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991章 贪狼?极夜即将降临

第991章 贪狼?极夜即将降临

  “那么……我叫什么名字?”

  陈东忽然顿住了脚步,转身看着惜星。

  与陈东目光交际的瞬间,惜星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急忙低下了头,一抹红晕却是悄然在脸颊上晕染开。

  她能够在确定眼前这个男人失忆的瞬间,做出冒充妻子的决断,也能够不择手段的选择为这个失忆的男人编造出一段记忆。

  但她终究是个云英未嫁的小女子,曾经魂牵梦萦,日思夜想的男人,突然出现在眼前,目光对望的那种怦然心动,依旧让她难以克制。

  不过,在低头的时候,惜星却是吐出了一个名字。

  “贪狼,是你的名字。”

  “贪狼?”

  陈东砸吧了一下嘴,回味了一下这个名字,戏谑一笑:“我这名字倒是挺霸气的。”

  “是啊,你可是大雪原上最优秀的男人!”

  惜星侧过身子,重新挽住陈东的胳膊,仿佛小娇妻一般,眼眸中满是爱慕和崇拜,说道:“能娶我惜星的男人,一定是大雪原上最最优秀的男人!”

  感受到惜星的目光。

  陈东不禁微微一笑。

  不得不说,惜星真的很会拿捏男人的心思。

  “走吧,外边风大,进屋和阿蛮休息一下,我去收拾行礼,等下咱们去家里,等你和阿蛮都恢复了一些后,我再带你去见父亲。”

  惜星并没有将对陈东的爱慕和崇拜眼神持续多久,说了一句,便是挽着陈东回到了房间。

  阿蛮已经睡了过去。

  不过当陈东和惜星进入房间的时候,却是看到阿蛮娇小羸弱的身子在隐隐颤抖着,哪怕是熟睡中,口中依旧发出轻微的哭泣声,眼角更是流淌下来两行热泪。

  “小阿蛮把自己封闭起来了。”

  惜星看得一阵心疼,她本就对幼奴深恶痛绝,知晓阿蛮的遭遇后,对阿蛮更多了一份同情心:“老公,你去陪着阿蛮吧,我来收拾。”}

  陈东并未拒绝,点点头,便是走到床边,侧卧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将阿蛮揽入怀中,一边为阿蛮整理被子,一边轻轻地将阿蛮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

  阿蛮苏醒后的表现,他其实就已经察觉到了。

  人在受了接连的难以承受的大刺激后,本能的就会将情绪封闭起来。

  阿蛮接连经历了屠村、父母双亡、哥哥惨死的大变故,再度醒来后却变得格外平静,俨然就是身体本能的将她的情绪封闭了。

  只有在熟睡这种最放松的状态下,被封闭的情绪,才会酝酿爆发出来。

  随着陈东的轻拍,渐渐地阿蛮的弱小身躯颤抖幅度大大降低,口中的嘤嘤抽泣声也消失不见,呼吸变得平稳均匀起来。

  ……

  后边的一周时间。

  陈东、惜星和阿蛮都待在女护卫租住的院子里。

  三人俨然像是一家三口,过起了小日子。

  每天惜星都会为陈东讲述一段失忆前的事情,经过一夜构思出来的“记忆”,在惜星看来,逻辑顺序俨然已经严丝合缝了。

  而结果,也正如惜星预想的一样。

  陈东对她编造出来的记忆,毫无置疑,俨然一副听之信之。

  两人的关系也在快速升温,如胶似漆。

  至于阿蛮,也依旧平静淡定,只是在每晚深夜熟睡后,封闭的情绪会爆发出来。

  每到深夜,陈东和惜星都会习以为常的苏醒过来,将阿蛮搂抱进怀中,安抚着入睡。

  两人都清楚,阿蛮将自己的情绪封闭,想要彻底走出来,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是一个水磨工夫,滴水才能石穿。

  久而久之,两人也习惯了和阿蛮睡在一个床上的事情。

  不过,陈东也从惜星的口中,得知了两人刚结婚不久,尚且没有进行园房,这点倒是能从惜星口中听出几丝怨念。

  但有阿蛮在,两人的园房,也是不断被推迟了。

  日子缓缓地过着。

  在惜星细心的照顾下,陈东和阿蛮的身体都在快速地恢复着。

  陈东的伤势太重,短时间内恢复的并不明显。

  但阿蛮,却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脸上没有了皲裂伤口,让阿蛮的脸蛋重新恢复了如同嫩鸡蛋一般,白里透红,小丫头的样子一下子变得可爱漂亮起来,再配上一双清澈无邪的大眼睛,更是将这份可爱漂亮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在冰冻的覆盖下,饶是陈东和惜星都没想到,阿蛮的底子原来这么好。

  也就在三人在小院中过着小日子的时候。

  大雪原上,却是另一番光景。

  五万大雪龙骑军在白起和三大金卫的带领下,纵马扫荡雪原,令靠近镇疆城的十几个域外部族胆战心惊,人心惶惶。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白起和三大金卫之间,却是萦绕起了一股强烈的绝望。

  “白伍长,都这么长时间了,咱们这五万人马,都把祁连山以南的这大片疆域掀了一遍又一遍,依旧没有陈龙头的消息,会不会?”

  一个金卫面色沉重,沉声说道。

  “不管会不会,只要没到极夜时间,我们就要继续进行下去!”

  白起目光坚定,下意识地牵扯战马缰绳的右手,紧紧地握起,手背青筋如同蚯蚓一般凸显了出来。

  只是话音刚落,另一个金卫便是说道:“白伍长,按照推算的话,明天就是极夜降临的时刻了,依照主宰命令,咱们得返回镇疆城了。”

  “明天就要

  “那么……我叫什么名字?”

  陈东忽然顿住了脚步,转身看着惜星。

  与陈东目光交际的瞬间,惜星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急忙低下了头,一抹红晕却是悄然在脸颊上晕染开。

  她能够在确定眼前这个男人失忆的瞬间,做出冒充妻子的决断,也能够不择手段的选择为这个失忆的男人编造出一段记忆。

  但她终究是个云英未嫁的小女子,曾经魂牵梦萦,日思夜想的男人,突然出现在眼前,目光对望的那种怦然心动,依旧让她难以克制。

  不过,在低头的时候,惜星却是吐出了一个名字。

  “贪狼,是你的名字。”

  “贪狼?”

  陈东砸吧了一下嘴,回味了一下这个名字,戏谑一笑:“我这名字倒是挺霸气的。”

  “是啊,你可是大雪原上最优秀的男人!”

  惜星侧过身子,重新挽住陈东的胳膊,仿佛小娇妻一般,眼眸中满是爱慕和崇拜,说道:“能娶我惜星的男人,一定是大雪原上最最优秀的男人!”

  感受到惜星的目光。

  陈东不禁微微一笑。

  不得不说,惜星真的很会拿捏男人的心思。

  “走吧,外边风大,进屋和阿蛮休息一下,我去收拾行礼,等下咱们去家里,等你和阿蛮都恢复了一些后,我再带你去见父亲。”

  惜星并没有将对陈东的爱慕和崇拜眼神持续多久,说了一句,便是挽着陈东回到了房间。

  阿蛮已经睡了过去。

  不过当陈东和惜星进入房间的时候,却是看到阿蛮娇小羸弱的身子在隐隐颤抖着,哪怕是熟睡中,口中依旧发出轻微的哭泣声,眼角更是流淌下来两行热泪。

  “小阿蛮把自己封闭起来了。”

  惜星看得一阵心疼,她本就对幼奴深恶痛绝,知晓阿蛮的遭遇后,对阿蛮更多了一份同情心:“老公,你去陪着阿蛮吧,我来收拾。”}

  陈东并未拒绝,点点头,便是走到床边,侧卧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将阿蛮揽入怀中,一边为阿蛮整理被子,一边轻轻地将阿蛮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

  阿蛮苏醒后的表现,他其实就已经察觉到了。

  人在受了接连的难以承受的大刺激后,本能的就会将情绪封闭起来。

  阿蛮接连经历了屠村、父母双亡、哥哥惨死的大变故,再度醒来后却变得格外平静,俨然就是身体本能的将她的情绪封闭了。

  只有在熟睡这种最放松的状态下,被封闭的情绪,才会酝酿爆发出来。

  随着陈东的轻拍,渐渐地阿蛮的弱小身躯颤抖幅度大大降低,口中的嘤嘤抽泣声也消失不见,呼吸变得平稳均匀起来。

  ……

  后边的一周时间。

  陈东、惜星和阿蛮都待在女护卫租住的院子里。

  三人俨然像是一家三口,过起了小日子。

  每天惜星都会为陈东讲述一段失忆前的事情,经过一夜构思出来的“记忆”,在惜星看来,逻辑顺序俨然已经严丝合缝了。

  而结果,也正如惜星预想的一样。

  陈东对她编造出来的记忆,毫无置疑,俨然一副听之信之。

  两人的关系也在快速升温,如胶似漆。

  至于阿蛮,也依旧平静淡定,只是在每晚深夜熟睡后,封闭的情绪会爆发出来。

  每到深夜,陈东和惜星都会习以为常的苏醒过来,将阿蛮搂抱进怀中,安抚着入睡。

  两人都清楚,阿蛮将自己的情绪封闭,想要彻底走出来,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是一个水磨工夫,滴水才能石穿。

  久而久之,两人也习惯了和阿蛮睡在一个床上的事情。

  不过,陈东也从惜星的口中,得知了两人刚结婚不久,尚且没有进行园房,这点倒是能从惜星口中听出几丝怨念。

  但有阿蛮在,两人的园房,也是不断被推迟了。

  日子缓缓地过着。

  在惜星细心的照顾下,陈东和阿蛮的身体都在快速地恢复着。

  陈东的伤势太重,短时间内恢复的并不明显。

  但阿蛮,却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脸上没有了皲裂伤口,让阿蛮的脸蛋重新恢复了如同嫩鸡蛋一般,白里透红,小丫头的样子一下子变得可爱漂亮起来,再配上一双清澈无邪的大眼睛,更是将这份可爱漂亮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在冰冻的覆盖下,饶是陈东和惜星都没想到,阿蛮的底子原来这么好。

  也就在三人在小院中过着小日子的时候。

  大雪原上,却是另一番光景。

  五万大雪龙骑军在白起和三大金卫的带领下,纵马扫荡雪原,令靠近镇疆城的十几个域外部族胆战心惊,人心惶惶。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白起和三大金卫之间,却是萦绕起了一股强烈的绝望。

  “白伍长,都这么长时间了,咱们这五万人马,都把祁连山以南的这大片疆域掀了一遍又一遍,依旧没有陈龙头的消息,会不会?”

  一个金卫面色沉重,沉声说道。

  “不管会不会,只要没到极夜时间,我们就要继续进行下去!”

  白起目光坚定,下意识地牵扯战马缰绳的右手,紧紧地握起,手背青筋如同蚯蚓一般凸显了出来。

  只是话音刚落,另一个金卫便是说道:“白伍长,按照推算的话,明天就是极夜降临的时刻了,依照主宰命令,咱们得返回镇疆城了。”

  “明天就要

  极夜降临?”

  白起错愕了一下,暗自掐算了一下时间,神情落寞下来,眼中却有些不甘。

  他清楚,极夜降临,是大雪原上最大的危险。

  对镇疆城,更是如此!

  每年的极夜,域外百族都会蠢蠢欲动,是镇疆城面临百族大军压力最重的时刻。

  往年是百族单独行动,可今年,百族令如同破天之剑横亘在镇疆城上,白起却是清楚,霍震霄的决断,是为了镇疆城防御百族联手而做出的!

  最终,白起叹了口气,狠狠地一咬牙:“今夜再寻找一番,到明天天明之刻,大军开拔回城,到达镇疆城的时候,差不多也是极夜降临了。”

  “好!”

  三位金卫异口同声应下。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