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915章 平静的顾清影

第915章 平静的顾清影

  练功室内。

  “呼……呼……”

  陈东浑身大汗,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长时间的重复动作,让他浑身都处于细微的痉挛的状态中。

  不过相较于之前,现在这种状态的痉挛倒是能够轻易承受。

  而且陈东也清楚,这种肌肉细微的痉挛,更像是九霄惊龙功在重复了一遍前十个动作后,对全身上下的淬炼。

  因为几次这种痉挛过后,陈东都明显察觉到自己的皮肉还有力量,都会有一些细微的变化。

  也正是有这样的效果存在。

  所以承受着这种细微的痉挛,陈东更是有种享受的感觉。

  寒风通过通风口吹进练功室,快速地将陈东身上的汗水凝结成冰晶,随着陈东身体一抖,无数冰晶掉落到地面。

  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

  陈东的状态平复下来,他重重地吐出了一口热气,随即起身,伸了个懒腰。

  噼啪……噼啪……

  刹那间,一阵宛若炒豆子般的声音,从他身体各个关节处传出。

  甚至隐隐有肌肉相互直接推挤的细微声音。

  下一秒。

  淡然闲散的面庞上,陡然浮现一抹厉色。

  眸光一凝。

  陈东右手悍然一拳凭空轰出。

  嘭!

  一道沉闷的响声,蓦地从拳锋处乍起。

  陈东收拳而立,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暗自思索道:“我现在的状态,或许就算是面对昆仑的蟒雀吞龙,应付起来也不至于像当初那般靠着战斗本能,用讨巧的办法了吧?”

  抬头缓缓地望向通风口。

  风光下,风雪都变得格外清晰。

  可陈东,目光却渐渐地深邃起来,流露出浓浓思念。

  “离开半个多月了,那边现在怎么样了?龙老、昆仑、小璐姐……还有禽兽是不是已经苏醒了?”

  低声的呢喃,带着浓浓惆怅和思念。

  到达镇疆城,进入大雪龙骑军后,陈东算是彻底和外界隔绝了。

  在得到最安全的庇护的同时,也丧失了了解外界信息的通道。

  虽说霍震霄说过会帮他盯着那边,可对于那边的事情,霍震霄向来都是绝口不提。

  离乡太久,置身于这北莽风雪之地,稍微一静下来,陈东便不由自主的会想家里的一切。

  双拳缓缓地紧握。

  陈东低头,轻声呢喃道:“小影……等我,我会很快回来的!”

  语虽轻,却字字铿锵,犹如誓。

  接下来,陈东又重复训练了三遍九霄惊龙功的前十个动作。

  直到距离晨练号角吹响还有三个小时的时候,他才离开练功室,返回营房休憩。

  三个小时,对他而,足够了!

  经历过上次被九霄惊龙功“反噬”的事情,有了霍震霄的叮嘱,陈东不敢再冲动冒进,所能做的也只能是一步一个脚印,耗费更多的时间重复训练更多遍前十个动作。

  他不愿意浪费一分钟。

  只有将每一分钟都珍惜好,才能更快的切换到第十一个动作中。

  实力的提升,也意味着他能尽快地回家。

  ……

  翌日清晨。

  天门山别墅,被朝阳镀上了一层光辉。

  张雨澜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别墅。

  她这阵子为了多陪陪秦叶,晚上大多数时间也会待在利津医院。

  天门山的别墅,对她而,只是暂时休息睡觉的落脚地,更多的时间,则在医院。

  曾经的京都张家大小姐,荣光环绕,锦衣玉食。

  很难想象,会有这样的改变。

  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哪怕是张家上下,都为之心惊,同时也心疼,只是张老爷子来过几次,想要劝劝张雨澜,最终的结果也是无功而返。

  渐渐地,周遭的人,都默认了张雨澜这样的做法。

  当张雨澜走进别墅的时候。

  顾清影、龙老、昆仑、范璐和神秘人都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

  “雨澜,回来的正好,一起吃点吧。”

  范璐率先看到张雨澜,笑着喊道。

  “不了,小璐姐,你们吃吧,我去睡会儿,等下还得去医院陪秦叶呢。”

  张雨澜俏脸消瘦了一大圈,满脸疲惫,稀松的睡眼下,甚至还带着两个黑眼圈,就连笑,都极为勉强,俨然像是嘴皮扯着嘴角用尽全力往上扯了扯。

  随即,她便是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步艰难地朝楼上走去。

  这种因为长久少觉,而带来的极度疲惫,只有真正体验过的人,才知道到底有多痛苦。

  甚至,张雨澜上楼的时候,眼前更是一片片昏暗,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而在餐厅里,范璐持续得喊了几声。

  可张雨澜却仿佛置若罔闻般,径直上了楼。

  “好了小璐,雨澜丫头是太累了!”

  龙老缓缓地开口,望着上楼去的张雨澜,惆怅的叹了口气:“秦小子渣了那么多年,终究是落到了雨澜这个痴情丫头的手里了,那小子大福分啊!”

  闻,昆仑和范璐的神情都黯然下来。

  范璐有些不忍地说:“可龙老,我看着雨澜这样,担心她突然哪一天吃不消。”

  “对啊龙老,得想想办法了。”

  昆仑也附和道:“雨澜这丫头,时好时坏,一会儿作息规律心情开朗,一会儿又作息紊乱郁郁寡欢,这样下去不行的。”

  龙老无奈地笑了笑:“

  练功室内。

  “呼……呼……”

  陈东浑身大汗,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长时间的重复动作,让他浑身都处于细微的痉挛的状态中。

  不过相较于之前,现在这种状态的痉挛倒是能够轻易承受。

  而且陈东也清楚,这种肌肉细微的痉挛,更像是九霄惊龙功在重复了一遍前十个动作后,对全身上下的淬炼。

  因为几次这种痉挛过后,陈东都明显察觉到自己的皮肉还有力量,都会有一些细微的变化。

  也正是有这样的效果存在。

  所以承受着这种细微的痉挛,陈东更是有种享受的感觉。

  寒风通过通风口吹进练功室,快速地将陈东身上的汗水凝结成冰晶,随着陈东身体一抖,无数冰晶掉落到地面。

  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

  陈东的状态平复下来,他重重地吐出了一口热气,随即起身,伸了个懒腰。

  噼啪……噼啪……

  刹那间,一阵宛若炒豆子般的声音,从他身体各个关节处传出。

  甚至隐隐有肌肉相互直接推挤的细微声音。

  下一秒。

  淡然闲散的面庞上,陡然浮现一抹厉色。

  眸光一凝。

  陈东右手悍然一拳凭空轰出。

  嘭!

  一道沉闷的响声,蓦地从拳锋处乍起。

  陈东收拳而立,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暗自思索道:“我现在的状态,或许就算是面对昆仑的蟒雀吞龙,应付起来也不至于像当初那般靠着战斗本能,用讨巧的办法了吧?”

  抬头缓缓地望向通风口。

  风光下,风雪都变得格外清晰。

  可陈东,目光却渐渐地深邃起来,流露出浓浓思念。

  “离开半个多月了,那边现在怎么样了?龙老、昆仑、小璐姐……还有禽兽是不是已经苏醒了?”

  低声的呢喃,带着浓浓惆怅和思念。

  到达镇疆城,进入大雪龙骑军后,陈东算是彻底和外界隔绝了。

  在得到最安全的庇护的同时,也丧失了了解外界信息的通道。

  虽说霍震霄说过会帮他盯着那边,可对于那边的事情,霍震霄向来都是绝口不提。

  离乡太久,置身于这北莽风雪之地,稍微一静下来,陈东便不由自主的会想家里的一切。

  双拳缓缓地紧握。

  陈东低头,轻声呢喃道:“小影……等我,我会很快回来的!”

  语虽轻,却字字铿锵,犹如誓。

  接下来,陈东又重复训练了三遍九霄惊龙功的前十个动作。

  直到距离晨练号角吹响还有三个小时的时候,他才离开练功室,返回营房休憩。

  三个小时,对他而,足够了!

  经历过上次被九霄惊龙功“反噬”的事情,有了霍震霄的叮嘱,陈东不敢再冲动冒进,所能做的也只能是一步一个脚印,耗费更多的时间重复训练更多遍前十个动作。

  他不愿意浪费一分钟。

  只有将每一分钟都珍惜好,才能更快的切换到第十一个动作中。

  实力的提升,也意味着他能尽快地回家。

  ……

  翌日清晨。

  天门山别墅,被朝阳镀上了一层光辉。

  张雨澜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别墅。

  她这阵子为了多陪陪秦叶,晚上大多数时间也会待在利津医院。

  天门山的别墅,对她而,只是暂时休息睡觉的落脚地,更多的时间,则在医院。

  曾经的京都张家大小姐,荣光环绕,锦衣玉食。

  很难想象,会有这样的改变。

  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哪怕是张家上下,都为之心惊,同时也心疼,只是张老爷子来过几次,想要劝劝张雨澜,最终的结果也是无功而返。

  渐渐地,周遭的人,都默认了张雨澜这样的做法。

  当张雨澜走进别墅的时候。

  顾清影、龙老、昆仑、范璐和神秘人都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

  “雨澜,回来的正好,一起吃点吧。”

  范璐率先看到张雨澜,笑着喊道。

  “不了,小璐姐,你们吃吧,我去睡会儿,等下还得去医院陪秦叶呢。”

  张雨澜俏脸消瘦了一大圈,满脸疲惫,稀松的睡眼下,甚至还带着两个黑眼圈,就连笑,都极为勉强,俨然像是嘴皮扯着嘴角用尽全力往上扯了扯。

  随即,她便是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步艰难地朝楼上走去。

  这种因为长久少觉,而带来的极度疲惫,只有真正体验过的人,才知道到底有多痛苦。

  甚至,张雨澜上楼的时候,眼前更是一片片昏暗,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而在餐厅里,范璐持续得喊了几声。

  可张雨澜却仿佛置若罔闻般,径直上了楼。

  “好了小璐,雨澜丫头是太累了!”

  龙老缓缓地开口,望着上楼去的张雨澜,惆怅的叹了口气:“秦小子渣了那么多年,终究是落到了雨澜这个痴情丫头的手里了,那小子大福分啊!”

  闻,昆仑和范璐的神情都黯然下来。

  范璐有些不忍地说:“可龙老,我看着雨澜这样,担心她突然哪一天吃不消。”

  “对啊龙老,得想想办法了。”

  昆仑也附和道:“雨澜这丫头,时好时坏,一会儿作息规律心情开朗,一会儿又作息紊乱郁郁寡欢,这样下去不行的。”

  龙老无奈地笑了笑:“

  天天面对昏迷着的秦叶,这丫头能一直绷着,没有崩溃已经是极限了,她的心情状态要是还能好好的,才是真的怪了。”

  说完,龙老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角。

  语气惆怅的说:“由着她去吧,谁都看得出来她这样做是于事无补,但有心总好过无心的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等她累得坚持不住的时候,或许自己就会躺下好好睡一觉了。”

  昆仑和范璐还是有些不忍。

  两人看着龙老,还想说话的。

  一直喝粥的顾清影,却是缓缓地放下了调羹,平静的说:“小璐姐、昆仑哥,我觉得龙老说的对,由着雨澜去吧,话我们都说了,事我们也做了,秦叶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也是没办法的事,雨澜不听我们的,也是没办法的事,她都那么大的人了,心里该有分寸的。”

  平静的语气,甚至连语调都不曾有丝毫起伏。

  只是随着这一句话出口。

  餐桌前的龙老、昆仑和范璐尽皆用错愕惊诧的眼神看着顾清影。

  少夫人……怎么能说出这么平静的话?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