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040章 少主找到了!少主是第八座!

第1040章 少主找到了!少主是第八座!

  浑厚悠长的号角声,回荡天地。

  万籁俱静。

  无数道目光,尽皆瞩目向浩浩荡荡的队伍。

  好奇!

  期待!

  翘首以盼!

  寒风呼啸。

  大雪纷飞。

  银装素裹的天地,却是在这一刻,仿佛都少了几分寒意。

  夜幕笼罩,明亮的灯光将这一方天地照的亮若白昼。

  “鸣礼炮!”

  王庭广场上。

  随着一声大喊。

  罗列在广场左右的一百零八门礼炮,同时开炮。

  轰,轰,轰……

  炮声冲霄,震耳欲聋。

  也同时让整个王庭广场的气氛,都推向了更高的地步。

  所有翘首以盼的匈奴百姓,都随着礼炮声炸响回荡,而更加心神紧张。

  一百零八门礼炮,那是匈奴的最高礼仪!

  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当然,相对于屹立第八座匈奴人身像,也当得起这至高无上的礼仪荣耀!

  随着礼炮声炸响。

  号角声,再次回荡天地。

  只是曲调却是改变,变得更加激情高昂,震慑人心。

  这是匈奴国歌,寓意着匈奴奋勇向前,浴血厮杀!

  传统的曲调,源自千年前匈奴最恢弘的死期,流传至今,也是刻印进了每个匈奴人的血液之中。

  紧跟着。

  黑夜苍穹上,道道如同惊天炸雷般的轰鸣声响起。

  一架架战机,横掠苍穹,呼啸而过。

  战机轰鸣声,回荡苍穹之上。

  动静巨大。

  但此时此刻,王庭广场上的人山人海,却毫不理会。

  不论是礼炮、国歌、亦或者是掠空而过的战机,对他们而,都不重要。

  因为谁都清楚,屹立第八座人身像,当得起这等匈奴荣耀礼仪!

  他们真正关注的……是队伍中,那位人身像的本尊!

  也就在无数战机横空而过,朝着远处飞去,轰鸣声渐渐减小的时候。

  “嗷吼!”

  一声猛兽咆哮声,冲霄裂帛,回荡天地。

  这一声咆哮,却是让王庭广场周围的人山人海,同时震颤惊悚。

  比之王庭广场上刚才的惊动,更加巨大!

  猛兽?

  今日的盛会,怎么会有猛兽出现?

  一时间,人心浮动,人心惶惶。

  但谁都不曾将目光挪移半分,因为他们都听到了,猛兽咆哮,正是从远处王宫方向浩浩荡荡而来的队伍中发出!

  距离,渐渐拉近。

  骤然间。

  一望无际的人海中,一声尖叫惊呼。

  “天呐!那是什么猛兽?狮子?不,不对,狮子不可能如此威猛!”

  轰隆!

  这一声惊呼尖叫,在静谧的人海中,仿佛是直接给油锅里倒了一瓢水,瞬间炸开了!

  “白色的狮子?好,好大,那可是百兽之王啊!”

  “我的天,那白色狮子,我,我好像知道,是,是雪域雄狮!是当年王上亲率万人队,捕获到的雪域雄狮!”

  “什么?我的天,雪域雄狮那可是兽王中的王者!等等……你们快看,雪域雄狮背上,是不是有个人坐着?”

  ……

  因为距离的关系,体型最大的雪域雄狮,自然而然被百姓们最先看清。

  也正是因为看清了雪域雄狮,才引得人海喧嚣沸腾!

  “嗤……”

  王玉眉头紧拧到了极致,龇牙咧嘴发出了一声吐气声:“这不是狮王了,是狮王中的狮王了吧?”

  “好,好恐怖!”

  一旁的张朝也是神情忌惮:“妈的,域外这些部族,果然一个比一个彪悍,蛮夷原始!”

  以暗卫的目力,自然而然能看清雪域雄狮。

  只是雪域雄狮庞大的身躯,哪怕相隔甚远,也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压迫感!

  迈步前行,好似小山移动,威风凛凛,威严滔滔。

  只是很快,王玉、张朝等人便是如同人海百姓一般,将注意力放在了雪域雄狮的背上身影之上。

  雪域雄狮是兽王中的王者!

  那能够骑在雪域雄狮后背上的……又是什么?

  因为雪域雄狮,无数道目光自然而然聚焦到了骑坐在其背上的陈东身上。

  万众瞩目,目光灼灼。

  期待、好奇的同时,更多的也是震惊!

  风雪之中。

  浩浩荡荡的队伍不疾不徐的前行着。

  这是盛会,也是仪式,一丝一毫,都不能有丝毫怠慢差池。

  匈奴国歌声、号角声、礼炮声、战机掠空的声音,不断交替出现。

  也同时,将全场的气氛,一段段的推向高潮。

  终于。

  随着队伍靠近,越来越清晰。

  终于,人们也看清了骑坐在雪域雄狮身上的那道身影。

  轰!

  一片惊呼哗然,声势冲霄,碾压了一切。

  “怎么会?为什么会这样?天狼在上,雪域雄狮背上之人,为,为什么是个域内人?”

  “疯了疯了!王上到底要干嘛?难道是要将域内人捧为我匈奴第八座盖世战神,丰碑立像?”

  “不可能的!这绝不可能的!一定是我眼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

  ……

  喧嚣如潮,排山倒海。

  刹那间,静谧的人海,沸腾了起来。

  震惊、怨愤、不敢置信……

  与此同时。

  还真是个域内人?!

  王玉、张朝等一众暗卫同时一惊。

  随即

  浑厚悠长的号角声,回荡天地。

  万籁俱静。

  无数道目光,尽皆瞩目向浩浩荡荡的队伍。

  好奇!

  期待!

  翘首以盼!

  寒风呼啸。

  大雪纷飞。

  银装素裹的天地,却是在这一刻,仿佛都少了几分寒意。

  夜幕笼罩,明亮的灯光将这一方天地照的亮若白昼。

  “鸣礼炮!”

  王庭广场上。

  随着一声大喊。

  罗列在广场左右的一百零八门礼炮,同时开炮。

  轰,轰,轰……

  炮声冲霄,震耳欲聋。

  也同时让整个王庭广场的气氛,都推向了更高的地步。

  所有翘首以盼的匈奴百姓,都随着礼炮声炸响回荡,而更加心神紧张。

  一百零八门礼炮,那是匈奴的最高礼仪!

  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当然,相对于屹立第八座匈奴人身像,也当得起这至高无上的礼仪荣耀!

  随着礼炮声炸响。

  号角声,再次回荡天地。

  只是曲调却是改变,变得更加激情高昂,震慑人心。

  这是匈奴国歌,寓意着匈奴奋勇向前,浴血厮杀!

  传统的曲调,源自千年前匈奴最恢弘的死期,流传至今,也是刻印进了每个匈奴人的血液之中。

  紧跟着。

  黑夜苍穹上,道道如同惊天炸雷般的轰鸣声响起。

  一架架战机,横掠苍穹,呼啸而过。

  战机轰鸣声,回荡苍穹之上。

  动静巨大。

  但此时此刻,王庭广场上的人山人海,却毫不理会。

  不论是礼炮、国歌、亦或者是掠空而过的战机,对他们而,都不重要。

  因为谁都清楚,屹立第八座人身像,当得起这等匈奴荣耀礼仪!

  他们真正关注的……是队伍中,那位人身像的本尊!

  也就在无数战机横空而过,朝着远处飞去,轰鸣声渐渐减小的时候。

  “嗷吼!”

  一声猛兽咆哮声,冲霄裂帛,回荡天地。

  这一声咆哮,却是让王庭广场周围的人山人海,同时震颤惊悚。

  比之王庭广场上刚才的惊动,更加巨大!

  猛兽?

  今日的盛会,怎么会有猛兽出现?

  一时间,人心浮动,人心惶惶。

  但谁都不曾将目光挪移半分,因为他们都听到了,猛兽咆哮,正是从远处王宫方向浩浩荡荡而来的队伍中发出!

  距离,渐渐拉近。

  骤然间。

  一望无际的人海中,一声尖叫惊呼。

  “天呐!那是什么猛兽?狮子?不,不对,狮子不可能如此威猛!”

  轰隆!

  这一声惊呼尖叫,在静谧的人海中,仿佛是直接给油锅里倒了一瓢水,瞬间炸开了!

  “白色的狮子?好,好大,那可是百兽之王啊!”

  “我的天,那白色狮子,我,我好像知道,是,是雪域雄狮!是当年王上亲率万人队,捕获到的雪域雄狮!”

  “什么?我的天,雪域雄狮那可是兽王中的王者!等等……你们快看,雪域雄狮背上,是不是有个人坐着?”

  ……

  因为距离的关系,体型最大的雪域雄狮,自然而然被百姓们最先看清。

  也正是因为看清了雪域雄狮,才引得人海喧嚣沸腾!

  “嗤……”

  王玉眉头紧拧到了极致,龇牙咧嘴发出了一声吐气声:“这不是狮王了,是狮王中的狮王了吧?”

  “好,好恐怖!”

  一旁的张朝也是神情忌惮:“妈的,域外这些部族,果然一个比一个彪悍,蛮夷原始!”

  以暗卫的目力,自然而然能看清雪域雄狮。

  只是雪域雄狮庞大的身躯,哪怕相隔甚远,也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压迫感!

  迈步前行,好似小山移动,威风凛凛,威严滔滔。

  只是很快,王玉、张朝等人便是如同人海百姓一般,将注意力放在了雪域雄狮的背上身影之上。

  雪域雄狮是兽王中的王者!

  那能够骑在雪域雄狮后背上的……又是什么?

  因为雪域雄狮,无数道目光自然而然聚焦到了骑坐在其背上的陈东身上。

  万众瞩目,目光灼灼。

  期待、好奇的同时,更多的也是震惊!

  风雪之中。

  浩浩荡荡的队伍不疾不徐的前行着。

  这是盛会,也是仪式,一丝一毫,都不能有丝毫怠慢差池。

  匈奴国歌声、号角声、礼炮声、战机掠空的声音,不断交替出现。

  也同时,将全场的气氛,一段段的推向高潮。

  终于。

  随着队伍靠近,越来越清晰。

  终于,人们也看清了骑坐在雪域雄狮身上的那道身影。

  轰!

  一片惊呼哗然,声势冲霄,碾压了一切。

  “怎么会?为什么会这样?天狼在上,雪域雄狮背上之人,为,为什么是个域内人?”

  “疯了疯了!王上到底要干嘛?难道是要将域内人捧为我匈奴第八座盖世战神,丰碑立像?”

  “不可能的!这绝不可能的!一定是我眼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

  ……

  喧嚣如潮,排山倒海。

  刹那间,静谧的人海,沸腾了起来。

  震惊、怨愤、不敢置信……

  与此同时。

  还真是个域内人?!

  王玉、张朝等一众暗卫同时一惊。

  随即

  众人纷纷穷尽目力,想要看清雪域雄狮上陈东的面容。

  这一刻,能够冲霄裂帛的喧嚣声都荡然无存,所有暗卫眼中,只有雪域雄狮背上那道挺立的身影。

  随着距离拉近,陈东的面容也逐渐出现在王玉等人的视线之中。

  当面容彻底看清后……

  轰隆!

  好似晴天霹雳,瞬间轰在了所有暗卫身上。

  所有暗卫,刹那间直接呆若木鸡,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们奉陈道临的命令寻找陈东,自然而然对陈东的容貌记忆的一清二楚!

  只是,当熟悉的面容,出现在雪域雄狮背上的时候,寓意……就截然不同了!

  震惊呆滞了三秒。

  王玉率先回过神,“啪”的一只手直接抓住了身旁张朝的胳膊,势大力沉,宛若鹰隼爪击!

  “啊!”

  张朝身躯一震,疼的五官扭曲,身体颤抖。

  而王玉,颤抖的更加厉害!

  这一刻。

  所有暗卫都在颤抖。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这特么的……

  “张朝,你盯着,回禀,我,我去回禀!”

  王玉面色苍白,身躯颤抖的同时,声音也在震颤结巴着。

  “哥,哥,你,你松开,痛,痛啊……”

  张朝此时也是惶恐到了极点,鬼知道不可能发生的一幕,居然真的如同神兵天降一般,突然出现在了面前。

  这特么的……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啊!

  王玉直接松开了张朝,大步流星的朝着人海之外挤去。

  ……

  陈家。

  议事殿。

  灯火有些昏沉。

  陈道临面容疲惫的坐在主位上,指尖夹着香烟,手指上被烟气熏得有些发黄。

  他很疲惫。

  自从陈东失踪后,就没睡过好觉,手指发黄也是因为抽烟太多,硬生生熏出来的。

  只是此时靠在椅子上,陈道临双眸中却是有些冷厉。

  啪嗒……啪嗒……

  脚步声传来。

  陈老太太拄着拐杖,走进了议事殿。

  陈道临斜眼看向陈老太太:“三娘,就你一个人?”

  陈老太太和煦一笑:“今日请你到议事殿,是母子谈心,当然只有老身一人。”

  母子谈心?

  你特么的!

  陈道临心中嗤笑,不过却是故作如常的问:“三娘有什么要和我谈心的?”

  陈老太太眉眼一挑:“好歹我是你娘,左右无人,你就不能起身搀扶我一把?”

  “三娘吃斋念佛,自有佛保佑,摔也摔不死,哪用我搀扶?”陈道临冷冷地说了一句。

  陈老太太:“……”

  她面目阴沉的落座到椅子上,也没停顿,便是道:“道临,距离你大寿不远了,是时候该准备大寿事宜了!”

  “没心情,三娘既然挂牵,那便三娘帮我准备吧。”陈道临闭上眼睛,疲惫的捏着鼻梁。

  陈老太太看着陈道临的样子,却是心中得意。

  不过表面却是故作扼腕叹息的样子:“三娘知道,你是在担心东儿,他突然失踪,这阵子你寝食难安,彻夜难眠,但你是陈家家主,岂能因这儿女情长落了陈家颜面?你的寿宴,不仅仅是你的寿宴,而是陈家大宴!也是确立下任家主的时间,天下豪门可都关注着呢!”

  老狐狸!

  陈道临心中暗骂了一句,却是道:“东儿不归,我哪有心思管这些?”

  “但陈家下任家主的人选,可高于一切,老身觉得,你现在就得确立了!”

  陈老太太眉头拧着,神情愠怒:“道临,陈家家主是一众继承者中选出来的,历来都不是家主钦定的!东儿是继承者之一,不是继承者唯一,你这般做,陈家上下不服,天下难平!”

  “三娘是觉得我东儿毫无转机了?”

  陈道临蓦然睁开双眸,凌厉如电的直逼陈老太太。

  陈老太太身子一僵,后背寒意涌动,却转瞬平息下来:“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老身自然希望陈东有机会,但……你觉得呢?因为天杀之局进了大雪龙骑军,无故失踪,尸骨匿迹,你还要自欺欺人?”

  “你……”

  陈道临面色涨红,正要反驳呢。

  突然,电话响起。

  看了一眼,是暗卫的电话。

  陈道临急忙接起。

  刚一接通,电话那头的声音,却好似天籁之音骤然炸响。

  “家主!少主找到了!”

  轰!

  陈道临身躯一震,所有的疲惫和对陈老太太的愤怒,在这一瞬间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惊天之喜,激动难忍!

  这一幕,落到陈老太太眼中,却是惊慌失措。

  “道临,你怎么了?”

  陈道临眼中精芒闪烁,直接打开了扩音键,道:“说,少主如何了?”

  “找到了!”

  电话里响起王玉的声音。

  轰隆!

  陈老太太羸弱佝偻的身躯猛地一震,刹那间呆若木鸡,脑海一片空白。

  找到了?

  该死!

  佛你特么的……为什么要找到那畜牲野种?

  老身给你上供的香火,都让狗吃了吗?

  然而。

  就在陈道临狂喜,陈老太太愤怒的时候。

  电话里,王玉的一句话,却是瞬间让两人懵逼了。

  “少主……少主……他在匈奴被丰碑立像,受匈奴信仰膜拜!这在匈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匈奴历史几千年,七座

  浑厚悠长的号角声,回荡天地。

  万籁俱静。

  无数道目光,尽皆瞩目向浩浩荡荡的队伍。

  好奇!

  期待!

  翘首以盼!

  寒风呼啸。

  大雪纷飞。

  银装素裹的天地,却是在这一刻,仿佛都少了几分寒意。

  夜幕笼罩,明亮的灯光将这一方天地照的亮若白昼。

  “鸣礼炮!”

  王庭广场上。

  随着一声大喊。

  罗列在广场左右的一百零八门礼炮,同时开炮。

  轰,轰,轰……

  炮声冲霄,震耳欲聋。

  也同时让整个王庭广场的气氛,都推向了更高的地步。

  所有翘首以盼的匈奴百姓,都随着礼炮声炸响回荡,而更加心神紧张。

  一百零八门礼炮,那是匈奴的最高礼仪!

  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当然,相对于屹立第八座匈奴人身像,也当得起这至高无上的礼仪荣耀!

  随着礼炮声炸响。

  号角声,再次回荡天地。

  只是曲调却是改变,变得更加激情高昂,震慑人心。

  这是匈奴国歌,寓意着匈奴奋勇向前,浴血厮杀!

  传统的曲调,源自千年前匈奴最恢弘的死期,流传至今,也是刻印进了每个匈奴人的血液之中。

  紧跟着。

  黑夜苍穹上,道道如同惊天炸雷般的轰鸣声响起。

  一架架战机,横掠苍穹,呼啸而过。

  战机轰鸣声,回荡苍穹之上。

  动静巨大。

  但此时此刻,王庭广场上的人山人海,却毫不理会。

  不论是礼炮、国歌、亦或者是掠空而过的战机,对他们而,都不重要。

  因为谁都清楚,屹立第八座人身像,当得起这等匈奴荣耀礼仪!

  他们真正关注的……是队伍中,那位人身像的本尊!

  也就在无数战机横空而过,朝着远处飞去,轰鸣声渐渐减小的时候。

  “嗷吼!”

  一声猛兽咆哮声,冲霄裂帛,回荡天地。

  这一声咆哮,却是让王庭广场周围的人山人海,同时震颤惊悚。

  比之王庭广场上刚才的惊动,更加巨大!

  猛兽?

  今日的盛会,怎么会有猛兽出现?

  一时间,人心浮动,人心惶惶。

  但谁都不曾将目光挪移半分,因为他们都听到了,猛兽咆哮,正是从远处王宫方向浩浩荡荡而来的队伍中发出!

  距离,渐渐拉近。

  骤然间。

  一望无际的人海中,一声尖叫惊呼。

  “天呐!那是什么猛兽?狮子?不,不对,狮子不可能如此威猛!”

  轰隆!

  这一声惊呼尖叫,在静谧的人海中,仿佛是直接给油锅里倒了一瓢水,瞬间炸开了!

  “白色的狮子?好,好大,那可是百兽之王啊!”

  “我的天,那白色狮子,我,我好像知道,是,是雪域雄狮!是当年王上亲率万人队,捕获到的雪域雄狮!”

  “什么?我的天,雪域雄狮那可是兽王中的王者!等等……你们快看,雪域雄狮背上,是不是有个人坐着?”

  ……

  因为距离的关系,体型最大的雪域雄狮,自然而然被百姓们最先看清。

  也正是因为看清了雪域雄狮,才引得人海喧嚣沸腾!

  “嗤……”

  王玉眉头紧拧到了极致,龇牙咧嘴发出了一声吐气声:“这不是狮王了,是狮王中的狮王了吧?”

  “好,好恐怖!”

  一旁的张朝也是神情忌惮:“妈的,域外这些部族,果然一个比一个彪悍,蛮夷原始!”

  以暗卫的目力,自然而然能看清雪域雄狮。

  只是雪域雄狮庞大的身躯,哪怕相隔甚远,也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压迫感!

  迈步前行,好似小山移动,威风凛凛,威严滔滔。

  只是很快,王玉、张朝等人便是如同人海百姓一般,将注意力放在了雪域雄狮的背上身影之上。

  雪域雄狮是兽王中的王者!

  那能够骑在雪域雄狮后背上的……又是什么?

  因为雪域雄狮,无数道目光自然而然聚焦到了骑坐在其背上的陈东身上。

  万众瞩目,目光灼灼。

  期待、好奇的同时,更多的也是震惊!

  风雪之中。

  浩浩荡荡的队伍不疾不徐的前行着。

  这是盛会,也是仪式,一丝一毫,都不能有丝毫怠慢差池。

  匈奴国歌声、号角声、礼炮声、战机掠空的声音,不断交替出现。

  也同时,将全场的气氛,一段段的推向高潮。

  终于。

  随着队伍靠近,越来越清晰。

  终于,人们也看清了骑坐在雪域雄狮身上的那道身影。

  轰!

  一片惊呼哗然,声势冲霄,碾压了一切。

  “怎么会?为什么会这样?天狼在上,雪域雄狮背上之人,为,为什么是个域内人?”

  “疯了疯了!王上到底要干嘛?难道是要将域内人捧为我匈奴第八座盖世战神,丰碑立像?”

  “不可能的!这绝不可能的!一定是我眼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

  ……

  喧嚣如潮,排山倒海。

  刹那间,静谧的人海,沸腾了起来。

  震惊、怨愤、不敢置信……

  与此同时。

  还真是个域内人?!

  王玉、张朝等一众暗卫同时一惊。

  随即

  人身像,少主是第八座!”

  陈道临:“……”

  陈老太太:“……”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