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083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1083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因为匈奴王下令。

  所以导致了城墙上的城防军队,在一轮攻击后,陈东暗卫进入城洞,随即便陷入了奇诡的“哑火”状态。

  城门前。

  陈东和王玉等人,并不知道在此期间,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故。

  此时,道道目光注视着深幽的街道,不免有种汗毛竖起的惊悸感。

  奇诡的变化,让人捉摸不定。

  但随着陈东的声音响起,道道目光尽皆聚焦在陈东身上。

  “我需要一件兵器!”

  陈东缓缓地开口,同时解开了腰带,将阿蛮缓缓地放回了地面,一手牵着阿蛮,目光却是盯着王玉。

  王玉、张朝等人纷纷注视着陈东。

  紧跟着,王玉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长刀,不等有所动作。:

  陈东就摇摇头:“不是这寻常战刀,我需要一件重一些的兵器,可以是刀,可以是枪,但唯一要的,是够重!”

  “少主,你有什么打算?”

  王玉错愕不解的看着陈东。

  陈东转身,目光沉凝地注视着面前巍峨厚重的城门:“或许,我能轰开这扇城门!”

  说出这话的时候,陈东沉凝的目光飘忽闪烁了几下。

  就连他自己,此刻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般坚定的念头。

  但他不习惯等死,也不愿困兽犹斗!

  以他的实力,值得一试!

  就算以正常情况下的实力,无法轰开城门,但……独我无王的状态呢?

  没有热武器的加持,所能奢求的也就只有一件沉重一些的冷兵器了!

  随着陈东话一出口。

  王玉等一众暗卫纷纷露出了惊诧之色。

  什么?!

  少主要一个人轰开这扇城门?

  所求的不过是一件重一些的冷兵器?

  霎时间,道道震惊骇然的目光在陈东和城门上来回扫视。

  刚才他们劈砍的痕迹,依旧在城门上,就连手枪集火扫射出的蜂窝痕迹也依旧存在。

  只是,合他们所有人之力,都无法撼动城门分毫。

  少主一个人……真的能轰开?

  “叔叔,你真的能打开这城门?”

  饶是阿蛮,此时也抬头惊疑不定的看着陈东。

  她刚才虽然一直趴在陈东怀中,但也看到了一群人攻击城门而无功的绝望画面呢。

  叔叔只有一个人,真的能行?

  “叔叔不确定。”

  陈东摇摇头,却是眼中精芒爆射,隐隐有火焰翻腾:“但叔叔知道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

  轰!

  声若惊雷,轰在了每个暗卫的身上。

  刹那间。

  暗卫们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原本神情各异的暗卫们,此刻也变得坚定肃杀起来。

  是啊!

  都是一群在雇佣兵战场上死过一次的人,为什么面对这样的环境,就要心思涌动,绝望哀嚎呢?

  我命由我不由天!

  曾经在雇佣兵战场上如此,为什么现在就要改变了呢?

  “好!”

  王玉舌战春雷:“少主放心,这柄重武器,王玉会亲自奉送到少主手中!”

  一众暗卫没有,但不代表匈奴军队中没有!

  困兽死斗的局面,此时匈奴军队奇诡的没有出现进攻,但不代表局面会一直奇诡僵持下去。

  局面已经至此,拼死才是王道!

  也就在这时。

  轰隆隆……|

  远处深幽静谧的街道上,终于响起了轰鸣声。

  山呼海啸,一瞬间将周遭的寂静,彻底打破。

  随着轰鸣出现,地面都剧烈震颤起来。

  陈东和王玉等人,纷纷抬眼望去。

  这一刻。

  不论是陈东,还是王玉等一众暗卫,神情都是肃杀冷漠。

  再无之前慌乱中,每人的脸色各异的情况。

  王玉将战刀缓缓地在袍子上擦拭了一下:“少主,送武器的来了!”

  “好!”

  陈东平静的应了一声。

  与此同时。

  远处轰鸣声如炸雷滚滚,越发的清晰。

  声势动天地。

  但当匈奴军队暴露在灯光之下,彻底清晰起来的时候。

  肃杀冷漠的暗卫们,却同时愣住了!

  没有预料中的热武器部队,没有战车坦克。

  甚至一眼望去,竟是连一支热武器长枪都看不到!

  入目所及,尽皆是浩荡人潮,还有一匹匹威风凛凛的战马!

  强烈的灯光将这一方天地照的亮若白昼。

  那一柄柄森寒的武器,在灯光下折射出了渗人的寒芒。

  “奇怪,匈奴人是傻子吗?想和我们近身战?”

  张朝脱口惊咦了一声。

  这一句话,几乎能代表所有暗卫们的心声。

  如今他们困死在这南城门城洞中,匈奴只要愿意,便是能以最快的速度,将他们全军覆没。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辆坦克一枚炮弹,或者是直接几枚炸弹丢进城洞中,那么一声轰鸣之后,所有人都将毫无生机。

  偏偏,匈奴人却是选择了“原始”且最没有效率的方式!

  “他们给我们机会,难道我们还不珍惜吗?”

  王玉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却是手握战刀,快速地掠出人群:“少主稍候,武器随后送到!”

  随着王玉朝着城洞外走去。

  一众暗卫,纷纷身上翻腾着磅礴杀意,紧随其后。

  一柄柄战刀,在暗卫们手中,折射出死

  因为匈奴王下令。

  所以导致了城墙上的城防军队,在一轮攻击后,陈东暗卫进入城洞,随即便陷入了奇诡的“哑火”状态。

  城门前。

  陈东和王玉等人,并不知道在此期间,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故。

  此时,道道目光注视着深幽的街道,不免有种汗毛竖起的惊悸感。

  奇诡的变化,让人捉摸不定。

  但随着陈东的声音响起,道道目光尽皆聚焦在陈东身上。

  “我需要一件兵器!”

  陈东缓缓地开口,同时解开了腰带,将阿蛮缓缓地放回了地面,一手牵着阿蛮,目光却是盯着王玉。

  王玉、张朝等人纷纷注视着陈东。

  紧跟着,王玉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长刀,不等有所动作。:

  陈东就摇摇头:“不是这寻常战刀,我需要一件重一些的兵器,可以是刀,可以是枪,但唯一要的,是够重!”

  “少主,你有什么打算?”

  王玉错愕不解的看着陈东。

  陈东转身,目光沉凝地注视着面前巍峨厚重的城门:“或许,我能轰开这扇城门!”

  说出这话的时候,陈东沉凝的目光飘忽闪烁了几下。

  就连他自己,此刻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般坚定的念头。

  但他不习惯等死,也不愿困兽犹斗!

  以他的实力,值得一试!

  就算以正常情况下的实力,无法轰开城门,但……独我无王的状态呢?

  没有热武器的加持,所能奢求的也就只有一件沉重一些的冷兵器了!

  随着陈东话一出口。

  王玉等一众暗卫纷纷露出了惊诧之色。

  什么?!

  少主要一个人轰开这扇城门?

  所求的不过是一件重一些的冷兵器?

  霎时间,道道震惊骇然的目光在陈东和城门上来回扫视。

  刚才他们劈砍的痕迹,依旧在城门上,就连手枪集火扫射出的蜂窝痕迹也依旧存在。

  只是,合他们所有人之力,都无法撼动城门分毫。

  少主一个人……真的能轰开?

  “叔叔,你真的能打开这城门?”

  饶是阿蛮,此时也抬头惊疑不定的看着陈东。

  她刚才虽然一直趴在陈东怀中,但也看到了一群人攻击城门而无功的绝望画面呢。

  叔叔只有一个人,真的能行?

  “叔叔不确定。”

  陈东摇摇头,却是眼中精芒爆射,隐隐有火焰翻腾:“但叔叔知道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

  轰!

  声若惊雷,轰在了每个暗卫的身上。

  刹那间。

  暗卫们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原本神情各异的暗卫们,此刻也变得坚定肃杀起来。

  是啊!

  都是一群在雇佣兵战场上死过一次的人,为什么面对这样的环境,就要心思涌动,绝望哀嚎呢?

  我命由我不由天!

  曾经在雇佣兵战场上如此,为什么现在就要改变了呢?

  “好!”

  王玉舌战春雷:“少主放心,这柄重武器,王玉会亲自奉送到少主手中!”

  一众暗卫没有,但不代表匈奴军队中没有!

  困兽死斗的局面,此时匈奴军队奇诡的没有出现进攻,但不代表局面会一直奇诡僵持下去。

  局面已经至此,拼死才是王道!

  也就在这时。

  轰隆隆……|

  远处深幽静谧的街道上,终于响起了轰鸣声。

  山呼海啸,一瞬间将周遭的寂静,彻底打破。

  随着轰鸣出现,地面都剧烈震颤起来。

  陈东和王玉等人,纷纷抬眼望去。

  这一刻。

  不论是陈东,还是王玉等一众暗卫,神情都是肃杀冷漠。

  再无之前慌乱中,每人的脸色各异的情况。

  王玉将战刀缓缓地在袍子上擦拭了一下:“少主,送武器的来了!”

  “好!”

  陈东平静的应了一声。

  与此同时。

  远处轰鸣声如炸雷滚滚,越发的清晰。

  声势动天地。

  但当匈奴军队暴露在灯光之下,彻底清晰起来的时候。

  肃杀冷漠的暗卫们,却同时愣住了!

  没有预料中的热武器部队,没有战车坦克。

  甚至一眼望去,竟是连一支热武器长枪都看不到!

  入目所及,尽皆是浩荡人潮,还有一匹匹威风凛凛的战马!

  强烈的灯光将这一方天地照的亮若白昼。

  那一柄柄森寒的武器,在灯光下折射出了渗人的寒芒。

  “奇怪,匈奴人是傻子吗?想和我们近身战?”

  张朝脱口惊咦了一声。

  这一句话,几乎能代表所有暗卫们的心声。

  如今他们困死在这南城门城洞中,匈奴只要愿意,便是能以最快的速度,将他们全军覆没。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辆坦克一枚炮弹,或者是直接几枚炸弹丢进城洞中,那么一声轰鸣之后,所有人都将毫无生机。

  偏偏,匈奴人却是选择了“原始”且最没有效率的方式!

  “他们给我们机会,难道我们还不珍惜吗?”

  王玉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却是手握战刀,快速地掠出人群:“少主稍候,武器随后送到!”

  随着王玉朝着城洞外走去。

  一众暗卫,纷纷身上翻腾着磅礴杀意,紧随其后。

  一柄柄战刀,在暗卫们手中,折射出死

  亡寒光。

  如果是热武器屠杀,他们只能坐等死亡!

  但,近身厮杀,这对每个暗卫而,都是强项!

  既然有了拼死的机会,那为什么不奋力一搏,在死境中,搏出个活路?

  每个暗卫迈步前行间,脚步都坚定无比,身影更是在灯光下,拉得很长很长。

  陈东缓缓地蹲下来,面对着阿蛮:“阿蛮,叔叔等下可能也要冲出去,你乖乖地待在原地。”

  “我和叔叔一起。”

  阿蛮摇摇头,有些倔强。

  亲身经历村庄被灭,父母惨死,阿蛮清楚,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

  “听话!”

  陈东神情一沉,道:“记住叔叔的话,一旦叔叔和这些叔叔们,都死了,你面对惜星阿姨的时候,一定要记得说,你是被叔叔胁迫走的,不能说是甘愿跟叔叔走的!”

  绝死之局,他必须将所有的可能都考虑到。

  就算他和暗卫们全都惨死当场,他也不容许小小的阿蛮,随他们而去。

  面对陈东,阿蛮眼中泛起了雾气,泪水快速地流淌了出来,并未回应陈东。

  而此时。

  “杀啊!”

  王玉带着一众暗卫刚走到城门洞口。

  远处浩浩荡荡,一望无垠的匈奴军队,便是随着一声喊杀,犹如大雪原上的雪崩一般,直接朝着这边山呼海啸冲了过来。

  寂静的场面。

  随着军队冲锋,刹那间,直接进入白热化阶段!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