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085章 万军中,取敌将性命!

第1085章 万军中,取敌将性命!

  风雪掩映。

  相较于王城南城门,王宫内虽然众人行色匆匆,却相对静谧和平静。

  魁罡脚步匆匆,好似鬼魅,借着夜色掩映和风雪,悄然游荡在一个个王宫阴暗角落,躲避着监控,快速地朝着斗兽笼而去。

  他想陈东离开,只有离开,才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也是对他利益最大化的结果。

  只是南城门那边的情况,实在让他不安心。

  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下,他甚至愿意为陈东和那支雇佣兵,确切的说是为了那支雇佣兵队伍安然撤退,而大开方便之门。

  譬如……

  斗兽笼中的猛兽!

  还有那头,对陈东兽王归心的……雪域雄狮!

  局势越乱,就越难以掌控。

  此刻,在魁罡所了解到的情报中,陈东是被雇佣兵挟持走的,是要带回大雪龙骑军接受军法处决的,这是他和雇佣兵队伍的交易合作。

  但……魁罡只想要最后的结果。

  不惜代价的重新拿回曾经的荣耀和身份地位。

  不择手段,甚至可以无视这场交易,反正死贫道不死道友,最后他吃的满嘴流油就足够了。

  只要让陈东和雇佣兵队伍顺利逃脱,离开之后,究竟是陈东死,还是雇佣兵队伍死,都不重要。

  就算最终是在野外,陈东杀死了所有雇佣兵,但受伤的情况下,在极夜中,想回到匈奴十三城也难如登天,死的几率更大。

  让那支废物雇佣兵队伍,带着陈东离开匈奴十三城,才是王道!

  终于。

  魁罡避过了所有监控,避过了所有人群,好似鬼魅一般,悄无声息的抵临了斗兽笼外。

  因为斗兽笼的特殊性,寻常时刻也鲜少会开启。

  甚至宫中人都很少涉足斗兽笼,唯独一些兽奴常年在斗兽笼中,照料猛兽。

  所以,这个地方的监控防护,也是最薄弱的。

  譬如魁罡可以大摇大摆的站在斗兽笼门口,都不担心被监控发现,或者被路过的人看到。

  咚咚。

  敲了敲门。

  很快,门上便打开了一个窗口:“一张枯槁,没有任何生气的面庞出现在了窗口上。,”

  “我是魁罡,我要进来!”

  魁罡平静开口,甚至看面前这张枯槁面庞,没有丝毫怜悯。

  在匈奴,甚至在百族,对奴隶,从来都是和畜牲无异,甚至比畜牲更卑微。

  说话间。

  魁罡的右手却是悄然间从腰间摸出了一把森寒匕首。

  面对魁罡,兽奴点点头,没有丝毫询问的意思,随即便是打开了斗兽笼的大门。

  仅仅打开了一条缝隙。

  魁罡的神情便骤然间凶戾得好死地狱钻出的恶鬼,直接扑向了斗兽笼内的兽奴。

  噗嗤!

  血水喷洒,兽奴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是倒在了血泊中。

  而魁罡则快速转身,将仅仅开启了一条人缝的大门,再度关闭。

  如同死神收割一般,直接对斗兽笼内,进行起了死亡收割。

  ……

  王城南门。

  此时混战厮杀,惨绝人寰。

  好似九幽炼狱。

  哀嚎声、惨叫声、喊杀声,如潮似浪,冲霄而起。

  哪怕在没有热武器的巨大响动下,这一切,虽然不足以惊动整个王城,但也足够惊动靠近南城门的所有匈奴百姓了。

  只是在匈奴王的王令压制下,所有惊悚惶恐的百姓,都被军队始终“宵禁”在原地,根本无法探查。

  而此时,如果能从上空俯瞰匈奴王城的话。

  能够清晰看到,整个匈奴王城街道上只有披甲持兵的军队,就连流民也簇团成堆的在特定的地方。

  而在一条条街道上,能看到一支支军队,好似百川归海一般,朝着王城南门而去。

  很难想象。

  一个人,一支小型部队,竟然能引得匈奴如此多的军队同时出兵!

  而在南城门,俯瞰而下,更是好似俯瞰地狱。

  血腥气,随着厮杀,快速地充斥着战场。

  暗卫们虽然一个个尽皆是战场中的精锐翘楚,但在人数巨大悬殊的情况下,真的无法一直保持着以一当百的恐怖战斗状态。

  短暂的胶着和拉扯之后。

  暗卫们相继有人在乱军之中被砍杀。

  只是凶戾如暗卫,哪怕是死,临死前也绝对会以自己的方式,带走一个匈奴士兵,甚至不止一个!

  轰!

  战场上,一声巨响。

  一团小型蘑菇云冲天而起。

  这一场爆炸,直接将战场清理出了一片空白。

  陈东挥刀狂冲的同时,听到这声爆炸,心脏骤然紧缩了一下。

  他清楚,一定是有暗卫将死,引爆了匈奴士兵身上携带的炸弹。

  暗卫为了进入匈奴十三城,伪装商队,无法携带重武器和炸药。

  但这些匈奴士兵中,人山人海,总有三三两两的人,身上是携带着炸弹的,毕竟事发突然,一些士兵未必真的全是冷兵器武装。

  对陈东而,这样的一幕,他并不惊讶。

  因为就在几秒钟前,他亲眼目睹过一位暗卫在临死之前,好似凶兽一般,直接咬死了一名匈奴士兵,随即那名暗卫便是被无数匈奴士兵乱刀砍死。

  “快点,快点,破城越早,死的人越少!”

  陈东神情肃杀,浑身上下散发着滔天杀意:“他们要带我回家,我也要带他们回家!”

  信念坚

  风雪掩映。

  相较于王城南城门,王宫内虽然众人行色匆匆,却相对静谧和平静。

  魁罡脚步匆匆,好似鬼魅,借着夜色掩映和风雪,悄然游荡在一个个王宫阴暗角落,躲避着监控,快速地朝着斗兽笼而去。

  他想陈东离开,只有离开,才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也是对他利益最大化的结果。

  只是南城门那边的情况,实在让他不安心。

  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下,他甚至愿意为陈东和那支雇佣兵,确切的说是为了那支雇佣兵队伍安然撤退,而大开方便之门。

  譬如……

  斗兽笼中的猛兽!

  还有那头,对陈东兽王归心的……雪域雄狮!

  局势越乱,就越难以掌控。

  此刻,在魁罡所了解到的情报中,陈东是被雇佣兵挟持走的,是要带回大雪龙骑军接受军法处决的,这是他和雇佣兵队伍的交易合作。

  但……魁罡只想要最后的结果。

  不惜代价的重新拿回曾经的荣耀和身份地位。

  不择手段,甚至可以无视这场交易,反正死贫道不死道友,最后他吃的满嘴流油就足够了。

  只要让陈东和雇佣兵队伍顺利逃脱,离开之后,究竟是陈东死,还是雇佣兵队伍死,都不重要。

  就算最终是在野外,陈东杀死了所有雇佣兵,但受伤的情况下,在极夜中,想回到匈奴十三城也难如登天,死的几率更大。

  让那支废物雇佣兵队伍,带着陈东离开匈奴十三城,才是王道!

  终于。

  魁罡避过了所有监控,避过了所有人群,好似鬼魅一般,悄无声息的抵临了斗兽笼外。

  因为斗兽笼的特殊性,寻常时刻也鲜少会开启。

  甚至宫中人都很少涉足斗兽笼,唯独一些兽奴常年在斗兽笼中,照料猛兽。

  所以,这个地方的监控防护,也是最薄弱的。

  譬如魁罡可以大摇大摆的站在斗兽笼门口,都不担心被监控发现,或者被路过的人看到。

  咚咚。

  敲了敲门。

  很快,门上便打开了一个窗口:“一张枯槁,没有任何生气的面庞出现在了窗口上。,”

  “我是魁罡,我要进来!”

  魁罡平静开口,甚至看面前这张枯槁面庞,没有丝毫怜悯。

  在匈奴,甚至在百族,对奴隶,从来都是和畜牲无异,甚至比畜牲更卑微。

  说话间。

  魁罡的右手却是悄然间从腰间摸出了一把森寒匕首。

  面对魁罡,兽奴点点头,没有丝毫询问的意思,随即便是打开了斗兽笼的大门。

  仅仅打开了一条缝隙。

  魁罡的神情便骤然间凶戾得好死地狱钻出的恶鬼,直接扑向了斗兽笼内的兽奴。

  噗嗤!

  血水喷洒,兽奴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是倒在了血泊中。

  而魁罡则快速转身,将仅仅开启了一条人缝的大门,再度关闭。

  如同死神收割一般,直接对斗兽笼内,进行起了死亡收割。

  ……

  王城南门。

  此时混战厮杀,惨绝人寰。

  好似九幽炼狱。

  哀嚎声、惨叫声、喊杀声,如潮似浪,冲霄而起。

  哪怕在没有热武器的巨大响动下,这一切,虽然不足以惊动整个王城,但也足够惊动靠近南城门的所有匈奴百姓了。

  只是在匈奴王的王令压制下,所有惊悚惶恐的百姓,都被军队始终“宵禁”在原地,根本无法探查。

  而此时,如果能从上空俯瞰匈奴王城的话。

  能够清晰看到,整个匈奴王城街道上只有披甲持兵的军队,就连流民也簇团成堆的在特定的地方。

  而在一条条街道上,能看到一支支军队,好似百川归海一般,朝着王城南门而去。

  很难想象。

  一个人,一支小型部队,竟然能引得匈奴如此多的军队同时出兵!

  而在南城门,俯瞰而下,更是好似俯瞰地狱。

  血腥气,随着厮杀,快速地充斥着战场。

  暗卫们虽然一个个尽皆是战场中的精锐翘楚,但在人数巨大悬殊的情况下,真的无法一直保持着以一当百的恐怖战斗状态。

  短暂的胶着和拉扯之后。

  暗卫们相继有人在乱军之中被砍杀。

  只是凶戾如暗卫,哪怕是死,临死前也绝对会以自己的方式,带走一个匈奴士兵,甚至不止一个!

  轰!

  战场上,一声巨响。

  一团小型蘑菇云冲天而起。

  这一场爆炸,直接将战场清理出了一片空白。

  陈东挥刀狂冲的同时,听到这声爆炸,心脏骤然紧缩了一下。

  他清楚,一定是有暗卫将死,引爆了匈奴士兵身上携带的炸弹。

  暗卫为了进入匈奴十三城,伪装商队,无法携带重武器和炸药。

  但这些匈奴士兵中,人山人海,总有三三两两的人,身上是携带着炸弹的,毕竟事发突然,一些士兵未必真的全是冷兵器武装。

  对陈东而,这样的一幕,他并不惊讶。

  因为就在几秒钟前,他亲眼目睹过一位暗卫在临死之前,好似凶兽一般,直接咬死了一名匈奴士兵,随即那名暗卫便是被无数匈奴士兵乱刀砍死。

  “快点,快点,破城越早,死的人越少!”

  陈东神情肃杀,浑身上下散发着滔天杀意:“他们要带我回家,我也要带他们回家!”

  信念坚

  定,陈东手中的战刀,如同狂风骤雨,悍然挥落,周遭惨叫连连,一道道人血喷泉,直上高空。

  从冲锋到此刻,不过很短的时间,可陈东已经浑身浴血。

  无数匈奴士兵朝着陈东围杀而来,但在陈东霸绝的战斗力面前,依旧一点点推动着朝着弩炮靠近。

  “杀啊,给我杀了他们,砍成肉酱!”

  战场后方,匈奴将领跨马威风,厉声咆哮:“杀了他们,斩尽杀绝!”

  一声声咆哮回荡战场。

  正在人潮中,缓慢坚定推进的陈东,此刻却是听得心烦意乱。

  “吼!”

  蓦然间,陈东仰天一声长啸,滔天杀意,横扫全场,让周遭的匈奴士兵脸色大变,动作同时一顿。

  “聒噪!”

  随着陈东仰起的脑袋猛地低下,他一双森冷如鬼祟的眼睛,瞬间锁定了战场后方的匈奴将领。

  随即,右手悍然将手中战刀扔了出去。

  嗖!

  战刀撕裂长空,迅猛如电,破空而去。

  正嘶吼咆哮的匈奴将领猛然间浑身汗毛炸立。

  他瞳孔骤然紧缩,就看到空中一柄战刀正极速而来。

  “啊!”

  惊恐之中,匈奴将领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

  噗嗤!

  森寒的战刀,破空而来,一刀,直接洞穿了匈奴将领的脖颈。

  鲜血飞溅。

  随即。

  惊恐的尖叫声响起。

  “主将,主将被斩了,主将被斩了!”

  轰隆!

  这一声惊恐到亡魂皆冒的尖叫声,瞬间犹如滚雷一般,横扫整个战场。

  让原本奋勇厮杀的匈奴士兵们,在这一刻,全都心神慌乱了起来。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