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893章 主宰试练,小人窥伺

第893章 主宰试练,小人窥伺

  轰!

  校场之上,惊呼如潮。

  仿佛风雪都为之一寂。

  不仅是陈东懵了,但凡见到这一幕的,大部分都处于震惊状态。

  要知道,龙骑战刀的刀法,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中会的人不少,但也绝对不多。

  此时的如潮惊呼声,正是从那些不会者,或者会而不精者口中传出。

  呼……

  随着刚才的倒拖龙骑战刀,原地旋转,甚至在白起脚下掀起了一阵旋风,搅动风雪。

  此时随着两颗子弹落地,白起定住身形,四周的旋风也明显存在,至少搅动的雪花的轨迹,完全不是正常轨迹。

  下一秒。

  白起悍然转身,面对着之前那道孤独的屹立的身影单膝跪地。

  随即,如雷的恭敬声,回荡校场。

  “白起,谢过主宰试枪!”

  轰隆隆……

  话音未落,校场之人,所有人都尽皆转身,有震惊的,有骇然的,也有满脸恭敬地……

  无一例外,所有人尽皆如同白起一般,轰然单膝跪地。

  声如惊天雷,齐声呐喊。

  “拜见主宰!”

  轰隆隆……

  齐声的呐喊,犹如雷声一般,冲上了镇疆城的夜空,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在大雪龙骑军内,霍震霄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他,赋予了大雪龙骑军的万丈荣光,无数功勋。

  他,赋予了北域边疆的安宁太平。

  也是他,是镇疆城,是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柱石,是军魂!

  而在平日里,清晨的操练,霍震霄都极少出现,最多也就是十二金卫带领操练,现场巡察。

  谁都没料到,今日主宰会亲临校场!

  且,亲自以枪试练白起的龙骑战刀刀法!

  这对军士而,是荣耀,也是机缘!

  因为这可能让主宰一时兴起,提点一二!

  当然,也有人知晓白起身份,所以对所谓的机缘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能让主宰亲自试练的,也是独一份荣光了!

  全场皆跪,唯独陈东转身看向远处的霍震霄,巍然屹立,迟迟不动。

  嗖!

  砰!

  一颗石子从斜刺里飞来,击打在陈东左脚膝盖的后弯上。

  陈东身子一晃,单膝跪在了地上。

  扭头一看,却是白起真盯着他,显然出手的也是白起了。

  “继续操练!”

  远处,霍震霄的声音,犹如圣音一般,传递过来。

  声音虽然不大,却诡异的清晰地落到了每个人的耳畔。

  当陈东再次抬头的时候,远处的黑暗中,已经不见了霍震霄的踪影。

  随着霍震霄离开,所有军士纷纷起身,动作整齐划一,哪怕是简单的一个起身,也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

  因为霍震霄的出现,仿佛为所有军士打了一剂鸡血,当操练恢复后,所有军士都更加刻苦操练,声音如潮似浪,再次恢复了校场内的喧嚣与热血。

  “起来吧。”

  白起走到了陈东身边,将陈东搀扶起来。

  目光却是看了一眼霍震霄离开的方向,又看了一眼刚才从截然不同的相反方向射来子弹的方向。

  随即轻声一笑,用仅仅他和陈东能听见的声音说:“主宰对你还挺上心的,第一次操练便亲自到场,还为你不惜现身,以枪让我试练龙骑战刀刀法给你看,刚才那两枪夺命枪,也是两位金卫开的。”

  陈东哑然失笑。

  这牌面……属实有点大了!

  与此同时。

  人潮涌动中。

  萧统领正在格斗技方阵中,只是此时的他,却是向对手摆了摆手,故作气喘吁吁的示意暂停休息。

  等对手离开后,他却是一扫刚才的疲惫喘气的样子,转而挺直了腰背,站在人群中,目光怨毒阴翳的掠过人群,锁定了白起,咬牙切齿的呢喃道:“妈的,都已经被撸成了伍长了,为什么主宰还对他如此重视?莫不是因为龙头卫还空置着,有意再将他提升回龙头卫?”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萧统领眼中的阴翳怨毒浓郁到了极点。

  白起被一撸到底,对中层军官谁都是个好消息,对他而,更是天籁之音。

  要知道,霍震霄之下,就是十二金卫,十二金卫中,又以龙头卫为尊。

  龙头卫一空,意味着必须有人填补空缺,就算是十二金卫其中之人有人填补龙头卫的空缺,但金卫也空置了好几个呢,这也是他们一群中层军官相互较劲争抢的重要位置!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十二金卫中的龙头卫早已经易主。

  而对于当初白起因为江朝天的事情,纠结十一金卫一起向陈东发难的事,霍震霄从始至终都以一手横压,遮天蔽日,瞒过了所有的大雪龙骑军。

  哪怕是萧统领这样的级别官员,也不曾知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十二金卫……有空缺了!

  “哼!新仇旧恨,我堂堂统领,难不成还争抢不过你一个区区伍长蝼蚁?”

  萧统领越想越气,就感觉胸腔中郁气虬结,狠狠地一咬牙,眼中凶光爆射:“必要时刻,白起你别怪我这个统领,以势杀人了,这也是当初你杀我弟弟时候的所作所为!”

  陈东和白起这边。

  陈东惊疑不定的问白起:“你刚才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就按照刀法施展即可啊!”白起一脸平静。

  “不对!”

  陈东罕见的用了一种强硬且

  轰!

  校场之上,惊呼如潮。

  仿佛风雪都为之一寂。

  不仅是陈东懵了,但凡见到这一幕的,大部分都处于震惊状态。

  要知道,龙骑战刀的刀法,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中会的人不少,但也绝对不多。

  此时的如潮惊呼声,正是从那些不会者,或者会而不精者口中传出。

  呼……

  随着刚才的倒拖龙骑战刀,原地旋转,甚至在白起脚下掀起了一阵旋风,搅动风雪。

  此时随着两颗子弹落地,白起定住身形,四周的旋风也明显存在,至少搅动的雪花的轨迹,完全不是正常轨迹。

  下一秒。

  白起悍然转身,面对着之前那道孤独的屹立的身影单膝跪地。

  随即,如雷的恭敬声,回荡校场。

  “白起,谢过主宰试枪!”

  轰隆隆……

  话音未落,校场之人,所有人都尽皆转身,有震惊的,有骇然的,也有满脸恭敬地……

  无一例外,所有人尽皆如同白起一般,轰然单膝跪地。

  声如惊天雷,齐声呐喊。

  “拜见主宰!”

  轰隆隆……

  齐声的呐喊,犹如雷声一般,冲上了镇疆城的夜空,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在大雪龙骑军内,霍震霄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他,赋予了大雪龙骑军的万丈荣光,无数功勋。

  他,赋予了北域边疆的安宁太平。

  也是他,是镇疆城,是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柱石,是军魂!

  而在平日里,清晨的操练,霍震霄都极少出现,最多也就是十二金卫带领操练,现场巡察。

  谁都没料到,今日主宰会亲临校场!

  且,亲自以枪试练白起的龙骑战刀刀法!

  这对军士而,是荣耀,也是机缘!

  因为这可能让主宰一时兴起,提点一二!

  当然,也有人知晓白起身份,所以对所谓的机缘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能让主宰亲自试练的,也是独一份荣光了!

  全场皆跪,唯独陈东转身看向远处的霍震霄,巍然屹立,迟迟不动。

  嗖!

  砰!

  一颗石子从斜刺里飞来,击打在陈东左脚膝盖的后弯上。

  陈东身子一晃,单膝跪在了地上。

  扭头一看,却是白起真盯着他,显然出手的也是白起了。

  “继续操练!”

  远处,霍震霄的声音,犹如圣音一般,传递过来。

  声音虽然不大,却诡异的清晰地落到了每个人的耳畔。

  当陈东再次抬头的时候,远处的黑暗中,已经不见了霍震霄的踪影。

  随着霍震霄离开,所有军士纷纷起身,动作整齐划一,哪怕是简单的一个起身,也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

  因为霍震霄的出现,仿佛为所有军士打了一剂鸡血,当操练恢复后,所有军士都更加刻苦操练,声音如潮似浪,再次恢复了校场内的喧嚣与热血。

  “起来吧。”

  白起走到了陈东身边,将陈东搀扶起来。

  目光却是看了一眼霍震霄离开的方向,又看了一眼刚才从截然不同的相反方向射来子弹的方向。

  随即轻声一笑,用仅仅他和陈东能听见的声音说:“主宰对你还挺上心的,第一次操练便亲自到场,还为你不惜现身,以枪让我试练龙骑战刀刀法给你看,刚才那两枪夺命枪,也是两位金卫开的。”

  陈东哑然失笑。

  这牌面……属实有点大了!

  与此同时。

  人潮涌动中。

  萧统领正在格斗技方阵中,只是此时的他,却是向对手摆了摆手,故作气喘吁吁的示意暂停休息。

  等对手离开后,他却是一扫刚才的疲惫喘气的样子,转而挺直了腰背,站在人群中,目光怨毒阴翳的掠过人群,锁定了白起,咬牙切齿的呢喃道:“妈的,都已经被撸成了伍长了,为什么主宰还对他如此重视?莫不是因为龙头卫还空置着,有意再将他提升回龙头卫?”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萧统领眼中的阴翳怨毒浓郁到了极点。

  白起被一撸到底,对中层军官谁都是个好消息,对他而,更是天籁之音。

  要知道,霍震霄之下,就是十二金卫,十二金卫中,又以龙头卫为尊。

  龙头卫一空,意味着必须有人填补空缺,就算是十二金卫其中之人有人填补龙头卫的空缺,但金卫也空置了好几个呢,这也是他们一群中层军官相互较劲争抢的重要位置!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十二金卫中的龙头卫早已经易主。

  而对于当初白起因为江朝天的事情,纠结十一金卫一起向陈东发难的事,霍震霄从始至终都以一手横压,遮天蔽日,瞒过了所有的大雪龙骑军。

  哪怕是萧统领这样的级别官员,也不曾知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十二金卫……有空缺了!

  “哼!新仇旧恨,我堂堂统领,难不成还争抢不过你一个区区伍长蝼蚁?”

  萧统领越想越气,就感觉胸腔中郁气虬结,狠狠地一咬牙,眼中凶光爆射:“必要时刻,白起你别怪我这个统领,以势杀人了,这也是当初你杀我弟弟时候的所作所为!”

  陈东和白起这边。

  陈东惊疑不定的问白起:“你刚才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就按照刀法施展即可啊!”白起一脸平静。

  “不对!”

  陈东罕见的用了一种强硬且

  决绝的语气否定了白起的话,他眉头紧皱成一个“川”字,沉声道:“人的速度,怎么可能赶在子弹速度之前完成那样的动作,更何况两发子弹是同时击发的!”

  这才是他最难理解的地方!

  两发子弹同时击发,也应该是同时到达。

  偏偏,就在这短瞬间,白起一个原地拖刀旋转,愣是鬼斧神工的将两颗子弹全给格挡了!

  然而。

  面对近乎迷惑的发狂的陈东。

  白起洒然一笑,抖手将手中的龙骑战刀递给陈东:“龙骑战刀有个特性,就是表面覆盖了一层坚韧的软性金属,在子弹或者撞击的时候,短时间内会留下一点印记,随后才会在记忆金属的作用下,恢复原样。”

  陈东惊愣了一下。

  随即举起龙骑战刀细细查看了起来,宽厚的刀身上,赫然覆盖着一个个弹坑,很微小,却清晰可辨。

  而在龙骑战刀的刀尖之上,一颗弹坑无比扎眼。

  等等!

  陈东猛地惊醒,刀身上是白起最初面对霍震霄抵挡的那些子弹的弹坑。

  而刚才两个截然不同相反方向射来的子弹,第一颗子弹,不是用的刀身,而是用的刀尖。

  见陈东若有所悟,白起抬起右手,食指轻轻的点在了龙骑战刀的刀柄之上。

  戏谑一笑道:“龙骑战刀的刀法,玩的就是一个刺激,第二个弹坑,在这刀柄末端!”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