掩饰。..

  

  紧跟着,伊贺一刀又笑道:“哦哦哦,断了一把刀,还是得那把武士刀握在手里呢?”

  

  伊贺一刀流!

  

  是伊贺一刀的绝杀技。

  

  刚才仅仅是刀气便劈断了陈东手中的武士长刀,如果没有意外,最终足以将陈东的身体一刀两断。

  

  偏偏。

  

  意外发生了!

  

  那该死的“气”又出现了。

  

  虽然伊贺一刀错愕陈东的“气”时而出现,时而隐藏,很怪异。

  

  但刚才确确实实是陈东劈出了那一刀刀气,才力挽狂澜的!

  

  断了一刀,此时陈东奔着通风口去。

  

  显然是要将插进墙壁的那柄武士刀再度握在手中。

  

  否则……仅仅一柄长刀,可还不够他砍的!

  

  “呵!”

  

  陈东不屑一笑,脚步丝毫不停。

  

  伊贺一刀笃定了陈东的意图,更不曾阻拦。

  

  在他看来,陈东手里再多一柄武士长刀,无非是让他再多使用一次“伊贺一刀流”罢了!

  

  然而。

  

  砰,砰!

  

  陈东抵临墙壁,凌空跃起,一脚踢蹬在墙壁之上。

  

  两步起跳,直接稳稳地落在了插在墙壁上的武士长刀刀身上,蜷缩着身子,蹲在通风口处。

  

  凛冽的寒风吹拂在他的面庞上。

  

  甚至有片片雪花沾染在他的皮肤上,融化成水。

  

  “嗯?!”

  

  伊贺一刀见到陈东蜷缩身子,蹲伏在了武士长刀身上,登时有些发懵。

  

  不等他反应过来。

  

  陈东举起手中的武士长刀,直接竖在了通风口处,猛地一拧刀身。

  

  光滑明亮的刀身,瞬间将外界的光亮折射。

  

  随着陈东拧动刀身,不偏不倚,直接将折射的光亮,照在了伊贺一刀的眼睛上。

  

  “啊!”

  

  猝不及防的伊贺一刀被光亮刺激双眸,当即一声惊叫,闭上眼睛快速后退。

  

  趁着这个机会!

  

  陈东快速地偏转着武士长刀,将折射的光亮照向练功房的每个角落。

  

  经过折射的光亮,暗淡惨白。

  

  可这对于陈东而,已经足够看清事物了!

  

  当再次转动刀身的时候,陈东登时眼睛一亮,欣喜若狂。

  

  暗淡惨白的光亮尽头,无锋重剑正躺在练功房的角落砖块中。

  

  “八嘎呀路!”

  

  此刻,伊贺一刀也惊醒过来,睁眼就看到陈东已经借着折射光亮发现了无锋重剑。

  

  嗖嗖!

  

  随着伊贺一刀左手一挥,空气中登时发出两声破风呼啸。

  

  对于使用过“鱼鳞线”的陈东而,这等呼啸声,他再熟悉不过!

  

  呼啸响起的瞬间。

  

  陈东染血的面庞上,狰狞毕露。

  

  手中的武士长刀,直接朝着无锋重剑投掷了过去。

  

  同时身形一跃,从武士长刀上跳向地面,同时反手一把将插在墙壁中的武士长刀拔了出来。

  

  落地后,陈东犹如猎豹一般,直接朝着无锋重剑所在的地方冲去。

  

  几乎同时。

  

  吱呀……

  

  空气中,猛地响起了丝线绷紧的声音。

  

  锵!

  

  一声鸣音。

  

  不好!

  

  陈东心脏狂跳,无锋重剑是他唯一和伊贺一刀厮杀下去的依仗。

  

  如果连无锋重剑都落入了伊贺一刀手中,那他就只能寄命于天了!

  

  随着一声呼啸响起。

  

  紧跟着。

  

  “八嘎呀路!”

  

  随着伊贺一刀的一声大骂,陈东登时如蒙天籁之音。

  

  他刚才瞬间投掷出武士长刀,就是想以武士长刀,抵挡伊贺一刀的丝线。

  

  现在看来,目的达到了!

  

  电光火石间。

  

  陈东对着无锋重剑所在,一个虎扑。

  

  落地的瞬间,刺鼻呛人的灰尘涌进口鼻。

  

  但陈东的右手,却是准确的握住了无锋重剑的剑柄!

  

  “呵!”

  

  沉重的熟悉感涌上手心,让陈东心中微微一定。

  

  恰在这时。

  

  嗖,嗖,嗖,嗖!

  

  四道破风声响,疾驰而来。

  

  陈东眉头一拧,杀伐之意骤然爆发。

  

  身形悍然一扭,手中的无锋重剑,顺势横扫身后。

  

  轰的一声!

  

  无锋重剑宽厚的剑身,犹如门板,掀起狂暴劲风。

  

  铛铛铛铛!

  

  黑暗中,四簇火花炸射。

  

  四柄武士刀,瞬间倒飞了出去。

  

  甚至在无锋重剑的恐怖重力之下,连缠裹在武士刀上的丝线,都尽数崩裂。

  

  接连四道声响,四柄武士刀,尽皆落地。

  

  与此同时,练功房内,陡然寂静下来。

  

  “你应该明白什么叫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吧?”

  

  陈东手握无锋重剑,缓缓地站了起来,抬手擦拭了一下面部血水。

  

  无锋重剑一旦使用,确实让他失去了持久作战的可能性。

  

  可眼前的凶险局面,如果不使用无锋重剑,他连作战的可能性都没有,更别说什么持久了!

  

  “那么,堂堂正正一战吧!”

  

  黑暗中,伊贺一刀的声音冷厉下来,似乎也终于失去了继续玩下去的耐心。

  

  轰!

  

  气劲骤起,如山呼海啸,朝着陈东汹涌而来。

  

  刹那间。

  

  陈东浑身紧绷,头皮发麻。

  

  那股撕裂感,哪怕伊贺一刀尚未接近,却是已经抵临他的全身。

  

  “吼!”

  

  几乎同时,陈东强忍着痛苦,悍然举起了无锋重剑,迎着气劲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距离拉近。

  

  那股铺天盖地的撕裂感,越发的清晰,巨痛。

  

  陈东甚至能感觉到皮开肉绽,鲜血汩汩而流。

  

  但他却不管不顾,犹如疯癫。

  

  因为他清楚,狭路相逢勇者胜,如果不置之死地,绝不可能求生!

  

  轰!

  

  面前骤然一声狂风呼啸。

  

  哪怕肉眼不可见,陈东也知道是伊贺一刀挥刀所致。

  

  毫无迟疑。

  

  陈东浑身肌肉坟起,手部和腰部的肌肉相互推挤,发出轻微的挤压声,悍然挥动门板大小的无锋重剑,横砍了出去。

  

  轰隆!

  

  一声巨响。

  

  刀气撞击在了无锋重剑之上。

  

  陈东身躯猛地一震,清晰地感受到顺着无锋重剑传递到手臂上的刚猛力道。

  

  但几乎同时。

  

  黑暗中响起伊贺一刀的一声惊呼。

  

  同时地面便是响起了脚底摩擦的声响。

  

  黑暗中。

  

  陈东的目光却是斜睨到了整个练功房中,唯一的一处光亮之地。

  

  通风口!

  

  刚才的武士刀飞出,正好插在通风口下。

  

  将汲取到外界的微弱灯光,折射到了练功房上,印照出了一片黯淡光亮。

  

  有光……那就好办了!

  

  嘭!

  

  陈东腰肢猛地一拧,改变方向的瞬间,猛然如同出膛炮弹,直接冲向了通风口所在。

  

  “嗯?!”

  

  伊贺一刀目光一凝,随即冷笑了起来:“你是想从通风口出去?”

  

  浓浓的戏谑,毫不掩饰。..

  

  紧跟着,伊贺一刀又笑道:“哦哦哦,断了一把刀,还是得那把武士刀握在手里呢?”

  

  伊贺一刀流!

  

  是伊贺一刀的绝杀技。

  

  刚才仅仅是刀气便劈断了陈东手中的武士长刀,如果没有意外,最终足以将陈东的身体一刀两断。

  

  偏偏。

  

  意外发生了!

  

  那该死的“气”又出现了。

  

  虽然伊贺一刀错愕陈东的“气”时而出现,时而隐藏,很怪异。

  

  但刚才确确实实是陈东劈出了那一刀刀气,才力挽狂澜的!

  

  断了一刀,此时陈东奔着通风口去。

  

  显然是要将插进墙壁的那柄武士刀再度握在手中。

  

  否则……仅仅一柄长刀,可还不够他砍的!

  

  “呵!”

  

  陈东不屑一笑,脚步丝毫不停。

  

  伊贺一刀笃定了陈东的意图,更不曾阻拦。

  

  在他看来,陈东手里再多一柄武士长刀,无非是让他再多使用一次“伊贺一刀流”罢了!

  

  然而。

  

  砰,砰!

  

  陈东抵临墙壁,凌空跃起,一脚踢蹬在墙壁之上。

  

  两步起跳,直接稳稳地落在了插在墙壁上的武士长刀刀身上,蜷缩着身子,蹲在通风口处。

  

  凛冽的寒风吹拂在他的面庞上。

  

  甚至有片片雪花沾染在他的皮肤上,融化成水。

  

  “嗯?!”

  

  伊贺一刀见到陈东蜷缩身子,蹲伏在了武士长刀身上,登时有些发懵。

  

  不等他反应过来。

  

  陈东举起手中的武士长刀,直接竖在了通风口处,猛地一拧刀身。

  

  光滑明亮的刀身,瞬间将外界的光亮折射。

  

  随着陈东拧动刀身,不偏不倚,直接将折射的光亮,照在了伊贺一刀的眼睛上。

  

  “啊!”

  

  猝不及防的伊贺一刀被光亮刺激双眸,当即一声惊叫,闭上眼睛快速后退。

  

  趁着这个机会!

  

  陈东快速地偏转着武士长刀,将折射的光亮照向练功房的每个角落。

  

  经过折射的光亮,暗淡惨白。

  

  可这对于陈东而,已经足够看清事物了!

  

  当再次转动刀身的时候,陈东登时眼睛一亮,欣喜若狂。

  

  暗淡惨白的光亮尽头,无锋重剑正躺在练功房的角落砖块中。

  

  “八嘎呀路!”

  

  此刻,伊贺一刀也惊醒过来,睁眼就看到陈东已经借着折射光亮发现了无锋重剑。

  

  嗖嗖!

  

  随着伊贺一刀左手一挥,空气中登时发出两声破风呼啸。

  

  对于使用过“鱼鳞线”的陈东而,这等呼啸声,他再熟悉不过!

  

  呼啸响起的瞬间。

  

  陈东染血的面庞上,狰狞毕露。

  

  手中的武士长刀,直接朝着无锋重剑投掷了过去。

  

  同时身形一跃,从武士长刀上跳向地面,同时反手一把将插在墙壁中的武士长刀拔了出来。

  

  落地后,陈东犹如猎豹一般,直接朝着无锋重剑所在的地方冲去。

  

  等等!

  

  尚未抵消传递到手臂上的力道的陈东,却在这一刻,猛然呆住了。

  

  这刀气……怎么弱了这么多?!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