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093章 绝境……如何破啊?

第1093章 绝境……如何破啊?

  哀痛哭声,回荡在车内。

  望着远处爆发的惨烈战斗,惜星这一刻积蓄了二十年的骄傲与尊严,被彻彻底底的轰碎。

  她无法想象,几十个人在面对数之不尽的匈奴士兵时,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他们战意不息!

  她更无法想象,那个男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一切,奔赴域内。

  记忆吗?

  记忆算个屁啊!

  荣华富贵,万丈荣光,全都给了,甚至彪炳匈奴史册,匈奴历史第一人,乃至她惜星都奉献给他了。

  为什么,还会拘泥在记忆之上?

  简直荒谬绝伦!

  泪水模糊着视线,惜星不顾嘴唇鲜血,肆意哭泣着。

  哭的撕心裂肺,声嘶力竭。:

  但随着痛哭,她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却是渐渐地变得冷厉杀伐起来。

  得不到的就毁掉!

  毁得干干净净!

  “我得不到你,你不愿意跟我,那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死的彻底,谁也别想得到!”

  惜星怨毒至极,咬牙切齿。

  匈奴全军尽出,这可是史无前例的!

  区区几十人,此刻的战意不息,在惜星看来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就算耗,就算用人命堆,也足够堆死陈东等人!

  战场上。

  杀伐纵横,刀光剑影。

  暗卫的喊杀声、雪域雄狮的咆哮声,回荡战场。

  而无边无际的匈奴军队,却是在禁令下,寂然冲锋,寂然拼命。

  这一幕很诡异。

  但却真实发生。

  无边无际的人潮,杀之不尽。

  汇聚在一起,甚至连这一方天地的风雪都消失无踪。

  每当陈东与暗卫们清扫出一片空白,堪堪往前挪移几分,便立刻又有匈奴士兵悍不畏死的迎上来,填补被他们杀出的空白。

  这样的战斗,让人绝望。

  杀之不尽,源源不断。

  但此时摆在陈东和暗卫面前的,也唯有杀戮。

  做好必死决心的暗卫们,此刻拼杀起来,根本就疏于防御,甚至是放弃防御,不顾一切的拼命冲杀着。

  时不时地,陈东就能察觉到,有暗卫惨叫着坠马殒命。

  甚至有暗卫坠马后,立刻被匈奴士兵乱刀砍死,剁成肉泥。

  战场上的残酷,在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哪怕陈东依仗着强大实力,还有胯下雪域雄狮,多次想要救援,却在无边无际的匈奴士兵的围堵下,只能眼睁睁看着暗卫惨死。

  “杀啊,给我杀啊!”

  此刻的王玉,似乎是做好了赴死决心而不顾一切,也似乎是因为张朝死亡而受到了刺激。

  再无之前的颓靡沮丧,取而代之的是癫狂嗜血般的狰狞。

  手中战刀早已经砍卷了刃,王玉依旧奋勇的将卷刃战刀砍进匈奴士兵的身体中。

  浴血厮杀!

  哪怕身上已经满布伤痕,可王玉依旧恍若未觉一般,不曾有丝毫怯战之意。

  一个个暗卫,同样如此,浴血而战,浑身上下血如水下,甚至还沾染着碎肉。

  无畏生死的绝境拼死,让每个暗卫此刻俨然都化身地狱修罗,手中战刀也成就了死神索命的镰刀,狰狞且恐怖。

  轰!

  陈东一枪扫翻斜刺里一位匈奴骑兵的战马,在雪域雄狮的厮杀下,再度冲开了一点豁口。

  “跟我冲!”

  陈东当即驱策雪域雄狮向前冲,同时大声咆哮道。

  王玉和暗卫们也紧贴着跟随。

  只是这样的一幕,一直在上演,但突围的距离,却是越发的短。

  无边无际的人潮,悍不畏死的匈奴士兵,让整个战场都好似变成了最粘稠的泥沼。

  泥足深陷,前进如龟速。

  哪怕陈东和暗卫们已经不惜一切了,可依旧无法改变眼前的局面。

  突围,遥遥无期!

  死亡,就在眼前!

  “嗷吼!”

  随着雪域雄狮仰天一声狮吼,兽王威压直接震慑的周遭的匈奴骑兵的战马寒蝉若惊。

  陈东挥舞着弩箭重枪,好似从九幽深处钻出的恶鬼,肆意收割着人命。

  但依仗着雪域雄狮的庞大体型,陈东的视线比所有人都高,即使是从他的角度远眺出去,灯火恢弘之下,所见到的也是无边人头,根本就看不到战场军队的边界在哪!

  今日……要绝死在这里吗?

  绝望的念头,第一次浮现在陈东脑海中。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眼神中战意如火,却是眉头紧拧。

  就在这时。

  “妈的,老子和你们拼了!”

  一位暗卫蓦然爆喝。

  陈东猛然转头,就看到一位坠马的暗卫,此刻疯狂的冲进了匈奴士兵群中。

  下一秒。

  轰隆!

  一朵小型火焰蘑菇云,冲霄而起。

  恐怖的气浪,瞬间将周遭的匈奴士兵掀飞了出去,清理出了一片空白。

  啪!

  一片血肉,砸到了陈东肩膀。

  望着血肉,陈东坚定决绝的眼神恍惚了一下,真的……没希望了吗?

  他不清楚匈奴军队为什么一直都不曾使用热武器。

  但他知道,哪怕是冷兵器交战,匈奴军队也能将他们几十个人彻底吞噬!

  这些匈奴士兵身上有热武器,并不奇怪。

  可看不到尽头,看不到活路,连他以霸道绝伦的姿态横扫战场,都生出了绝望,更遑论

  哀痛哭声,回荡在车内。

  望着远处爆发的惨烈战斗,惜星这一刻积蓄了二十年的骄傲与尊严,被彻彻底底的轰碎。

  她无法想象,几十个人在面对数之不尽的匈奴士兵时,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他们战意不息!

  她更无法想象,那个男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一切,奔赴域内。

  记忆吗?

  记忆算个屁啊!

  荣华富贵,万丈荣光,全都给了,甚至彪炳匈奴史册,匈奴历史第一人,乃至她惜星都奉献给他了。

  为什么,还会拘泥在记忆之上?

  简直荒谬绝伦!

  泪水模糊着视线,惜星不顾嘴唇鲜血,肆意哭泣着。

  哭的撕心裂肺,声嘶力竭。:

  但随着痛哭,她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却是渐渐地变得冷厉杀伐起来。

  得不到的就毁掉!

  毁得干干净净!

  “我得不到你,你不愿意跟我,那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死的彻底,谁也别想得到!”

  惜星怨毒至极,咬牙切齿。

  匈奴全军尽出,这可是史无前例的!

  区区几十人,此刻的战意不息,在惜星看来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就算耗,就算用人命堆,也足够堆死陈东等人!

  战场上。

  杀伐纵横,刀光剑影。

  暗卫的喊杀声、雪域雄狮的咆哮声,回荡战场。

  而无边无际的匈奴军队,却是在禁令下,寂然冲锋,寂然拼命。

  这一幕很诡异。

  但却真实发生。

  无边无际的人潮,杀之不尽。

  汇聚在一起,甚至连这一方天地的风雪都消失无踪。

  每当陈东与暗卫们清扫出一片空白,堪堪往前挪移几分,便立刻又有匈奴士兵悍不畏死的迎上来,填补被他们杀出的空白。

  这样的战斗,让人绝望。

  杀之不尽,源源不断。

  但此时摆在陈东和暗卫面前的,也唯有杀戮。

  做好必死决心的暗卫们,此刻拼杀起来,根本就疏于防御,甚至是放弃防御,不顾一切的拼命冲杀着。

  时不时地,陈东就能察觉到,有暗卫惨叫着坠马殒命。

  甚至有暗卫坠马后,立刻被匈奴士兵乱刀砍死,剁成肉泥。

  战场上的残酷,在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哪怕陈东依仗着强大实力,还有胯下雪域雄狮,多次想要救援,却在无边无际的匈奴士兵的围堵下,只能眼睁睁看着暗卫惨死。

  “杀啊,给我杀啊!”

  此刻的王玉,似乎是做好了赴死决心而不顾一切,也似乎是因为张朝死亡而受到了刺激。

  再无之前的颓靡沮丧,取而代之的是癫狂嗜血般的狰狞。

  手中战刀早已经砍卷了刃,王玉依旧奋勇的将卷刃战刀砍进匈奴士兵的身体中。

  浴血厮杀!

  哪怕身上已经满布伤痕,可王玉依旧恍若未觉一般,不曾有丝毫怯战之意。

  一个个暗卫,同样如此,浴血而战,浑身上下血如水下,甚至还沾染着碎肉。

  无畏生死的绝境拼死,让每个暗卫此刻俨然都化身地狱修罗,手中战刀也成就了死神索命的镰刀,狰狞且恐怖。

  轰!

  陈东一枪扫翻斜刺里一位匈奴骑兵的战马,在雪域雄狮的厮杀下,再度冲开了一点豁口。

  “跟我冲!”

  陈东当即驱策雪域雄狮向前冲,同时大声咆哮道。

  王玉和暗卫们也紧贴着跟随。

  只是这样的一幕,一直在上演,但突围的距离,却是越发的短。

  无边无际的人潮,悍不畏死的匈奴士兵,让整个战场都好似变成了最粘稠的泥沼。

  泥足深陷,前进如龟速。

  哪怕陈东和暗卫们已经不惜一切了,可依旧无法改变眼前的局面。

  突围,遥遥无期!

  死亡,就在眼前!

  “嗷吼!”

  随着雪域雄狮仰天一声狮吼,兽王威压直接震慑的周遭的匈奴骑兵的战马寒蝉若惊。

  陈东挥舞着弩箭重枪,好似从九幽深处钻出的恶鬼,肆意收割着人命。

  但依仗着雪域雄狮的庞大体型,陈东的视线比所有人都高,即使是从他的角度远眺出去,灯火恢弘之下,所见到的也是无边人头,根本就看不到战场军队的边界在哪!

  今日……要绝死在这里吗?

  绝望的念头,第一次浮现在陈东脑海中。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眼神中战意如火,却是眉头紧拧。

  就在这时。

  “妈的,老子和你们拼了!”

  一位暗卫蓦然爆喝。

  陈东猛然转头,就看到一位坠马的暗卫,此刻疯狂的冲进了匈奴士兵群中。

  下一秒。

  轰隆!

  一朵小型火焰蘑菇云,冲霄而起。

  恐怖的气浪,瞬间将周遭的匈奴士兵掀飞了出去,清理出了一片空白。

  啪!

  一片血肉,砸到了陈东肩膀。

  望着血肉,陈东坚定决绝的眼神恍惚了一下,真的……没希望了吗?

  他不清楚匈奴军队为什么一直都不曾使用热武器。

  但他知道,哪怕是冷兵器交战,匈奴军队也能将他们几十个人彻底吞噬!

  这些匈奴士兵身上有热武器,并不奇怪。

  可看不到尽头,看不到活路,连他以霸道绝伦的姿态横扫战场,都生出了绝望,更遑论

  还是这些暗卫们了。

  “他们看似奋勇的拼杀,其实都是在寻找热武器,拉人一起下地狱吗?”

  陈东脑海中罕见的生出了一个怪异的念头。

  下一秒。

  “哈哈哈……孙子们,跟爷爷一起下地狱啊!”

  一道笑声响起。

  陈东就看到一名暗卫突然策马狂奔,挥舞着战刀冲向了人群,在即将抵临人群的时候,猛然俯身弯腰,从地面抄起了什么东西。

  下一秒。

  轰隆!

  暗卫冲进了人群,当空捏爆了炸弹!

  蘑菇云冲霄而起。

  恐怖的爆炸气浪,横扫八方。

  这一幕,好似重锤一般,狠狠地砸在陈东心脏上。

  “有机会的,还有机会的!还没有到你们想的那种局面!”

  陈东嘶声咆哮了起来:“跟我回家,哪怕还有一口气,也要回家啊!”

  然而。

  “下地狱吧!”

  又是一声怒吼。

  这一次,不等陈东张望。

  轰隆!

  恐怖的气浪便是横扫而来。

  一名暗卫,再度引爆了热武器!

  陈东呆住了,这一刻胸膛堵的厉害,鼻腔更是酸楚到了极致。

  一瞬的恍惚,却是眼睛都模糊了。

  绝境……如何破啊?

  ……

  五爪金龙战机横掠夜空。

  霍震霄坐在椅子上,眺望着星空,神情冷峻,在他身旁,赫然斜靠着银龙长枪。

  他答应过陈道临。

  今日……提枪入匈奴!

  身为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主宰,肩负边疆安危之重,他这次的单独行动,显然是失职。

  以他的心性,很难做出这样不顾大局的决定。

  但师父的话,他记得,也选择相信陈道君的话。

  所以……他来了!

  面色沉凝的揉了揉下巴,霍震霄呢喃道:“也不知道匈奴此刻如何了?”

  这时,机舱内响起了机长恭敬的声音。

  “主宰,即将抵达匈奴十三城!”

  “嗯!”

  霍震霄坐直了身子,通过舷窗俯瞰向下方。

  随着战机快速地降低高度,下方雪原上的一切,也渐渐清晰起来。

  “嗯?!”

  霍震霄眼神一凝,却是透过舷窗,清晰地捕捉到雪原之上的绵长火海,灯火恢弘。

  而那片绵长火海,却不是匈奴十三城。

  是匈奴王城与十二星城中间的位置。

  随着高度降低,视线也越发清晰起来。

  当看清是绵长浩荡的军队战场时,霍震霄神情咻然大变。

  “臭小子已经行动了吗?妈的,总算来得及时!”

  霍震霄反手握住了身侧的银龙长枪,神情陡然变得决绝霸道:“放下所有机载炮弹进行轰炸,然后将战机……直接撞进下方的战场中!”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