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62章 伊贺一刀流!

第1162章 伊贺一刀流!

  “杀!”

  

  闭眼,持刀,静立的陈东。

  

  猛然间一声炸喝。

  

  下一瞬。

  

  他的身形一晃,手中两柄武士长刀,带起狂风呼啸,于黑暗中直接朝着四周挥舞出去。

  

  铛铛铛……

  

  金属交击的声音,响彻黑暗。

  

  一簇簇火花更是随着长刀互砍,迸射而出,好似火树银花,洒落在陈东周身,照亮一隅之地。

  

  “到底是你的双刀快,还是我的四刀快!”

  

  伊贺一刀的声音一沉,双臂快速地挥舞着丝线,操控着长刀。

  

  四柄武士长刀,狂风骤雨般激射向陈东。m.i.c

  

  而陈东却是腾挪闪转,双手舞动着长刀,带起大片残影,形成两道护身幕墙,将激射而来的一柄柄武士长刀,尽数格挡出去。

  

  黑暗限制实力。

  

  悬殊的实力差距。

  

  在加上最初的两刀伤势。

  

  让陈东此刻的处境,险而又险,九死一生。

  

  挥舞长刀格挡,看似密不透风。

  

  可只要稍有差池,耳力出现丝毫偏差,最终的结果便是一刀临身。

  

  在这样的战斗厮杀中,一刀临身,意味着接下来将会面对无数刀的凌迟碾压。

  

  四柄激荡长空的武士长刀,势如狂雷,疯狂落下。

  

  陈东手中的双刀,也被舞动的快若闪电,尽数格挡。

  

  这是一场极端环境中的极限厮杀!

  

  相较于伊贺一刀能够夜视,陈东所能依靠的,就只有耳力听声辨位。

  

  甚至,在高速挥刀战斗的时候,他连眼睛都不曾睁开一丝缝隙。

  

  在这样的环境中,睁开眼睛,反而会影响听力。

  

  极限的厮杀挥刀,不容许有丝毫偏差和滞涩。

  

  铛铛铛……

  

  呼啸炸耳,刀身对撞,火花在黑暗中绽放,格外显眼。

  

  亮起的火花,印照在陈东的面庞上。

  

  全程,陈东的面部始终保持在绝对冷峻的程度。

  

  四周激杀而来的武士长刀,裹挟着惶惶如狱的恐怖杀意,都不曾让他的眉头拧动一分。

  

  而伊贺一刀,置身黑暗,却是冷静戏谑。

  

  肆意操控四柄武士长刀,以无上威势,碾压向陈东。

  

  然而。

  

  全神贯注劈砍武士长刀的陈东,突然间,嘴角上翘,戏谑鄙夷道。

  

  “堂堂伊贺三忍众,速度……就这么点吗?”

  

  嘲讽!

  

  鄙夷!

  

  伊贺一刀的身躯猛然一震,胸中郁气更浓:“你觉得,你能激怒老夫?”

  

  一语出口。

  

  铛!

  

  又是一柄武士长刀被陈东劈飞。

  

  迸溅的火花,照亮在陈东冷峻的面庞上。

  

  那冷峻到极致,好似寒冰封禁的面庞,却是随着伊贺一刀这一句话,微微拧了一下眉头。

  

  他确实是想激怒伊贺一刀!

  

  敌我双方厮杀,不禁拼实力,也要拼心性。

  

  在他保持绝对冷静的时候,一旦激怒伊贺一刀,让伊贺一刀的心性出现波澜,那就是破绽出现的时候。

  

  这一招,在过往的战斗厮杀中,陈东屡试不爽。

  

  但这一次,却被伊贺一刀一眼识破!

  

  这老狐狸!

  

  陈东心猛地一沉。

  

  此刻的处境,在过往的战斗中,虽然说不上至凶至险。

  

  没有大开大合,雷霆万钧的厮杀场面。

  

  纯粹置身在黑暗中,一次次以羚羊挂角的姿态,游走在死亡边缘。

  

  时间越长,心中压力,积蓄的也更重!

  

  越往后,死亡将会越来越近!

  

  “明明都已经到了暴怒阶段,继续激怒,竟然还能一眼识破,这到底是

  “杀!”

  

  闭眼,持刀,静立的陈东。

  

  猛然间一声炸喝。

  

  下一瞬。

  

  他的身形一晃,手中两柄武士长刀,带起狂风呼啸,于黑暗中直接朝着四周挥舞出去。

  

  铛铛铛……

  

  金属交击的声音,响彻黑暗。

  

  一簇簇火花更是随着长刀互砍,迸射而出,好似火树银花,洒落在陈东周身,照亮一隅之地。

  

  “到底是你的双刀快,还是我的四刀快!”

  

  伊贺一刀的声音一沉,双臂快速地挥舞着丝线,操控着长刀。

  

  四柄武士长刀,狂风骤雨般激射向陈东。m.i.c

  

  而陈东却是腾挪闪转,双手舞动着长刀,带起大片残影,形成两道护身幕墙,将激射而来的一柄柄武士长刀,尽数格挡出去。

  

  黑暗限制实力。

  

  悬殊的实力差距。

  

  在加上最初的两刀伤势。

  

  让陈东此刻的处境,险而又险,九死一生。

  

  挥舞长刀格挡,看似密不透风。

  

  可只要稍有差池,耳力出现丝毫偏差,最终的结果便是一刀临身。

  

  在这样的战斗厮杀中,一刀临身,意味着接下来将会面对无数刀的凌迟碾压。

  

  四柄激荡长空的武士长刀,势如狂雷,疯狂落下。

  

  陈东手中的双刀,也被舞动的快若闪电,尽数格挡。

  

  这是一场极端环境中的极限厮杀!

  

  相较于伊贺一刀能够夜视,陈东所能依靠的,就只有耳力听声辨位。

  

  甚至,在高速挥刀战斗的时候,他连眼睛都不曾睁开一丝缝隙。

  

  在这样的环境中,睁开眼睛,反而会影响听力。

  

  极限的厮杀挥刀,不容许有丝毫偏差和滞涩。

  

  铛铛铛……

  

  呼啸炸耳,刀身对撞,火花在黑暗中绽放,格外显眼。

  

  亮起的火花,印照在陈东的面庞上。

  

  全程,陈东的面部始终保持在绝对冷峻的程度。

  

  四周激杀而来的武士长刀,裹挟着惶惶如狱的恐怖杀意,都不曾让他的眉头拧动一分。

  

  而伊贺一刀,置身黑暗,却是冷静戏谑。

  

  肆意操控四柄武士长刀,以无上威势,碾压向陈东。

  

  然而。

  

  全神贯注劈砍武士长刀的陈东,突然间,嘴角上翘,戏谑鄙夷道。

  

  “堂堂伊贺三忍众,速度……就这么点吗?”

  

  嘲讽!

  

  鄙夷!

  

  伊贺一刀的身躯猛然一震,胸中郁气更浓:“你觉得,你能激怒老夫?”

  

  一语出口。

  

  铛!

  

  又是一柄武士长刀被陈东劈飞。

  

  迸溅的火花,照亮在陈东冷峻的面庞上。

  

  那冷峻到极致,好似寒冰封禁的面庞,却是随着伊贺一刀这一句话,微微拧了一下眉头。

  

  他确实是想激怒伊贺一刀!

  

  敌我双方厮杀,不禁拼实力,也要拼心性。

  

  在他保持绝对冷静的时候,一旦激怒伊贺一刀,让伊贺一刀的心性出现波澜,那就是破绽出现的时候。

  

  这一招,在过往的战斗厮杀中,陈东屡试不爽。

  

  但这一次,却被伊贺一刀一眼识破!

  

  这老狐狸!

  

  陈东心猛地一沉。

  

  此刻的处境,在过往的战斗中,虽然说不上至凶至险。

  

  没有大开大合,雷霆万钧的厮杀场面。

  

  纯粹置身在黑暗中,一次次以羚羊挂角的姿态,游走在死亡边缘。

  

  时间越长,心中压力,积蓄的也更重!

  

  越往后,死亡将会越来越近!

  

  “明明都已经到了暴怒阶段,继续激怒,竟然还能一眼识破,这到底是

  得多恐怖的心态?”

  

  这是陈东心中的想法,无形中,他的后背甚至生出了一股白毛汗。

  

  实力比不过。

  

  心境也比不过。

  

  甚至连处境,也对自己极为不利。

  

  到底……该怎么反败为胜?

  

  念头刚起。

  

  “不好!”

  

  陈东心神猛地一震。

  

  嗖,嗖!

  

  两柄武士长刀,激射而来,瞬间被陈东双刀格挡。

  

  几乎同时。

  

  背后又是一柄武士长刀呼啸而至。

  

  电光火石间。

  

  陈东腰身猛地一拧,直接朝着前方顺势一方,就地一滚,堪堪躲过长刀袭杀。

  

  即使如此,后背也是一阵刺骨的剧痛,火辣辣的疼。

  

  “身为伊贺三忍众,你就只会这等鸡鸣狗盗之辈的手段,藏在黑暗中,挥刀偷袭?这就是你们忍者所信奉的武士道精神吗?”

  

  陈东再次讥讽。

  

  可黑暗中。

  

  伊贺一刀却是桀桀怪笑了起来:“武士道精神,那是那群武士所信奉的,我们忍者信奉的是完成任务!”

  

  槽!

  

  这一刻,饶是陈东的心性,心中也不禁大骂了起来。

  

  “不过,既然你想与我近身一战,我给你这个机会!”

  

  轰!

  

  狂风瞬间扑面而来。

  

  黑暗中,陈东心神巨震。

  

  匍匐在地,他甚至能清晰地察觉到,地面都在震颤。

  

  裹挟着气劲的罡风,在这一刻,更仿佛是无数柄无形利刀,包裹着他的全身,撕裂了他的衣袍。

  

  “伊贺一刀流!”

  

  耳畔炸响伊贺长刀的怒喝声,犹如死神索命。

  

  正前方!

  

  陈东瞬间反应过来。

  

  右手肌肉寸寸坟起,犹如蟒龙一般,悍然一刀迎了上去。

  

  势大力沉,足以断金裂石。

  

  轰!!!

  

  双刀交击的瞬间,火花绽放,将陈东和近在咫尺的伊贺一刀照亮。

  

  仅仅是一次交碰。

  

  磅礴的气劲便是顺着伊贺一刀手中的武士短刀,铺天盖地,犹如大岳压身一般,轰然劈断了陈东手中的武士长刀,瞬间碾压向陈东。

  

  陈东的衣袍在瞬间被气劲撕破。

  

  道道伤口,浮现在肌肉之上,鲜血飞洒。

  

  而陈东的双膝,更是在这一股气劲之下,怦然砸碎了地面石板。

  

  恐怖的气劲,更是沿着陈东的身后,直接犁庭扫穴出了一道沟壑,绵延出去。

  

  死神……就这么降临了吗?

  

  惶惶如狱的压迫,席卷全身的巨痛。

  

  让陈东一瞬间,陷入了惶惶绝望的境地。

  

  念头刚起,陈东眼中骤然炸射一道精芒。

  

  他感应到“气”了!

  

  “啊!”

  

  生死之际,陈东清晰地感受到“气”游走到了左手位置,一声爆吼,他挥舞起左手中的武士长刀,悍然劈落出去。

  

  轰隆!

  

  双刀碰撞,犹如炸弹爆炸。

  

  层层气浪,轰然席卷出去,将四周的地面石板,尽数掀飞,于空中崩裂成齑粉。

  

  “八嘎呀路!”

  

  伊贺一刀抽刀飞退,愤怒地一声大骂。

  

  就差一点!

  

  就差一点,他就能一刀解决了陈东,完成任务!

  

  嘭!

  

  一刀逼退了伊贺一刀,陈东顾不得浑身撕裂般的剧痛,双膝用力一蹬地面,直接立了起来,抽身飞退。

  

  刚才的一幕,惶惶大狱的刀气铺天盖地碾压而下。

  

  让他一瞬间甚至以为死神已经降临!

  

  “气

  “杀!”

  

  闭眼,持刀,静立的陈东。

  

  猛然间一声炸喝。

  

  下一瞬。

  

  他的身形一晃,手中两柄武士长刀,带起狂风呼啸,于黑暗中直接朝着四周挥舞出去。

  

  铛铛铛……

  

  金属交击的声音,响彻黑暗。

  

  一簇簇火花更是随着长刀互砍,迸射而出,好似火树银花,洒落在陈东周身,照亮一隅之地。

  

  “到底是你的双刀快,还是我的四刀快!”

  

  伊贺一刀的声音一沉,双臂快速地挥舞着丝线,操控着长刀。

  

  四柄武士长刀,狂风骤雨般激射向陈东。m.i.c

  

  而陈东却是腾挪闪转,双手舞动着长刀,带起大片残影,形成两道护身幕墙,将激射而来的一柄柄武士长刀,尽数格挡出去。

  

  黑暗限制实力。

  

  悬殊的实力差距。

  

  在加上最初的两刀伤势。

  

  让陈东此刻的处境,险而又险,九死一生。

  

  挥舞长刀格挡,看似密不透风。

  

  可只要稍有差池,耳力出现丝毫偏差,最终的结果便是一刀临身。

  

  在这样的战斗厮杀中,一刀临身,意味着接下来将会面对无数刀的凌迟碾压。

  

  四柄激荡长空的武士长刀,势如狂雷,疯狂落下。

  

  陈东手中的双刀,也被舞动的快若闪电,尽数格挡。

  

  这是一场极端环境中的极限厮杀!

  

  相较于伊贺一刀能够夜视,陈东所能依靠的,就只有耳力听声辨位。

  

  甚至,在高速挥刀战斗的时候,他连眼睛都不曾睁开一丝缝隙。

  

  在这样的环境中,睁开眼睛,反而会影响听力。

  

  极限的厮杀挥刀,不容许有丝毫偏差和滞涩。

  

  铛铛铛……

  

  呼啸炸耳,刀身对撞,火花在黑暗中绽放,格外显眼。

  

  亮起的火花,印照在陈东的面庞上。

  

  全程,陈东的面部始终保持在绝对冷峻的程度。

  

  四周激杀而来的武士长刀,裹挟着惶惶如狱的恐怖杀意,都不曾让他的眉头拧动一分。

  

  而伊贺一刀,置身黑暗,却是冷静戏谑。

  

  肆意操控四柄武士长刀,以无上威势,碾压向陈东。

  

  然而。

  

  全神贯注劈砍武士长刀的陈东,突然间,嘴角上翘,戏谑鄙夷道。

  

  “堂堂伊贺三忍众,速度……就这么点吗?”

  

  嘲讽!

  

  鄙夷!

  

  伊贺一刀的身躯猛然一震,胸中郁气更浓:“你觉得,你能激怒老夫?”

  

  一语出口。

  

  铛!

  

  又是一柄武士长刀被陈东劈飞。

  

  迸溅的火花,照亮在陈东冷峻的面庞上。

  

  那冷峻到极致,好似寒冰封禁的面庞,却是随着伊贺一刀这一句话,微微拧了一下眉头。

  

  他确实是想激怒伊贺一刀!

  

  敌我双方厮杀,不禁拼实力,也要拼心性。

  

  在他保持绝对冷静的时候,一旦激怒伊贺一刀,让伊贺一刀的心性出现波澜,那就是破绽出现的时候。

  

  这一招,在过往的战斗厮杀中,陈东屡试不爽。

  

  但这一次,却被伊贺一刀一眼识破!

  

  这老狐狸!

  

  陈东心猛地一沉。

  

  此刻的处境,在过往的战斗中,虽然说不上至凶至险。

  

  没有大开大合,雷霆万钧的厮杀场面。

  

  纯粹置身在黑暗中,一次次以羚羊挂角的姿态,游走在死亡边缘。

  

  时间越长,心中压力,积蓄的也更重!

  

  越往后,死亡将会越来越近!

  

  “明明都已经到了暴怒阶段,继续激怒,竟然还能一眼识破,这到底是

  ”的出现,险而又险的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即使如此,也让他浑身渗出了一层冷汗。

  

  “武士刀不行,在伊贺一刀手中有气加持,无往不利,无坚不摧,可在我手中,没有‘气’的情况下,就是一把普通兵刃,根本挡不住伊贺一刀!”

  

  后退同时,陈东丢掉右手中的武士短刀,心中瞬间有了决断。

  

  只有找到了无锋重剑,这一战,才有回旋的余地!

  

  否则……只能期冀着有人发现练功房内的异动。

  

  只是陈东清楚,白起为了减少他暴露的几率,同时也让他安心练功,早已经将练功房周遭百米,列为了禁区!

  

  能靠近的,也只有霍震霄、白起和另外十一金卫!

  

  陈东没有将生死交托到别人手中的习惯,自己的命,那就要死死地握在自己手中!

  

  可这漆黑的练功房中,上哪去找无锋?

  

  极速后退敛去身形的同时,陈东的思绪却是在飞速转动着。

  

  啪!

  

  突然,他的脚步一顿,身形戛然而止。

  

  有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