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990章 编造陈东的记忆

第990章 编造陈东的记忆

  娇柔、怯生生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惜星愣住了,目光深邃,仿佛明白了什么。

  陈东也左手摩挲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目光坚定地说:“不会!从今往后,阿蛮就是叔叔的命,有叔叔的地方,就一定会带着阿蛮。”

  “拉勾。”

  阿蛮的小脑袋从陈东怀里钻了出来,抬起右手,露出小拇指。

  陈东温柔一笑,和阿蛮勾了勾手指。

  然后又缓缓地将阿蛮额头前几缕杂乱的发丝,捋到耳后。

  他深沉的看着阿蛮,阿蛮的脸上重新恢复了平静,没有悲伤,没有痛苦。

  可就是这样一份平静,才更让陈东心如刀绞。

  “阿蛮你再睡会儿,叔叔和阿姨出去走一走。”陈东说道。

  “你的伤势……”

  惜星顿时露出担心。

  话没说完,陈东却是摇摇头:“不碍事的,更大的凶险都撑过来了,这点伤,不算什么。”

  说着便是下了床,扶着阿蛮重新躺下,给阿蛮细心地掖好被子后。

  陈东这才在惜星的搀扶下,走出了房间。

  “这孩子……”

  惜星缓缓地问道,她清楚,陈东不顾伤势要和她出来散步,十有八九就是要说阿蛮的事情。

  陈东没有立刻回应,而是走远了后,这才缓缓说道。

  “阿蛮的村子被屠戮了,父母惨死,她和哥哥被卖成奴隶,我当时的命是奴隶车队的人从积雪中拽出来的,他们想把我当成奴隶一起卖了,是阿蛮和他哥哥,悄悄地分给我食物,才让我一直支撑着回来。”

  语很短,却将阿蛮的遭遇和盘托出。

  当最后一句话出口的时候,就连陈东也没发现,旁边的惜星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显然,陈东是相信了惜星的话,将她当成了妻子,将这里当成了家,所以才会用“回来”这两个字。

  “而昨晚,她哥哥为了给我和她弄吃的穿的,被人当街捅死了,临死之前,她哥哥带着一个大包裹回来了,就在我和阿蛮的注视下,吐血死掉的。”

  紧跟着,陈东又沉声说道,只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饶是陈东也不禁眼中升腾起了一层雾气,满是愧疚:“那些人追杀了过来,当时我和阿蛮为了活命,甚至连她哥哥的尸体,都来不及处置,阿蛮当时不走,我强行打昏了她,他哥哥临死之前将阿蛮交托到了我的手中。”

  说话间,陈东缓缓地从兜里掏出了那块被男孩鲜血染红的碎饼,递到惜星面前,语气坚定的说:“所以,从今往后,有我的地方,就有阿蛮。”

  一番话,让惜星呆住了。

  绝美的脸蛋上,渐渐的酝酿出了怒意。

  她是匈奴王的女儿,在匈奴王庭中,高高在上。

  她知晓民间疾苦,所以才有了居住的王城中禁绝幼奴的铁律出现,可当民间疾苦就发生在眼前,还是自己魂牵梦萦的男人口中亲口说出,就是另一种感觉了。

  这件事,就仿佛烧红的利刀一般,直接戳进了她的心脏。

  “应该的!”

  惜星握紧了粉拳,赞同了陈东的话,紧跟着又说道:“她一个小女孩,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已经是人间惨剧,我们如果不遵守承诺,这个小女孩的未来,将会一片黑暗,我们以后将她当我们自己的女儿吧?”

  “谢谢。”

  陈东感激地说。

  他失忆了,但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妻子。

  庇护阿蛮的事,终究还是要提前得到妻子的同意。

  惜星的善良和干脆,让陈东心里流淌出一丝暖意。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谢?”

  惜星一步上前,钻进了陈东怀里:“谢天谢地,你能平安回来。”

  只是,话音刚落。

  陈东却是将惜星推开。

  他皱眉说道:“惜星,你能和我说说之前的事情吗?昨天是你让人打开了囚笼,放跑了我们,敢当街做出这等大事,我们家的背景一定很强吧?既然很强,我为什么又差点被埋死在雪地中?”

  一连串的询问,让惜星目光闪烁,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哪来得及编造出这么多东西?

  不过感受到陈东如芒在背的目光,惜星银牙轻咬了一下红唇,仿佛是在思索回忆,然后缓慢地说道。

  “老公,不是你家背景强,是我家的背景强。”

  惜星顺势挽住了陈东胳膊,搀扶着陈东朝着楼下散步而去,一边走,一边说:“我和你刚结婚没多久,你受我父亲的命令,去外边执行任务,然后就失踪了,我和我父亲派人四处找你,最终都一无所获,没成想,你却是会以奴隶身份归来。”

  “执行什么任务?”

  陈东问道。

  惜星愣了一下,摇摇头:“你的能力很强的,在我父亲面前很受器重,所以每次父亲派你出去都是执行的最高等级的机密,连我也不会说的。”

  陈东点点头,并未追问下去,静静地等惜星讲述。

  惜星内心盘算着,继续编造着陈东的“记忆”,只有将这场“记忆”编造得完美了,以后和陈东在一起,才能更融洽。

  “你是我的男人,也是大雪原上最优秀的男人,所以昨天我看到你在囚车内的时候,当场就怒了,直接让护卫暗中打碎了囚笼锁链。”

  “之后我想找你的,可街道上实在太混乱了,你又突然开始屠戮奴隶车队的人,随后你就跑了,我一直在后边追,

  娇柔、怯生生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惜星愣住了,目光深邃,仿佛明白了什么。

  陈东也左手摩挲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目光坚定地说:“不会!从今往后,阿蛮就是叔叔的命,有叔叔的地方,就一定会带着阿蛮。”

  “拉勾。”

  阿蛮的小脑袋从陈东怀里钻了出来,抬起右手,露出小拇指。

  陈东温柔一笑,和阿蛮勾了勾手指。

  然后又缓缓地将阿蛮额头前几缕杂乱的发丝,捋到耳后。

  他深沉的看着阿蛮,阿蛮的脸上重新恢复了平静,没有悲伤,没有痛苦。

  可就是这样一份平静,才更让陈东心如刀绞。

  “阿蛮你再睡会儿,叔叔和阿姨出去走一走。”陈东说道。

  “你的伤势……”

  惜星顿时露出担心。

  话没说完,陈东却是摇摇头:“不碍事的,更大的凶险都撑过来了,这点伤,不算什么。”

  说着便是下了床,扶着阿蛮重新躺下,给阿蛮细心地掖好被子后。

  陈东这才在惜星的搀扶下,走出了房间。

  “这孩子……”

  惜星缓缓地问道,她清楚,陈东不顾伤势要和她出来散步,十有八九就是要说阿蛮的事情。

  陈东没有立刻回应,而是走远了后,这才缓缓说道。

  “阿蛮的村子被屠戮了,父母惨死,她和哥哥被卖成奴隶,我当时的命是奴隶车队的人从积雪中拽出来的,他们想把我当成奴隶一起卖了,是阿蛮和他哥哥,悄悄地分给我食物,才让我一直支撑着回来。”

  语很短,却将阿蛮的遭遇和盘托出。

  当最后一句话出口的时候,就连陈东也没发现,旁边的惜星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显然,陈东是相信了惜星的话,将她当成了妻子,将这里当成了家,所以才会用“回来”这两个字。

  “而昨晚,她哥哥为了给我和她弄吃的穿的,被人当街捅死了,临死之前,她哥哥带着一个大包裹回来了,就在我和阿蛮的注视下,吐血死掉的。”

  紧跟着,陈东又沉声说道,只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饶是陈东也不禁眼中升腾起了一层雾气,满是愧疚:“那些人追杀了过来,当时我和阿蛮为了活命,甚至连她哥哥的尸体,都来不及处置,阿蛮当时不走,我强行打昏了她,他哥哥临死之前将阿蛮交托到了我的手中。”

  说话间,陈东缓缓地从兜里掏出了那块被男孩鲜血染红的碎饼,递到惜星面前,语气坚定的说:“所以,从今往后,有我的地方,就有阿蛮。”

  一番话,让惜星呆住了。

  绝美的脸蛋上,渐渐的酝酿出了怒意。

  她是匈奴王的女儿,在匈奴王庭中,高高在上。

  她知晓民间疾苦,所以才有了居住的王城中禁绝幼奴的铁律出现,可当民间疾苦就发生在眼前,还是自己魂牵梦萦的男人口中亲口说出,就是另一种感觉了。

  这件事,就仿佛烧红的利刀一般,直接戳进了她的心脏。

  “应该的!”

  惜星握紧了粉拳,赞同了陈东的话,紧跟着又说道:“她一个小女孩,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已经是人间惨剧,我们如果不遵守承诺,这个小女孩的未来,将会一片黑暗,我们以后将她当我们自己的女儿吧?”

  “谢谢。”

  陈东感激地说。

  他失忆了,但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妻子。

  庇护阿蛮的事,终究还是要提前得到妻子的同意。

  惜星的善良和干脆,让陈东心里流淌出一丝暖意。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谢?”

  惜星一步上前,钻进了陈东怀里:“谢天谢地,你能平安回来。”

  只是,话音刚落。

  陈东却是将惜星推开。

  他皱眉说道:“惜星,你能和我说说之前的事情吗?昨天是你让人打开了囚笼,放跑了我们,敢当街做出这等大事,我们家的背景一定很强吧?既然很强,我为什么又差点被埋死在雪地中?”

  一连串的询问,让惜星目光闪烁,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哪来得及编造出这么多东西?

  不过感受到陈东如芒在背的目光,惜星银牙轻咬了一下红唇,仿佛是在思索回忆,然后缓慢地说道。

  “老公,不是你家背景强,是我家的背景强。”

  惜星顺势挽住了陈东胳膊,搀扶着陈东朝着楼下散步而去,一边走,一边说:“我和你刚结婚没多久,你受我父亲的命令,去外边执行任务,然后就失踪了,我和我父亲派人四处找你,最终都一无所获,没成想,你却是会以奴隶身份归来。”

  “执行什么任务?”

  陈东问道。

  惜星愣了一下,摇摇头:“你的能力很强的,在我父亲面前很受器重,所以每次父亲派你出去都是执行的最高等级的机密,连我也不会说的。”

  陈东点点头,并未追问下去,静静地等惜星讲述。

  惜星内心盘算着,继续编造着陈东的“记忆”,只有将这场“记忆”编造得完美了,以后和陈东在一起,才能更融洽。

  “你是我的男人,也是大雪原上最优秀的男人,所以昨天我看到你在囚车内的时候,当场就怒了,直接让护卫暗中打碎了囚笼锁链。”

  “之后我想找你的,可街道上实在太混乱了,你又突然开始屠戮奴隶车队的人,随后你就跑了,我一直在后边追,

  却跟不上你,最后你失踪了,我也一直在找你,直到昨晚上那突然的偶遇。”

  陈东目光深邃,失忆后经历的这些,他都记得,唯独失忆之前,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

  惜星的一番讲述,也将他失忆之前的空白脑海,填补进了一些记忆。

  对惜星的话,陈东不疑有他。

  只是,等待了半晌,也不曾等到惜星继续往下说。

  陈东说:“继续说下去。”

  “哎呀老公,咱俩刚重聚团员,你又受了这么重的伤,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一点点说给你听呀。”

  惜星挽着陈东的胳膊,故作撒娇状态,她一时间能编造出来的这些,已经是极限了。

  想要编造出面前这个男人的全部记忆,是一件极为损耗心神的事,稍有差池,让记忆中出现了逻辑诡异的桥段,便会让所有编造出来的记忆,全部功亏一篑。

  现在陈东的反应,让她已经看到了眼前这个男人接受她编造的记忆的迹象。

  时间还长,一步步来,一点点的编造,很快,就能将眼前这个男人的记忆编造完成,至少在真的恢复记忆之前,这份她编造出来的记忆,能够暂时复刻出一个她想要的男人。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