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824章 按兵不动?视若性命?

第824章 按兵不动?视若性命?

  龙老脚步一顿,目光闪烁。

  迟疑了一下,他讪笑着说:“先吃饭吧,少爷。”

  “好!”

  陈东点点头。

  当龙老推着陈东到了餐厅的时候,餐桌上已经琳琅满目的摆满了各种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顾清影、神秘人、范璐和昆仑尽皆在座。

  “老公,快来。”

  顾清影笑着招招手。

  “让大家久等了。”

  陈东到了主位前,以轮椅代替椅子。

  等龙老落座后,几人便吃了起来。

  相互闲聊着。

  陈东却是忽然再次问道:“龙老,我爸对天杀之局的态度是什么?”

  闻。

  众人全都寂声。

  尽皆忐忑的看着龙老。

  饶是神秘人,此时眼神也变了。

  天杀之局。

  各大势力杀机暗涌,潜伏四周。

  在场等人,包括神秘人在内,也只有抵挡防御之力。

  至于彻底解决……难如登天!

  这场杀局,根本就不是依靠个人能力能够轻易解决的。

  面对一个个巍峨大岳般的势力,只有同等或者更高级的势力出手,才有可能彻底解决。

  而陈家……显然是最大的希望!

  然而。

  龙老却是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筷子,拿起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

  动作不疾不徐,只是随着这一系列动作进行,神情渐渐黯然下来。

  清晰捕捉到龙老神情变化的众人,无不心脏往下沉。

  哪怕龙老尚未开口,可结果……众人已经猜测出来了。

  果然。

  龙老说:“老爷暂时会让陈家按兵不动。”

  一语出。

  原本尚且能算轻松愉悦的氛围,霎时间降低到了冰点。

  即使是通过龙老神色猜测到了结果,可众人也不由得神情一黯,心中失落。

  “他如果让陈家按兵不动,只怕这天杀之局……最少会持续三个月了!”

  神秘人沙哑的声音回荡在餐厅内,凝重到了极点。

  昆仑和范璐对视一眼。

  这一点,他俩早就商讨过。

  只是随着龙老这句话出口,猜测也即将变成现实。

  没有陈家定鼎支援,各大势力就没有了忌惮之心,行事当然会肆意妄为。

  正如神秘人所说,这场天杀之局,最少也得持续三个月。

  而且,这还是最好的预计。

  至于最坏的……

  那就是撑不到三个月。

  亦或者是在三个月后,陈道临的寿宴上,陈东无法接过下任家主的王冠!

  不管是哪种情况,所付出的最终都是陈东的……性命!

  龙老神情黯然,眼神更是低落到了极点。

  他目光缓缓地看向陈东,带着怜悯,带着不忍,带着长辈对晚辈的心疼。

  “这件事,老奴上报的时候,也不曾料到会是这种结果。”

  “他就只说了这一句?”陈东挑眉问道。

  龙老点点头:“只说了这一句。”

  干脆地答案。

  却是让陈东忽然觉得好笑。

  众人见到陈东的笑容,纷纷一怔。

  顾清影下意识地抬手,落到了陈东左手臂上,轻轻地握住。

  “老公,没事的,你还有我们。”

  “我当然没事。”

  陈东在笑,可看向顾清影的眼神,却冷厉到了极点。

  “我只是觉得好笑!亲老爸一口一个要让我子承父业,如今儿子遭遇天杀之局,他却能干脆利落的让陈家按兵不动,这份心性,可真够冷,真够狠的!”

  冷厉的声音,霎时间让餐厅内的气温仿佛都骤降到了冰点。

  顾清影被陈东眼神盯得喉咙发紧。

  而龙老、昆仑和范璐,也是神情凝重,有些愤愤不平。

  同样的情况,陈东已经不止一次的经历了。

  他们也不是一次两次的随着陈东一起经历了。

  但从来没有哪一次,陈道临会这么袖手旁观,不管不顾。

  亲子求救,仅仅是一句干脆利落的话,便回应打发。

  这样的结果,饶是三人想为陈道临回旋几句,也是喉咙发紧,不知道从何说起。

  哒哒……

  神秘人右手指节轻轻地敲击着桌面。

  他也是几人中,情绪能保持最稳定之人了。

  挑了挑眉,神秘人目光深沉的看向陈东,沙哑的说:“或许他不是主动按兵不动,而是……被动按兵不动呢?亦或者……是时机未到?”

  显然,神秘人是在为陈道临的决定找台阶下。

  龙老等人纷纷看向神秘人。

  “你的意思是,老爷被陈家上下掣肘了?”昆仑问。

  神秘人戏谑一笑:“虎毒不食子,如果他不是被动的情况下,这种局面,岂会一句话回应?”

  昆仑几人纷纷了然。

  的确,同样的一幕,出现过很多次。

  但每一次,陈道临对陈东的庇护,不是雷霆手腕,便是暗中回旋,确实没有一次是置之不理的。

  而这一次,一句话回应按兵不动,太过古怪。

  主动按兵不动,让人觉得荒谬。

  被动按兵不动,确实极大几率的存在,要知道,整个陈家上下向来都不是铁桶一个,看似平静的一片汪洋之下,却是暗流汹涌,派系纵横。

  至于所谓的“时机未到”,龙老等人并未多想。

  这不过是一个极小的猜测,不然……所谓的“时机”是什么?

  “少爷

  龙老脚步一顿,目光闪烁。

  迟疑了一下,他讪笑着说:“先吃饭吧,少爷。”

  “好!”

  陈东点点头。

  当龙老推着陈东到了餐厅的时候,餐桌上已经琳琅满目的摆满了各种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顾清影、神秘人、范璐和昆仑尽皆在座。

  “老公,快来。”

  顾清影笑着招招手。

  “让大家久等了。”

  陈东到了主位前,以轮椅代替椅子。

  等龙老落座后,几人便吃了起来。

  相互闲聊着。

  陈东却是忽然再次问道:“龙老,我爸对天杀之局的态度是什么?”

  闻。

  众人全都寂声。

  尽皆忐忑的看着龙老。

  饶是神秘人,此时眼神也变了。

  天杀之局。

  各大势力杀机暗涌,潜伏四周。

  在场等人,包括神秘人在内,也只有抵挡防御之力。

  至于彻底解决……难如登天!

  这场杀局,根本就不是依靠个人能力能够轻易解决的。

  面对一个个巍峨大岳般的势力,只有同等或者更高级的势力出手,才有可能彻底解决。

  而陈家……显然是最大的希望!

  然而。

  龙老却是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筷子,拿起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

  动作不疾不徐,只是随着这一系列动作进行,神情渐渐黯然下来。

  清晰捕捉到龙老神情变化的众人,无不心脏往下沉。

  哪怕龙老尚未开口,可结果……众人已经猜测出来了。

  果然。

  龙老说:“老爷暂时会让陈家按兵不动。”

  一语出。

  原本尚且能算轻松愉悦的氛围,霎时间降低到了冰点。

  即使是通过龙老神色猜测到了结果,可众人也不由得神情一黯,心中失落。

  “他如果让陈家按兵不动,只怕这天杀之局……最少会持续三个月了!”

  神秘人沙哑的声音回荡在餐厅内,凝重到了极点。

  昆仑和范璐对视一眼。

  这一点,他俩早就商讨过。

  只是随着龙老这句话出口,猜测也即将变成现实。

  没有陈家定鼎支援,各大势力就没有了忌惮之心,行事当然会肆意妄为。

  正如神秘人所说,这场天杀之局,最少也得持续三个月。

  而且,这还是最好的预计。

  至于最坏的……

  那就是撑不到三个月。

  亦或者是在三个月后,陈道临的寿宴上,陈东无法接过下任家主的王冠!

  不管是哪种情况,所付出的最终都是陈东的……性命!

  龙老神情黯然,眼神更是低落到了极点。

  他目光缓缓地看向陈东,带着怜悯,带着不忍,带着长辈对晚辈的心疼。

  “这件事,老奴上报的时候,也不曾料到会是这种结果。”

  “他就只说了这一句?”陈东挑眉问道。

  龙老点点头:“只说了这一句。”

  干脆地答案。

  却是让陈东忽然觉得好笑。

  众人见到陈东的笑容,纷纷一怔。

  顾清影下意识地抬手,落到了陈东左手臂上,轻轻地握住。

  “老公,没事的,你还有我们。”

  “我当然没事。”

  陈东在笑,可看向顾清影的眼神,却冷厉到了极点。

  “我只是觉得好笑!亲老爸一口一个要让我子承父业,如今儿子遭遇天杀之局,他却能干脆利落的让陈家按兵不动,这份心性,可真够冷,真够狠的!”

  冷厉的声音,霎时间让餐厅内的气温仿佛都骤降到了冰点。

  顾清影被陈东眼神盯得喉咙发紧。

  而龙老、昆仑和范璐,也是神情凝重,有些愤愤不平。

  同样的情况,陈东已经不止一次的经历了。

  他们也不是一次两次的随着陈东一起经历了。

  但从来没有哪一次,陈道临会这么袖手旁观,不管不顾。

  亲子求救,仅仅是一句干脆利落的话,便回应打发。

  这样的结果,饶是三人想为陈道临回旋几句,也是喉咙发紧,不知道从何说起。

  哒哒……

  神秘人右手指节轻轻地敲击着桌面。

  他也是几人中,情绪能保持最稳定之人了。

  挑了挑眉,神秘人目光深沉的看向陈东,沙哑的说:“或许他不是主动按兵不动,而是……被动按兵不动呢?亦或者……是时机未到?”

  显然,神秘人是在为陈道临的决定找台阶下。

  龙老等人纷纷看向神秘人。

  “你的意思是,老爷被陈家上下掣肘了?”昆仑问。

  神秘人戏谑一笑:“虎毒不食子,如果他不是被动的情况下,这种局面,岂会一句话回应?”

  昆仑几人纷纷了然。

  的确,同样的一幕,出现过很多次。

  但每一次,陈道临对陈东的庇护,不是雷霆手腕,便是暗中回旋,确实没有一次是置之不理的。

  而这一次,一句话回应按兵不动,太过古怪。

  主动按兵不动,让人觉得荒谬。

  被动按兵不动,确实极大几率的存在,要知道,整个陈家上下向来都不是铁桶一个,看似平静的一片汪洋之下,却是暗流汹涌,派系纵横。

  至于所谓的“时机未到”,龙老等人并未多想。

  这不过是一个极小的猜测,不然……所谓的“时机”是什么?

  “少爷

  神秘人说的有道理。”

  龙老轻声道,左手轻轻地拍了拍陈东的手背:“老爷向来将你与夫人视若性命,以往你也看到了,老爷为了你不惜与陈家上下硬撼,为了你也不惜轰炸李家,这次如此简短干脆的回应,其中应该确实藏有内情。”

  “视若性命?”

  陈东笑了笑,望了望桌上的美味佳肴,却是再无食欲。

  然后。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注视下。

  他直接站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砰!

  房门声如雷炸响。

  房门被重重地关闭。

  餐厅内。

  静可聆针,气氛沉重。

  感受着昆仑等人的目光。

  龙老自责的尴尬一笑:“是老朽失了,少爷此时的失态,是老朽的罪责。”

  “我去劝劝他。”

  顾清影站了起来,推着轮椅就要朝陈东房间走去。

  隐瞒双腿残疾,这是一张底牌。

  但在这个时候,陈东不顾这张底牌,直接起身回屋,可见他心中并不如表面那般平静。

  只是,顾清影刚迈步到龙老身旁。

  龙老却是起身拦住了顾清影,尴尬的笑了笑。

  “少夫人,事情因老奴而起,还是老奴亲自去向少爷道歉吧。”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