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091章 火海燎原,人山人海

第1091章 火海燎原,人山人海

  星夜之下。

  风雪哭嚎。

  陈东与几十名暗卫,策马狂奔,朝着十二星城的封锁链外冲去。

  夜色浓郁,撕风裂雪的朝着前方狂奔。

  陈东等人却不知道,前方正有什么等待着他们。

  与此同时。

  匈奴王城内。

  惜星驱车快速赶到了南城门,当看到南城门前宛若炼狱般的场景时,饶是惜星也不禁瞠目结舌,心中震撼。

  刚才的战斗,她通过投影,一直都在观战。

  但通过投影观战,和此刻真实置身在这战场中的感觉,是天差地别!

  遍地尸体,惨叫声此起彼伏。

  铺就地板的地面上,早已经被鲜血染成殷红,汇聚成股的鲜血,正朝着地势低洼的地方流淌而去。

  这一幕。

  看得惜星面覆寒霜,美目之中郁结着浓浓冷意。

  几万人……拦不住几十个人?

  真是……搞笑!

  我匈奴所谓的精锐,在那个男人面前,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愤怒,不甘,羞辱,愧疚自责……

  这一刻的惜星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为崩溃抓狂的状态。

  冷目缓缓注视向被轰破的南城门,惜星没有丝毫迟疑,一脚油门,汽车轰鸣着直接朝着城外开去。

  而在周遭,也有军队快速地朝着这边汇聚过来,朝城外而去。

  正如匈奴王和惜星所,陈东……必须死在匈奴!

  这是对所有匈奴人的交代!

  只有将尸体,挂在王庭广场上那尊刚刚屹立起不久的雕像上,才能将这次的惊天巨变所造成的代价,减少到最小!

  只要能抓到杀死陈东,匈奴王丝毫不介意让匈奴的所有军队倾巢出动!

  一旦让陈东逃遁出了匈奴,后果哪怕是匈奴王廷使尽浑身解数,也绝对承受不起。

  星夜之下。

  陈东趴伏在雪域雄狮上,随着雪域雄狮狂奔,身子上下起伏。

  紧贴着雪域雄狮的背部,也能尽可能的保持怀中阿蛮的体温。

  而他的右手,却是始终攥紧着王玉战马缰绳。

  绝死危机就在眼前,不容许有丝毫冲动犯错的机会。

  一步错,步步错!

  稍有差池,葬送的将是所有人的性命。

  随着张朝死亡,王玉此时整个人都颓靡了下来,再无队伍领袖的风范。

  若不是陈东紧抓着他的战马缰绳,他早已经拨转马头,返回王城了。

  深吸了口气,王玉抬手擦拭了一把眼角,随即沉声道:“少主,松开吧!”

  陈东目视前方,并未理会。

  王玉凄然一笑:“我不会回头的,身后的兄弟们,也要回家。”

  话音落下。

  陈东的目光闪烁了几下,似乎是在迟疑。

  几秒后,他才慢慢的松开了王玉战马的缰绳。

  “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我们。”

  王玉缓缓地举起战刀,虽然是在咆哮,可声音总多了几分颓靡沮丧:“打起精神,危机还没有过去。”

  闻。

  一个个暗卫们也纷纷紧握起了战刀,神情肃穆到了极点。

  谁都清楚,在王城城门口耗费了太多时间。

  在意图打时间差的计划被彻底打破后,所要面对的就是彻彻底底的整个匈奴!

  以几十人之力,硬撼整个匈奴。

  这样的局面,光想想都让人感受到绝望。

  偏偏,现在就真实发生了。

  在王城城门口消耗的时间,足够外边的十二座星城集结完毕,将封锁链彻底完成,然后坐等他们上去,守株待兔了!

  也就在这时。

  “嗷吼!”

  雪域雄狮狂奔中,猛然仰头一声狮吼,震天动地。

  这一刻,雪域雄狮的鬃毛全部炸起,磅礴浩荡的兽王威压,直接横扫而出。

  刹那间。

  王玉等一众暗卫胯下战马,尽皆惊惧不已,嘶鸣着,就连步伐都变慢了许多。

  甚至有胆小的战马,当即直接马蹄犁地,强行停了下来。

  突兀的巨变,让陈东脸色大变。

  不过陈东并没有怪罪雪域雄狮突然释放兽王威压,而是目光森然的注视向前方的黑暗中。

  极夜之下。

  荒郊野外黑到了极致。

  就连视线,也极大的受阻。

  可就在陈东抬眼注视向前方的时候。

  密集的战马嘶鸣长啸,好似潮浪一般,轰然从前方席卷而来。

  霎时间。

  这只有风雪声的静谧,被彻底打破。

  突然。

  陈东瞳孔紧缩,清晰地捕捉到了远处的黑暗中,升腾起一簇火苗。

  当这火苗出现的瞬间,顿时如同野火燎原一般。

  轰,轰,轰……

  一簇簇火苗窜起的声响,汇聚在一起,好似山呼海啸。

  原本漆黑静谧的雪原,在这一刻,彻底被火光充斥,横亘绵延数里都望不到边际,犹如火海燎原一般。

  随着一簇簇火光骤然亮起。

  一道道灯光,更是在这一刻,洒遍了整个大地。

  雪原之上,瞬间被照的亮若白昼。

  陈东被火光灯光刺激的眯起了眼睛,陷入了短暂失明后,视线这才渐渐清晰起来。

  只是,当他看清火海之下的人山人海时。

  饶是他早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禁暗吸了一口凉气,浑身毛孔张开,一股股恶寒,好似针刺一般,狠狠地刺进了每一个毛孔。

  火海之下,赫然屹立的是望

  星夜之下。

  风雪哭嚎。

  陈东与几十名暗卫,策马狂奔,朝着十二星城的封锁链外冲去。

  夜色浓郁,撕风裂雪的朝着前方狂奔。

  陈东等人却不知道,前方正有什么等待着他们。

  与此同时。

  匈奴王城内。

  惜星驱车快速赶到了南城门,当看到南城门前宛若炼狱般的场景时,饶是惜星也不禁瞠目结舌,心中震撼。

  刚才的战斗,她通过投影,一直都在观战。

  但通过投影观战,和此刻真实置身在这战场中的感觉,是天差地别!

  遍地尸体,惨叫声此起彼伏。

  铺就地板的地面上,早已经被鲜血染成殷红,汇聚成股的鲜血,正朝着地势低洼的地方流淌而去。

  这一幕。

  看得惜星面覆寒霜,美目之中郁结着浓浓冷意。

  几万人……拦不住几十个人?

  真是……搞笑!

  我匈奴所谓的精锐,在那个男人面前,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愤怒,不甘,羞辱,愧疚自责……

  这一刻的惜星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为崩溃抓狂的状态。

  冷目缓缓注视向被轰破的南城门,惜星没有丝毫迟疑,一脚油门,汽车轰鸣着直接朝着城外开去。

  而在周遭,也有军队快速地朝着这边汇聚过来,朝城外而去。

  正如匈奴王和惜星所,陈东……必须死在匈奴!

  这是对所有匈奴人的交代!

  只有将尸体,挂在王庭广场上那尊刚刚屹立起不久的雕像上,才能将这次的惊天巨变所造成的代价,减少到最小!

  只要能抓到杀死陈东,匈奴王丝毫不介意让匈奴的所有军队倾巢出动!

  一旦让陈东逃遁出了匈奴,后果哪怕是匈奴王廷使尽浑身解数,也绝对承受不起。

  星夜之下。

  陈东趴伏在雪域雄狮上,随着雪域雄狮狂奔,身子上下起伏。

  紧贴着雪域雄狮的背部,也能尽可能的保持怀中阿蛮的体温。

  而他的右手,却是始终攥紧着王玉战马缰绳。

  绝死危机就在眼前,不容许有丝毫冲动犯错的机会。

  一步错,步步错!

  稍有差池,葬送的将是所有人的性命。

  随着张朝死亡,王玉此时整个人都颓靡了下来,再无队伍领袖的风范。

  若不是陈东紧抓着他的战马缰绳,他早已经拨转马头,返回王城了。

  深吸了口气,王玉抬手擦拭了一把眼角,随即沉声道:“少主,松开吧!”

  陈东目视前方,并未理会。

  王玉凄然一笑:“我不会回头的,身后的兄弟们,也要回家。”

  话音落下。

  陈东的目光闪烁了几下,似乎是在迟疑。

  几秒后,他才慢慢的松开了王玉战马的缰绳。

  “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我们。”

  王玉缓缓地举起战刀,虽然是在咆哮,可声音总多了几分颓靡沮丧:“打起精神,危机还没有过去。”

  闻。

  一个个暗卫们也纷纷紧握起了战刀,神情肃穆到了极点。

  谁都清楚,在王城城门口耗费了太多时间。

  在意图打时间差的计划被彻底打破后,所要面对的就是彻彻底底的整个匈奴!

  以几十人之力,硬撼整个匈奴。

  这样的局面,光想想都让人感受到绝望。

  偏偏,现在就真实发生了。

  在王城城门口消耗的时间,足够外边的十二座星城集结完毕,将封锁链彻底完成,然后坐等他们上去,守株待兔了!

  也就在这时。

  “嗷吼!”

  雪域雄狮狂奔中,猛然仰头一声狮吼,震天动地。

  这一刻,雪域雄狮的鬃毛全部炸起,磅礴浩荡的兽王威压,直接横扫而出。

  刹那间。

  王玉等一众暗卫胯下战马,尽皆惊惧不已,嘶鸣着,就连步伐都变慢了许多。

  甚至有胆小的战马,当即直接马蹄犁地,强行停了下来。

  突兀的巨变,让陈东脸色大变。

  不过陈东并没有怪罪雪域雄狮突然释放兽王威压,而是目光森然的注视向前方的黑暗中。

  极夜之下。

  荒郊野外黑到了极致。

  就连视线,也极大的受阻。

  可就在陈东抬眼注视向前方的时候。

  密集的战马嘶鸣长啸,好似潮浪一般,轰然从前方席卷而来。

  霎时间。

  这只有风雪声的静谧,被彻底打破。

  突然。

  陈东瞳孔紧缩,清晰地捕捉到了远处的黑暗中,升腾起一簇火苗。

  当这火苗出现的瞬间,顿时如同野火燎原一般。

  轰,轰,轰……

  一簇簇火苗窜起的声响,汇聚在一起,好似山呼海啸。

  原本漆黑静谧的雪原,在这一刻,彻底被火光充斥,横亘绵延数里都望不到边际,犹如火海燎原一般。

  随着一簇簇火光骤然亮起。

  一道道灯光,更是在这一刻,洒遍了整个大地。

  雪原之上,瞬间被照的亮若白昼。

  陈东被火光灯光刺激的眯起了眼睛,陷入了短暂失明后,视线这才渐渐清晰起来。

  只是,当他看清火海之下的人山人海时。

  饶是他早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禁暗吸了一口凉气,浑身毛孔张开,一股股恶寒,好似针刺一般,狠狠地刺进了每一个毛孔。

  火海之下,赫然屹立的是望

  不到边际的匈奴军队!

  绵延数里看不到边际的火海,就意味着匈奴军队也绵延数里望不到边际!

  “嘶……”

  也就在陈东震惊的时候,身后也蓦地响起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紧跟着,一道道恐慌的惊呼声,从暗卫们口中接连发出。

  “完了,彻底完了!这恐怕是匈奴军队倾巢出动了吧?”

  “妈的,时间没抢够,这人山人海,我们几十个人,到底怎么打?”

  “匈奴军队倾巢出动,这特么也看得起我们,估计就算是去打镇疆城,匈奴军队也没聚集的这么齐全过吧?”

  ……

  有绝望的,有懊恼的,也有扶额感叹的。

  眼前的一幕,人山人海,乌泱泱看不到边际,哪怕匈奴全军噤声,但人海和火海所形成的压迫,依旧仿佛大手一般,横压而来。

  让这群纵横雇佣兵战场,经历死亡的暗卫们,也难以承受。

  “王玉,按你估计,这有多少人?”

  陈东转头冷漠的看着王玉。

  王玉思忖道:“起码十万!不过眼下大概率是匈奴军队尽出,人数远不止十万,这等规模光靠肉眼看,难以分辨具体。”|

  “我们呢?”陈东问。

  王玉凄然颓靡的回头看了一眼周遭的同伴:“加我在内,共计四十二残部。”

  “算上我,就算四十三了,有的打!”

  陈东点点头。

  轰隆!

  语出惊人,震彻人心。

  王玉和一众暗卫瞬间懵逼了。

  别说眼前这乌泱泱的人海不止十万了,就算是十万人!

  四十三人打十万大军,还有得打?

  少主疯了吧?

  嗡!

  下一秒。

  陈东悍然举起了手中的弩箭,豪气冲霄道:“尔等随我身后,我带头冲锋!”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