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49章 魁罡……真是我好大哥!

第1149章 魁罡……真是我好大哥!

  房间内。

  

  匈奴王面色阴沉,静坐在篝火旁。

  

  跳动的火光,印照在他被火烤得有些通红的面庞上。

  

  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放空休息。

  

  之前,哪怕是睡眠,也是辗转反侧,忧心忡忡。

  

  燃烧生命,扶大厦之将倾,真的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随着陈家商队的到来,也让他有了一口喘息的机会。

  

  之所以坐在篝火旁,也是因为刚才的汇报。

  

  咚咚咚……

  

  “父亲,惜星求见。”

  

  匈奴王空洞的虎目恢复焦距,咳嗽了两声道:“进来吧。”m.bg。

  

  声音低迷,有气无力。

  

  吱呀……

  

  房门推开,风雪席卷进来。

  

  明明距离尚有一段距离,并没有受到波及。

  

  但匈奴王依旧觉得寒冷刺骨入髓,裹紧了袍子。

  

  这一幕,看得惜星心中无比担忧,黛眉紧皱。

  

  关上房门后。

  

  惜星也不上前,直接跪在了地上:“还请父王恕罪。”

  

  “妖娘大了,父亲还恕罪妖娘什么啊?”

  

  匈奴王凄然一笑,眼神落寞。

  

  惜星急忙双手伏地,磕头解释道:“父王,妖娘这么做也是为了以绝后患,阿蛮是他的唯一牵挂,如果当我们用阿蛮威胁他的时候,他发现了阿蛮伤痕累累,试问,还有什么威胁的可能性?”

  

  “你说的有道理。”

  

  匈奴王摆摆手,并不打算因为这件事而过多的恼怒:“回去吧,你是大人了,做事自有你的衡量,区区一个小孩子而已,是以兽活,还是以人活,都无所谓的,只要她在匈奴即可,父王还得构架陈家商队合作的事情,有陈家商队的钱财资助,王庭危机也缓和了一些。”

  

  “父王……”

  

  惜星抬眼看向匈奴王,匈奴王已经转过头去,面对着篝火,侧身静默的身影,孤零零的,让人心疼。

  

  匈奴王却是扯了扯嘴角:“回去吧。”

  

  惜星无奈,只得起身离开。

  

  从头到尾,匈奴王始终都盯着篝火,一动不动。

  

  当房门关上后,又等了几秒。

  

  匈奴王忽然又转头看向房门,微微一笑:“妖娘啊,还望老祖宗保佑,能让父亲在老朽之前,为你铺一条王路出来,咱不南下了,咱也不奢求什么恢复昔日王庭的万丈荣光了,咱就老老实实的守着老祖宗留下的基业罢了,父王就奢求着能保住王庭,送你上王座,让你成为匈奴数千年来唯一的千古女王!”

  

  ……

  

  匈奴王城,一方宅院中。

  

  占地宽广的宅院,亭台楼阁,灯火通明。

  

  诺大的宅院中,在这极夜寒天中,甚至还有流水潺潺声。

  

  以其靠近王宫的地理位置,更是让这处宅院,寸土寸金。

  

  周亥剑在仆人带领下,走进了宅院,哪怕见多识广,也被装修奢华的宅院震惊了一把。

  

  路过潺潺流水的池塘和喷泉时,周亥剑啧啧称奇:“这极夜寒天,竟是还有一汪活水尚且没有凝结成冰,造价怕是不菲了吧。”

  

  “周大人说笑了,这不过是有加热器,将所有水加热而已,不值钱的。”

  

  仆人轻轻一笑,神态却难掩自傲得意。

  

  “魁罡哥不愧是匈奴第一勇士,这处豪宅,恢弘大气,也只有魁罡哥这等英雄才有资格居住。”

  

  周亥剑再次恭维了一句。

  

  带路的仆人不自觉的挺了挺腰背,哪怕为人奴仆,但听到有人夸赞主人,也与有荣焉。

  

  “都是王上赏赐的。”不过仆人还是回应了一句。

  

  周亥剑轻轻一笑,不再作声。

  

  最初接到魁罡邀请后,他惊喜交加,机会终于来了!

  

  能被魁罡邀请到私宅中饮酒,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一些在公共场合,魁罡忌讳,不愿意多谈的话题,在私人场合,可就少了很多顾忌了。

  

  房间内。

  

  匈奴王面色阴沉,静坐在篝火旁。

  

  跳动的火光,印照在他被火烤得有些通红的面庞上。

  

  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放空休息。

  

  之前,哪怕是睡眠,也是辗转反侧,忧心忡忡。

  

  燃烧生命,扶大厦之将倾,真的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随着陈家商队的到来,也让他有了一口喘息的机会。

  

  之所以坐在篝火旁,也是因为刚才的汇报。

  

  咚咚咚……

  

  “父亲,惜星求见。”

  

  匈奴王空洞的虎目恢复焦距,咳嗽了两声道:“进来吧。”m.bg。

  

  声音低迷,有气无力。

  

  吱呀……

  

  房门推开,风雪席卷进来。

  

  明明距离尚有一段距离,并没有受到波及。

  

  但匈奴王依旧觉得寒冷刺骨入髓,裹紧了袍子。

  

  这一幕,看得惜星心中无比担忧,黛眉紧皱。

  

  关上房门后。

  

  惜星也不上前,直接跪在了地上:“还请父王恕罪。”

  

  “妖娘大了,父亲还恕罪妖娘什么啊?”

  

  匈奴王凄然一笑,眼神落寞。

  

  惜星急忙双手伏地,磕头解释道:“父王,妖娘这么做也是为了以绝后患,阿蛮是他的唯一牵挂,如果当我们用阿蛮威胁他的时候,他发现了阿蛮伤痕累累,试问,还有什么威胁的可能性?”

  

  “你说的有道理。”

  

  匈奴王摆摆手,并不打算因为这件事而过多的恼怒:“回去吧,你是大人了,做事自有你的衡量,区区一个小孩子而已,是以兽活,还是以人活,都无所谓的,只要她在匈奴即可,父王还得构架陈家商队合作的事情,有陈家商队的钱财资助,王庭危机也缓和了一些。”

  

  “父王……”

  

  惜星抬眼看向匈奴王,匈奴王已经转过头去,面对着篝火,侧身静默的身影,孤零零的,让人心疼。

  

  匈奴王却是扯了扯嘴角:“回去吧。”

  

  惜星无奈,只得起身离开。

  

  从头到尾,匈奴王始终都盯着篝火,一动不动。

  

  当房门关上后,又等了几秒。

  

  匈奴王忽然又转头看向房门,微微一笑:“妖娘啊,还望老祖宗保佑,能让父亲在老朽之前,为你铺一条王路出来,咱不南下了,咱也不奢求什么恢复昔日王庭的万丈荣光了,咱就老老实实的守着老祖宗留下的基业罢了,父王就奢求着能保住王庭,送你上王座,让你成为匈奴数千年来唯一的千古女王!”

  

  ……

  

  匈奴王城,一方宅院中。

  

  占地宽广的宅院,亭台楼阁,灯火通明。

  

  诺大的宅院中,在这极夜寒天中,甚至还有流水潺潺声。

  

  以其靠近王宫的地理位置,更是让这处宅院,寸土寸金。

  

  周亥剑在仆人带领下,走进了宅院,哪怕见多识广,也被装修奢华的宅院震惊了一把。

  

  路过潺潺流水的池塘和喷泉时,周亥剑啧啧称奇:“这极夜寒天,竟是还有一汪活水尚且没有凝结成冰,造价怕是不菲了吧。”

  

  “周大人说笑了,这不过是有加热器,将所有水加热而已,不值钱的。”

  

  仆人轻轻一笑,神态却难掩自傲得意。

  

  “魁罡哥不愧是匈奴第一勇士,这处豪宅,恢弘大气,也只有魁罡哥这等英雄才有资格居住。”

  

  周亥剑再次恭维了一句。

  

  带路的仆人不自觉的挺了挺腰背,哪怕为人奴仆,但听到有人夸赞主人,也与有荣焉。

  

  “都是王上赏赐的。”不过仆人还是回应了一句。

  

  周亥剑轻轻一笑,不再作声。

  

  最初接到魁罡邀请后,他惊喜交加,机会终于来了!

  

  能被魁罡邀请到私宅中饮酒,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一些在公共场合,魁罡忌讳,不愿意多谈的话题,在私人场合,可就少了很多顾忌了。

  

  很快。

  

  周亥剑便跟随仆人走进了宴会厅。

  

  诺大的宴会厅中,灯光明亮。

  

  宽敞的圆桌上,此时摆满了各种珍馐佳肴。

  

  香气四溢,锅炉中也是金汤滚滚。

  

  随着圆桌上的转盘转动,一道道菜都堪称绝品。

  

  最显眼的则是圆桌中间,一只烤得焦黄流油的烤全羊。

  

  而魁罡就坐在主位上。

  

  “周老弟,略备薄宴,那天晚上不尽兴,你我今晚一定要好好痛饮一番!”

  

  魁罡见到周亥剑,当即起身迎了上来,大方的直接揽住了周亥剑的肩膀。

  

  周亥剑面带笑容,不卑不亢的说:“魁罡大哥在家中设宴,那可是无上荣耀,我一介商贾,能得到这等荣耀,那是祖上积德,祖宗保佑。”

  

  “哈哈哈……都是兄弟,来来来,就坐,菜都热着呢,尝尝我们匈奴美食,喝喝我们匈奴美酒。”

  

  魁罡拉着周亥剑入席,抱起一个陶坛子,拍开酒封,倒出了血色殷红的酒水。

  

  浓烈的酒精味,甚至还带着丝丝血腥味。

  

  周亥剑当即愣住了:“魁罡哥,这酒……”

  

  尚未退走的仆人笑着介绍道:“周大人,这是我们匈奴创造的美酒,名为血酒,酿造过程中掺杂了血液,让酒香更为浓烈复杂,口感也更好,这在我们匈奴,若不是至交好友登门,可不会有血酒上桌的。”

  

  外之意,血酒是招待贵客的!

  

  “多谢魁罡哥厚待!”

  

  周亥剑惊喜浮现,抱拳对魁罡感激道。

  

  魁罡摆手示意仆人离开,同时关上门,随即便是与周亥剑痛饮吃喝了起来。

  

  宴会厅内,热意涌动。

  

  欢声笑语回荡。

  

  以周亥剑的阅历,想要讨魁罡的欢心,还是不在话下的。

  

  酒过三巡。

  

  周亥剑却是好奇的看着魁罡:“魁罡哥,你今晚是不是有什么事郁结在心里啊?我看你都有些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饭桌上的一切,都被周亥剑清晰地捕捉在眼里。

  

  魁罡的状态,明显与上次喝酒,有些差别。

  

  那种眉眼间藏着的苦楚酸涩,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不瞒你说,我还真是郁气填胸,难以抒发出来。”

  

  魁罡端碗喝光了一碗血酒,吐着酒气,倾述道:“今天啊,王宫里杀人了,咱大匈奴的公主厉害啊,为了一个和奴隶没什么区别的小女孩,愣是屠了几十个兽奴,虽说奴隶不值钱,都是贱命,但公主杀起来也是干脆得很呢。”

  

  小女孩?!

  

  周亥剑登时心神一震。

  

  他故作平静的问道:“具体怎么回事?”

  

  “有个兽奴想污秽那个小女孩,被小女孩杀了,公主知晓后,震怒屠杀了所有兽奴,还忤逆王命,改造兽笼,令护卫看守,仆人伺候,硬生生的让那个叫阿蛮的小女孩,从奴隶生活,变成了小主子了,你说搞笑不搞笑?”

  

  轰隆!

  

  周亥剑如遭雷击,眼中精芒炸射,手中装着血酒的酒碗更是颤抖了一下,淌出了一些血酒。

  

  这么容易……就找到线索了?

  

  魁罡……真是我的好大哥啊!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