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039章 人山人海,喧嚣震天!

第1039章 人山人海,喧嚣震天!

  声浪滚滚,回荡王殿。

  砰咙一声!

  魁罡身子失去了平衡,直接摔在了地上。

  这一刻,他脸色苍白到极点,眼神更是惶惶失措,没了焦距。

  曾经身为匈奴第一勇士的自信与桀骜,在这一刻,被扒的一干二净。

  颓然、沮丧,好似苍穹倾覆。

  而魁罡的摔倒,在此时的王殿中,却显得毫不重要,无人关心,甚至就连魁罡身旁的官员都不曾想过搀扶。

  匈奴王挥了挥手,示意护卫去搀扶魁罡。

  随即,他便是转身,满目欣赏的望着正与雪域雄狮站在一起的陈东:“本王的天赐龙婿,还不骑上坐骑,去迎接今日属于你的万丈荣光?”

  “谢父王!”

  陈东一身戎装,英姿勃发。

  当目光望向雪域雄狮的时候,雪域雄狮仿佛是知道他的心思,当即便是缓缓地趴伏下了身子。

  陈东强忍着后背上的伤痛,双脚猛然发力,一跃而起,稳稳地落到了雪域雄狮的后背。

  随即,雪域雄狮缓缓起身。

  刹那间,一股睥睨众生的霸道威严,在雪域雄狮的加持下,自陈东身上横扫而出。

  饶是匈奴王也不禁眼中精芒爆射,一连叫了三个好字,这才感慨得说:“此等威严,此等气势,无愧我匈奴战神!”

  “见过……匈奴战神!”

  随着匈奴王的话音出口,匍匐在地的百官,恭敬大喊。

  声音回荡,气势磅礴。

  与此同时满腔疑惑的百官们也恍然大悟,王庭广场上的那第八座人身像,正是此时雪域雄狮背上的男人!

  “出发!”

  随着匈奴王一声令下,百官同时起身,井然有序的跟随在匈奴王和惜星身后,而在最前方,却是骑跨着雪域雄狮的陈东一骑当先!

  风雪呼嚎。

  灯火阑珊。

  陈东一身戎装,骑跨在雪域雄狮之上,神情肃然,唯独目光却是有些飘忽。

  而在他身后,匈奴王与惜星携带百官,浩浩荡荡的紧紧跟随。

  绵延而出,宛若一条长龙。

  龙头……正是陈东!

  不论是匈奴王还是百官,脸上尽皆肃穆,迈步前行,披风戴雪。

  目光却是始终注视着最前方的陈东。

  今日,属于陈东!

  整个匈奴十三城,也属于陈东!

  队伍浩浩荡荡前行着,不疾不徐,静谧无声。

  无形中,却是有种庄重肃穆的磅礴威压,沿途横压一切。

  王殿内,随着百官离开,也只剩下了魁罡和身旁的两名护卫,诺大的王殿一下子变得空荡荡,冷冷清清。

  魁罡呆坐在轮椅上,望着浩浩荡荡远离的队伍,这支队伍,堪称匈奴之最!

  最终,他的目光落到了队伍前方,那高坐雪域雄狮背部的男人身上。

  怨愤、嫉妒、愤怒……

  滔天的情绪,铺天盖地的汹涌而来。

  这一刻,魁罡神情阴冷到了极致。

  甚至身旁的两名护卫,也有种如芒刺骨的感觉,悄然间惶恐退后了一步。

  魁罡咬牙切齿,面若寒霜,眼神泛着浓浓恨意与杀意。

  曾几何时,这辉煌一幕,离他不过咫尺之遥!

  但随着这个域内人的出现,一切荣耀,尽皆离他而去。

  名望,身份,甚至是梦寐以求的惜星,尽皆归属给了那个域内人。

  这翻天覆地的变化,却仅仅是在他昏迷苏醒后的这一朝一夕之间。

  他恨!

  怎么可能不恨?

  悄然间,魁罡眼中的恨意与杀意慢慢收敛,整个人身上的气势也在快速地压制,不过几息时间,魁罡给人的感觉便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几息之前,他宛若择人而噬的暴怒凶兽。

  几息之后,他却像是深邃的大海漩涡。

  眼神,也变得深邃无比,若有所思。

  王庭广场上。

  人山人海,喧嚣震天。

  一眼望不到边际的人潮,在明亮灯光的照射下,给人一种极为震撼且压迫的感觉。

  今日,是匈奴王庭十三城的盛会!

  也是三天蓄怨的匈奴人们,迫切想要得到答案的时刻!

  无数目光,恍若铺天盖地的潮水一般,涌向王庭广场上那被巨大红布笼罩的第八座人身像。

  如果不是森严的军队在现场维持秩序,早已经有人冲上去一把扯下红布,一窥究竟了!

  “谁啊?那第八座人身像,到底是谁?还有那块碑文又镌刻的什么?”

  “咱们匈奴突然要立第八座人身像,前七座历史上每次屹立,都是惊天动地,这一次,王上到底在隐瞒什么?”

  “还要多久啊?丰碑立像无异是给咱匈奴所有人再添一尊信仰之像,王上这次,简直唐突!”

  ……

  议论声此起彼伏,有低声私语,也有大声喧嚣的。

  声势震天,浩浩荡荡,仿若要将这方天穹的极夜黑幕都悍然撕裂。

  随着源源不断的匈奴人汇聚到王庭广场四周,人挤人的情况下,就仿佛潮浪一般,不断地朝广场中心涌动。

  这样的涌动,并不是有人刻意想要直接闯入广场,而是在人潮的推挤之下,“一浪高过一浪”。

  王玉和张朝等人伫立在密集的人群中。

  以他们的实力,完全能够在汹涌拥挤的人群中,稳如泰山,纹丝不动。

  “头儿,这声势也太吓人了。”

  张朝身形高大,此时目光

  声浪滚滚,回荡王殿。

  砰咙一声!

  魁罡身子失去了平衡,直接摔在了地上。

  这一刻,他脸色苍白到极点,眼神更是惶惶失措,没了焦距。

  曾经身为匈奴第一勇士的自信与桀骜,在这一刻,被扒的一干二净。

  颓然、沮丧,好似苍穹倾覆。

  而魁罡的摔倒,在此时的王殿中,却显得毫不重要,无人关心,甚至就连魁罡身旁的官员都不曾想过搀扶。

  匈奴王挥了挥手,示意护卫去搀扶魁罡。

  随即,他便是转身,满目欣赏的望着正与雪域雄狮站在一起的陈东:“本王的天赐龙婿,还不骑上坐骑,去迎接今日属于你的万丈荣光?”

  “谢父王!”

  陈东一身戎装,英姿勃发。

  当目光望向雪域雄狮的时候,雪域雄狮仿佛是知道他的心思,当即便是缓缓地趴伏下了身子。

  陈东强忍着后背上的伤痛,双脚猛然发力,一跃而起,稳稳地落到了雪域雄狮的后背。

  随即,雪域雄狮缓缓起身。

  刹那间,一股睥睨众生的霸道威严,在雪域雄狮的加持下,自陈东身上横扫而出。

  饶是匈奴王也不禁眼中精芒爆射,一连叫了三个好字,这才感慨得说:“此等威严,此等气势,无愧我匈奴战神!”

  “见过……匈奴战神!”

  随着匈奴王的话音出口,匍匐在地的百官,恭敬大喊。

  声音回荡,气势磅礴。

  与此同时满腔疑惑的百官们也恍然大悟,王庭广场上的那第八座人身像,正是此时雪域雄狮背上的男人!

  “出发!”

  随着匈奴王一声令下,百官同时起身,井然有序的跟随在匈奴王和惜星身后,而在最前方,却是骑跨着雪域雄狮的陈东一骑当先!

  风雪呼嚎。

  灯火阑珊。

  陈东一身戎装,骑跨在雪域雄狮之上,神情肃然,唯独目光却是有些飘忽。

  而在他身后,匈奴王与惜星携带百官,浩浩荡荡的紧紧跟随。

  绵延而出,宛若一条长龙。

  龙头……正是陈东!

  不论是匈奴王还是百官,脸上尽皆肃穆,迈步前行,披风戴雪。

  目光却是始终注视着最前方的陈东。

  今日,属于陈东!

  整个匈奴十三城,也属于陈东!

  队伍浩浩荡荡前行着,不疾不徐,静谧无声。

  无形中,却是有种庄重肃穆的磅礴威压,沿途横压一切。

  王殿内,随着百官离开,也只剩下了魁罡和身旁的两名护卫,诺大的王殿一下子变得空荡荡,冷冷清清。

  魁罡呆坐在轮椅上,望着浩浩荡荡远离的队伍,这支队伍,堪称匈奴之最!

  最终,他的目光落到了队伍前方,那高坐雪域雄狮背部的男人身上。

  怨愤、嫉妒、愤怒……

  滔天的情绪,铺天盖地的汹涌而来。

  这一刻,魁罡神情阴冷到了极致。

  甚至身旁的两名护卫,也有种如芒刺骨的感觉,悄然间惶恐退后了一步。

  魁罡咬牙切齿,面若寒霜,眼神泛着浓浓恨意与杀意。

  曾几何时,这辉煌一幕,离他不过咫尺之遥!

  但随着这个域内人的出现,一切荣耀,尽皆离他而去。

  名望,身份,甚至是梦寐以求的惜星,尽皆归属给了那个域内人。

  这翻天覆地的变化,却仅仅是在他昏迷苏醒后的这一朝一夕之间。

  他恨!

  怎么可能不恨?

  悄然间,魁罡眼中的恨意与杀意慢慢收敛,整个人身上的气势也在快速地压制,不过几息时间,魁罡给人的感觉便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几息之前,他宛若择人而噬的暴怒凶兽。

  几息之后,他却像是深邃的大海漩涡。

  眼神,也变得深邃无比,若有所思。

  王庭广场上。

  人山人海,喧嚣震天。

  一眼望不到边际的人潮,在明亮灯光的照射下,给人一种极为震撼且压迫的感觉。

  今日,是匈奴王庭十三城的盛会!

  也是三天蓄怨的匈奴人们,迫切想要得到答案的时刻!

  无数目光,恍若铺天盖地的潮水一般,涌向王庭广场上那被巨大红布笼罩的第八座人身像。

  如果不是森严的军队在现场维持秩序,早已经有人冲上去一把扯下红布,一窥究竟了!

  “谁啊?那第八座人身像,到底是谁?还有那块碑文又镌刻的什么?”

  “咱们匈奴突然要立第八座人身像,前七座历史上每次屹立,都是惊天动地,这一次,王上到底在隐瞒什么?”

  “还要多久啊?丰碑立像无异是给咱匈奴所有人再添一尊信仰之像,王上这次,简直唐突!”

  ……

  议论声此起彼伏,有低声私语,也有大声喧嚣的。

  声势震天,浩浩荡荡,仿若要将这方天穹的极夜黑幕都悍然撕裂。

  随着源源不断的匈奴人汇聚到王庭广场四周,人挤人的情况下,就仿佛潮浪一般,不断地朝广场中心涌动。

  这样的涌动,并不是有人刻意想要直接闯入广场,而是在人潮的推挤之下,“一浪高过一浪”。

  王玉和张朝等人伫立在密集的人群中。

  以他们的实力,完全能够在汹涌拥挤的人群中,稳如泰山,纹丝不动。

  “头儿,这声势也太吓人了。”

  张朝身形高大,此时目光

  所及之处,尽皆是一颗颗人头,不免有种后背发毛的感觉。

  “第八座人身像,被压制的太厉害了,群情激奋,民怨暗藏,今日的匈奴王城不仅仅是汇聚了其余十二座星城的匈奴人,甚至还有距离十三城稍近的百姓,星夜而来。”

  王玉面目沉凝,目光却是凌厉的穿过人潮,锁定了几个方向。

  那几个方向,是暗卫的其他兄弟。

  在南城门集合完毕后,为了不招摇过市引人注目,王玉还是细心的将暗卫队伍分成了几支小队,分散在四周,呈犄角之势,一旦有什么变故,几支小队也能快速汇合,进行应对。

  置身在茫茫匈奴人海中,即便是他,也惴惴不安。

  他们这些个域内人,就仿佛是羊羔进了狼群,就算狼群不注意他们。

  可是……万一呢?

  “也不知道那人身像,到底是谁?”

  张朝好奇的呢喃,靠近了王玉,低声道:“如果真是个域内人,估计今天匈奴王城要炸锅了吧?”

  “暂时不确定,也有可能是那醉酒壮汉吹牛,但如果真是域内人的话,就得看匈奴王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否则,估计今日就不是立人身像的盛会了,而是匈奴换王了!”

  王玉缓缓地说道。

  得益于酒馆内的情报,他们相较于普通匈奴百姓,知道的更多。

  他们关注的点,是在域内人身上!

  就这一个点,即便是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们也必须到这里看一眼,才能安心。

  但如果匈奴百姓得知是个域内人的话,匈奴王稍有不慎,就可能当场退下王座!

  域内域外,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成见就好似每个人心中的一座巍峨大岳,难以逾越。

  而匈奴王,却偏偏要打破每个匈奴人心中的这座成见大岳,在他们心中铸就一座域内人的信仰人身像,这简直就是在撕每个匈奴人的逆鳞。

  如果处理不慎,那就是犯众怒了,就算是王,也难以抗衡!

  也就在这时。

  呜呜……

  王庭广场上,陡然响起了浑厚悠长的号角声。

  声音回荡,如同一只只无形大手,在声音响起的瞬间,便是抚平了一望无际的人海喧嚣。

  天地,在这一刻,戛然寂静。

  唯独号角回荡!

  而在远处,王宫的方向,浩浩荡荡的队伍,正朝着这边,缓缓而来。

  “终于……来了!”

  王玉的心提了起来,眸光乍亮。

  不仅仅是他,还有张朝等人,甚至是在场的每个匈奴人,此时的心都提了起来,纷纷看去。

  万众瞩目!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