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860章 巅峰之战

第860章 巅峰之战

  陈东受伤了?!

  神秘人心神一震。

  可念头一起,他便觉得这个念头有些可笑了。

  疯魔后的陈东,怎么可能受伤?

  伊贺上忍在他手中,犹如蝼蚁羔羊。

  就连昆仑,面对陈东的时候,也是三招重伤昏迷。

  这么恐怖的战斗力,除非有热武器威胁,否则单人根本不可能对其造成伤害。

  就算是他自己,也没有把握能让陈东流血,至少在这简单几次交手过程中,不可能让陈东受伤流血。

  那么……血是陈东自己造成的?

  只是,这电光火石间。

  陈东并没有给予神秘人太多思考的机会。:

  在踉跄横移出去之后,便立刻再次仿若猛兽一般,朝着神秘人扑杀过来。

  疯魔之后,失去理智,所残存的就只剩下本能和杀念。

  这样的杀戮机器,在战斗开启的时候,就注定是发了疯的不计一切代价,要杀死对手!

  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狂风。

  神秘人鼻头耸动,清晰地捕捉到了这股风中,越发浓郁的血腥味。

  只是面对扑来的陈东,他不敢迟疑,更不敢分心。

  口中念诵着《道德经》的同时,也再次迎向了陈东。

  之前的试探已经结束,神秘人对现在陈东的状态和实力,也有了深刻的认知。

  此时再度交手。

  当两人拳掌交击的瞬间,便是爆发出了激烈的鏖战。

  砰砰砰……

  拳脚一次次的对撞,发出震耳的轰鸣声。

  有了之前的试探,神秘人每次出手,都尽可能的避开陈东的锋芒,选择以柔克刚,用更“委婉”的方式,破掉陈东的拳脚。

  每一次对轰,神秘人都能以羚羊挂角,妙到毫巅的角度,化解掉陈东的攻击。

  在不落陈东下风的同时,又能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和陈东陷入高强度的消耗战中,纠缠不休。

  这样做,无疑是在刀尖跳舞,惊险万分。

  神秘人能做到这种程度,也是依托本身的强大自信,还有对格斗技的把握和极其丰富的战斗经验。

  若是换成旁人,或许过程,就不是神秘人这般“轻松”了。

  陈东疯魔,终究是力量狂涨,但说到底,格斗技还有战斗经验,还是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上,和神秘人有一段鸿沟般的差距。

  面对陈东刚猛霸道的拳脚,饶是到了神秘人这个层次,也没有把握能够一次次正面硬接下来。

  所能做的,也正如他之前对昆仑说的一样。

  打不赢陈东的情况下,只能打累陈东!

  靡靡诵经的声音,不断的从神秘人口中发出。

  而陈东口中,也不停地发出嘤呀乱语。

  两人似乎除了拳脚之间的战斗外,在声音中也在较量,时而神秘人的声音压过陈东的声音,时而陈东的声音又压过神秘人的声音。

  砰砰砰……

  残影片片,两人高速移动的同时,每一次交手,都带着穿金裂石的恐怖威力。

  一棵棵竹子在陈东刚猛无匹的拳脚之下,当场炸断,轰然倒下。

  而竹林中两人的战斗,却是越发的白热化。

  陈东的拳脚刚猛霸道,直来直去,根本就不会考虑会不会受伤,一切以杀戮为第一目标。

  而神秘人也不敢硬接陈东的拳脚,一次次避过锋芒,以柔克刚。

  这样的战斗,若是被旁人看到,绝对会惊掉下巴。

  不,甚至足以震惊整个武者界!

  不论是陈东的刚猛拼命打法,还是神秘人妙到毫巅的经验格斗技的爆发,都堪称巅峰之战!

  只是如今的竹林之中,只有陈东和神秘人两个人。

  唯一的第三个旁观者昆仑,如今也昏迷了过去。

  这样的巅峰战斗,也仅仅局限在了这片竹林之中。

  而生死之险,却聚焦到了神秘人一人身上。

  随着鏖战越发的激烈,陈东口中的嘤呀乱语,越发的混乱大声,就仿佛是躁狂的猛兽,在不断沙哑咆哮。

  他的身上也被神秘人击中过好几次,不过处于疯魔状态中的陈东,却一点都没有察觉。

  杀戮机器,只管杀戮,不管受伤,人如其名!

  反倒是神秘人,在一边念诵《道德经》一边和陈东高强度作战的时候,对他的心神体力都是极大的消耗,哪怕妙到毫巅专注战斗,可身上受的伤却比陈东多得多。

  就算是一次次生死之险出现的时候,他聚精会神的瞬间化解掉了,可面对疯魔的陈东,哪怕是手脚之间的擦挂,对神秘人而,也是不小的伤势了。

  且,随着时间推移。

  当体力和心神越发衰退的时候,这种凶险,则会急剧膨胀!

  嘭!

  面对陈东的一记狂猛的鞭腿,神秘人快速地后仰,闪避过去,同时右掌悍然拍击在了陈东的右脚脚腕处。

  只是这一次,事情并没有朝着神秘人预料的方向发展。

  在陈东失去平衡的瞬间,他的身子猛地一扭,竟是直接以头撞击在了神秘人的腹部。

  砰咙一声大响,神秘人口中念诵《道德经》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吃痛的惨叫,同时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尚且在空中的时候,便是一大口鲜血喷洒长空。

  落地后,神秘人单膝跪地。

  陈东的这一记头撞,虽然对他不致命,但此时也让他五脏六腑都翻腾扭曲起来,浑身

  陈东受伤了?!

  神秘人心神一震。

  可念头一起,他便觉得这个念头有些可笑了。

  疯魔后的陈东,怎么可能受伤?

  伊贺上忍在他手中,犹如蝼蚁羔羊。

  就连昆仑,面对陈东的时候,也是三招重伤昏迷。

  这么恐怖的战斗力,除非有热武器威胁,否则单人根本不可能对其造成伤害。

  就算是他自己,也没有把握能让陈东流血,至少在这简单几次交手过程中,不可能让陈东受伤流血。

  那么……血是陈东自己造成的?

  只是,这电光火石间。

  陈东并没有给予神秘人太多思考的机会。:

  在踉跄横移出去之后,便立刻再次仿若猛兽一般,朝着神秘人扑杀过来。

  疯魔之后,失去理智,所残存的就只剩下本能和杀念。

  这样的杀戮机器,在战斗开启的时候,就注定是发了疯的不计一切代价,要杀死对手!

  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狂风。

  神秘人鼻头耸动,清晰地捕捉到了这股风中,越发浓郁的血腥味。

  只是面对扑来的陈东,他不敢迟疑,更不敢分心。

  口中念诵着《道德经》的同时,也再次迎向了陈东。

  之前的试探已经结束,神秘人对现在陈东的状态和实力,也有了深刻的认知。

  此时再度交手。

  当两人拳掌交击的瞬间,便是爆发出了激烈的鏖战。

  砰砰砰……

  拳脚一次次的对撞,发出震耳的轰鸣声。

  有了之前的试探,神秘人每次出手,都尽可能的避开陈东的锋芒,选择以柔克刚,用更“委婉”的方式,破掉陈东的拳脚。

  每一次对轰,神秘人都能以羚羊挂角,妙到毫巅的角度,化解掉陈东的攻击。

  在不落陈东下风的同时,又能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和陈东陷入高强度的消耗战中,纠缠不休。

  这样做,无疑是在刀尖跳舞,惊险万分。

  神秘人能做到这种程度,也是依托本身的强大自信,还有对格斗技的把握和极其丰富的战斗经验。

  若是换成旁人,或许过程,就不是神秘人这般“轻松”了。

  陈东疯魔,终究是力量狂涨,但说到底,格斗技还有战斗经验,还是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上,和神秘人有一段鸿沟般的差距。

  面对陈东刚猛霸道的拳脚,饶是到了神秘人这个层次,也没有把握能够一次次正面硬接下来。

  所能做的,也正如他之前对昆仑说的一样。

  打不赢陈东的情况下,只能打累陈东!

  靡靡诵经的声音,不断的从神秘人口中发出。

  而陈东口中,也不停地发出嘤呀乱语。

  两人似乎除了拳脚之间的战斗外,在声音中也在较量,时而神秘人的声音压过陈东的声音,时而陈东的声音又压过神秘人的声音。

  砰砰砰……

  残影片片,两人高速移动的同时,每一次交手,都带着穿金裂石的恐怖威力。

  一棵棵竹子在陈东刚猛无匹的拳脚之下,当场炸断,轰然倒下。

  而竹林中两人的战斗,却是越发的白热化。

  陈东的拳脚刚猛霸道,直来直去,根本就不会考虑会不会受伤,一切以杀戮为第一目标。

  而神秘人也不敢硬接陈东的拳脚,一次次避过锋芒,以柔克刚。

  这样的战斗,若是被旁人看到,绝对会惊掉下巴。

  不,甚至足以震惊整个武者界!

  不论是陈东的刚猛拼命打法,还是神秘人妙到毫巅的经验格斗技的爆发,都堪称巅峰之战!

  只是如今的竹林之中,只有陈东和神秘人两个人。

  唯一的第三个旁观者昆仑,如今也昏迷了过去。

  这样的巅峰战斗,也仅仅局限在了这片竹林之中。

  而生死之险,却聚焦到了神秘人一人身上。

  随着鏖战越发的激烈,陈东口中的嘤呀乱语,越发的混乱大声,就仿佛是躁狂的猛兽,在不断沙哑咆哮。

  他的身上也被神秘人击中过好几次,不过处于疯魔状态中的陈东,却一点都没有察觉。

  杀戮机器,只管杀戮,不管受伤,人如其名!

  反倒是神秘人,在一边念诵《道德经》一边和陈东高强度作战的时候,对他的心神体力都是极大的消耗,哪怕妙到毫巅专注战斗,可身上受的伤却比陈东多得多。

  就算是一次次生死之险出现的时候,他聚精会神的瞬间化解掉了,可面对疯魔的陈东,哪怕是手脚之间的擦挂,对神秘人而,也是不小的伤势了。

  且,随着时间推移。

  当体力和心神越发衰退的时候,这种凶险,则会急剧膨胀!

  嘭!

  面对陈东的一记狂猛的鞭腿,神秘人快速地后仰,闪避过去,同时右掌悍然拍击在了陈东的右脚脚腕处。

  只是这一次,事情并没有朝着神秘人预料的方向发展。

  在陈东失去平衡的瞬间,他的身子猛地一扭,竟是直接以头撞击在了神秘人的腹部。

  砰咙一声大响,神秘人口中念诵《道德经》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吃痛的惨叫,同时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尚且在空中的时候,便是一大口鲜血喷洒长空。

  落地后,神秘人单膝跪地。

  陈东的这一记头撞,虽然对他不致命,但此时也让他五脏六腑都翻腾扭曲起来,浑身

  的气息都大乱了。

  “呼……呼……”

  高强度的战斗,让神秘人的身体状态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此时他浑身早已经被汗水打湿,当然其中也有鲜血的原因。

  单膝跪在地上,神秘人大口呼吸的同时,手脚却在不停地禁脔抽搐着。

  这样的战斗,哪怕是他,身体也遭受到了极大的损耗!

  而反观陈东,却是屹立在原地,虽然粗重的喘息着,“状态”却是比神秘人好的太多太多了。

  当然,确切地说,是疯魔中的陈东,以疯魔念头催动着身体,所以对身体的耐受性,比神秘人强了太多太多!

  换句话说,神秘人保持理智的状态下,是耐受不住身体的损耗,耐受不住手脚禁脔。

  而陈东疯魔状态下,身体或许比神秘人更糟糕,但他能耐受住。

  这就是其中差别。

  “道道道……桀桀桀……”

  蓦然间,陈东仰头大笑了起来,刺耳的尖笑声,回荡在竹林之中:“狗屁的天道地道,魔道永昌!”

  这是陈东疯魔后,唯一一句轻松说出的完整语句。

  可落到神秘人耳朵里,却仿佛是无形大手,将他按向绝望深渊。

  “死!”

  下一秒,陈东蓦地低头。

  哪怕是在黑暗中,神秘人也能感觉到陈东那阴冷刺骨的目光,刹那间,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浑身颤栗……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