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896章 一刀,震万人!

第896章 一刀,震万人!

  你不敢?

  三个字,透着无尽的鄙夷和轻蔑。

  哪怕是陈东冷笑着,轻声说出,可依旧如同滚雷一般,炸响在每个人的耳畔。

  王百夫长直接愣住了,眼角青筋狂跳。

  而龙骑战刀方阵中的军士们,这一刻再也无法遏制,一片哗然。

  “疯了,疯了,这小子疯了!居然敢挑战王百夫长?”

  “区区新兵,他哪里来的胆子挑战王百夫长?他难道不清楚,百夫长手中是要斩下多少人头,才能成就?”

  “我的天!这小子太狂了吧,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才练了三天龙骑战刀,就想用龙骑战刀刀法挑战王百夫长?”

  “放屁!龙骑战刀根本就是抵挡子弹的刀法,根本就不适合对战!”

  ……

  道道惊呼声,此起彼伏。

  这一刻,所有人都懵了。

  陈东的话,在他们耳中霸道猖狂,极致到仿佛是不知死活!

  唯独白起,嘴角微不可查的笑意,终于能被肉眼所见了。

  他看了看陈东,抬手落到陈东的肩膀上:“好小子!”

  对于陈东,他是整个大雪龙骑军内,少之又少的了解之人!

  甚至,比其他金卫更加了解。

  因为当初他和陈东亲自过招过!

  依靠着战斗本能,陈东都能让他大吃苦头。

  更遑论是一个区区百夫长?

  在普通士兵眼中,百夫长确实是意味着强大。

  在一些有军衔的眼中,新兵和百夫长之间的差距,犹如天堑鸿沟。

  可白起却清楚,王百夫长给陈东提鞋都不配!

  “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发愣愠怒的王百夫长,面目狰狞,胸腔中的怒火仿佛火山一般,怒而冲冠,咬牙切齿道。

  耻辱!

  奇耻大辱!

  他本就是受意萧统领,故意以陈东为诱饵,引白起出来的,给白起来一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可他完全没料到,一个刚进大雪龙骑军五天的新兵,居然有这等不怕死的胆魄!

  别说新兵了,就算是普通士兵,在百夫长的眼里,也如同蝼蚁。

  百夫长,顾名思义,就是统管百位士兵的职位。

  其下还有十人队队长,五人伍的伍长。

  在他的麾下,哪个士兵,不是对他恭恭敬敬?

  偏偏白起手下这个新兵蛋子,却刚到了极点!

  挥手间,一句话直接将他当众按在了地上,狠狠地摩擦!

  “你……敢吗?”

  面对王百夫长咬牙切齿的厉喝,陈东一步上前,锋芒毕露。

  这一刻,陈东双眸寒光凛冽。

  饶是王百夫长和陈东对视,也不禁心神巨震。

  冲霄的怒火,搅乱了理智,但在这一刻,却忽然有了几分清醒。

  两人之间的气氛,刹那间,就如同漫天风雪一般,肃杀到了极致。

  而白起,却一语不发,淡然地往后退了一步。

  恰在这时。

  不远处,孟大彪、孙孔和周尧都跑了过来。

  “白伍长,出什么事了?”

  孟大彪率先开口问道:“要干架?我们可以帮忙的!”

  这句话,登时仿佛挑动了王百夫长紧绷的神经。

  他愤怒地瞪了一眼孟大彪三人,牙齿都快咬碎了。

  这特么的白起带得兵,都这么刚的吗?

  白起笑着解释道:“没啥大事,这位萧统领麾下的王百夫长想试试陈东的龙骑战刀刀法。”

  说着,白起还特地对孟大彪三人眨了眨眼睛。

  孟大彪、孙孔和周尧登时一愣,三人面面相觑。

  试试刀法?

  没毛病吧?

  作为陈东的队友,第一次侦查巡逻的时候,他们可是亲眼目睹过陈东的恐怖战力呢!

  就算当时陈东没有掌握龙骑战刀的刀法,可依旧如臂指使,挥手间,手起刀落,连战马都直接撼翻呢!

  不过三人也不是愚蠢之人,白起介绍王百夫长的时候,特地提到了萧统领,显然是意有所指。

  孟大彪揉着鼻子笑了笑,认真地看着王百夫长:“王百夫长,我劝你冷静一下。”

  轰隆!

  话一出口。

  本就恢复几分理智的王百夫长登时如遭雷击,虎躯猛震。

  冷静?

  这话特么的不是该对陈东说的吗?

  为什么会落到我身上?

  霎时间,怒火翻腾,王百夫长牙齿咬的咔咔作响,整个人都难以自控。

  一个陈东,依旧够让他耻辱了!

  现在眼前窜出来的这个新兵,更仿佛是直接在他怒火上泼了一桶汽油。

  人……要炸了!

  “好,那我今日就试试你的刀法!”

  话音落下。

  白起便是和孟大彪四人往后退开了一段距离。

  而龙骑战刀的方阵中,也无人再有心思继续操练,全都目光灼灼的看着陈东和王百夫长。

  陈东的猖狂,超出了所有人预料。

  但既然双方都已经决定对战,也丝毫不影响他们观赏这一场战斗!

  军营之中,本就不缺打斗之事。

  更何况还是以冷兵器作战的大雪龙骑军中了。

  如果真的禁绝这种事的话,大雪龙骑军中也就不会有断龙台这样的地方存在了。

  在断龙台上,还能把人打残打死呢!

  “呼……”

  陈东后退了一步,吐出一口热气。

  右脚同时后撤,将手中龙骑战刀拖在了地上

  你不敢?

  三个字,透着无尽的鄙夷和轻蔑。

  哪怕是陈东冷笑着,轻声说出,可依旧如同滚雷一般,炸响在每个人的耳畔。

  王百夫长直接愣住了,眼角青筋狂跳。

  而龙骑战刀方阵中的军士们,这一刻再也无法遏制,一片哗然。

  “疯了,疯了,这小子疯了!居然敢挑战王百夫长?”

  “区区新兵,他哪里来的胆子挑战王百夫长?他难道不清楚,百夫长手中是要斩下多少人头,才能成就?”

  “我的天!这小子太狂了吧,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才练了三天龙骑战刀,就想用龙骑战刀刀法挑战王百夫长?”

  “放屁!龙骑战刀根本就是抵挡子弹的刀法,根本就不适合对战!”

  ……

  道道惊呼声,此起彼伏。

  这一刻,所有人都懵了。

  陈东的话,在他们耳中霸道猖狂,极致到仿佛是不知死活!

  唯独白起,嘴角微不可查的笑意,终于能被肉眼所见了。

  他看了看陈东,抬手落到陈东的肩膀上:“好小子!”

  对于陈东,他是整个大雪龙骑军内,少之又少的了解之人!

  甚至,比其他金卫更加了解。

  因为当初他和陈东亲自过招过!

  依靠着战斗本能,陈东都能让他大吃苦头。

  更遑论是一个区区百夫长?

  在普通士兵眼中,百夫长确实是意味着强大。

  在一些有军衔的眼中,新兵和百夫长之间的差距,犹如天堑鸿沟。

  可白起却清楚,王百夫长给陈东提鞋都不配!

  “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发愣愠怒的王百夫长,面目狰狞,胸腔中的怒火仿佛火山一般,怒而冲冠,咬牙切齿道。

  耻辱!

  奇耻大辱!

  他本就是受意萧统领,故意以陈东为诱饵,引白起出来的,给白起来一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可他完全没料到,一个刚进大雪龙骑军五天的新兵,居然有这等不怕死的胆魄!

  别说新兵了,就算是普通士兵,在百夫长的眼里,也如同蝼蚁。

  百夫长,顾名思义,就是统管百位士兵的职位。

  其下还有十人队队长,五人伍的伍长。

  在他的麾下,哪个士兵,不是对他恭恭敬敬?

  偏偏白起手下这个新兵蛋子,却刚到了极点!

  挥手间,一句话直接将他当众按在了地上,狠狠地摩擦!

  “你……敢吗?”

  面对王百夫长咬牙切齿的厉喝,陈东一步上前,锋芒毕露。

  这一刻,陈东双眸寒光凛冽。

  饶是王百夫长和陈东对视,也不禁心神巨震。

  冲霄的怒火,搅乱了理智,但在这一刻,却忽然有了几分清醒。

  两人之间的气氛,刹那间,就如同漫天风雪一般,肃杀到了极致。

  而白起,却一语不发,淡然地往后退了一步。

  恰在这时。

  不远处,孟大彪、孙孔和周尧都跑了过来。

  “白伍长,出什么事了?”

  孟大彪率先开口问道:“要干架?我们可以帮忙的!”

  这句话,登时仿佛挑动了王百夫长紧绷的神经。

  他愤怒地瞪了一眼孟大彪三人,牙齿都快咬碎了。

  这特么的白起带得兵,都这么刚的吗?

  白起笑着解释道:“没啥大事,这位萧统领麾下的王百夫长想试试陈东的龙骑战刀刀法。”

  说着,白起还特地对孟大彪三人眨了眨眼睛。

  孟大彪、孙孔和周尧登时一愣,三人面面相觑。

  试试刀法?

  没毛病吧?

  作为陈东的队友,第一次侦查巡逻的时候,他们可是亲眼目睹过陈东的恐怖战力呢!

  就算当时陈东没有掌握龙骑战刀的刀法,可依旧如臂指使,挥手间,手起刀落,连战马都直接撼翻呢!

  不过三人也不是愚蠢之人,白起介绍王百夫长的时候,特地提到了萧统领,显然是意有所指。

  孟大彪揉着鼻子笑了笑,认真地看着王百夫长:“王百夫长,我劝你冷静一下。”

  轰隆!

  话一出口。

  本就恢复几分理智的王百夫长登时如遭雷击,虎躯猛震。

  冷静?

  这话特么的不是该对陈东说的吗?

  为什么会落到我身上?

  霎时间,怒火翻腾,王百夫长牙齿咬的咔咔作响,整个人都难以自控。

  一个陈东,依旧够让他耻辱了!

  现在眼前窜出来的这个新兵,更仿佛是直接在他怒火上泼了一桶汽油。

  人……要炸了!

  “好,那我今日就试试你的刀法!”

  话音落下。

  白起便是和孟大彪四人往后退开了一段距离。

  而龙骑战刀的方阵中,也无人再有心思继续操练,全都目光灼灼的看着陈东和王百夫长。

  陈东的猖狂,超出了所有人预料。

  但既然双方都已经决定对战,也丝毫不影响他们观赏这一场战斗!

  军营之中,本就不缺打斗之事。

  更何况还是以冷兵器作战的大雪龙骑军中了。

  如果真的禁绝这种事的话,大雪龙骑军中也就不会有断龙台这样的地方存在了。

  在断龙台上,还能把人打残打死呢!

  “呼……”

  陈东后退了一步,吐出一口热气。

  右脚同时后撤,将手中龙骑战刀拖在了地上

  这是龙骑战刀的起手式,也是陈东觉得最能如臂指使龙骑战刀的招式。

  “呵!”

  王百夫长嗤笑了一声,却是后退了一步,同时双手举起了龙骑战刀,毫不掩饰对陈东的鄙夷:“只知道按照招式硬套,果然是闲散怠慢之辈,你就不想想,招式纯熟之际,任何一招都能当作起手式?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

  “聒噪!”

  陈东眼睛一眯,寒光爆射。

  王百夫长的话被打断,瞬间狂怒到了极点。

  “啊!”

  一声爆吼。

  王百夫长刹那间,双臂肌肉宛若岩石垒砌怦然暴起,挥舞着龙骑战刀冲向陈东,手中龙骑战刀,带起风雪爆鸣声,悍然当头劈落向陈东!

  电光火石间。

  在场之人,不乏一些倒吸凉气之音。

  在他们看来,一个新兵和一个百夫长之间的实力较量,根本就毫无悬念!

  哪怕这个新兵在进入大雪龙骑军之前,在别的戎伍之中有些身份,可到了大雪龙骑军中,依旧只是一个新兵。

  大雪龙骑军,和任何一支戎伍都截然不同!

  在他们眼里,就算陈东能够招架几刀,但最后的结果,一定毫无意外!

  并且陈东一定会极其狼狈!

  “白伍长,看好了!”

  突然,拖刀摆出起手式的陈东一声笑喊。

  不远处观战的白起愣了一下,随即眼睛瞬间圆瞪。

  视线中。

  陈东在极短的时间内,右手手掌轻轻一挑龙骑战刀刀柄,随即反手握刀。

  下一秒。

  面对冲到近前的王百夫长,陈东却是并未迎头相向,而是猛地背转身子,扭动腰肢。

  嗡!

  龙骑战刀随着陈东的旋转,直接被带向了空中。

  这一招,赫然就是当时白起用来格挡相反方向的两颗子弹的招式!

  砰咙!

  一声巨响,恍若震雷,震得所有人心脏猛地收缩。

  伴随着大片火花迸溅。

  王百夫长戛然停在原地,手中的龙骑战刀,已经翻转着飞了出去。

  而陈东,却是反手握着龙骑战刀,背对着王百夫长。

  这一刻……全场死寂。

  一刀,震万人!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