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084章 陈东出手了

第1084章 陈东出手了

  “暗卫,冲锋!”

  随着王玉一声大喊。

  一众暗卫,在王玉的带领下,悍不畏死的冲向了浩浩荡荡,一望无际的匈奴军队。

  这一幕,悬殊巨大,一眼可辨。

  这场面,不可谓不悲壮!

  但所有暗卫,都不曾迟疑半分,挥舞着手中战刀,骑跨着战马,无畏冲锋!

  好似洪流吞没小溪。

  在一瞬间,双方便冲杀到了一起!

  惨烈,一触即发!

  在人数天差地别的差距,毫无地形优势下,意味着每一个暗卫成员,都在每一瞬间,需要面对四面八方所有敌人!

  但暗卫的精锐实力,也在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论是王玉、张朝,亦或者是其他暗卫,挥舞着手中战刀,却是在匈奴军队中迸发出了无比恐怖的战斗能力。

  左冲右突,战刀收割。

  血腥无比。

  陈东带着阿蛮,站在城洞口,注视着这一幕。

  阿蛮早已经吓得战战兢兢,不敢再看,将脑袋埋在陈东的大腿上。

  而陈东,却是时刻注视着战场上的每个角落中的暗卫成员。

  人数差距巨大。

  但每个暗卫都在此刻爆发出了恐怖的战斗力。

  不仅仅是单纯的冲锋厮杀,收割匈奴士兵的人头。

  更是以寥寥人数,仿佛形成了一道可以拉扯的网,将所有匈奴士兵都拖拽到了原地,如陷泥沼,无法有人朝他和阿蛮冲杀过来。

  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哪怕是陈东,也看得暗自咂舌。

  因为这不仅仅是需要每个暗卫都拥有绝强的战斗能力,更需要经年累月训练出的恐怖配合默契度才能够达成!

  喊杀声,冲霄裂帛。

  战场上,匈奴军队们,好似洪流一般,吞没了暗卫们。

  更是有计划的将每个暗卫,都分割开,形成单独的小包围圈。

  这等手段,就算是拖,也足以将每个暗卫拖死!

  陈东亲眼看到,有暗卫一刀砍下了匈奴士兵的人头,人头随着鲜血喷涌飞上高空。

  陈东也看到,有暗卫在被匈奴士兵一刀砍中后背后,依旧浴血而战。

  这一幕,不可谓不惨烈。

  不可谓不悲壮。

  哪怕陈东,也看得心若刀割。

  恍惚间,他甚至怀疑,三天前拒绝王玉的请求,是不是错的很离谱?

  只是感受到手中那只小手的颤抖,陈东从恍惚中恢复了过来,再度将目光投向战场之中。

  因为双方相互交合,以至于连城墙之上的弓箭和枪林弹雨,都失去了作用。

  这就是一场赤裸裸的人海强杀!

  暗卫覆没,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不能尽快的破开身后的城门,谁都没有活路。

  陈东目光紧凝着,锁定了战场中的王玉。

  身为暗卫头领,王玉不仅仅是头脑,实力也绝对是暗卫中的翘楚。

  此时陈东清晰看到,王玉是所有暗卫中,在匈奴军队中纵深最深的人了!

  骑跨在战马上,手中战刀悍然挥动着,一边抵挡四面八方的攻击,一边好似死神一般,悍然的收割着一条条匈奴人的性命。

  陈东清楚,王玉此举是在帮他寻找武器!

  只是此时王玉却被无数匈奴士兵,死死地卡在了原地。

  “武器……到底在哪里?”

  陈东轻声呢喃了一句,眼中精芒闪烁,快速地在混乱的战场中搜寻了起来。

  他需要一柄重武器,只有足够重的武器,依靠着重力所形成的破坏力,才有机会破开这巍峨厚重的城门。

  只是,肉眼所及之处,尽皆是寻常的兵刃。

  刀枪剑戟,寻常无比!

  “嗯?!”

  突然,陈东惊咦了一声,眼中精芒骤然大亮,却是锁定到了战场最后方,也就是匈奴军队的后方中,伫立着一门……弩炮!

  这在冷兵器时代,绝对是战场中的王者,最恐怖的人命收割机!

  巨大的体量,巨大的弩箭,赋予了这件凶器无与伦比的恐怖杀伤力!

  不过此时的陈东,目光却是锁定了弩炮之上,那一根根堪比手腕粗的粗壮弩箭!

  长而粗壮的弩箭,完全可以当长枪使用。

  但绝对比寻常长枪,更重!

  “如果能冲过去,就算拿不到弩箭,但只要发动弩炮轰击城门,也能轻易破开身后的这扇必死门了!”

  陈东心中当即有了决断,快速拉着阿蛮,走到了城洞墙角:“阿蛮,你在这里待着,等叔叔回来!”

  说罢,陈东便是决然转身,直接跨上战马。

  “叔叔……”

  阿蛮眼中满是泪光,恐惧不舍得望着陈东。

  陈东转头一笑:“叔叔一定会回来!”

  话一出口。

  陈东的笑容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形容的坚定和决绝。

  随着双腿一夹马腹,战马猛然间人立而起,一声嘶鸣。

  当前蹄落地的瞬间,战马直接朝着混乱惨烈的战场冲了过去。

  “出来了,他出来了,快给我杀了他!”

  军队后方,一位匈奴将领,此刻精神振奋,嘶吼着咆哮道。

  “少主!”

  察觉到匈奴士兵们的异动,一个个暗卫也注意到了孤身纵马冲向战场的城东。

  这一刻。

  不论是暗卫还是匈奴士兵,尽皆万众瞩目在陈东身上。

  一人一马,撕风裂雪,以决然无畏的姿态,纵马而来。<

  “暗卫,冲锋!”

  随着王玉一声大喊。

  一众暗卫,在王玉的带领下,悍不畏死的冲向了浩浩荡荡,一望无际的匈奴军队。

  这一幕,悬殊巨大,一眼可辨。

  这场面,不可谓不悲壮!

  但所有暗卫,都不曾迟疑半分,挥舞着手中战刀,骑跨着战马,无畏冲锋!

  好似洪流吞没小溪。

  在一瞬间,双方便冲杀到了一起!

  惨烈,一触即发!

  在人数天差地别的差距,毫无地形优势下,意味着每一个暗卫成员,都在每一瞬间,需要面对四面八方所有敌人!

  但暗卫的精锐实力,也在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论是王玉、张朝,亦或者是其他暗卫,挥舞着手中战刀,却是在匈奴军队中迸发出了无比恐怖的战斗能力。

  左冲右突,战刀收割。

  血腥无比。

  陈东带着阿蛮,站在城洞口,注视着这一幕。

  阿蛮早已经吓得战战兢兢,不敢再看,将脑袋埋在陈东的大腿上。

  而陈东,却是时刻注视着战场上的每个角落中的暗卫成员。

  人数差距巨大。

  但每个暗卫都在此刻爆发出了恐怖的战斗力。

  不仅仅是单纯的冲锋厮杀,收割匈奴士兵的人头。

  更是以寥寥人数,仿佛形成了一道可以拉扯的网,将所有匈奴士兵都拖拽到了原地,如陷泥沼,无法有人朝他和阿蛮冲杀过来。

  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哪怕是陈东,也看得暗自咂舌。

  因为这不仅仅是需要每个暗卫都拥有绝强的战斗能力,更需要经年累月训练出的恐怖配合默契度才能够达成!

  喊杀声,冲霄裂帛。

  战场上,匈奴军队们,好似洪流一般,吞没了暗卫们。

  更是有计划的将每个暗卫,都分割开,形成单独的小包围圈。

  这等手段,就算是拖,也足以将每个暗卫拖死!

  陈东亲眼看到,有暗卫一刀砍下了匈奴士兵的人头,人头随着鲜血喷涌飞上高空。

  陈东也看到,有暗卫在被匈奴士兵一刀砍中后背后,依旧浴血而战。

  这一幕,不可谓不惨烈。

  不可谓不悲壮。

  哪怕陈东,也看得心若刀割。

  恍惚间,他甚至怀疑,三天前拒绝王玉的请求,是不是错的很离谱?

  只是感受到手中那只小手的颤抖,陈东从恍惚中恢复了过来,再度将目光投向战场之中。

  因为双方相互交合,以至于连城墙之上的弓箭和枪林弹雨,都失去了作用。

  这就是一场赤裸裸的人海强杀!

  暗卫覆没,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不能尽快的破开身后的城门,谁都没有活路。

  陈东目光紧凝着,锁定了战场中的王玉。

  身为暗卫头领,王玉不仅仅是头脑,实力也绝对是暗卫中的翘楚。

  此时陈东清晰看到,王玉是所有暗卫中,在匈奴军队中纵深最深的人了!

  骑跨在战马上,手中战刀悍然挥动着,一边抵挡四面八方的攻击,一边好似死神一般,悍然的收割着一条条匈奴人的性命。

  陈东清楚,王玉此举是在帮他寻找武器!

  只是此时王玉却被无数匈奴士兵,死死地卡在了原地。

  “武器……到底在哪里?”

  陈东轻声呢喃了一句,眼中精芒闪烁,快速地在混乱的战场中搜寻了起来。

  他需要一柄重武器,只有足够重的武器,依靠着重力所形成的破坏力,才有机会破开这巍峨厚重的城门。

  只是,肉眼所及之处,尽皆是寻常的兵刃。

  刀枪剑戟,寻常无比!

  “嗯?!”

  突然,陈东惊咦了一声,眼中精芒骤然大亮,却是锁定到了战场最后方,也就是匈奴军队的后方中,伫立着一门……弩炮!

  这在冷兵器时代,绝对是战场中的王者,最恐怖的人命收割机!

  巨大的体量,巨大的弩箭,赋予了这件凶器无与伦比的恐怖杀伤力!

  不过此时的陈东,目光却是锁定了弩炮之上,那一根根堪比手腕粗的粗壮弩箭!

  长而粗壮的弩箭,完全可以当长枪使用。

  但绝对比寻常长枪,更重!

  “如果能冲过去,就算拿不到弩箭,但只要发动弩炮轰击城门,也能轻易破开身后的这扇必死门了!”

  陈东心中当即有了决断,快速拉着阿蛮,走到了城洞墙角:“阿蛮,你在这里待着,等叔叔回来!”

  说罢,陈东便是决然转身,直接跨上战马。

  “叔叔……”

  阿蛮眼中满是泪光,恐惧不舍得望着陈东。

  陈东转头一笑:“叔叔一定会回来!”

  话一出口。

  陈东的笑容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形容的坚定和决绝。

  随着双腿一夹马腹,战马猛然间人立而起,一声嘶鸣。

  当前蹄落地的瞬间,战马直接朝着混乱惨烈的战场冲了过去。

  “出来了,他出来了,快给我杀了他!”

  军队后方,一位匈奴将领,此刻精神振奋,嘶吼着咆哮道。

  “少主!”

  察觉到匈奴士兵们的异动,一个个暗卫也注意到了孤身纵马冲向战场的城东。

  这一刻。

  不论是暗卫还是匈奴士兵,尽皆万众瞩目在陈东身上。

  一人一马,撕风裂雪,以决然无畏的姿态,纵马而来。<

  p>当靠近战场的时候,陈东猛然俯身,横掠而过,将一柄插在尸体身上的战刀握在手中。

  下一秒。

  随着战马一声嘶鸣。

  直接冲进了匈奴士兵中。

  噗嗤!

  一颗匈奴士兵的人头,直接飞上高空,鲜血如泉。

  但陈东,却并未有丝毫停顿,纵马狂奔,一路挥舞着战刀,根本没有恋战之心,在匈奴士兵中长驱直入,摧枯拉朽。

  唯有拦路者,值得让他挥刀收割。

  其余匈奴士兵,尽皆不被陈东放在眼里。

  这一幕,迅猛如雷。

  不过几秒钟,等到匈奴士兵们回过神的时候,陈东已经冲进了战场二十多米。

  “围杀他,快围杀他!”

  “天狼在上,疯子,简直是疯子!”

  “妈的,不愧是三连冠荣耀的将军,好猛,好悍勇!”

  ……

  刚才陈东冲杀进战场的一幕,让此刻回过神的匈奴士兵们尽皆心惊胆战。

  但随着众人反应过来,乌泱泱的匈奴士兵人潮,却是同时朝着陈东汹涌了过去。

  这让陈东冲锋的速度,急剧下降!

  与此同时。

  匈奴王宫中。

  魁罡面色沉凝,再无之前的得意笑容。

  他虽然不是匈奴第一勇士了,但想要打听南门那边的情况,却是很轻松。

  只是此时南门那边的情况,让魁罡笑不出来。

  “妈的,就不能跑快点吗?就不能早点突围出去吗?为什么非得等到被围杀,都想死吗?”

  心中一边愤愤大骂,魁罡却是转身,快速地朝着斗兽笼走去。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