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85章 青叶茶馆

第785章 青叶茶馆

  夜雨不止。

  昨夜的瓢泼大雨,直到上午,也不曾有丝毫衰减的趋势。

  南明张家的覆灭,对南明普通人而,不过是一件耸人听闻的惊爆事件,为每个人在今晨苏醒后增添了一份谈资。

  但对南明上流豪门而。

  整整一夜,那就是狂欢。

  陈家办事处主管,那位张三爷横行南明的幕后靠山,亲自操刀,将张家的一切分割的细碎。

  而他们这些豪门,只需要蜂拥而上,便能品尝到张家的每一块“血肉”。

  这是机缘,也是天赐良机!

  南明老街上,一系列古旧建筑,有些残破,却透着浓郁的历史丰韵。

  这也是南明城的一处旅游景点。

  不乏有网红在这条街道上拍照逗留。

  而在老街中间处,一家名为“青叶茶馆”格外火爆。

  大锅灶,弯嘴壶。

  八仙桌上,一盏盏盖碗茶。

  一砖一瓦,每个细节,都是年代感。

  只是和曾经的历史不同的是,如今火爆茶馆,落座于八仙桌前的人,都是现代流行服装。

  这些游客,源源不断的涌进“青叶茶馆”,就是为了感受一下老一辈们的盖碗茶。

  茶馆之后。

  是一处天井,整个茶馆建筑,俨然是回字形结构。

  滂沱了一夜的大雨,顺着翘脚斜顶的瓦片,流水仿佛珠帘一般,滴落向天井地面,孕养着天井池塘内的荷花荷叶……

  雨打荷叶,荷花幽香。

  比之前厅的喧嚣鼎沸,这天井中,倒是更多了几分幽静舒适。

  一位中年人缓缓地走到了天井旁,面对着满塘荷花,望着珠帘般落下的雨水,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忙活了一夜,洪会倒是侵吞了不少张家的产业。”

  点燃一支香烟后,中年人捏了捏鼻梁,有些戏谑的笑道:“张家这条潜龙卧于南明,靠着陈家办事处撑腰,估计张三爷死都没想到,巍峨张家一夜覆灭,居然是因为儿子的一场车祸。”

  一夜时间。

  吞噬张家产业的同时,各大豪门势力已经渐渐地窥探出昨夜风云的一些细节。

  一场车祸,促使一个豪门覆灭。

  这件事,说出去都觉得荒诞可笑。

  偏偏这就是事实!

  “那位能号令的陈家办事处的人,在陈家应该地位不低吧?这样一条真龙降临南明,洪会居然没有丝毫发现,真是可惜,如果能结交一番,倒是方便洪会在南明的发展了。”

  恰在这时。

  伸了个懒腰,中年人打算回屋睡一觉。

  一夜的收割,到现在各大势力才最终将张家的一切分割吞噬结束。

  整整一夜的全神贯注,对谁都是一件疲惫事。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

  一个年轻人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舵头,外边有人要见你,洪会的。”

  中年人愣了一下,回头疑惑道:“洪会的?如果是其他门的洪会成员过来,会有提前通函的。”

  这是洪会的规矩。

  若是跨界执行任务的话。

  各门之间,都会提前通函,尊重对方的同时,也是为了便于协作,好提供帮助。

  年轻人神情也怪异了起来。

  他有些迟疑地说:“而且,对方身份还不低,说是元字辈?”

  “叶祖老?!”

  刹那间,中年人神情一振,脸上的疲惫和睡意荡然无存。

  脸色涨红,满是激动狂喜。

  “走走走,快随我一起出去迎接,叶祖老亲临,这是咱南明洪会一门的荣光!”

  中年人大步流星,就要朝外边走去。

  可年轻人的一句话,却是让他脚步戛然止住,脸上的激动笑容更是瞬间荡然无存。

  “是个年轻人,而且还坐着轮椅,不是叶祖老。”

  身为洪会成员,叶元秋是洪会唯一的元字辈祖老,哪怕是洪会龙头也得敬让三分。

  毫不客气地说,叶元秋的身份地位,足够洪会内低辈分成员们,直接以画像上前,受晚辈们的香火供奉了。

  叶元秋之名,洪会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年轻人?!还是坐轮椅的残疾人?”

  中年人脸上登时郁气横生,愠怒沉声道:“妈的,这年头,谁都冒充我洪会了?把他赶走,念他是残疾,饶一次,如果还纠缠不清,就断了他的双手,扔医院去。”

  “遵命。”

  年轻人抱拳离开。

  中年人意兴阑珊,失望的呢喃道:“要真是叶祖老亲临,那我南明这一门也够在其他门之间好好吹嘘一番了,可惜啊……年轻人,元字辈祖老?简直……”

  话到一半。

  中年人陡然虎躯一震,脸色咻然大变。

  到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等等!

  洪会除了叶祖老外,确实没有第二个顺位承袭下来的元字辈祖老。

  可是……前阵子龙头好像宣布过,洪会以大礼请了一位元字辈祖老进来?

  刹那间,中年人身体仿佛触电一般颤栗着,头皮更是一阵阵发炸。

  没有犹豫,他悍然转身,直接朝外边冲了出去。

  当时龙头下达给三千六百门的命令,他身为一门舵头,自然清楚。

  只是因为实在太耸人听闻,而且三千六百门,谁会成天期冀到新的元字辈祖老降临?

  所以渐渐地记忆就淡化了。

  可现在,门外之人……

  “千万

  夜雨不止。

  昨夜的瓢泼大雨,直到上午,也不曾有丝毫衰减的趋势。

  南明张家的覆灭,对南明普通人而,不过是一件耸人听闻的惊爆事件,为每个人在今晨苏醒后增添了一份谈资。

  但对南明上流豪门而。

  整整一夜,那就是狂欢。

  陈家办事处主管,那位张三爷横行南明的幕后靠山,亲自操刀,将张家的一切分割的细碎。

  而他们这些豪门,只需要蜂拥而上,便能品尝到张家的每一块“血肉”。

  这是机缘,也是天赐良机!

  南明老街上,一系列古旧建筑,有些残破,却透着浓郁的历史丰韵。

  这也是南明城的一处旅游景点。

  不乏有网红在这条街道上拍照逗留。

  而在老街中间处,一家名为“青叶茶馆”格外火爆。

  大锅灶,弯嘴壶。

  八仙桌上,一盏盏盖碗茶。

  一砖一瓦,每个细节,都是年代感。

  只是和曾经的历史不同的是,如今火爆茶馆,落座于八仙桌前的人,都是现代流行服装。

  这些游客,源源不断的涌进“青叶茶馆”,就是为了感受一下老一辈们的盖碗茶。

  茶馆之后。

  是一处天井,整个茶馆建筑,俨然是回字形结构。

  滂沱了一夜的大雨,顺着翘脚斜顶的瓦片,流水仿佛珠帘一般,滴落向天井地面,孕养着天井池塘内的荷花荷叶……

  雨打荷叶,荷花幽香。

  比之前厅的喧嚣鼎沸,这天井中,倒是更多了几分幽静舒适。

  一位中年人缓缓地走到了天井旁,面对着满塘荷花,望着珠帘般落下的雨水,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忙活了一夜,洪会倒是侵吞了不少张家的产业。”

  点燃一支香烟后,中年人捏了捏鼻梁,有些戏谑的笑道:“张家这条潜龙卧于南明,靠着陈家办事处撑腰,估计张三爷死都没想到,巍峨张家一夜覆灭,居然是因为儿子的一场车祸。”

  一夜时间。

  吞噬张家产业的同时,各大豪门势力已经渐渐地窥探出昨夜风云的一些细节。

  一场车祸,促使一个豪门覆灭。

  这件事,说出去都觉得荒诞可笑。

  偏偏这就是事实!

  “那位能号令的陈家办事处的人,在陈家应该地位不低吧?这样一条真龙降临南明,洪会居然没有丝毫发现,真是可惜,如果能结交一番,倒是方便洪会在南明的发展了。”

  恰在这时。

  伸了个懒腰,中年人打算回屋睡一觉。

  一夜的收割,到现在各大势力才最终将张家的一切分割吞噬结束。

  整整一夜的全神贯注,对谁都是一件疲惫事。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

  一个年轻人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舵头,外边有人要见你,洪会的。”

  中年人愣了一下,回头疑惑道:“洪会的?如果是其他门的洪会成员过来,会有提前通函的。”

  这是洪会的规矩。

  若是跨界执行任务的话。

  各门之间,都会提前通函,尊重对方的同时,也是为了便于协作,好提供帮助。

  年轻人神情也怪异了起来。

  他有些迟疑地说:“而且,对方身份还不低,说是元字辈?”

  “叶祖老?!”

  刹那间,中年人神情一振,脸上的疲惫和睡意荡然无存。

  脸色涨红,满是激动狂喜。

  “走走走,快随我一起出去迎接,叶祖老亲临,这是咱南明洪会一门的荣光!”

  中年人大步流星,就要朝外边走去。

  可年轻人的一句话,却是让他脚步戛然止住,脸上的激动笑容更是瞬间荡然无存。

  “是个年轻人,而且还坐着轮椅,不是叶祖老。”

  身为洪会成员,叶元秋是洪会唯一的元字辈祖老,哪怕是洪会龙头也得敬让三分。

  毫不客气地说,叶元秋的身份地位,足够洪会内低辈分成员们,直接以画像上前,受晚辈们的香火供奉了。

  叶元秋之名,洪会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年轻人?!还是坐轮椅的残疾人?”

  中年人脸上登时郁气横生,愠怒沉声道:“妈的,这年头,谁都冒充我洪会了?把他赶走,念他是残疾,饶一次,如果还纠缠不清,就断了他的双手,扔医院去。”

  “遵命。”

  年轻人抱拳离开。

  中年人意兴阑珊,失望的呢喃道:“要真是叶祖老亲临,那我南明这一门也够在其他门之间好好吹嘘一番了,可惜啊……年轻人,元字辈祖老?简直……”

  话到一半。

  中年人陡然虎躯一震,脸色咻然大变。

  到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等等!

  洪会除了叶祖老外,确实没有第二个顺位承袭下来的元字辈祖老。

  可是……前阵子龙头好像宣布过,洪会以大礼请了一位元字辈祖老进来?

  刹那间,中年人身体仿佛触电一般颤栗着,头皮更是一阵阵发炸。

  没有犹豫,他悍然转身,直接朝外边冲了出去。

  当时龙头下达给三千六百门的命令,他身为一门舵头,自然清楚。

  只是因为实在太耸人听闻,而且三千六百门,谁会成天期冀到新的元字辈祖老降临?

  所以渐渐地记忆就淡化了。

  可现在,门外之人……

  “千万

  千万不要……妈的,老子祖坟是冒青烟了吗?等不来叶祖老降临,真把那个以大礼请进洪会的元字辈祖老给等来了?”

  中年人狂奔的同时,心中仿佛海啸一般。

  龙头向三千六百门下达命令的时候,并未具体提过新的元字辈祖老的信息。

  所以中年人也不知道对方是年轻还是老迈。

  但中年人不敢赌!

  特么的……

  要是惹到了元字辈祖老,昨夜张家的一幕,就将立刻发生在他的身上。

  唯一的区别,是张家彻底覆灭。

  洪会这一门会安然无恙,但他这位舵头,绝对会被砍成肉酱,丢进大海里喂鱼虾。

  怀着忐忑惶恐的心情,冲到了前厅。

  因为狂奔,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其中不乏这一门的成员,一个个纷纷露出了惊骇之色。

  天呐!

  出什么事了,舵头怎么这么火烧屁股?

  当中年人冲出,“青叶茶馆”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不远处刚才进来禀报的年轻成员。

  而在他面前,一位不到三十岁的男人,正神情冷峻的端坐在轮椅上。

  “你快滚,否则别怪我把你双手打断!”

  年轻人的声音带着怒意,毫无耐心。

  中年人登时心脏一缩。

  他疾步上前。

  视线始终在落座轮椅上的陈东身上。

  然后,他看到,陈东从怀里,缓缓地……掏出了一块令牌。

  这一刻,中年人脑子里“轰隆”一声巨响。

  脚下一个踉跄,“砰”的一声,直接摔在了地上。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