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47章 人间炼狱

第1147章 人间炼狱

  万针刺心的剧痛。

  

  让此刻的陈东,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稍微深吸一口气,心脏的巨痛,便会暴涨。

  

  他不知道为什么在此刻会有这种感觉。

  

  但心潮涌动的同时,冥冥之中,就是有那种阿蛮出事的念头。

  

  且……越发的强烈。

  

  强烈到让他此时再无心顾及其他。

  

  练功房内。

  

  寂静无声,回荡着陈东急促的喘息声。

  

  满头大汗的陈东,匆忙掏出手机,拨给了父亲陈道临。

  

  为了隐藏自己,他不愿意过多的联系外界。m.i.c

  

  可此时,满脑子都是阿蛮,他必须通过父亲确认这件事。

  

  电话仅仅响了一声,便被接通。

  

  “东儿。”

  

  陈道临的语气充斥着惊喜。

  

  “爸,有阿蛮的消息了吗?”

  

  陈东强忍着心痛,急忙问道。

  

  “暂时还没有。”

  

  陈东的眼球上,渐渐地攀附起了血丝,朝着血染的方向飞速发展着。

  

  随着陈道临这话出口,陈东眼角的青筋骤然暴凸。

  

  “查,快点查啊!我需要知道阿蛮的生死,我需要知道她是不是安好。”

  

  近乎是用尽全力的沙哑嘶吼。

  

  让电话中的陈道临都有些始料未及,不禁沉静了下来。

  

  陈东浑身都在颤抖,口鼻中都在喘着粗气,眼神这一刻,更是凶狠到了极致。

  

  浑身上下透出的磅礴杀意,瞬间仿佛冻结了练功房。

  

  “我会通知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查探的,可你现在得知阿蛮情况后,你又能做什么?匈奴如今已经将你列为必杀名单了!”

  

  陈道临语气有些惆怅,他怎么会不明白陈东逃离匈奴,对匈奴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哪怕不用探查,他也清楚,陈东一旦再进匈奴,势必会被匈奴举国围杀。

  

  正因为这样,所以在陈道临看来,此时陈东执意知晓阿蛮生死,实在有些多此一举。

  

  陈道临可以不惜代价的帮陈东探查阿蛮的生死,因为阿蛮是陈东的救命恩人。

  

  但陈道临绝不容许,陈东在此刻因为阿蛮,而做出失智冲动之举!

  

  “阿蛮安好,便是晴天!”

  

  陈东嘴唇嗫喏,这一刻,胸腔中好似有一座火山,喷薄而起,咬牙切齿道:“阿蛮出事,我要匈奴亡国灭种!”

  

  铿锵有力,杀意滔天。

  

  静。

  

  电话中,一片死静。

  

  饶是陈道临,也被陈东这句话吓得噤声了。

  

  半晌。

  

  电话中,才响起陈道临的声音:“我会催促他们的,你冷静一些。”

  

  啪!

  

  电话挂断。

  

  陈东放下手机,心脏的巨痛并未消失。

  

  他猩红的双眸,噙着泪光,缓缓转头,眺望向匈奴的方向。

  

  一双眸子,好似能跨过千万里,看到匈奴十三城一般。

  

  “等叔叔,叔叔……一定会去接你回家!”

  

  ……

  

  斗兽笼内。

  

  滴答……滴答……

  

  静谧中,一声声水滴落的声音,就显得格外清晰。

  

  空气中,弥漫着让人作呕,后背发毛的血腥味。

  

  灯光掉落在地上。

  

  印照出地面的殷红血泊,甚至一些血水还升腾着丝丝热气。

  

  灯光尽头的墙角,阿蛮脸色苍白,恐惧狼狈的蜷缩在角落里,双手还握着滴血的匕首。

  

  衣服有些破烂,好在算是完整。

  

  脸上也有淤青和抓痕。

  

  额头也破烂了,鲜血顺着脸颊流淌而下,掠过阿蛮的眼睛,模糊了视线,然后又掠过苍白惊恐得面庞。

  

  万针刺心的剧痛。

  

  让此刻的陈东,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稍微深吸一口气,心脏的巨痛,便会暴涨。

  

  他不知道为什么在此刻会有这种感觉。

  

  但心潮涌动的同时,冥冥之中,就是有那种阿蛮出事的念头。

  

  且……越发的强烈。

  

  强烈到让他此时再无心顾及其他。

  

  练功房内。

  

  寂静无声,回荡着陈东急促的喘息声。

  

  满头大汗的陈东,匆忙掏出手机,拨给了父亲陈道临。

  

  为了隐藏自己,他不愿意过多的联系外界。m.i.c

  

  可此时,满脑子都是阿蛮,他必须通过父亲确认这件事。

  

  电话仅仅响了一声,便被接通。

  

  “东儿。”

  

  陈道临的语气充斥着惊喜。

  

  “爸,有阿蛮的消息了吗?”

  

  陈东强忍着心痛,急忙问道。

  

  “暂时还没有。”

  

  陈东的眼球上,渐渐地攀附起了血丝,朝着血染的方向飞速发展着。

  

  随着陈道临这话出口,陈东眼角的青筋骤然暴凸。

  

  “查,快点查啊!我需要知道阿蛮的生死,我需要知道她是不是安好。”

  

  近乎是用尽全力的沙哑嘶吼。

  

  让电话中的陈道临都有些始料未及,不禁沉静了下来。

  

  陈东浑身都在颤抖,口鼻中都在喘着粗气,眼神这一刻,更是凶狠到了极致。

  

  浑身上下透出的磅礴杀意,瞬间仿佛冻结了练功房。

  

  “我会通知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查探的,可你现在得知阿蛮情况后,你又能做什么?匈奴如今已经将你列为必杀名单了!”

  

  陈道临语气有些惆怅,他怎么会不明白陈东逃离匈奴,对匈奴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哪怕不用探查,他也清楚,陈东一旦再进匈奴,势必会被匈奴举国围杀。

  

  正因为这样,所以在陈道临看来,此时陈东执意知晓阿蛮生死,实在有些多此一举。

  

  陈道临可以不惜代价的帮陈东探查阿蛮的生死,因为阿蛮是陈东的救命恩人。

  

  但陈道临绝不容许,陈东在此刻因为阿蛮,而做出失智冲动之举!

  

  “阿蛮安好,便是晴天!”

  

  陈东嘴唇嗫喏,这一刻,胸腔中好似有一座火山,喷薄而起,咬牙切齿道:“阿蛮出事,我要匈奴亡国灭种!”

  

  铿锵有力,杀意滔天。

  

  静。

  

  电话中,一片死静。

  

  饶是陈道临,也被陈东这句话吓得噤声了。

  

  半晌。

  

  电话中,才响起陈道临的声音:“我会催促他们的,你冷静一些。”

  

  啪!

  

  电话挂断。

  

  陈东放下手机,心脏的巨痛并未消失。

  

  他猩红的双眸,噙着泪光,缓缓转头,眺望向匈奴的方向。

  

  一双眸子,好似能跨过千万里,看到匈奴十三城一般。

  

  “等叔叔,叔叔……一定会去接你回家!”

  

  ……

  

  斗兽笼内。

  

  滴答……滴答……

  

  静谧中,一声声水滴落的声音,就显得格外清晰。

  

  空气中,弥漫着让人作呕,后背发毛的血腥味。

  

  灯光掉落在地上。

  

  印照出地面的殷红血泊,甚至一些血水还升腾着丝丝热气。

  

  灯光尽头的墙角,阿蛮脸色苍白,恐惧狼狈的蜷缩在角落里,双手还握着滴血的匕首。

  

  衣服有些破烂,好在算是完整。

  

  脸上也有淤青和抓痕。

  

  额头也破烂了,鲜血顺着脸颊流淌而下,掠过阿蛮的眼睛,模糊了视线,然后又掠过苍白惊恐得面庞。

  

  这是刚才兽奴临死前,反扑造成的。

  

  哪怕视线模糊,阿蛮也直勾勾地盯着地上的兽奴尸体。

  

  她怕兽奴再站起来。

  

  她知道地上躺在血泊里的,已经不是人了,而是野兽。

  

  一头要伤害她的野兽。

  

  在刚才最绝望无助的时候,弱小的阿蛮突然孤注一掷,将匕首捅向了兽奴。

  

  本就托大,毫不在意阿蛮威胁的兽奴,电光火石间,根本难以躲闪,直接被阿蛮一匕首捅倒在地。

  

  随即,便是弱小的阿蛮,以倔强坚韧的心态,拼命的挥舞着匕首。

  

  鲜血溅染在阿蛮的身上。

  

  可阿蛮不敢停下,她怕,她害怕。

  

  她要保护好自己,她要等叔叔来接她,所以她不顾一切。

  

  当一个人被逼到绝路,那就只剩下了两条路,要么放弃一切纵身一跳,要么……便是勇往直前。

  

  弱小无助的阿蛮,在最关键的时刻,选择了后者。

  

  “别过来,别过来……”

  

  阿蛮浑身都在颤抖,好似癔症了一般,不停地摇头晃脑的呢喃着。

  

  头发沾染着血水,粘附在脸上。

  

  让此刻的阿蛮,尽显狼狈、可怜。

  

  一边呢喃,一边却是有泪水夺眶而出,好似断线珍珠一般。

  

  “别过来……别过来……”

  

  让人心碎的呢喃声,回荡在斗兽笼中。

  

  对阿蛮而,不论是刚才遭遇的兽奴觊觎,还是反杀挥刀杀人,都是巨大的恐惧。

  

  如同阴霾,此刻死死地笼罩着她。

  

  兽笼中,灯光、尸体、血泊,恐惧的阿蛮。

  

  这一切交织在一起,好似人间炼狱。

  

  哗啦啦……哗啦啦……

  

  锁链声响突兀的回荡在斗兽笼中。

  

  阿蛮一动不动,目光始终盯着地上的兽奴尸体,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惊炸的大恐怖状态中。

  

  下一秒。

  

  “啊!杀人了,杀人了!”

  

  一道尖啸声陡然回荡在了斗兽笼中。

  

  即使如此,阿蛮也不曾有丝毫反应。

  

  直到十分钟后,当惜星闻讯带人赶来的时候。

  

  “阿蛮!”

  

  惜星驻足在兽笼前,看清笼中一幕时,瞬间有种天塌地陷的感觉,急忙一声叱喝。

  

  蜷缩在墙角的阿蛮,娇躯猛地一颤,直勾勾近乎失焦的双眸,渐渐恢复焦距。

  

  视线,也缓缓地循声挪移到惜星的身上。

  

  当看清惜星后。

  

  阿蛮“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所有的压抑情绪,在这一刻,怦然爆发。

  

  “呜呜呜……惜星阿姨,怕,阿蛮害怕……呜呜呜……惜星阿姨,我不想杀他的,是他要过来,他要过来……”

  

  痛彻心扉的哭嚎声,回荡在兽笼中。

  

  阿蛮丢掉了匕首,连滚带爬的匍匐到了兽笼铁栏杆前,染血的双手穿过了铁栏杆,抱住了惜星的双腿,哭声哀嚎道。

  

  “呜呜呜……惜星阿姨,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去找叔叔,呜呜呜……怕,害怕……”

  

  望着地上的阿蛮,耳畔回荡着阿蛮惨绝人寰的哭嚎声。

  

  惜星整个人都僵住了,心如刀割,身如油烹。

  

  眼前的炼狱一幕,更是如同晴天霹雳,狠狠地轰在惜星的身上。

  

  阿蛮并没有讲述前因后果,可她已经猜测出来了。

  

  冰冷的杀意,轰然从惜星身上爆发出来。

  

  百名护卫同时脸色大变,惶恐下跪……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