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86章 可行龙头之令?

第786章 可行龙头之令?

  突然摔倒。

  声响登时吸引了陈东和年轻人的注意力。

  两人同时看向中年人。

  年轻人急忙走过来搀扶,一边还不忘嗤笑地说。

  “舵头,这家伙可真够能演的,居然还真掏出了一块身份令牌,元字辈呢,我这辈子都还没见过。”

  然而。

  啪!

  中年人一巴掌抽在了年轻人脸上。

  当场将年轻人抽懵了。

  中年人沉声呵斥道:“快去磕头道歉!”

  哪怕还没有确认身份令牌,他也不敢赌。

  如果不是还好,可如果是的话,立刻磕头道歉,显然是能将危机化解到最小的。

  成员的一个磕头道歉,却能换来接下来可能出现的灭顶之灾的安稳,怎么算都划算。

  年轻人满脸疑惑不解。

  脸上火辣辣的疼。

  可被中年人注视着,他也不敢反驳,转身乖乖的走向陈东。

  他是个辈分低微的成员,只要舵头愿意,分分钟能决定他的一切。

  就算是磕头道歉,他也不得不做。

  “不用道歉了,事情紧急,你就是这一门的舵头吧?”

  陈东制止了年轻人道歉,他这一趟本来就是为了调集洪会的力量,而且本来就冒着风险出来的。

  多逗留一分,就多了一分钟的危险。

  他还不至于为了年轻人的几句冲撞之语,而耿耿于怀。

  说话间,陈东就将元字辈身份令牌递给了中年人。

  中年人不敢怠慢,双手接过令牌,神情肃然地翻转着,仔仔细细地辨别。

  肃然的神情,也渐渐地变成了惊恐。

  这令牌,真的!

  下一秒。

  中年人直接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惶恐骇然地磕头在地:“洪会南明舵头,李青叶拜见祖老!”

  轰隆!

  呆滞在旁边的年轻人,好似晴天霹雳,瞬间浑身都麻了。

  神情惶恐的同时,他更是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

  三魂七魄离体的虚弱感,让年轻人身子几乎烂泥一般,直接瘫跪在了地上。

  “祖老,对不起,是小的错了,是小的有罪。”

  啪啪啪……

  一边惶恐道歉,年轻人更是干脆果断地狠狠地抡起了自己耳光。

  “李青叶?很好,我是陈东,我不会怪罪你们刚才的事情,但现在你们得帮我一个忙。”

  陈东没有理会,他真的很赶时间。

  “祖老但说无妨!”

  李青叶磕头在地,一动不动。

  此时的他,头皮仿佛都快炸开了。

  恐惧惊慌,丝毫不弱于一旁狠狠自抽耳光的年轻成员。

  元字辈祖老,那可是洪会唯二的存在。

  饶是号令三千六百门的龙头,也要敬让三分。

  眼前的陈东,在他眼中如同神明,他区区一门舵头,在元字辈祖老眼中,与蝼蚁毫无区别。

  “即刻调动青叶茶馆这一门全部力量,倾巢出动,护我两天。”

  陈东平静的说。

  “倾巢出动?!”

  李青叶蓦地抬头,神情一惊。

  陈东问:“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陈东祖老是元字辈祖老,当然能够调动本门全部力量。”

  李青叶忙着解释道:“不过晚辈还是想将此事通禀一下总部。”

  “可以。”

  陈东点点头,抬起右手三根指头:“我需要你三分钟完成通禀,和调集力量,随我一起前往医院。”

  “遵命!”

  李青叶确定陈东不会怪罪刚才的冒犯后,终于心中大定。

  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抑制的狂喜和冲动。

  没等来叶祖老,却等来了新晋的陈祖老。

  还是保护祖老两天……这可真是天赐良机!

  如果这两天内,表现能入了陈祖老的法眼,从今往后,他的晋升之路,将会变成康庄大道。

  身为舵头,李青叶极其清楚祖老的一句话,在洪会中,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舵头,现在茶馆里还这么多人呢。”

  年轻人战战兢兢的跟在陈东身后,脸色有些苍白,仿佛刚从鬼门关里走出来的一样。

  “花钱把所有客人请出去,你去集结所有人,我去通禀总部,记住了,这次是咱一门的机缘,对你对我对每个人,都是机缘,外边那位,是真正的祖老,连龙头都要敬让三分的存在。”

  李青叶满面红光,心潮澎湃。

  年轻人也不傻,自然反应过来其中深意。

  他用力的点点头,然后便忙着去调集人马。

  刚才的一幕。

  不乏有成员目睹,所有人都还在惊骇中。

  因为李青叶身为舵头,在他们眼中,基本上没见到过这么失态的反应。

  直到年轻人将消息散布出去后,所有成员都激动了!

  李青叶龙行虎步,快速地回到了后堂。

  他没有率先联系洪会总部。

  而是径直回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中摆放着一处香案。

  上边供奉着两块灵位,是他父母的。

  噗通一声!

  李青叶跪在了蒲团上,眼含热泪,激动地说:“爸妈,儿子出息了,感谢爸妈在天保佑,感谢祖坟冒青烟,陈祖老亲临,还让儿子保护两天,这可是无上荣光的任务,请爸妈和李家列祖列宗保佑,这次儿子能好好表现。”

  砰,砰,砰!

  一连三个重头,磕砸在地上。

  李青叶眼含热泪,激动起身,

  突然摔倒。

  声响登时吸引了陈东和年轻人的注意力。

  两人同时看向中年人。

  年轻人急忙走过来搀扶,一边还不忘嗤笑地说。

  “舵头,这家伙可真够能演的,居然还真掏出了一块身份令牌,元字辈呢,我这辈子都还没见过。”

  然而。

  啪!

  中年人一巴掌抽在了年轻人脸上。

  当场将年轻人抽懵了。

  中年人沉声呵斥道:“快去磕头道歉!”

  哪怕还没有确认身份令牌,他也不敢赌。

  如果不是还好,可如果是的话,立刻磕头道歉,显然是能将危机化解到最小的。

  成员的一个磕头道歉,却能换来接下来可能出现的灭顶之灾的安稳,怎么算都划算。

  年轻人满脸疑惑不解。

  脸上火辣辣的疼。

  可被中年人注视着,他也不敢反驳,转身乖乖的走向陈东。

  他是个辈分低微的成员,只要舵头愿意,分分钟能决定他的一切。

  就算是磕头道歉,他也不得不做。

  “不用道歉了,事情紧急,你就是这一门的舵头吧?”

  陈东制止了年轻人道歉,他这一趟本来就是为了调集洪会的力量,而且本来就冒着风险出来的。

  多逗留一分,就多了一分钟的危险。

  他还不至于为了年轻人的几句冲撞之语,而耿耿于怀。

  说话间,陈东就将元字辈身份令牌递给了中年人。

  中年人不敢怠慢,双手接过令牌,神情肃然地翻转着,仔仔细细地辨别。

  肃然的神情,也渐渐地变成了惊恐。

  这令牌,真的!

  下一秒。

  中年人直接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惶恐骇然地磕头在地:“洪会南明舵头,李青叶拜见祖老!”

  轰隆!

  呆滞在旁边的年轻人,好似晴天霹雳,瞬间浑身都麻了。

  神情惶恐的同时,他更是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

  三魂七魄离体的虚弱感,让年轻人身子几乎烂泥一般,直接瘫跪在了地上。

  “祖老,对不起,是小的错了,是小的有罪。”

  啪啪啪……

  一边惶恐道歉,年轻人更是干脆果断地狠狠地抡起了自己耳光。

  “李青叶?很好,我是陈东,我不会怪罪你们刚才的事情,但现在你们得帮我一个忙。”

  陈东没有理会,他真的很赶时间。

  “祖老但说无妨!”

  李青叶磕头在地,一动不动。

  此时的他,头皮仿佛都快炸开了。

  恐惧惊慌,丝毫不弱于一旁狠狠自抽耳光的年轻成员。

  元字辈祖老,那可是洪会唯二的存在。

  饶是号令三千六百门的龙头,也要敬让三分。

  眼前的陈东,在他眼中如同神明,他区区一门舵头,在元字辈祖老眼中,与蝼蚁毫无区别。

  “即刻调动青叶茶馆这一门全部力量,倾巢出动,护我两天。”

  陈东平静的说。

  “倾巢出动?!”

  李青叶蓦地抬头,神情一惊。

  陈东问:“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陈东祖老是元字辈祖老,当然能够调动本门全部力量。”

  李青叶忙着解释道:“不过晚辈还是想将此事通禀一下总部。”

  “可以。”

  陈东点点头,抬起右手三根指头:“我需要你三分钟完成通禀,和调集力量,随我一起前往医院。”

  “遵命!”

  李青叶确定陈东不会怪罪刚才的冒犯后,终于心中大定。

  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抑制的狂喜和冲动。

  没等来叶祖老,却等来了新晋的陈祖老。

  还是保护祖老两天……这可真是天赐良机!

  如果这两天内,表现能入了陈祖老的法眼,从今往后,他的晋升之路,将会变成康庄大道。

  身为舵头,李青叶极其清楚祖老的一句话,在洪会中,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舵头,现在茶馆里还这么多人呢。”

  年轻人战战兢兢的跟在陈东身后,脸色有些苍白,仿佛刚从鬼门关里走出来的一样。

  “花钱把所有客人请出去,你去集结所有人,我去通禀总部,记住了,这次是咱一门的机缘,对你对我对每个人,都是机缘,外边那位,是真正的祖老,连龙头都要敬让三分的存在。”

  李青叶满面红光,心潮澎湃。

  年轻人也不傻,自然反应过来其中深意。

  他用力的点点头,然后便忙着去调集人马。

  刚才的一幕。

  不乏有成员目睹,所有人都还在惊骇中。

  因为李青叶身为舵头,在他们眼中,基本上没见到过这么失态的反应。

  直到年轻人将消息散布出去后,所有成员都激动了!

  李青叶龙行虎步,快速地回到了后堂。

  他没有率先联系洪会总部。

  而是径直回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中摆放着一处香案。

  上边供奉着两块灵位,是他父母的。

  噗通一声!

  李青叶跪在了蒲团上,眼含热泪,激动地说:“爸妈,儿子出息了,感谢爸妈在天保佑,感谢祖坟冒青烟,陈祖老亲临,还让儿子保护两天,这可是无上荣光的任务,请爸妈和李家列祖列宗保佑,这次儿子能好好表现。”

  砰,砰,砰!

  一连三个重头,磕砸在地上。

  李青叶眼含热泪,激动起身,

  这才联系洪会总部。

  三声之后,电话被接通。

  李青叶声音恢复平静:“南明门舵头李青叶,通禀龙头,洪会新晋元字辈祖老陈东,降临南明门,调遣南明一门倾巢出动,保护陈祖老两天。”

  纯粹的通禀,没有丝毫请求决断的意思。

  因为他清楚。

  元字辈祖老决定的事情,龙头的意见左右真的不大。

  不过考虑到是新晋祖老,他这才想着通禀一下红会总部,否则如果是叶元秋的话,连通禀都可以略过。

  “稍等,龙头有令给你。”

  电话那头,丢下一句话后,便是将近一分钟的安静。

  等到电话中响起声音的时候。

  李青叶不由得神情敬畏,腰背都挺直了一些。

  因为声音是洪会龙头发出来的。

  “陈东到你们那了?”袁义罡疑惑的问。

  “是的龙头,陈祖老还调遣我这一门倾巢出动保护他两天。”

  “嗯……”

  袁义罡迟疑了两秒钟,然后便说道:“他能开这个口,一定是大麻烦了,李青叶听令,遵照陈祖老命令行事,必要时刻,你可召集南明附近几门的全部力量,由你一人指挥。”

  “附近全部?”

  李青叶悚然一惊:“龙,龙头,附近的洪会门数,加上南明门,总共有七门呢,真的都归我统领?”

  “对,统领七门,可行龙头之令!”

  电话中,袁义罡坚决的声音,刹那间犹如一记晴天霹雳。

  李青叶彻底惊呆了……

  可行龙头之令?

  这可是能左右七门生死的权柄了呢!

  换句话说,真到了那种时刻,龙头的话的意思是,七门在他统领下,必须为陈东全都豁出去命……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