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094章 绝境可破了!

第1094章 绝境可破了!

  “主宰!这可是您的专属座驾啊,况且……”

  

  话音刚落,机舱内便响起了机长惊愕的声音。

  

  只是话没说完。

  

  霍震霄便是神情一厉:“军令如山,出法随!”

  

  寂静了一秒钟。

  

  机舱内再度回响起机长的声音。

  

  “遵命!”

  

  紧跟着,霍震霄便是吩咐道:“撞机之前,你跳伞离开,落地后即刻呼叫大雪龙骑军军机接应我们,记住要快!”

  

  说罢,霍震霄便是神情肃杀的紧盯着下方的滔滔火海。

  

  极夜寒天中。

  

  哪怕风雪遮天,但下方的滔滔火海,依旧显眼无比。..

  

  从高空俯瞰下去,霍震霄的视线能够看清火海边际,但也正是能够看清,此刻他的眉头才无法舒展开。

  

  这……应该是匈奴全部军事力量了吧?

  

  以霍震霄对大雪原上的百族的了解,转瞬间心中便有了推断。

  

  正是因为这份推断,才让霍震霄此刻不惜以五爪金龙战机撞入下方的火海之中。

  

  他清楚机长阻拦的原因,某种意义上,五爪金龙战机已经象征着他霍震霄,象征着大雪龙骑军了。

  

  有这样的意义存在,就意味着五爪金龙战机不能随意毁坏。

  

  但,乱世用重典,病急用猛药。

  

  下方的战场,哪怕霍震霄看不清陈东等人的遭遇,但也能揣测出来。

  

  就算陈东有暗卫护送,可与匈奴全军的人数比起来,依旧是九牛一毛。

  

  这样岌岌可危的场面,如果不能以大手笔,快速破开僵局,哪怕他霍震霄也难以逆转乾坤。

  

  他确实能一人一马一枪摧一城,可现在……下方是整个匈奴国的兵力!

  

  “主宰,我们被对方的雷达发现了!”

  

  就在这时,机舱内响起了机长严肃警惕的声音。

  

  霍震霄剑眉一拧:“投弹,撞下去!”

  

  砰砰砰……

  

  几乎同时。

  

  下方两座匈奴星城,陡然爆发出了恐怖的火舌,密密麻麻的防空火炮炮弹,接连快速射向高空,连接在一起,好似火龙冲霄,将这风雪黑夜也照的明亮起来。

  

  五爪金龙战机快速地翻转腾挪,与此同时,却是快速地朝着下方的战场上倾泻炮弹。

  

  这一切,尽皆发生在一秒钟以内。

  

  战场之上。

  

  残酷,血腥。

  

  喊杀声,随着暗卫们一个个殒命,也变得稀疏零散起来。

  

  轰隆!

  

  又是一声爆炸。

  

  小型蘑菇云腾空而起的时候,陈东整个人都陷入了焦灼煎熬的境地。

  

  绝境……到底怎么破?

  

  破局之法,到底在哪里?

  

  任凭他战力无双,任凭他脚跨异种凶兽王雪域雄狮。

  

  可单人战力,在此刻,却是显得微不足道!

  

  无边无际的人潮,所裹挟的彻彻底底绝望,好似一只大手,将他陈东,还有一个个暗卫们,尽皆无情的拽入深渊。

  

  只是,就在厮杀正酣的时候。

  

  远处匈奴星城之上,陡然冲霄而起火龙一般的防空火炮。

  

  这一突变,比之战场上的火海,更加显眼。

  

  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是防空火炮,该死,这极夜寒天,怎么会有敌机袭击我们领空?”

  

  “妈的,疯了!简直是疯了!大雪原百族的战机群,谁特么这么不要命的在这样的严苛环境中跑到我们领空上来?”

  

  “等等,百族不敢,可有人敢!大雪龙骑军敢!”

  

  ……

  

  当其中一位将领青筋凸显的嘶吼出“大雪龙骑军”的时候,各大军队方阵中的将领尽皆陷入了噤声状态。

  

  极夜寒天。

  

  风雪最是恐怖。

  

  高空之上形成的寒流,甚至能冻

  “主宰!这可是您的专属座驾啊,况且……”

  

  话音刚落,机舱内便响起了机长惊愕的声音。

  

  只是话没说完。

  

  霍震霄便是神情一厉:“军令如山,出法随!”

  

  寂静了一秒钟。

  

  机舱内再度回响起机长的声音。

  

  “遵命!”

  

  紧跟着,霍震霄便是吩咐道:“撞机之前,你跳伞离开,落地后即刻呼叫大雪龙骑军军机接应我们,记住要快!”

  

  说罢,霍震霄便是神情肃杀的紧盯着下方的滔滔火海。

  

  极夜寒天中。

  

  哪怕风雪遮天,但下方的滔滔火海,依旧显眼无比。..

  

  从高空俯瞰下去,霍震霄的视线能够看清火海边际,但也正是能够看清,此刻他的眉头才无法舒展开。

  

  这……应该是匈奴全部军事力量了吧?

  

  以霍震霄对大雪原上的百族的了解,转瞬间心中便有了推断。

  

  正是因为这份推断,才让霍震霄此刻不惜以五爪金龙战机撞入下方的火海之中。

  

  他清楚机长阻拦的原因,某种意义上,五爪金龙战机已经象征着他霍震霄,象征着大雪龙骑军了。

  

  有这样的意义存在,就意味着五爪金龙战机不能随意毁坏。

  

  但,乱世用重典,病急用猛药。

  

  下方的战场,哪怕霍震霄看不清陈东等人的遭遇,但也能揣测出来。

  

  就算陈东有暗卫护送,可与匈奴全军的人数比起来,依旧是九牛一毛。

  

  这样岌岌可危的场面,如果不能以大手笔,快速破开僵局,哪怕他霍震霄也难以逆转乾坤。

  

  他确实能一人一马一枪摧一城,可现在……下方是整个匈奴国的兵力!

  

  “主宰,我们被对方的雷达发现了!”

  

  就在这时,机舱内响起了机长严肃警惕的声音。

  

  霍震霄剑眉一拧:“投弹,撞下去!”

  

  砰砰砰……

  

  几乎同时。

  

  下方两座匈奴星城,陡然爆发出了恐怖的火舌,密密麻麻的防空火炮炮弹,接连快速射向高空,连接在一起,好似火龙冲霄,将这风雪黑夜也照的明亮起来。

  

  五爪金龙战机快速地翻转腾挪,与此同时,却是快速地朝着下方的战场上倾泻炮弹。

  

  这一切,尽皆发生在一秒钟以内。

  

  战场之上。

  

  残酷,血腥。

  

  喊杀声,随着暗卫们一个个殒命,也变得稀疏零散起来。

  

  轰隆!

  

  又是一声爆炸。

  

  小型蘑菇云腾空而起的时候,陈东整个人都陷入了焦灼煎熬的境地。

  

  绝境……到底怎么破?

  

  破局之法,到底在哪里?

  

  任凭他战力无双,任凭他脚跨异种凶兽王雪域雄狮。

  

  可单人战力,在此刻,却是显得微不足道!

  

  无边无际的人潮,所裹挟的彻彻底底绝望,好似一只大手,将他陈东,还有一个个暗卫们,尽皆无情的拽入深渊。

  

  只是,就在厮杀正酣的时候。

  

  远处匈奴星城之上,陡然冲霄而起火龙一般的防空火炮。

  

  这一突变,比之战场上的火海,更加显眼。

  

  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是防空火炮,该死,这极夜寒天,怎么会有敌机袭击我们领空?”

  

  “妈的,疯了!简直是疯了!大雪原百族的战机群,谁特么这么不要命的在这样的严苛环境中跑到我们领空上来?”

  

  “等等,百族不敢,可有人敢!大雪龙骑军敢!”

  

  ……

  

  当其中一位将领青筋凸显的嘶吼出“大雪龙骑军”的时候,各大军队方阵中的将领尽皆陷入了噤声状态。

  

  极夜寒天。

  

  风雪最是恐怖。

  

  高空之上形成的寒流,甚至能冻

  杀活人。

  

  但凡大雪原上的百族,在极夜降临后,都对高空保持着绝对敬畏,不到万不得已的紧要关头,绝对会杜绝战机升空。

  

  偏偏,大雪原上,就是有这么一群疯子存在!

  

  大雪龙骑军的战机,还有大雪龙骑军的飞行员!

  

  一群不要命,喜欢刀尖跳舞的疯子!

  

  随着霍震霄的出现,那群疯子也出现了。

  

  每一年的极夜寒天,在镇疆城全军戒备防守百族的同时,百族也在全军警惕的防备着大雪龙骑军的空军疯子!

  

  其实这也是霍震霄的无奈之举,极夜降临,镇疆城的防守压力便急剧暴涨,为了减轻镇疆城的压力,他也只能以战机侵袭骚扰百族,从而让双方的疲惫程度,始终都维持在一个大概相同的范围。

  

  也就是这一举动,让雪原上的百族,对大雪龙骑军的空军心存惧意,印象深刻。

  

  “大雪龙骑军?!”

  

  王玉听到了匈奴将领们的嘶吼声,登时决然染血的面庞上,显露出了激动狂喜:“有救了,咱们……有救了!”

  

  他清楚,这次的侵袭,一定是陈道临为了策应他们而来!

  

  饶是陈东,这一刻也是神情动容,瞩目向天。

  

  破局……来了吗?

  

  随着嘶吼声响起,残存的暗卫们,尽皆露出了和王玉一般无二的神色。

  

  在绝对绝望的情况下,哪怕是神祗也难以提起精神。

  

  但当黑暗中看到一缕光亮的时候,哪怕是蝼蚁,也敢撼天!

  

  远处。

  

  坐在车内的惜星神情冷厉到了极点。

  

  美目圆睁的同时,却是印照出了两座匈奴星城冲霄而起的火龙,银牙再度紧咬在了已经流血的红唇之上。

  

  一切的一切,不过是须臾之间。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夜空上的时候。

  

  嗖!

  

  苍穹之上。

  

  一道隐秘的响声撕裂了夜空中的风雪声,却是被匈奴星城上的防空火炮的声响有所掩盖。

  

  随着距离缩短。

  

  那一阵撕裂风雪的呼啸声,却是突破了防空火炮的声音压盖,骤然变成了轰轰作响。

  

  当这道声响回荡上空的时候。

  

  战场之上,所有人尽皆毛骨悚然,脸色大变。

  

  下一秒。

  

  轰隆隆……

  

  一颗炮弹轰砸进了战场匈奴军队中,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天地好似都震荡起来。

  

  巨大的火焰蘑菇云,冲天而起。

  

  爆炸的冲击波,更是形成肉眼可见的气浪,裹挟着火浪,横扫八方。

  

  本就明亮如昼的战场,在这一刻,被巨大的火焰蘑菇云,照的刺目无比。

  

  轰……

  

  狂风气浪席卷而来。

  

  吹得陈东身上衣袍猎猎作响。

  

  但此刻的陈东,却是巍然端坐在雪域雄狮的背上,任凭狂风呼啸而过。

  

  他的双眸,赫然印照着那朵冲天而起十几米高的火焰蘑菇云。

  

  这一刻,染血的嘴角缓缓上翘:“绝境可破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