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33章 德不配位

第1133章 德不配位

  寂静极夜下。

  

  风雪掩映着镇疆城。

  

  一切都看似井然有序,和往常一样。

  

  密集的巡逻队,遍布在城中各处,严防死守。

  

  可谁也不知道,暗地里,一架架战机,穿梭长空,隐秘降落进了镇疆城内。

  

  这一切,在白起和十一位金卫的严密封锁下,隔绝了所有人!

  

  陈东重新回到霍震霄的房间内。

  

  刚才他去安置张老爷子和张无道了,张老爷子的伤势看着骇人,可除了失明的双目外,并不会危及到性命。

  

  但……霍震霄不一样!

  

  明明只是在旁观看,却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父亲对他的求援,没有丝毫迟疑。m.bg。

  

  今日的盛景,堪比当初满天神佛尽皆下场救秦叶,甚至犹有过之!

  

  当初,他与秦叶是兄弟情义,请动了满天神佛。

  

  而今日,却是霍震霄的身份地位以及重要性。

  

  这尊横亘在北域边疆的巍峨大岳,不能倒!

  

  一旦倒了,天就变了!

  

  当陈东走进霍震霄房间的时候,入眼人头攒动。

  

  除了白起和十一位金卫屹立在旁之外。

  

  其余之人,尽皆围聚在霍震霄床榻周围。

  

  目光扫过,陈东发现了不少熟面孔。

  

  钟医甲、华因安、张南国、孙药尘这等医学界的泰山北斗,都赫然在列。

  

  除此之外,还有各大边疆和军区的军中大医。

  

  这样的阵容,堪称天下第一!

  

  一声号令,尽皆齐聚镇疆城!

  

  “情况怎么样了?”

  

  哪怕清楚这已经是顶尖阵容了,陈东还是有些担心。

  

  白起摇摇头:“暂时不知,不过有这么多大医在此,主宰一定没事的。”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一名金卫低声询问道:“以主宰的实力,当初他一人摧一城的时候,所受的伤,也就如此罢了。”

  

  闻。

  

  一个个金卫,尽皆将惊骇错愕地目光投掷到了陈东身上。

  

  陈东却没有理会,而是目光示意白起。

  

  同样的好奇,白起也有,且在金卫们知晓前,已经询问过陈东了。

  

  而陈东,却是讳莫如深,此刻又露出这样的表情,白起顿时心领神会。

  

  “别多问了,都散出房间,值守防御,另外时刻注意城外动静,一切等主宰苏醒后再说。”

  

  白起挥了挥手,沉声下令。

  

  虽然是伍长,可此刻,却是让十一位金卫俯首帖耳,纷纷转身离开了房间。

  

  “多谢。”

  

  陈东对白起感激地说。

  

  天狼武道身的牵扯,太大太大!

  

  今日又出现了这等变故,让他对天狼武道身从心底深处生出了一股忌惮惊惧的感觉。

  

  本能的,陈东就觉得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至少……一切得等到霍震霄苏醒后,看霍震霄的意思再做决定。

  

  陈东胸有沟壑,腹有城府,但在这件事上,却是罕见的拿捏不定。

  

  他不知道霍震霄为什么会伤的这么重,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因为天狼武道身。

  

  在事件没有完全清晰前,闭嘴是最好的选择。

  

  “你我之间,说什么谢。”

  

  白起耸了耸肩:“走吧,将这里留给大医泰斗们,我们在外边值守防御。”

  

  陈东和白起一起离开了房间。

  

  因为有面具掩藏身份,所以也不担心被人发现。

  

  风雪飘零。

  

  寂静的镇疆城中,对陈东和金卫们而,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了一般。

  

  伫立在风雪中,陈东在担心霍震霄的同时,脑海中却始终回忆着练功房内的一幕幕。

  

  天狼武道身……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寂静极夜下。

  

  风雪掩映着镇疆城。

  

  一切都看似井然有序,和往常一样。

  

  密集的巡逻队,遍布在城中各处,严防死守。

  

  可谁也不知道,暗地里,一架架战机,穿梭长空,隐秘降落进了镇疆城内。

  

  这一切,在白起和十一位金卫的严密封锁下,隔绝了所有人!

  

  陈东重新回到霍震霄的房间内。

  

  刚才他去安置张老爷子和张无道了,张老爷子的伤势看着骇人,可除了失明的双目外,并不会危及到性命。

  

  但……霍震霄不一样!

  

  明明只是在旁观看,却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父亲对他的求援,没有丝毫迟疑。m.bg。

  

  今日的盛景,堪比当初满天神佛尽皆下场救秦叶,甚至犹有过之!

  

  当初,他与秦叶是兄弟情义,请动了满天神佛。

  

  而今日,却是霍震霄的身份地位以及重要性。

  

  这尊横亘在北域边疆的巍峨大岳,不能倒!

  

  一旦倒了,天就变了!

  

  当陈东走进霍震霄房间的时候,入眼人头攒动。

  

  除了白起和十一位金卫屹立在旁之外。

  

  其余之人,尽皆围聚在霍震霄床榻周围。

  

  目光扫过,陈东发现了不少熟面孔。

  

  钟医甲、华因安、张南国、孙药尘这等医学界的泰山北斗,都赫然在列。

  

  除此之外,还有各大边疆和军区的军中大医。

  

  这样的阵容,堪称天下第一!

  

  一声号令,尽皆齐聚镇疆城!

  

  “情况怎么样了?”

  

  哪怕清楚这已经是顶尖阵容了,陈东还是有些担心。

  

  白起摇摇头:“暂时不知,不过有这么多大医在此,主宰一定没事的。”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一名金卫低声询问道:“以主宰的实力,当初他一人摧一城的时候,所受的伤,也就如此罢了。”

  

  闻。

  

  一个个金卫,尽皆将惊骇错愕地目光投掷到了陈东身上。

  

  陈东却没有理会,而是目光示意白起。

  

  同样的好奇,白起也有,且在金卫们知晓前,已经询问过陈东了。

  

  而陈东,却是讳莫如深,此刻又露出这样的表情,白起顿时心领神会。

  

  “别多问了,都散出房间,值守防御,另外时刻注意城外动静,一切等主宰苏醒后再说。”

  

  白起挥了挥手,沉声下令。

  

  虽然是伍长,可此刻,却是让十一位金卫俯首帖耳,纷纷转身离开了房间。

  

  “多谢。”

  

  陈东对白起感激地说。

  

  天狼武道身的牵扯,太大太大!

  

  今日又出现了这等变故,让他对天狼武道身从心底深处生出了一股忌惮惊惧的感觉。

  

  本能的,陈东就觉得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至少……一切得等到霍震霄苏醒后,看霍震霄的意思再做决定。

  

  陈东胸有沟壑,腹有城府,但在这件事上,却是罕见的拿捏不定。

  

  他不知道霍震霄为什么会伤的这么重,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因为天狼武道身。

  

  在事件没有完全清晰前,闭嘴是最好的选择。

  

  “你我之间,说什么谢。”

  

  白起耸了耸肩:“走吧,将这里留给大医泰斗们,我们在外边值守防御。”

  

  陈东和白起一起离开了房间。

  

  因为有面具掩藏身份,所以也不担心被人发现。

  

  风雪飘零。

  

  寂静的镇疆城中,对陈东和金卫们而,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了一般。

  

  伫立在风雪中,陈东在担心霍震霄的同时,脑海中却始终回忆着练功房内的一幕幕。

  

  天狼武道身……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p>

  那股力量,又到底是什么?

  

  以至于让凿刻武道传承的张老爷子七窍流血,双目失明,让旁观的霍震霄重伤垂危。

  

  当时练功房内,只有四个人。

  

  他没事,而另一位旁观者张无道也没事。

  

  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等等!

  

  突然。

  

  陈东身躯一震,眼中陡然射出两束精芒。

  

  “白伍长,我去一趟练功房!”

  

  丢下一句话后,陈东便快速朝练功房跑去,留下白起风中凌乱,一脸茫然。

  

  狂奔中,陈东目光越发的明亮。

  

  “如果唯一的一丝联系,或许……就在石像上了!”

  

  这是陈东心中的想法。

  

  他需要验证,而不是靠揣测,所以只能到了练功房,才能询问那唯一清楚知道天狼武道身的人——大伯陈道君!

  

  《九霄惊龙功》的一百零八个动作,组合在一起,就是完整的前四十二座天狼武道身。

  

  世上不可能出现这等巧合。

  

  唯一的解释,就是大伯陈道君,曾经参悟过天狼武道身。

  

  并且以恐怖的悟性,将前四十二座天狼武道身的武道传承,拆散杂糅成了《九霄惊龙功》!

  

  练功房内的一切,只能从大伯那得到解释。

  

  嘭!

  

  重重地推开练功房门。

  

  练功房没,依旧是满目狼藉。

  

  无锋重剑就躺在一堆碎石中,地面到处都散落着碎石。

  

  而四面墙壁和屋顶上,尽皆是碎石激射,留下的痕迹,堪称触目惊心。

  

  再度扫视练功房的一切,陈东心脏都紧缩成了一团。

  

  “镌刻武道传承的时候,师兄一定也感受到了那股力量的压制,但和张老爷子一样,一直都在强忍,只是到最后感受到了死亡降临时,才拼死反抗了一击。”

  

  陈东轻声呢喃道,关上练功房门,缓步走进练功房,同时眉头紧皱,目光紧凝地四下扫视着。

  

  突然。

  

  他的脚步戛然顿住,视线锁定了练功房的一脚。

  

  那颗残存的石像头颅,正掉落在墙角。

  

  其上虽然被碎石击打的斑驳不堪,但霍震霄的面部轮廓,还有眉宇间的威严赫赫,依旧尚存。

  

  注视着石像头颅,陈东一时间有些屏息。

  

  或许……原因就在这里!

  

  他拿出了手机,给大伯陈道君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仅仅响了两声,便被陈道君接通。

  

  只是,不等陈东开口。

  

  陈道君便是率先发出了充满磁性的声音。

  

  且,只有简单四字。

  

  “德不配位!”

  

  充满磁性的嗓音,带着一股难以喻的凝重。

  

  让陈东瞬间呆滞住了。

  

  他嘴唇嗫喏,有些惊讶地问:“大伯,你都知道了?”

  

  “是我和你父亲让震霄去匈奴接你回家,你觉得这短短几天的消息,震霄会隐瞒我?”

  

  电话中,陈道君自嘲一笑:“我虽长居黑狱,可今夜神佛下场,星河入海一般汇聚镇疆城的事,我还是知道的,那天狼武道身的传承,你师兄的人身像,受不起!”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