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911章 心照不宣的秘密

第911章 心照不宣的秘密

  大雪龙骑军内,霍震霄是主宰,也是军魂所在。

  在大雪龙骑军,霍震霄拥有至高无上的威信,出法随!

  斩首行动,霍震霄的想法和陈东的建议不谋而合。

  刚才的商讨中,霍震霄的辞,显然是在心中早已经有了极为细致的谋划。

  偏偏,还要再让白起罗列出域外百族的详细情报,拿去给陈东看。

  这分明就是栽培考核之意!

  白起在短暂不解之后,转瞬间便明悟过来。

  他在大雪龙骑军这么多年,哪怕曾经还是龙头卫的时候,霍震霄做出的决定,也从不曾还有向下询问意见的时候。

  这次……是第一次!

  “遵命!”

  白起恭敬地对着霍震霄一抱拳,随即转身离开。

  望着离开的白气,霍震霄搓了搓下巴,意味深长道:“师父,不知道这一次,小陈东会不会让我们惊讶?”

  他的年岁只比陈东大几岁,但说出这话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仿佛都苍老了许多。

  所谓苍老,不是贬义,而是更成熟。

  成熟到,仿佛是一个阅尽了红尘俗世的迟暮老者,看待一个小后辈一般。

  白起离开霍震霄的房间后,并未直接返回营房,而是去了镇疆城的情报中心。

  域外百族的情报,在大雪龙骑军中并不算是多高的机密。

  甚至是对所有士兵开放的,这些情报,确切地说是大雪龙骑军收集起来,让士兵们能更好的了解域外百族,大有科普的味道。

  耗费了半天时间,白起将域外百族的情报收罗整理,汇集成册,然后才离开情报中心,返回营房。

  营房内。

  陈东等人今日并没有任务,是休息日。

  孟大彪三人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而陈东,则一脸淡然地靠在窗边,捧着《道德经》细细的阅读着。

  他这一趟来大雪龙骑军是形势所迫,临走的时候并没有携带太多行礼,毕竟是到大雪龙骑军来,带太多行礼反倒是累赘。

  而《道德经》也是他唯一携带在身上的书籍。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东已经将阅读《道德经》习以为常了。

  当一件事成为习惯后,总是难以突然割舍。

  在大雪龙骑军这些日子,一旦闲下来,陈东也总是以《道德经》打发时间。

  哪怕早已经对《道德经》内的内容烂熟于胸,甚至能够倒背如流。

  可每次细细品阅,陈东总能有新的感觉。

  完全沉浸到其中,心清气宁。

  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一种由内而外的诡异平静状态中,仿佛是与世界隔离,独善其身。

  “东哥,我都看你看这本《道德经》好多次了,你就看不腻?”

  孟大彪闲着无聊,凑到陈东身旁看了几眼《道德经》的内容,便是摇头晃脑的侧过身去:“算了算了,我看不得这些东西,一看就脑袋晕。,”

  “你那叫吃了没文化的亏。”孙孔笑着说。

  孟大彪竖起一根中指:“爷没文化,但爷肌肉大,能上阵杀敌就完事了。”

  孙孔和周尧登时笑了起来。

  五人伍中,也就孟大彪这个活宝存在,让整个队伍的气氛要活跃一些。

  相比较起来,他们四个的性格,都太沉静了。

  陈东回过神,看了一眼孟大彪,笑着说:“早已经把看这本书当成习惯了,不看总觉得身上不舒服。”

  “那你一开始为啥看它?”孟大彪反问道。

  陈东揉了揉鼻子,轻笑着说:“他们说看这本书能救命。”

  “救命?”

  孟大彪愣怔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看书能救命的话,也不需要咱大雪龙骑军上阵杀敌了,哈哈哈……”

  陈东摇摇头,却是继续翻看着《道德经》。

  这时,白起走进了营房。

  闲的无聊的孟大彪登时开启了八卦心:“白伍长,主宰找你去干嘛啊?是不是要升迁了?”

  孙孔和周尧也纷纷看着白起。

  对孟大彪的话,两人都觉得之有理。

  毕竟白起是曾经的龙头卫,哪怕被一撸到底,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曾经的旧情还在,说是主宰突然给白起升官加爵,都毫不让人意外。

  “哪可能升迁,我的事在大雪龙骑军里早就不是秘密了。”

  白起尴尬的笑了笑,目光若有似无的扫了一下陈东。

  陈东合上《道德经》抬头看了一眼白起,又看了一眼白起手里厚厚的册子,岔开话题道:“白伍长,今天我们有任务执行吗?”

  “巡城任务,晚八点到零点。”

  白起说道,抬手指了指孟大彪三人:“晚上的时候你们三人一组,我和陈东一组,分开巡城。”

  “好。”

  孙孔和周尧同时点头。

  孟大彪则是双手抱胸,笑着说:“好好好,白伍长别藏着掖着了,大家都睡一个炕上,搞得我们几个不知道这半个多月,东哥后半夜都不会在炕上睡似的。”

  “大彪,你好丑!”

  白起话锋一转,满脸嫌弃的盯着孟大彪。

  “啥?”孟大彪一愣。

  白起脸上的嫌弃更浓了:“人丑话还多。”

  孟大彪:“……”

  陈东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孙孔和周尧更是直接大笑了起来,前仰后合。

  对于陈东这半个多月的事情,在营房中,也不是秘密。

  这一点陈东和

  大雪龙骑军内,霍震霄是主宰,也是军魂所在。

  在大雪龙骑军,霍震霄拥有至高无上的威信,出法随!

  斩首行动,霍震霄的想法和陈东的建议不谋而合。

  刚才的商讨中,霍震霄的辞,显然是在心中早已经有了极为细致的谋划。

  偏偏,还要再让白起罗列出域外百族的详细情报,拿去给陈东看。

  这分明就是栽培考核之意!

  白起在短暂不解之后,转瞬间便明悟过来。

  他在大雪龙骑军这么多年,哪怕曾经还是龙头卫的时候,霍震霄做出的决定,也从不曾还有向下询问意见的时候。

  这次……是第一次!

  “遵命!”

  白起恭敬地对着霍震霄一抱拳,随即转身离开。

  望着离开的白气,霍震霄搓了搓下巴,意味深长道:“师父,不知道这一次,小陈东会不会让我们惊讶?”

  他的年岁只比陈东大几岁,但说出这话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仿佛都苍老了许多。

  所谓苍老,不是贬义,而是更成熟。

  成熟到,仿佛是一个阅尽了红尘俗世的迟暮老者,看待一个小后辈一般。

  白起离开霍震霄的房间后,并未直接返回营房,而是去了镇疆城的情报中心。

  域外百族的情报,在大雪龙骑军中并不算是多高的机密。

  甚至是对所有士兵开放的,这些情报,确切地说是大雪龙骑军收集起来,让士兵们能更好的了解域外百族,大有科普的味道。

  耗费了半天时间,白起将域外百族的情报收罗整理,汇集成册,然后才离开情报中心,返回营房。

  营房内。

  陈东等人今日并没有任务,是休息日。

  孟大彪三人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而陈东,则一脸淡然地靠在窗边,捧着《道德经》细细的阅读着。

  他这一趟来大雪龙骑军是形势所迫,临走的时候并没有携带太多行礼,毕竟是到大雪龙骑军来,带太多行礼反倒是累赘。

  而《道德经》也是他唯一携带在身上的书籍。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东已经将阅读《道德经》习以为常了。

  当一件事成为习惯后,总是难以突然割舍。

  在大雪龙骑军这些日子,一旦闲下来,陈东也总是以《道德经》打发时间。

  哪怕早已经对《道德经》内的内容烂熟于胸,甚至能够倒背如流。

  可每次细细品阅,陈东总能有新的感觉。

  完全沉浸到其中,心清气宁。

  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一种由内而外的诡异平静状态中,仿佛是与世界隔离,独善其身。

  “东哥,我都看你看这本《道德经》好多次了,你就看不腻?”

  孟大彪闲着无聊,凑到陈东身旁看了几眼《道德经》的内容,便是摇头晃脑的侧过身去:“算了算了,我看不得这些东西,一看就脑袋晕。,”

  “你那叫吃了没文化的亏。”孙孔笑着说。

  孟大彪竖起一根中指:“爷没文化,但爷肌肉大,能上阵杀敌就完事了。”

  孙孔和周尧登时笑了起来。

  五人伍中,也就孟大彪这个活宝存在,让整个队伍的气氛要活跃一些。

  相比较起来,他们四个的性格,都太沉静了。

  陈东回过神,看了一眼孟大彪,笑着说:“早已经把看这本书当成习惯了,不看总觉得身上不舒服。”

  “那你一开始为啥看它?”孟大彪反问道。

  陈东揉了揉鼻子,轻笑着说:“他们说看这本书能救命。”

  “救命?”

  孟大彪愣怔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看书能救命的话,也不需要咱大雪龙骑军上阵杀敌了,哈哈哈……”

  陈东摇摇头,却是继续翻看着《道德经》。

  这时,白起走进了营房。

  闲的无聊的孟大彪登时开启了八卦心:“白伍长,主宰找你去干嘛啊?是不是要升迁了?”

  孙孔和周尧也纷纷看着白起。

  对孟大彪的话,两人都觉得之有理。

  毕竟白起是曾经的龙头卫,哪怕被一撸到底,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曾经的旧情还在,说是主宰突然给白起升官加爵,都毫不让人意外。

  “哪可能升迁,我的事在大雪龙骑军里早就不是秘密了。”

  白起尴尬的笑了笑,目光若有似无的扫了一下陈东。

  陈东合上《道德经》抬头看了一眼白起,又看了一眼白起手里厚厚的册子,岔开话题道:“白伍长,今天我们有任务执行吗?”

  “巡城任务,晚八点到零点。”

  白起说道,抬手指了指孟大彪三人:“晚上的时候你们三人一组,我和陈东一组,分开巡城。”

  “好。”

  孙孔和周尧同时点头。

  孟大彪则是双手抱胸,笑着说:“好好好,白伍长别藏着掖着了,大家都睡一个炕上,搞得我们几个不知道这半个多月,东哥后半夜都不会在炕上睡似的。”

  “大彪,你好丑!”

  白起话锋一转,满脸嫌弃的盯着孟大彪。

  “啥?”孟大彪一愣。

  白起脸上的嫌弃更浓了:“人丑话还多。”

  孟大彪:“……”

  陈东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孙孔和周尧更是直接大笑了起来,前仰后合。

  对于陈东这半个多月的事情,在营房中,也不是秘密。

  这一点陈东和

  白起也清楚,不可能瞒过孟大彪三人。

  只要将受伤昏迷的那三天瞒过去就已经足够了。

  至于每晚后半夜不在营房中睡,五个人早已经形成了习惯,心照不宣不对外说的秘密。

  而孟大彪三人也根本不在意这件事。

  因为在进大雪龙骑军的第一天侦查巡逻的任务中,三人就已经看到了自己和陈东的差距。

  这样的人,就算大雪龙骑军内部有意培养,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夜幕降临。

  不到八点,孟大彪三人便是按照白起交代,提前前去交接巡城。

  等三人离开后。

  白起拿起册子,递给陈东:“拿着这个去练功室,等下主宰会找你,你在他到来之前,将这册子上的东西看完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陈东一脸疑惑:“这里边是什么?”

  “别想的太简单。”

  白起故作神秘的笑了笑:“这可是我耗费了半天时间搞出来的东西呢,你等下看了就知道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