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036章 盛会开启,惜星的愿望!

第1036章 盛会开启,惜星的愿望!

  三天舆论发酵,好似狂风暴雨席卷了整个王庭十三城。

  匈奴王无端丰碑立像,俨然是悖逆祖制!

  更是有亵渎匈奴人信仰供奉的嫌疑。

  舆论风暴的一步步催长着,王庭十三城中的百姓怨声载道,更有不知情的官员,也在这种全民怨愤的情绪催动下,越来越多的对匈奴王直进谏。

  只是在匈奴王的决绝之下,所有进谏尽皆被强势压下。

  转眼。

  就到了第四天。

  极夜黑昼。

  今日的风雪,似乎比往日更猛烈了一些。

  却丝毫不影响十二星城的百姓,蜂拥进王城之中。

  舆论蓄势发酵,在这三天时间,已经到达了极致,如今也终于是让百姓们知道始末缘由的时间。

  这三天时间,也不乏有人想通过手段人脉,打探屹立在王城广场的第八座人身像的庐山真面目。

  不过在匈奴王的强势压制下,人身像从动工,到快速完工的这整个期间,容貌始终都不曾泄露半点。

  甚至就连王城广场上的施工人员,还有护卫看守,都全部由匈奴王亲自下了死命封口令!

  这也导致,整个丰碑立像事件,在这三天中,不知情者,始终不知!

  夜幕之下。

  匈奴王庭十三城,灯火通明,将十三座城池照的亮如白昼。

  三天发酵,如今百姓蜂拥进王城,倒是多出了一种盛会繁荣。

  王城南门口。

  王玉和张朝等人随着人潮,涌向王城内。

  本来几人还有些忐忑,但当看到人潮中不乏有陌生的域内人面孔的时候,心也就放了下来。

  为了这次的大手笔,匈奴王城真的将防护程度放松得很厉害了。

  很快,几人便是进入了南城门。

  人潮沿着街道四散开来,四周也不再那么拥挤。

  张朝伸了个懒腰,打趣道:“我还以为至少会适当的筛查一下呢,没想到就跟着人潮进来了。”

  “舆论发酵的太厉害了,匈奴百姓早已经急不可耐了。”

  王玉面色沉凝,平静的说:“法不责众,这可是事关整个匈奴的大事,无异是直接为匈奴百姓们心中再度竖起一座信仰神像,就算不是域内人,匈奴王这般秘而不发的姿态,也足够让百姓们陷入躁动之中了。”

  搓了搓手,他戏谑一笑:“毕竟,咱们也不可能随意让人在自家的祖宗祠堂里突然摆一尊老祖宗上去供奉吧?”

  张朝等人对视一眼,纷纷露出了笑意。

  眺望了一下四周涌动的人潮,王玉平静的说:“先找个地方等吧,等兄弟们都汇聚过来了,再做安排。”

  几人很快便是在南门口找了一个相对僻静不显眼的地方,依靠在墙边,静静等待起来。

  没多久,便有熟悉的面庞出现在城门口的拥挤人潮中。

  与此同时。

  王宫内。

  惜星的行宫卧房。

  异香幽幽。

  暖意洋洋。

  陈东屹立在巨大的梳妆镜前,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精气神也恢复了过来。

  惜星在旁边,和仆人一起为陈东整装打理。

  阿蛮站在一旁,满眼小星星的望着陈东,惊叹道:“叔叔真的好帅啊!”

  陈东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望着巨大梳妆镜里的自己,也不禁有些失神。

  这或许是他失忆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正视自己!

  镜子里,陈东那张面庞宛若刀削一般,目光如炬,脸上透着一股俨然和年龄不符的坚毅。

  有些长的黑发,也被惜星梳理的根根清晰,竖在了脑后。

  再配以挺拔的身姿,还有惜星亲自为他披上的匈奴戎装,让此刻的陈东,英姿勃发,威严赫赫。

  饶是惜星,在为陈东整装的时候,也时不时地偷看镜子里的陈东。

  她只钟情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和未来的潜力,这点她毫不避讳,最初陈东吸引她的只是那纵横千军万马之中所向披靡的强大实力!

  如今细细端详,却是发现这个男人的容貌和身姿,依旧让她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恍惚间,惜星的心跳嘭嘭加速着,时而扫向镜子的目光也越发痴迷,就连耳根处也渐渐地攀附上了红晕。

  “阿姨,你怎么脸红了?”

  一道好奇的声音响起。

  刚为陈东系好腰带,正准备为陈东做最后的整理的惜星,猛地听到这句话,登时惊慌失措。

  “啊?什么?没,没有啊!”

  惜星神情有些慌乱,急忙矢口否认!

  只是这般慌乱的否认,却是明显缺乏说服力。

  陈东缓缓转身,低头看着眼前慌乱的惜星,微微一笑。

  这一笑,落到惜星眼中,却是让她更加心神恍惚,心中就好像小鹿乱撞似的。

  “叔叔,你看到了吧,阿姨确实脸红了。”

  阿蛮眨着大眼睛,认真地看着陈东。

  年幼如她,懂得很多超出同龄人的东西,但终究还是个孩子,人情世故,欠缺了许多。

  “阿蛮……”

  惜星娇躯一颤,急忙蹿到了阿蛮身前,抬手捂住阿蛮的嘴巴,又抬起右手轻轻地刮了一下阿蛮的鼻梁,嗔怪道:“小小年纪,就知道乱说,阿姨生气咯。”

  阿蛮清澈的大眼睛里,登时露出了惶恐之色,忙摇摇头。

  而一旁的陈东,望着惜星轻轻刮阿蛮鼻梁的动作,不由得脸上的笑容消失,陷入失神中。

  那股强烈

  三天舆论发酵,好似狂风暴雨席卷了整个王庭十三城。

  匈奴王无端丰碑立像,俨然是悖逆祖制!

  更是有亵渎匈奴人信仰供奉的嫌疑。

  舆论风暴的一步步催长着,王庭十三城中的百姓怨声载道,更有不知情的官员,也在这种全民怨愤的情绪催动下,越来越多的对匈奴王直进谏。

  只是在匈奴王的决绝之下,所有进谏尽皆被强势压下。

  转眼。

  就到了第四天。

  极夜黑昼。

  今日的风雪,似乎比往日更猛烈了一些。

  却丝毫不影响十二星城的百姓,蜂拥进王城之中。

  舆论蓄势发酵,在这三天时间,已经到达了极致,如今也终于是让百姓们知道始末缘由的时间。

  这三天时间,也不乏有人想通过手段人脉,打探屹立在王城广场的第八座人身像的庐山真面目。

  不过在匈奴王的强势压制下,人身像从动工,到快速完工的这整个期间,容貌始终都不曾泄露半点。

  甚至就连王城广场上的施工人员,还有护卫看守,都全部由匈奴王亲自下了死命封口令!

  这也导致,整个丰碑立像事件,在这三天中,不知情者,始终不知!

  夜幕之下。

  匈奴王庭十三城,灯火通明,将十三座城池照的亮如白昼。

  三天发酵,如今百姓蜂拥进王城,倒是多出了一种盛会繁荣。

  王城南门口。

  王玉和张朝等人随着人潮,涌向王城内。

  本来几人还有些忐忑,但当看到人潮中不乏有陌生的域内人面孔的时候,心也就放了下来。

  为了这次的大手笔,匈奴王城真的将防护程度放松得很厉害了。

  很快,几人便是进入了南城门。

  人潮沿着街道四散开来,四周也不再那么拥挤。

  张朝伸了个懒腰,打趣道:“我还以为至少会适当的筛查一下呢,没想到就跟着人潮进来了。”

  “舆论发酵的太厉害了,匈奴百姓早已经急不可耐了。”

  王玉面色沉凝,平静的说:“法不责众,这可是事关整个匈奴的大事,无异是直接为匈奴百姓们心中再度竖起一座信仰神像,就算不是域内人,匈奴王这般秘而不发的姿态,也足够让百姓们陷入躁动之中了。”

  搓了搓手,他戏谑一笑:“毕竟,咱们也不可能随意让人在自家的祖宗祠堂里突然摆一尊老祖宗上去供奉吧?”

  张朝等人对视一眼,纷纷露出了笑意。

  眺望了一下四周涌动的人潮,王玉平静的说:“先找个地方等吧,等兄弟们都汇聚过来了,再做安排。”

  几人很快便是在南门口找了一个相对僻静不显眼的地方,依靠在墙边,静静等待起来。

  没多久,便有熟悉的面庞出现在城门口的拥挤人潮中。

  与此同时。

  王宫内。

  惜星的行宫卧房。

  异香幽幽。

  暖意洋洋。

  陈东屹立在巨大的梳妆镜前,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精气神也恢复了过来。

  惜星在旁边,和仆人一起为陈东整装打理。

  阿蛮站在一旁,满眼小星星的望着陈东,惊叹道:“叔叔真的好帅啊!”

  陈东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望着巨大梳妆镜里的自己,也不禁有些失神。

  这或许是他失忆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正视自己!

  镜子里,陈东那张面庞宛若刀削一般,目光如炬,脸上透着一股俨然和年龄不符的坚毅。

  有些长的黑发,也被惜星梳理的根根清晰,竖在了脑后。

  再配以挺拔的身姿,还有惜星亲自为他披上的匈奴戎装,让此刻的陈东,英姿勃发,威严赫赫。

  饶是惜星,在为陈东整装的时候,也时不时地偷看镜子里的陈东。

  她只钟情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和未来的潜力,这点她毫不避讳,最初陈东吸引她的只是那纵横千军万马之中所向披靡的强大实力!

  如今细细端详,却是发现这个男人的容貌和身姿,依旧让她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恍惚间,惜星的心跳嘭嘭加速着,时而扫向镜子的目光也越发痴迷,就连耳根处也渐渐地攀附上了红晕。

  “阿姨,你怎么脸红了?”

  一道好奇的声音响起。

  刚为陈东系好腰带,正准备为陈东做最后的整理的惜星,猛地听到这句话,登时惊慌失措。

  “啊?什么?没,没有啊!”

  惜星神情有些慌乱,急忙矢口否认!

  只是这般慌乱的否认,却是明显缺乏说服力。

  陈东缓缓转身,低头看着眼前慌乱的惜星,微微一笑。

  这一笑,落到惜星眼中,却是让她更加心神恍惚,心中就好像小鹿乱撞似的。

  “叔叔,你看到了吧,阿姨确实脸红了。”

  阿蛮眨着大眼睛,认真地看着陈东。

  年幼如她,懂得很多超出同龄人的东西,但终究还是个孩子,人情世故,欠缺了许多。

  “阿蛮……”

  惜星娇躯一颤,急忙蹿到了阿蛮身前,抬手捂住阿蛮的嘴巴,又抬起右手轻轻地刮了一下阿蛮的鼻梁,嗔怪道:“小小年纪,就知道乱说,阿姨生气咯。”

  阿蛮清澈的大眼睛里,登时露出了惶恐之色,忙摇摇头。

  而一旁的陈东,望着惜星轻轻刮阿蛮鼻梁的动作,不由得脸上的笑容消失,陷入失神中。

  那股强烈

  的熟悉感,再次席卷而来。

  可……到底是谁呢?

  回过头的惜星见陈东发愣,登时反应过来,忙嫣然一笑道:“好啦,别去想了,等下又得头疼欲裂了,记住了,今天是你最高光的时刻,千万不能有丝毫瑕疵的!”

  “我知道。”

  陈东点点头,眼中的疑惑消失不见。

  但下意识地,双手却是紧紧地握了一下拳,然后缓缓松开。

  惜星缓步走到陈东面前,抬起葱葱玉指,一边为陈东整理最后的衣冠,一边仰头,绝美容颜露出了妩媚之色,恍若星空的眸子,这一刻泛起了涟漪。

  这样的神情,看得陈东一阵失神。

  “匈奴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三连冠,这无上荣耀,只有我惜星的男人才能拥有!”

  柔声细语,仿佛拥有透入人心的魔力。

  听得陈东耳根子发软。

  “大匈奴的第一勇士,大匈奴的征南大将军,匈奴历史上第八位丰碑立像者,这些都是父王对你和我最大的恩赐,今日整个匈奴,都将瞻仰你的荣光,都将认识你这位将来带领他们重现昔日匈奴繁荣之景的绝世英雄!”

  说着,惜星踮起了脚尖,似滴血的红唇,缓缓地靠近陈东的耳畔。

  吐气如兰,轻轻地热气席卷着陈东耳朵,让他的耳朵快速泛红。

  紧跟着,柔情似水的亲昵声音,悄悄地回荡在陈东耳畔:“你能答应我一个愿望吗?今晚,你能只属于我一个人吗?”

  陈东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即应道:“好。”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