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938章 妖孽祸星!

第938章 妖孽祸星!

  血肉横飞。

  喊杀声震天。

  原本浩浩荡荡的夷族万人队,却是在这一刻,乱做一团。

  人潮涌动,刀光剑影。

  此起彼伏的惨叫哀嚎,哀鸿遍野,惨绝人寰。

  随着震耳欲聋的惨叫声,更是伴有一簇簇血水自人群中喷涌,一具具瓦剌部族的士兵倒地不起。

  疯魔的陈东,手持龙骑战刀,肆意穿梭在人群中,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手中龙骑战刀,恍若死神镰刀,肆意妄为的收割着四周的瓦剌部族士兵的性命。

  虽是万人队。

  可面对陈东一人的时候,同一时间,能围杀上去的,也不过寥寥十几人。

  且陈东手中的龙骑战刀,本就是为了抵挡子弹而创造出来,以至于在这场混战厮杀中,寻常热武器完全失效,就连弩箭、长枪,也尽数被陈东的龙骑战刀防御。

  更遑论陈东势如索命恶鬼,快速地在人群中穿梭,始终紧贴在瓦剌部族的士兵之中。

  这也让很多手段,都无法施展。

  一旦施展,势必是敌友不分,一陨俱陨!

  唯独近身战!

  可陈东疯魔后,随着之前对雇佣兵团的杀念积蓄,此时的他,即使是昔日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龙头卫白起,面对时也险象环生,被逼的只能抵挡等死。

  这等恐怖战力,面对一群普通的瓦剌士兵的时候,手持龙骑战刀,无疑是砍瓜切菜。

  “疯了,疯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他只是一个大雪龙骑军的新兵啊!”

  “杀了他,全都给我围上去杀了他,他只是一个新兵,他不是战神霍震霄,你们一个个畏首不前都特么是女人吗?”

  “该死!简直该死!大雪龙骑军里的新兵,什么时候勇武嗜杀到了这种程度?”

  ……

  一道道爆吼声,回荡在瓦剌部族万人队中。

  尽皆是由万人队中的勋爵发出。

  有百夫长的,有统领的,有都统的……

  所有人眼中,只身一人闯进万人队中的陈东,都仿佛是九幽深处钻出来的恶魔,必须严正对待,也必须先杀之而后快!

  战场之上,混乱不堪。

  血肉翻飞,惨烈无比。

  相较于陈东所在的战场中心的厮杀混乱。

  瓦剌部族的一角,却是显得平静如死水。

  这是一支由三辆坦克为首,几十辆装甲车一起组织起来的重型方阵,也是防御力、攻击力最强的方阵。

  不过由于此时的厮杀,这支方阵根本派不上丝毫用场。

  一辆坦克上,几道身影巍然屹立,默然不语。

  相较于战场中心的混乱,此时几人倒是冷峻的如同天穷之上飞洒下来的风雪一般。

  只是随着陈东在人群中肆意冲杀,这几人的眉头渐渐地皱的深了。

  而这总共三人的站位,哪怕是在坦克之上的狭窄空间,也显得泾渭分明。

  一人在前半步,其余二人在后,明显以最前一人为尊。

  “将军,此子妖异如鬼神,这等战斗力,根本就不是人能拥有的!”

  其中一人感慨道。

  另一人紧跟着抱拳进:“将军,当断不断必受其累,这等凶悍的新兵,尚且新兵便能如此霸道绝伦,其祸患程度,比之白起更大,当快刀斩乱麻,将其扼杀在今日这片荒芜雪原!”

  “呵……我倒是觉得他有几分战神霍震霄的风采。”

  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脸上满布风霜,头戴高耸厚实的兽皮帽,露出来的两鬓有些白发,此时谈却是透着几分轻笑:“你俩身为此次任务,我的随行偏将,你们的话,我是会采纳的,可现在,关键是用什么方法杀了他!”

  说话间,这位中年人的笑容消失不见,眉头渐渐紧拧成一个“川”字,神情凝重到了极点。

  他抬手,指了指陈东所在的战圈:“以一人之力,横扫万人,这乃鬼神姿态,但此子贴合我们的人,肆意屠杀,我们的人,却无一能挡他一招,这……怎么杀?”

  建议格杀陈东的偏将眼中陡然浮现狠戾之色。

  他右脚轻抬,落下,跺的脚下坦克一声响。

  随即冷冷地说:“耗费十几条性命,死死围住,用坦克炮直接轰杀!”

  “这……”

  另一位偏将脸色大变,急忙道:“此举恐怕难以稳定军心,会使军心动摇!”

  “那就任凭此子在其中收割性命吗?”

  偏将神情一肃,争执道:“他这一会儿收割的我部族的战士性命,岂止十几条?无人能挡,一拖再拖,只会让我部族更多的儿郎成为其刀下亡魂,耗费十几条性命,一炮轰杀,这是最稳妥也最划算的办法!”

  顿了顿。

  偏将直接开口,对着另一位偏将沉声道:“否则,你我,亦或者是将军,能挡住此子?”

  一语出。

  另一位偏将脸色登时一变。

  饶是屹立前方的将军,瞳孔也骤然紧缩,眼角青筋狂跳。

  一秒后,将军紧皱的眉头舒展开。

  他抬手,轻捋胡须:“快刀斩乱麻吧,此等妖孽祸星,于我百族而,若不杀之,势必会成为将来挥鞭南下的一头拦路虎,这等天纵之人,在大雪龙骑军中的成长不会用太长的时间,霍震霄也不容许这样的妖孽祸星埋藏底层黯然无光,只是可惜,天始终佑他大雪龙骑军,不佑我域外百族!”

  语中,透着浓浓惆怅。

  血肉横飞。

  喊杀声震天。

  原本浩浩荡荡的夷族万人队,却是在这一刻,乱做一团。

  人潮涌动,刀光剑影。

  此起彼伏的惨叫哀嚎,哀鸿遍野,惨绝人寰。

  随着震耳欲聋的惨叫声,更是伴有一簇簇血水自人群中喷涌,一具具瓦剌部族的士兵倒地不起。

  疯魔的陈东,手持龙骑战刀,肆意穿梭在人群中,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手中龙骑战刀,恍若死神镰刀,肆意妄为的收割着四周的瓦剌部族士兵的性命。

  虽是万人队。

  可面对陈东一人的时候,同一时间,能围杀上去的,也不过寥寥十几人。

  且陈东手中的龙骑战刀,本就是为了抵挡子弹而创造出来,以至于在这场混战厮杀中,寻常热武器完全失效,就连弩箭、长枪,也尽数被陈东的龙骑战刀防御。

  更遑论陈东势如索命恶鬼,快速地在人群中穿梭,始终紧贴在瓦剌部族的士兵之中。

  这也让很多手段,都无法施展。

  一旦施展,势必是敌友不分,一陨俱陨!

  唯独近身战!

  可陈东疯魔后,随着之前对雇佣兵团的杀念积蓄,此时的他,即使是昔日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龙头卫白起,面对时也险象环生,被逼的只能抵挡等死。

  这等恐怖战力,面对一群普通的瓦剌士兵的时候,手持龙骑战刀,无疑是砍瓜切菜。

  “疯了,疯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他只是一个大雪龙骑军的新兵啊!”

  “杀了他,全都给我围上去杀了他,他只是一个新兵,他不是战神霍震霄,你们一个个畏首不前都特么是女人吗?”

  “该死!简直该死!大雪龙骑军里的新兵,什么时候勇武嗜杀到了这种程度?”

  ……

  一道道爆吼声,回荡在瓦剌部族万人队中。

  尽皆是由万人队中的勋爵发出。

  有百夫长的,有统领的,有都统的……

  所有人眼中,只身一人闯进万人队中的陈东,都仿佛是九幽深处钻出来的恶魔,必须严正对待,也必须先杀之而后快!

  战场之上,混乱不堪。

  血肉翻飞,惨烈无比。

  相较于陈东所在的战场中心的厮杀混乱。

  瓦剌部族的一角,却是显得平静如死水。

  这是一支由三辆坦克为首,几十辆装甲车一起组织起来的重型方阵,也是防御力、攻击力最强的方阵。

  不过由于此时的厮杀,这支方阵根本派不上丝毫用场。

  一辆坦克上,几道身影巍然屹立,默然不语。

  相较于战场中心的混乱,此时几人倒是冷峻的如同天穷之上飞洒下来的风雪一般。

  只是随着陈东在人群中肆意冲杀,这几人的眉头渐渐地皱的深了。

  而这总共三人的站位,哪怕是在坦克之上的狭窄空间,也显得泾渭分明。

  一人在前半步,其余二人在后,明显以最前一人为尊。

  “将军,此子妖异如鬼神,这等战斗力,根本就不是人能拥有的!”

  其中一人感慨道。

  另一人紧跟着抱拳进:“将军,当断不断必受其累,这等凶悍的新兵,尚且新兵便能如此霸道绝伦,其祸患程度,比之白起更大,当快刀斩乱麻,将其扼杀在今日这片荒芜雪原!”

  “呵……我倒是觉得他有几分战神霍震霄的风采。”

  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脸上满布风霜,头戴高耸厚实的兽皮帽,露出来的两鬓有些白发,此时谈却是透着几分轻笑:“你俩身为此次任务,我的随行偏将,你们的话,我是会采纳的,可现在,关键是用什么方法杀了他!”

  说话间,这位中年人的笑容消失不见,眉头渐渐紧拧成一个“川”字,神情凝重到了极点。

  他抬手,指了指陈东所在的战圈:“以一人之力,横扫万人,这乃鬼神姿态,但此子贴合我们的人,肆意屠杀,我们的人,却无一能挡他一招,这……怎么杀?”

  建议格杀陈东的偏将眼中陡然浮现狠戾之色。

  他右脚轻抬,落下,跺的脚下坦克一声响。

  随即冷冷地说:“耗费十几条性命,死死围住,用坦克炮直接轰杀!”

  “这……”

  另一位偏将脸色大变,急忙道:“此举恐怕难以稳定军心,会使军心动摇!”

  “那就任凭此子在其中收割性命吗?”

  偏将神情一肃,争执道:“他这一会儿收割的我部族的战士性命,岂止十几条?无人能挡,一拖再拖,只会让我部族更多的儿郎成为其刀下亡魂,耗费十几条性命,一炮轰杀,这是最稳妥也最划算的办法!”

  顿了顿。

  偏将直接开口,对着另一位偏将沉声道:“否则,你我,亦或者是将军,能挡住此子?”

  一语出。

  另一位偏将脸色登时一变。

  饶是屹立前方的将军,瞳孔也骤然紧缩,眼角青筋狂跳。

  一秒后,将军紧皱的眉头舒展开。

  他抬手,轻捋胡须:“快刀斩乱麻吧,此等妖孽祸星,于我百族而,若不杀之,势必会成为将来挥鞭南下的一头拦路虎,这等天纵之人,在大雪龙骑军中的成长不会用太长的时间,霍震霄也不容许这样的妖孽祸星埋藏底层黯然无光,只是可惜,天始终佑他大雪龙骑军,不佑我域外百族!”

  语中,透着浓浓惆怅。

  随着将军一声令下。

  三辆坦克同时发动起来。

  粗大的炮管,缓缓地转动着,瞄准了人群中厮杀浴血的陈东。

  而这一幕,在瓦剌部族的万人队中,此时混乱不堪,并没有人注意。

  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此时由被围杀目标,变成了被动成为置身事外的旁观者的白起,却是清晰地注意到了。

  他始终都注视着远处战场上的任何变动。

  因为他清楚,域外百族,不管是哪一族,都会因为天气环境原因有选择性的挑选热武器或者冷兵器使用于战场之上,但条件允许的话,大抵都是以热武器为主。

  在热武器前,众生……皆平等!

  而瓦剌部族万人队中,三辆坦克和几十辆装甲车,一直都是白起紧密观察担心的对象。

  此时随着三辆坦克转动炮管。

  一直观察着的白起登时虎躯一震,眼角青筋狂跳不止,头皮发炸。

  “完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