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845章 至高无上的荣耀

第845章 至高无上的荣耀

  “纳尼?”

  驻足在原地的伊贺飞流几乎同时,也是脱口惊咦。

  然而。

  就在这时。

  伊贺飞流和两位上忍骤然瞳孔紧缩。

  三人清晰地看到,陈东的右手肌肉坟起,恍若蟒龙一般,带着千钧之力,悍然朝着身后猛地一挥,一拽!

  嘎吱……

  刹那间,静谧幽静的竹林中,猛地响起一片刺耳牙酸的声音。

  砰砰砰砰……

  一棵棵竹子,也在这一道声响中,应声炸裂,齐刷刷的崩断,恍若一座座大岳,遮掩了苍穹,朝着两位上忍吞噬而下。

  突然的巨变。:

  让两位上忍同时一声惊呼。

  饶是他们,面对铺天盖地倒塌下来的一棵棵竹子,也不禁心生一震。

  然而。

  当两人想要冲出竹子盖压的范围时,一股恶寒瞬间从脚底板席卷到了天灵盖。

  因为他俩骇然发现。

  每一棵断裂倒塌下来的竹子,都正好封死了他们的一条条退路!

  让他们在这快速地倒塌中,无路可退!

  哗啦啦……

  竹子倒塌的时候,枝杈相互交错,碰撞。

  竹林间也回响起一声声震耳的竹子崩裂的声音。

  这一切,不过是眨眼之间。

  随着“轰隆”一声,几十棵竹子恍若一座崩塌的大岳,彻底落地,将两位上忍掩埋在其中。

  与此同时,厚密的竹丛中,也响起了两位上忍的惨叫声。

  随之。

  竹林中再次恢复了死寂。

  “这到底怎么回事?”

  伊贺飞流彻底懵了,面罩遮掩的面庞上,唯一露出来的双眼中,此时满是震惊骇然。

  他根本没搞明白眼前的一幕,陈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竹丛碾压,根本就不足以让他两位同伴当场毙命,但却能有效地拖延时间。

  可现在,伊贺飞流已经顾不得陈东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了,他震惊的是陈东到底怎么做到的?

  在陈东抽身飞退中,右手挥动竹子快速敲击着沿途竹子,这一怪异的举动,伊贺飞流一直看在眼里。

  但他笃定,那一次次快若闪电的敲打,绝对不可能让这些竹子在这一瞬间,仿佛陈东如臂挥使一般,全都轰然倒塌下来。

  “你听!”

  远处,陈东的笑声传来。

  伊贺飞流身躯一震,眉头紧拧成了一个“川”字。

  急忙全神贯注的倾听着。

  嗖!

  骤然间,黑暗中响起了一道细微的破风声响。

  声音极其细微,甚至如果不注意的话,根本就听不到!

  等等!

  这是……

  伊贺飞流眼中陡然浮现出惊恐之色,被忍者服紧裹着的身躯,此时也不禁隐隐颤抖了起来。

  他目光死死地盯着对面的陈东。

  隐约能够见到,陈东的右手轻轻地动了一下。

  “你的鱼鳞线?!”

  伊贺飞流发出了惊骇的声音,因为太过惊骇,甚至于声音都有些沙哑。

  这一刻,仿佛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区区敲打竹子,根本不可能造成眼前一幕。

  但如果在敲打竹子的时候,借着敲打竹子的声音掩护,将鱼鳞线缠裹住每一根被敲打过的竹子上,那就能做到了!

  敲打竹子不至于瞬间让竹子断裂,但在巨力敲打之下,却是能够震碎被敲打位置的纤维结构,再通过鱼鳞线缠绕,然后在一瞬间就能以很微弱的力量,瞬间拽断几十根竹子,造成眼前的这骇人一幕。

  想明白后,伊贺飞流看陈东的眼神终于变得不一样了。

  有震惊、有不敢置信、甚至有些忌惮……

  他们之前得到的关于陈东的情报,没有一个与真实的陈东相对应。

  来之前,也是根据伊贺飞甲两位上忍折戟沉沙,而估算出了刺杀陈东的风险和难度。

  所以这一次,他们才是三位上忍带领十八位中忍蜂拥而来。

  只是,此时此刻的伊贺飞流看陈东的目光,复杂到了极点。

  后背,更是有些发凉。

  如果是一位阅尽红尘,历经生死的超强武者,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会有这种感觉,反倒会觉得是情理之中。

  但眼前的陈东,不足三十岁!

  情报更是显示出,他蜕变时间,也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

  心性、算计、果断……造就出了刚才的这惊悚一幕。

  伊贺飞流已经算的上是伊贺流派中的佼佼者了,但他扪心自问,当他和陈东在同样的年纪的情况下,如此绝死凶险的局面中,也绝对不可能冷静算计到这种程度。

  锵!

  伊贺飞流蓦地挥舞了一下手中武士长刀,在空中带起了刺耳呼啸。

  随即,他迈动右脚,朝着陈东走去。

  唇齿轻启:“阁下的心性、城府、手段,都让我震惊,在与你同龄人中,我伊贺飞流,愿尊你为最强!”

  这一句话,是伊贺飞流由衷说出。

  以他的阅历和战斗经验,刚才这一幕,真的足够让他对陈东有如此夸赞了!

  “要杀我的对手夸赞我,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不高兴呢?”

  陈东揉了揉鼻子,笑着打趣道。

  他真不介意和伊贺飞流多说几句,不管正反派都容易死于话多,但某些时刻,譬如现在,说的话多,拖延的时间就越多。

  “这对忍者而,是你至高无上的荣耀!

  “纳尼?”

  驻足在原地的伊贺飞流几乎同时,也是脱口惊咦。

  然而。

  就在这时。

  伊贺飞流和两位上忍骤然瞳孔紧缩。

  三人清晰地看到,陈东的右手肌肉坟起,恍若蟒龙一般,带着千钧之力,悍然朝着身后猛地一挥,一拽!

  嘎吱……

  刹那间,静谧幽静的竹林中,猛地响起一片刺耳牙酸的声音。

  砰砰砰砰……

  一棵棵竹子,也在这一道声响中,应声炸裂,齐刷刷的崩断,恍若一座座大岳,遮掩了苍穹,朝着两位上忍吞噬而下。

  突然的巨变。:

  让两位上忍同时一声惊呼。

  饶是他们,面对铺天盖地倒塌下来的一棵棵竹子,也不禁心生一震。

  然而。

  当两人想要冲出竹子盖压的范围时,一股恶寒瞬间从脚底板席卷到了天灵盖。

  因为他俩骇然发现。

  每一棵断裂倒塌下来的竹子,都正好封死了他们的一条条退路!

  让他们在这快速地倒塌中,无路可退!

  哗啦啦……

  竹子倒塌的时候,枝杈相互交错,碰撞。

  竹林间也回响起一声声震耳的竹子崩裂的声音。

  这一切,不过是眨眼之间。

  随着“轰隆”一声,几十棵竹子恍若一座崩塌的大岳,彻底落地,将两位上忍掩埋在其中。

  与此同时,厚密的竹丛中,也响起了两位上忍的惨叫声。

  随之。

  竹林中再次恢复了死寂。

  “这到底怎么回事?”

  伊贺飞流彻底懵了,面罩遮掩的面庞上,唯一露出来的双眼中,此时满是震惊骇然。

  他根本没搞明白眼前的一幕,陈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竹丛碾压,根本就不足以让他两位同伴当场毙命,但却能有效地拖延时间。

  可现在,伊贺飞流已经顾不得陈东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了,他震惊的是陈东到底怎么做到的?

  在陈东抽身飞退中,右手挥动竹子快速敲击着沿途竹子,这一怪异的举动,伊贺飞流一直看在眼里。

  但他笃定,那一次次快若闪电的敲打,绝对不可能让这些竹子在这一瞬间,仿佛陈东如臂挥使一般,全都轰然倒塌下来。

  “你听!”

  远处,陈东的笑声传来。

  伊贺飞流身躯一震,眉头紧拧成了一个“川”字。

  急忙全神贯注的倾听着。

  嗖!

  骤然间,黑暗中响起了一道细微的破风声响。

  声音极其细微,甚至如果不注意的话,根本就听不到!

  等等!

  这是……

  伊贺飞流眼中陡然浮现出惊恐之色,被忍者服紧裹着的身躯,此时也不禁隐隐颤抖了起来。

  他目光死死地盯着对面的陈东。

  隐约能够见到,陈东的右手轻轻地动了一下。

  “你的鱼鳞线?!”

  伊贺飞流发出了惊骇的声音,因为太过惊骇,甚至于声音都有些沙哑。

  这一刻,仿佛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区区敲打竹子,根本不可能造成眼前一幕。

  但如果在敲打竹子的时候,借着敲打竹子的声音掩护,将鱼鳞线缠裹住每一根被敲打过的竹子上,那就能做到了!

  敲打竹子不至于瞬间让竹子断裂,但在巨力敲打之下,却是能够震碎被敲打位置的纤维结构,再通过鱼鳞线缠绕,然后在一瞬间就能以很微弱的力量,瞬间拽断几十根竹子,造成眼前的这骇人一幕。

  想明白后,伊贺飞流看陈东的眼神终于变得不一样了。

  有震惊、有不敢置信、甚至有些忌惮……

  他们之前得到的关于陈东的情报,没有一个与真实的陈东相对应。

  来之前,也是根据伊贺飞甲两位上忍折戟沉沙,而估算出了刺杀陈东的风险和难度。

  所以这一次,他们才是三位上忍带领十八位中忍蜂拥而来。

  只是,此时此刻的伊贺飞流看陈东的目光,复杂到了极点。

  后背,更是有些发凉。

  如果是一位阅尽红尘,历经生死的超强武者,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会有这种感觉,反倒会觉得是情理之中。

  但眼前的陈东,不足三十岁!

  情报更是显示出,他蜕变时间,也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

  心性、算计、果断……造就出了刚才的这惊悚一幕。

  伊贺飞流已经算的上是伊贺流派中的佼佼者了,但他扪心自问,当他和陈东在同样的年纪的情况下,如此绝死凶险的局面中,也绝对不可能冷静算计到这种程度。

  锵!

  伊贺飞流蓦地挥舞了一下手中武士长刀,在空中带起了刺耳呼啸。

  随即,他迈动右脚,朝着陈东走去。

  唇齿轻启:“阁下的心性、城府、手段,都让我震惊,在与你同龄人中,我伊贺飞流,愿尊你为最强!”

  这一句话,是伊贺飞流由衷说出。

  以他的阅历和战斗经验,刚才这一幕,真的足够让他对陈东有如此夸赞了!

  “要杀我的对手夸赞我,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不高兴呢?”

  陈东揉了揉鼻子,笑着打趣道。

  他真不介意和伊贺飞流多说几句,不管正反派都容易死于话多,但某些时刻,譬如现在,说的话多,拖延的时间就越多。

  “这对忍者而,是你至高无上的荣耀!

  ”

  伊贺飞流突然狂奔了起来,脚下掀起罡风呼啸,卷起大片竹叶:“我真想知道,阁下是否至死都能保持绝对冷静!”

  嗡!

  话音未落。

  伊贺飞流已经冲到了距离陈东不足五米远的地方。

  毫无征兆的,手起刀落,悍然一刀裹挟着无尽罡风,怒劈而下。

  轰……

  长刀远不及陈东,但随着武士长刀落下,一股罡风形成的刀气,却是摧枯拉朽的将地上的厚厚竹叶犁出了一条沟壑,直接朝着陈东激射而来。

  “刀气?!”

  陈东脸色大变,瞬间浑身紧绷,仿佛被滔天杀意锁定禁锢一般。

  同样的一幕,他见过!

  袁义罡施展“杀神一刀斩”的时候,就能达到这等效果!

  伊贺飞流的一刀,肯定不及袁义罡,但能劈斩出刀气,就足够致命了!

  耳边刀气的呼啸炸耳。

  感受着铺天盖地,霸道斩来的刀气。

  陈东神情凝重到了极点。

  “给我破!”

  随着一声爆吼,陈东身形猛地一躬,手中竹子犹如战刀一般,直接对着面前的空中怒劈而下。

  砰!

  一声炸响。

  竹子被刀气轰得寸寸炸裂。

  随即。

  噗嗤!

  一簇血水,蓦然在黑暗的竹林中,飞洒到了长空之上。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