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097章 惜星现身

第1097章 惜星现身

  陈东:“???”

  

  身后的王玉等人也全都懵逼了。

  

  堂堂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主宰,传说中的战神霍震霄,竟然有这么皮的时候?

  

  天呐!

  

  这真是霍震霄?

  

  唯独陈东怀里,在这一刻,忽然传出一道低若蚊吟的声音。

  

  “叔叔,他……好像占你便宜了。”

  

  陈东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好像吗?

  

  分明就是!

  

  他虽然失忆了,但他却能分辨出自己和霍震霄的年龄差距。

  

  除非眼前这个男人,几岁的时候就已经肩负起了传宗接代的使命,否则……..

  

  “前辈,不至于欺负我失忆吧?”

  

  陈东无奈地说。

  

  霍震霄放下了手,怪异的说:“我又没欺负你失忆,我只是试试你是不是智障。”

  

  陈东:“……”

  

  王玉等人:“?0?”

  

  这真的是战神霍震霄?

  

  这一刻,哪怕亲眼目睹刚才灾难降临一般的场景,王玉等人脑海中也浮现出了深深的质疑。

  

  就在众人愣神的时候。

  

  霍震霄掠过了陈东和暗卫们,缓步走到了银龙长枪所在之地。

  

  巍然屹立在银龙长枪旁边,身形好似苍穹大岳,气势磅礴如狱,目光睥睨扫视整个战场。

  

  随即。

  

  “人,我要带走!谁赞成,谁反对?”

  

  霸道的声音,回荡在战场之上。

  

  好似雷霆,炸响在每个匈奴人的耳畔。

  

  一人,横压战场数十万匈奴士兵!

  

  随着这话出口,所有匈奴士兵都露出了惶恐不定的神色,甚至有人悄然间身体有些颤抖。

  

  恐惧如同梦魇,席卷脑海。

  

  哪怕是匈奴军队中的将领,这一刻也纷纷露出了犹豫纠结,惶惶不定。

  

  面对一人,匈奴全军尽皆俯首。

  

  这是匈奴耻辱!

  

  但,一想到当初霍震霄一人一马一枪摧一城,犹如神祗降临的一幕,匈奴将领们又有些觉得耻辱一些,好像又没什么。

  

  霍震霄在大雪原上的威势,是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也是在当初覆灭一城的战绩中,一举将威势轰到了,成为了大雪原上的噩梦!

  

  战场上。

  

  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还有汽油燃烧烧焦了一些东西的味道。

  

  全场寂静,无人应声。

  

  霍震霄睥睨全场,目光快速地扫视了战场一圈,心中暗松了一口气。

  

  随即,他耸了耸肩,平静地说:“既然各位都不反对,那我,便带人走了。”

  

  说罢,他拔起地上的银龙长枪,便是转身朝着陈东和王玉等人走来。

  

  这一幕,极致骇人。

  

  甚至让陈东、王玉等人都目光呆滞,唇齿微张,脑海中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极致的霸道,极致的横压。

  

  以至于当真实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陈东和王玉等人,都觉得是梦境中发生的,那种不真实感,强烈到让人无法相信。

  

  “素来听闻霍战神在域外有绝对的压制力,今日一见,果然乃天人!”

  

  王玉抬手,搓了一把脸,将脸上的血水和碎肉搓下,由衷的感慨道,同时嘴角露出了凄然的一丝淡笑。

  

  如果再来找一点,或许有更多的兄弟能回家吧?

  

  他们拼死拼活,都无法冲出的绝境,却是在此刻霍震霄宛若神祗降临之后,竟是变得这么简单。

  

  在匈奴的地盘上。

  

  在王城与十二座星城之间,这堪称匈奴的绝对领域上。

  

  面对匈奴全军,竟然一人横压一切。

  

  那几句霸道睥睨之语,与其说是在商量,倒不如说是通知!

  

  这荒诞到极致的一幕,却是在霍震霄身上,变得好似理所应当一般!

  

  而就在全场,聚焦

  陈东:“???”

  

  身后的王玉等人也全都懵逼了。

  

  堂堂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主宰,传说中的战神霍震霄,竟然有这么皮的时候?

  

  天呐!

  

  这真是霍震霄?

  

  唯独陈东怀里,在这一刻,忽然传出一道低若蚊吟的声音。

  

  “叔叔,他……好像占你便宜了。”

  

  陈东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好像吗?

  

  分明就是!

  

  他虽然失忆了,但他却能分辨出自己和霍震霄的年龄差距。

  

  除非眼前这个男人,几岁的时候就已经肩负起了传宗接代的使命,否则……..

  

  “前辈,不至于欺负我失忆吧?”

  

  陈东无奈地说。

  

  霍震霄放下了手,怪异的说:“我又没欺负你失忆,我只是试试你是不是智障。”

  

  陈东:“……”

  

  王玉等人:“?0?”

  

  这真的是战神霍震霄?

  

  这一刻,哪怕亲眼目睹刚才灾难降临一般的场景,王玉等人脑海中也浮现出了深深的质疑。

  

  就在众人愣神的时候。

  

  霍震霄掠过了陈东和暗卫们,缓步走到了银龙长枪所在之地。

  

  巍然屹立在银龙长枪旁边,身形好似苍穹大岳,气势磅礴如狱,目光睥睨扫视整个战场。

  

  随即。

  

  “人,我要带走!谁赞成,谁反对?”

  

  霸道的声音,回荡在战场之上。

  

  好似雷霆,炸响在每个匈奴人的耳畔。

  

  一人,横压战场数十万匈奴士兵!

  

  随着这话出口,所有匈奴士兵都露出了惶恐不定的神色,甚至有人悄然间身体有些颤抖。

  

  恐惧如同梦魇,席卷脑海。

  

  哪怕是匈奴军队中的将领,这一刻也纷纷露出了犹豫纠结,惶惶不定。

  

  面对一人,匈奴全军尽皆俯首。

  

  这是匈奴耻辱!

  

  但,一想到当初霍震霄一人一马一枪摧一城,犹如神祗降临的一幕,匈奴将领们又有些觉得耻辱一些,好像又没什么。

  

  霍震霄在大雪原上的威势,是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也是在当初覆灭一城的战绩中,一举将威势轰到了,成为了大雪原上的噩梦!

  

  战场上。

  

  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还有汽油燃烧烧焦了一些东西的味道。

  

  全场寂静,无人应声。

  

  霍震霄睥睨全场,目光快速地扫视了战场一圈,心中暗松了一口气。

  

  随即,他耸了耸肩,平静地说:“既然各位都不反对,那我,便带人走了。”

  

  说罢,他拔起地上的银龙长枪,便是转身朝着陈东和王玉等人走来。

  

  这一幕,极致骇人。

  

  甚至让陈东、王玉等人都目光呆滞,唇齿微张,脑海中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极致的霸道,极致的横压。

  

  以至于当真实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陈东和王玉等人,都觉得是梦境中发生的,那种不真实感,强烈到让人无法相信。

  

  “素来听闻霍战神在域外有绝对的压制力,今日一见,果然乃天人!”

  

  王玉抬手,搓了一把脸,将脸上的血水和碎肉搓下,由衷的感慨道,同时嘴角露出了凄然的一丝淡笑。

  

  如果再来找一点,或许有更多的兄弟能回家吧?

  

  他们拼死拼活,都无法冲出的绝境,却是在此刻霍震霄宛若神祗降临之后,竟是变得这么简单。

  

  在匈奴的地盘上。

  

  在王城与十二座星城之间,这堪称匈奴的绝对领域上。

  

  面对匈奴全军,竟然一人横压一切。

  

  那几句霸道睥睨之语,与其说是在商量,倒不如说是通知!

  

  这荒诞到极致的一幕,却是在霍震霄身上,变得好似理所应当一般!

  

  而就在全场,聚焦

  霍震霄一人的时候。

  

  突然。

  

  轰!

  

  汽车引擎轰鸣声响起。

  

  一辆军用越野车,卷起滚滚雪浪,冲进了战场中心。

  

  在全场噤声,仿佛定格一般的此刻。

  

  这辆冲进战场的军用越野车,却是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所造成的动静,也是轰动性的。

  

  霍震霄的脚步戛然一顿,剑眉瞬间紧皱,神情有些凝重。

  

  而此刻。

  

  陈东和王玉等人也从恍惚失神中,醒悟过来。

  

  陈东眺望着军用越野车,明亮灯火下,车内那张熟悉的面孔,印入他的眼帘,一时间,让他心情有些复杂。

  

  而怀里的阿蛮,此刻也钻出了脑袋,眺望着军用越野车,呢喃道:“叔叔……那是惜星阿姨……”

  

  “嗯,叔叔看到了。”

  

  陈东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

  

  嘎吱一声!

  

  军用越野车停在了战场中心。

  

  雪浪未停,惜星却是决绝的推开车门,走下了车。

  

  一身单薄的衣服,让此刻的惜星在风雪之下,透着几分凄凉之意。

  

  绝美妖娆的脸蛋上,此刻再无妩媚之意,好似风雪寒霜,凄然又决绝。

  

  只是那染血的嘴唇,还有决绝双眸中充斥着的氤氲雾气。

  

  都让惜星此刻,看起来,楚楚可怜。

  

  只是。

  

  当惜星下车后,万众瞩目下,她却是抬手直指霍震霄:“你,带不走他们!他们,全都得死在这里!”

  

  凄厉沙哑的声音,如滚滚雷霆,回荡战场。

  

  霍震霄脸色明显沉凝了下来,有些无奈地泯了泯嘴。

  

  他转身,睥睨向惜星:“你挑战我?”

  

  “是我匈奴,要杀他们!”

  

  惜星这一刻决绝坚定,面对霍震霄磅礴如狱的威压,她心惊胆战,可陈东给她的伤害,让她此刻无视了一切:“就算你霍震霄强如神祗,但这是在匈奴,不是在你的镇疆城!”

  

  说话间。

  

  惜星泪目怨毒的盯了陈东一眼。

  

  随即,便是转身,面对匈奴全军,厉声下令。

  

  “我匈奴公主惜星,草原天狼,现在命令你们,给我……杀!”

  

  声音回荡。

  

  铿锵如雷。

  

  但,匈奴全军,依旧静谧无声。

  

  一张张面庞上,依旧浮现着犹豫不定的神色。

  

  面对这一幕。

  

  惜星心中愤恨升腾到了。

  

  整个人抓狂了一般嘶声吼道:“匈奴的儿郎,何曾脊梁弯到这种程度?几十百万人,铁血虎狼,就被一个霍震霄压得大气不敢喘,尔等知不知道何为羞耻?”

  

  轰!

  

  一句话,让战场上的所有匈奴士兵,顿时眼中翻起了战意。

  

  一张张面庞上的犹豫之色,也快速消失。

  

  “杀啊!”

  

  随着一位将领大声下令。

  

  寂静静止的战场,这一刻,山呼海啸,人潮汹涌。

  

  无边无际的军队,在这一刻,尽皆神情狰狞凶横,朝着陈东与霍震霄等人扑杀而来。

  

  陈东目光在惜星身上停顿了一秒,这一刻惜星的身影,恍惚刻在了心脏上。

  

  紧跟着。

  

  陈东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匈奴军队的防线,眉头微微舒展:“后边的防线,应该能冲出去了吧?”

  

  刚才霍震霄的五爪金龙战机,一番轰炸,尽皆是集中在战场靠近星城外围的方向,五爪金龙战机俯冲而下,也是自外围一路犁庭扫穴到战场中心。

  

  所以此刻陈东等人身后的防线,其实已经遍地狼藉,烟火滚滚,极为虚弱。

  

  然而。

  

  面对洪流潮涌而来的军队。

  

  在陈东等人错愕的目光注视下。

  

  陈东:“???”

  

  身后的王玉等人也全都懵逼了。

  

  堂堂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主宰,传说中的战神霍震霄,竟然有这么皮的时候?

  

  天呐!

  

  这真是霍震霄?

  

  唯独陈东怀里,在这一刻,忽然传出一道低若蚊吟的声音。

  

  “叔叔,他……好像占你便宜了。”

  

  陈东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好像吗?

  

  分明就是!

  

  他虽然失忆了,但他却能分辨出自己和霍震霄的年龄差距。

  

  除非眼前这个男人,几岁的时候就已经肩负起了传宗接代的使命,否则……..

  

  “前辈,不至于欺负我失忆吧?”

  

  陈东无奈地说。

  

  霍震霄放下了手,怪异的说:“我又没欺负你失忆,我只是试试你是不是智障。”

  

  陈东:“……”

  

  王玉等人:“?0?”

  

  这真的是战神霍震霄?

  

  这一刻,哪怕亲眼目睹刚才灾难降临一般的场景,王玉等人脑海中也浮现出了深深的质疑。

  

  就在众人愣神的时候。

  

  霍震霄掠过了陈东和暗卫们,缓步走到了银龙长枪所在之地。

  

  巍然屹立在银龙长枪旁边,身形好似苍穹大岳,气势磅礴如狱,目光睥睨扫视整个战场。

  

  随即。

  

  “人,我要带走!谁赞成,谁反对?”

  

  霸道的声音,回荡在战场之上。

  

  好似雷霆,炸响在每个匈奴人的耳畔。

  

  一人,横压战场数十万匈奴士兵!

  

  随着这话出口,所有匈奴士兵都露出了惶恐不定的神色,甚至有人悄然间身体有些颤抖。

  

  恐惧如同梦魇,席卷脑海。

  

  哪怕是匈奴军队中的将领,这一刻也纷纷露出了犹豫纠结,惶惶不定。

  

  面对一人,匈奴全军尽皆俯首。

  

  这是匈奴耻辱!

  

  但,一想到当初霍震霄一人一马一枪摧一城,犹如神祗降临的一幕,匈奴将领们又有些觉得耻辱一些,好像又没什么。

  

  霍震霄在大雪原上的威势,是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也是在当初覆灭一城的战绩中,一举将威势轰到了,成为了大雪原上的噩梦!

  

  战场上。

  

  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还有汽油燃烧烧焦了一些东西的味道。

  

  全场寂静,无人应声。

  

  霍震霄睥睨全场,目光快速地扫视了战场一圈,心中暗松了一口气。

  

  随即,他耸了耸肩,平静地说:“既然各位都不反对,那我,便带人走了。”

  

  说罢,他拔起地上的银龙长枪,便是转身朝着陈东和王玉等人走来。

  

  这一幕,极致骇人。

  

  甚至让陈东、王玉等人都目光呆滞,唇齿微张,脑海中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极致的霸道,极致的横压。

  

  以至于当真实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陈东和王玉等人,都觉得是梦境中发生的,那种不真实感,强烈到让人无法相信。

  

  “素来听闻霍战神在域外有绝对的压制力,今日一见,果然乃天人!”

  

  王玉抬手,搓了一把脸,将脸上的血水和碎肉搓下,由衷的感慨道,同时嘴角露出了凄然的一丝淡笑。

  

  如果再来找一点,或许有更多的兄弟能回家吧?

  

  他们拼死拼活,都无法冲出的绝境,却是在此刻霍震霄宛若神祗降临之后,竟是变得这么简单。

  

  在匈奴的地盘上。

  

  在王城与十二座星城之间,这堪称匈奴的绝对领域上。

  

  面对匈奴全军,竟然一人横压一切。

  

  那几句霸道睥睨之语,与其说是在商量,倒不如说是通知!

  

  这荒诞到极致的一幕,却是在霍震霄身上,变得好似理所应当一般!

  

  而就在全场,聚焦

  霍震霄握着枪,缓缓地转身,以无上身姿,面对向千军万马,同时一股劲风自他脚底席卷而上。

  

  他手中的银龙长枪,这一刻更是隐隐震颤,发出了清晰地枪吟之声……

  

  杀意,在这一刻,好似破天之剑,自霍震霄身上爆发而出,直指苍穹!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