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888章 百族令,大雪龙骑军最高机密!

第888章 百族令,大雪龙骑军最高机密!

  离开军功处。

  陈东五人,并没有过多的停留,直接返回营房。

  原本孟大彪提议要庆祝一下的。

  毕竟地字第一功,这么大的功劳确实值得庆祝。

  不过白起却是摇摇头,提议直接买些酒菜在营房庆祝即可。

  这不仅让孟大彪等人愣了一下,就连陈东也觉得古怪。

  地字第一功,再往上可就是天字功了。

  白起怎么会这么低调?

  感受到四人的目光,白起笑着说:“我是不想刚才萧统领的事情再度发生,曾经我当龙头卫的时候,得罪了不少人,现在被主宰一撸到底,虽然有金卫的人脉在,但少不得有人会像萧统领那般借机报复,去镇疆城的酒馆,太过招摇了。”

  顿了顿,白起又耸了耸肩:“而且这次咱们捡的军功实在太大,指不定有多少人心里憋着不公平的气呢。”

  一番解释,让陈东几人纷纷释然。

  的确。

  这么轻松的捡了个地字第一功。

  还真就不能指望每个人都是真心恭喜他们的!

  大雪龙骑军整整三十万人,在战场上能被霍震霄拧成一杆无坚不摧的长枪,平日里人心这种事,谁都捉摸不透。

  “大彪,你们去买酒菜吧,我先和白伍长回营房。”

  陈东说了一句。

  孟大彪三人点点头,便去买办酒菜。

  而白起则看了陈东一眼,无奈地笑了笑:“我就知道你肯定得问。”

  “走吧,边走边说。”

  陈东笑着耸了耸肩:“好歹你也给我个面子,说道说道吧。”

  白起笑了笑,并未拒绝。

  这件事,他就算不告诉陈东,霍震霄也会告诉的。

  只是沿途,白起却并未立刻语。

  而是当快回到营房的时候,才笑问道:“你想问什么?”

  “那令牌到底是什么来路?”

  陈东开门见山问道,五个人的地字第一功,一定就是在那面令牌上。

  “那令牌很普通,可背后的意义,却截然不同。”

  白起故意卖了个关子,沉声道:“这么跟你说吧,大雪龙骑军能知道那令牌意味着什么,除了十二金卫外,就只有霍主宰,而且就算是我们,也是在两年前才得知真正含义的,这在大雪龙骑军里,一直都是个秘密!”

  “这么高的权限?”

  哪怕早已经猜测到了,可从白起口中得到证实,陈东还是忍不住惊诧了一下。

  “影响太大了,怕扰了军心!”

  白起沉重的说出了一句话,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后,这才附耳对陈东说:“那是百族令!”

  百族令?!

  陈东惊住了,又有些疑惑。

  白起继续说道:“域外百族,一直被我们大雪龙骑军横压着,谁敢冒头进犯北域边疆,我们三十万大雪龙骑军势必长刀所向,以最凶横的方式将他们镇压回去。”

  “北境边疆的环境你也看到了?连我们镇疆城这都是风雪常年,继续往北纵深,域外百族所处的环境更加不堪,这也是他们一直想南下的原因之一!”

  “但镇压了这么多年,哪一族都在我们大雪龙骑军的手里吃了苦头,也就在两年前,我们发现北境边疆的战事频率在放缓,所以霍主宰带着我们十二金卫悄悄地深入北境去打探过一次。”

  陈东眉头紧皱:“就是那次打探,才让你们知道百族令的?”

  “对!”

  白点头,眼神中甚至泛起了忌惮:“我们发现,域外百族被我们压了这么多年,谁都吃过苦头,谁也在我们手里讨不到便宜,所以两年前,他们就已经隐隐有联手的趋势了,百族联手就出现了这百族令……”

  轰隆!

  当这一句话出口的时候。

  哪怕白起已经将声音压制到只有陈东和他自己能听到的程度。

  可陈东,依旧有种如雷贯耳的震撼感。

  域外百族联手……这真得是一件天塌的大事件!

  北境边疆这些年,能固若金汤,最大的原因,就是霍震霄和三十万大雪龙骑军!

  其次,便是因为域外百族,一盘散沙,各自为战,相互之间甚至还有仇怨存在。

  这也造就成了,域外百族其实一直处于一种尴尬的“内耗”局面,同时一个个又想南下,然后一股脑的往大雪龙骑军这道铁门上撞。

  撞得头破血流了,又继续回北境深处和别的夷族继续较劲。

  哪怕少数的夷族能做到联手,也会被霍震霄和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给碾压回去。

  但这一次……百族联手!

  上百夷族如果真的全部抛弃成见仇怨,联手在一起,一同南下进攻南疆城,或许……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不敢对外说了。”

  陈东神情凝重了起来:“这件事说出去,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军心,估计会乱成一锅粥了!”

  白起挤出一丝无奈地笑容:“这两年,我们也一直在盯着这件事,不过域外百族对联手的事情做得极为隐秘,我们很难发现端倪,无法确定百族的具体动向,不过好在百族之间也是相互攻伐,留下了不少世仇死仇,所以一时间难以联手,这一过就是两年了。”

  “所以你看到百族令的时候,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立刻返回上报霍主宰?”陈东问。

  白点头:“瓦剌部族是百族里一个不算大的部族,被我们大雪龙骑军按在地上摩擦过,已经杀

  离开军功处。

  陈东五人,并没有过多的停留,直接返回营房。

  原本孟大彪提议要庆祝一下的。

  毕竟地字第一功,这么大的功劳确实值得庆祝。

  不过白起却是摇摇头,提议直接买些酒菜在营房庆祝即可。

  这不仅让孟大彪等人愣了一下,就连陈东也觉得古怪。

  地字第一功,再往上可就是天字功了。

  白起怎么会这么低调?

  感受到四人的目光,白起笑着说:“我是不想刚才萧统领的事情再度发生,曾经我当龙头卫的时候,得罪了不少人,现在被主宰一撸到底,虽然有金卫的人脉在,但少不得有人会像萧统领那般借机报复,去镇疆城的酒馆,太过招摇了。”

  顿了顿,白起又耸了耸肩:“而且这次咱们捡的军功实在太大,指不定有多少人心里憋着不公平的气呢。”

  一番解释,让陈东几人纷纷释然。

  的确。

  这么轻松的捡了个地字第一功。

  还真就不能指望每个人都是真心恭喜他们的!

  大雪龙骑军整整三十万人,在战场上能被霍震霄拧成一杆无坚不摧的长枪,平日里人心这种事,谁都捉摸不透。

  “大彪,你们去买酒菜吧,我先和白伍长回营房。”

  陈东说了一句。

  孟大彪三人点点头,便去买办酒菜。

  而白起则看了陈东一眼,无奈地笑了笑:“我就知道你肯定得问。”

  “走吧,边走边说。”

  陈东笑着耸了耸肩:“好歹你也给我个面子,说道说道吧。”

  白起笑了笑,并未拒绝。

  这件事,他就算不告诉陈东,霍震霄也会告诉的。

  只是沿途,白起却并未立刻语。

  而是当快回到营房的时候,才笑问道:“你想问什么?”

  “那令牌到底是什么来路?”

  陈东开门见山问道,五个人的地字第一功,一定就是在那面令牌上。

  “那令牌很普通,可背后的意义,却截然不同。”

  白起故意卖了个关子,沉声道:“这么跟你说吧,大雪龙骑军能知道那令牌意味着什么,除了十二金卫外,就只有霍主宰,而且就算是我们,也是在两年前才得知真正含义的,这在大雪龙骑军里,一直都是个秘密!”

  “这么高的权限?”

  哪怕早已经猜测到了,可从白起口中得到证实,陈东还是忍不住惊诧了一下。

  “影响太大了,怕扰了军心!”

  白起沉重的说出了一句话,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后,这才附耳对陈东说:“那是百族令!”

  百族令?!

  陈东惊住了,又有些疑惑。

  白起继续说道:“域外百族,一直被我们大雪龙骑军横压着,谁敢冒头进犯北域边疆,我们三十万大雪龙骑军势必长刀所向,以最凶横的方式将他们镇压回去。”

  “北境边疆的环境你也看到了?连我们镇疆城这都是风雪常年,继续往北纵深,域外百族所处的环境更加不堪,这也是他们一直想南下的原因之一!”

  “但镇压了这么多年,哪一族都在我们大雪龙骑军的手里吃了苦头,也就在两年前,我们发现北境边疆的战事频率在放缓,所以霍主宰带着我们十二金卫悄悄地深入北境去打探过一次。”

  陈东眉头紧皱:“就是那次打探,才让你们知道百族令的?”

  “对!”

  白点头,眼神中甚至泛起了忌惮:“我们发现,域外百族被我们压了这么多年,谁都吃过苦头,谁也在我们手里讨不到便宜,所以两年前,他们就已经隐隐有联手的趋势了,百族联手就出现了这百族令……”

  轰隆!

  当这一句话出口的时候。

  哪怕白起已经将声音压制到只有陈东和他自己能听到的程度。

  可陈东,依旧有种如雷贯耳的震撼感。

  域外百族联手……这真得是一件天塌的大事件!

  北境边疆这些年,能固若金汤,最大的原因,就是霍震霄和三十万大雪龙骑军!

  其次,便是因为域外百族,一盘散沙,各自为战,相互之间甚至还有仇怨存在。

  这也造就成了,域外百族其实一直处于一种尴尬的“内耗”局面,同时一个个又想南下,然后一股脑的往大雪龙骑军这道铁门上撞。

  撞得头破血流了,又继续回北境深处和别的夷族继续较劲。

  哪怕少数的夷族能做到联手,也会被霍震霄和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给碾压回去。

  但这一次……百族联手!

  上百夷族如果真的全部抛弃成见仇怨,联手在一起,一同南下进攻南疆城,或许……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不敢对外说了。”

  陈东神情凝重了起来:“这件事说出去,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军心,估计会乱成一锅粥了!”

  白起挤出一丝无奈地笑容:“这两年,我们也一直在盯着这件事,不过域外百族对联手的事情做得极为隐秘,我们很难发现端倪,无法确定百族的具体动向,不过好在百族之间也是相互攻伐,留下了不少世仇死仇,所以一时间难以联手,这一过就是两年了。”

  “所以你看到百族令的时候,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立刻返回上报霍主宰?”陈东问。

  白点头:“瓦剌部族是百族里一个不算大的部族,被我们大雪龙骑军按在地上摩擦过,已经杀

  破了胆气,这次竟然跑来侦查我们的南疆城,身上还带着百族令,这释放出的消息,可一点都不好。”

  陈东目光闪烁了一下,明悟过来。

  一个被大雪龙骑军打破了胆子的部族,无异是丧家之犬。

  当丧家之犬带着百族令,又来撩曾经打破他们胆子的猛虎的虎须,这样的胆子,你不能说他们是作死,只能说他们又有人撑腰了!

  “可能他们花了两年时间,终于联手成功了。”

  陈东呢喃出声。

  白起沉重的点点头,眼神中带着忌惮:“所以我将这件事报告给霍主宰的时候,饶是他也被惊了一下,这件事,给咱们定功成地字第一功都远远不够的,就算是拿个天字功都足够了,霍主宰也是考虑到隐藏你的身份,所以还刻意降了咱们的军功等级!”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