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46章 交换?

第1146章 交换?

  贪婪猥琐的诡笑。

  

  显露在灯光之后,尽显阴森渗人。

  

  浑浊的双眸,满是火热,肆无忌惮的俯瞰着面前的阿蛮。

  

  而阿蛮,并没有察觉。

  

  囫囵吞进口中的食物太难吞咽了,不仅带着让人作呕的怪味,更有一些东西会卡嗓子。

  

  她确实经历过很多磨难,可在本能的作呕下,她只能全神贯注得压制着作呕感,强行进行吞咽。

  

  她得活下去,等叔叔来接她!

  

  去叔叔的那片星空底下。

  

  “呕……”

  

  瘦小的身躯猛地一颤,阿蛮噗通一声踉跄后退坐在了地上,刚吞进口中的食物,因为恶心,直接吐在了地上。

  

  灯光下。m.bg。

  

  阿蛮的面庞上满是黏糊的食物残留,一番作呕,更是眼泪汪汪,极为狼狈可怜。

  

  缓了几秒钟。

  

  阿蛮倔强的抿着嘴,抬手擦了一把脸上的黏糊食物残留,然后继续俯身趴向沟槽,准备继续进食。

  

  只是眼前却是忽然一晃。

  

  一股让人食指大动的香味,扑涌进鼻腔。

  

  阿蛮怔住了。

  

  噙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香气扑鼻的鸡腿。

  

  灯光下。

  

  她能清晰地看到焦黄鸡皮上残留着的晶莹油脂,那诱人的香味,一时间让她喉咙涌动,“咕咚”吞了一口口水。

  

  “给我的吗?”

  

  阿蛮仰头,看着铁栏杆外的兽奴。

  

  兽奴同样看着阿蛮,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鸡腿,喉咙涌动,吞咽了一口口水。

  

  这是他费尽一切,才搞到手的鸡腿。

  

  对身为兽奴的他而,这样的美味,简直是天上才有的。

  

  对鸡腿,他同样向往。

  

  但他更向往原始本能的那一股欲望。

  

  特别还是眼前这位细皮嫩肉的女孩子。

  

  哪怕之前惜星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满地。

  

  但短暂的恐惧之后,慢慢的沉静下来,那股原始的欲望,如同野兽一般,喷涌而出。

  

  “就算死,也要牡丹花下死!”

  

  这是兽奴心中的想法。

  

  常年不见天日,没有未来,失去了一切,甚至连畜牲都不如的时候,铤而走险的代价,在他们心中,也就无限趋近于无了。

  

  最多……不过就是一条命嘛。

  

  死在牡丹花下,也好过慢慢承受这无边黑暗,最后老死累死得好。

  

  “谢谢……”

  

  阿蛮欣喜一笑,抬起手就朝鸡腿抓了过去。

  

  兽奴将鸡腿收了回去,让阿蛮一下子抓了个空。

  

  随即,沙哑冷漠的声音响起:“交换。”

  

  “交换?”

  

  阿蛮眨了眨大眼睛,满脸懵懂。

  

  兽奴毫不避讳,指了指阿蛮:“你的身子,换鸡腿。”

  

  是的!

  

  在畜牲眼中,身子也只值一个鸡腿。

  

  至少在这兽奴心中,阿蛮此时的处境,一个鸡腿已经是难以拒绝的天价了。

  

  阿蛮娇躯一颤,脏兮兮的脸上猛然露出了惊恐骇然之色。

  

  苍白的俏脸上,双眸瞬间圆睁。

  

  几乎同时,阿蛮拿出了匕首,对着兽奴,嘶声尖啸道:“别过来,别靠近我!”

  

  “鸡腿不香吗?”

  

  兽奴在笑,满是沧桑沟壑的面庞上,嘴角已经拉扯到了极致。

  

  灯光下,好似鬼魅,阴森渗人。

  

  “只要答应交换,你就可以吃到这世上最美味的食物,而你并不会有什么损失。”

  

  不会有什么损失?!

  

  阿蛮嘴唇颤抖,俏脸上满是恐惧,一双眼睛更是充盈着泪水。

  

  她虽然还小,她虽然对很多事情懵懵懂懂,未经人事。

  

  但她从小就

  贪婪猥琐的诡笑。

  

  显露在灯光之后,尽显阴森渗人。

  

  浑浊的双眸,满是火热,肆无忌惮的俯瞰着面前的阿蛮。

  

  而阿蛮,并没有察觉。

  

  囫囵吞进口中的食物太难吞咽了,不仅带着让人作呕的怪味,更有一些东西会卡嗓子。

  

  她确实经历过很多磨难,可在本能的作呕下,她只能全神贯注得压制着作呕感,强行进行吞咽。

  

  她得活下去,等叔叔来接她!

  

  去叔叔的那片星空底下。

  

  “呕……”

  

  瘦小的身躯猛地一颤,阿蛮噗通一声踉跄后退坐在了地上,刚吞进口中的食物,因为恶心,直接吐在了地上。

  

  灯光下。m.bg。

  

  阿蛮的面庞上满是黏糊的食物残留,一番作呕,更是眼泪汪汪,极为狼狈可怜。

  

  缓了几秒钟。

  

  阿蛮倔强的抿着嘴,抬手擦了一把脸上的黏糊食物残留,然后继续俯身趴向沟槽,准备继续进食。

  

  只是眼前却是忽然一晃。

  

  一股让人食指大动的香味,扑涌进鼻腔。

  

  阿蛮怔住了。

  

  噙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香气扑鼻的鸡腿。

  

  灯光下。

  

  她能清晰地看到焦黄鸡皮上残留着的晶莹油脂,那诱人的香味,一时间让她喉咙涌动,“咕咚”吞了一口口水。

  

  “给我的吗?”

  

  阿蛮仰头,看着铁栏杆外的兽奴。

  

  兽奴同样看着阿蛮,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鸡腿,喉咙涌动,吞咽了一口口水。

  

  这是他费尽一切,才搞到手的鸡腿。

  

  对身为兽奴的他而,这样的美味,简直是天上才有的。

  

  对鸡腿,他同样向往。

  

  但他更向往原始本能的那一股欲望。

  

  特别还是眼前这位细皮嫩肉的女孩子。

  

  哪怕之前惜星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满地。

  

  但短暂的恐惧之后,慢慢的沉静下来,那股原始的欲望,如同野兽一般,喷涌而出。

  

  “就算死,也要牡丹花下死!”

  

  这是兽奴心中的想法。

  

  常年不见天日,没有未来,失去了一切,甚至连畜牲都不如的时候,铤而走险的代价,在他们心中,也就无限趋近于无了。

  

  最多……不过就是一条命嘛。

  

  死在牡丹花下,也好过慢慢承受这无边黑暗,最后老死累死得好。

  

  “谢谢……”

  

  阿蛮欣喜一笑,抬起手就朝鸡腿抓了过去。

  

  兽奴将鸡腿收了回去,让阿蛮一下子抓了个空。

  

  随即,沙哑冷漠的声音响起:“交换。”

  

  “交换?”

  

  阿蛮眨了眨大眼睛,满脸懵懂。

  

  兽奴毫不避讳,指了指阿蛮:“你的身子,换鸡腿。”

  

  是的!

  

  在畜牲眼中,身子也只值一个鸡腿。

  

  至少在这兽奴心中,阿蛮此时的处境,一个鸡腿已经是难以拒绝的天价了。

  

  阿蛮娇躯一颤,脏兮兮的脸上猛然露出了惊恐骇然之色。

  

  苍白的俏脸上,双眸瞬间圆睁。

  

  几乎同时,阿蛮拿出了匕首,对着兽奴,嘶声尖啸道:“别过来,别靠近我!”

  

  “鸡腿不香吗?”

  

  兽奴在笑,满是沧桑沟壑的面庞上,嘴角已经拉扯到了极致。

  

  灯光下,好似鬼魅,阴森渗人。

  

  “只要答应交换,你就可以吃到这世上最美味的食物,而你并不会有什么损失。”

  

  不会有什么损失?!

  

  阿蛮嘴唇颤抖,俏脸上满是恐惧,一双眼睛更是充盈着泪水。

  

  她虽然还小,她虽然对很多事情懵懵懂懂,未经人事。

  

  但她从小就

  被阿妈告知过这些事!

  

  身子……是最重要的东西!

  

  初进兽笼的时候,兽奴们对她露出的眼神,她确实不懂。

  

  但现在兽奴的话说到了这份上,她怎么会不懂?

  

  “别过来,走开,走开啊!”

  

  阿蛮惶恐尖叫威胁道:“你过来,我,我就捅死你。”

  

  然而。

  

  吱呀……

  

  兽奴却是毫不理会,自顾自的笑着打开了兽笼门,施施然的走了进来。

  

  在他眼里,一个小女孩,能有什么反抗能力?

  

  就算有匕首,又怎么样?

  

  匕首在大人手里,那是杀人凶器。

  

  可在一个连握着匕首,都颤抖不止的小女孩手里,那就是一件摆设,毫无杀伤力。

  

  更遑论,在做出这个决定以前,他就已经做好死亡的准备了。

  

  过程中,受点伤,又不影响结果。

  

  这样极端的想法,让此时被原始欲望充斥全身的兽奴,已经不管不顾了。

  

  “滚出去,滚出去啊!”

  

  阿蛮尖叫着,挥舞着手里的匕首,身躯颤抖着,哀嚎痛哭道:“呜呜呜……叔叔,惜星阿姨……呜呜呜……”

  

  哭声惨绝人寰,回荡在斗兽笼中。

  

  诺大的斗兽笼,此时这撕心裂肺的恐惧哭声,却显得寂寥,无人得知。

  

  而兽笼内。

  

  兽奴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拿着手电,缓慢地靠近着阿蛮。

  

  他似乎有些害怕,怕吓到阿蛮,怕惊动其他人。

  

  蹑手蹑脚,动作缓慢如龟速。

  

  即使他知道,这个时候,斗兽笼里的其他兽奴,并不会到这边来,因为今天是他轮值。

  

  自从猛兽出笼后,斗兽笼中的兽奴们,也变相清闲下来。

  

  其他的兽奴,在不轮值的情况下,大抵都是蜷缩在干草窝里呼呼大睡,这是他们唯一的休闲。

  

  这缓慢的靠近,兽奴脸上的笑容却是从未消失过。

  

  甚至,嘴角都快扯到耳根了。

  

  面对绝望无助的小阿蛮,他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犹豫和可怜,有的只是那股如同火焰燃烧般的炽热。

  

  “呜呜呜……滚开,滚开啊,别过来,别过来……”

  

  阿蛮坐在地上,拼了命的挥舞着匕首,期冀着吓退兽奴。

  

  可随着兽奴缓缓靠近,她却是坐在地上,拼命的朝墙角挪动,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无助和恐惧。

  

  涕泪横流,娇躯颤抖。

  

  “叔叔救阿蛮!”

  

  凄厉的尖叫声,是阿蛮用尽全力发出的。

  

  如同炸雷一般,响彻斗兽笼。

  

  镇疆城。

  

  练功房内。

  

  人影绰绰,不断交换。

  

  劲风呼啸。

  

  随着陈东手脚挥出,拳锋脚底,都会赫然炸起闷雷声响。

  

  一招一式,刚猛霸道。

  

  却是在陈东忘我的状态下,行云流水,毫无滞涩。

  

  然而。

  

  嘭!

  

  当陈东右脚落地的瞬间,地板应声炸裂。

  

  陈东猛然从忘我状态中惊醒过来,五官扭曲,眼神惊恐,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

  

  痛!

  

  撕裂般的心痛!

  

  好似一瞬间,有无数利针,猛地戳在了他的心脏上。

  

  “嗬嗬……嗬嗬……”

  

  陈东右手抓在心口上,脖子粗壮,大口喘息着。

  

  汗水,更是如同断线珍珠,滴落到地面。

  

  刚才忘我状态中,他隐约间,耳畔好像厅看到了阿蛮的叫声。

  

  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喊,让陈东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惊恐,心痛中。

  

  陈东目光惊恐,嘴唇嗫喏:“阿蛮……有危险吗?”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