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59章 试练!

第759章 试练!

  夜深人静。

  凉风习习。

  晚饭过后,陈东并未照常和顾清影外出散步。

  顾清影的身子刚刚恢复,天气转凉,也不适合推着他在外行走。

  天台上。

  昏黄的灯光,将几道影子拉得很长。

  “都确认过了吧?”

  陈东神情肃穆的问。

  刚走上天台的昆仑、范璐和龙老同时点头。

  昆仑一步上前,指了指隔壁的别墅:“唯一可能监控的地方就在隔壁,不过神秘人在那边。”

  隔壁的别墅,最初是陈天生买下的,不过随着当初的雷霆手段逼走陈天生后。

  秦叶便将隔壁买了下来。

  陈东扭头看向隔壁,借着昏黄的灯光,隐约看到一道人影正坐在阳台的水泥护栏之上,慵懒地坐着,手里还拎着一壶酒。

  随着陈东看去,神秘人也举起酒瓶,遥遥示意。

  “那好。”

  陈东微微一笑,随即面色冷峻的看着昆仑:“好久没和你好好练一练了。”

  “是啊,好久了,也不知道少爷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昆仑眼中迸射出汹汹战意,不自觉地握紧了双拳。

  他是陈东的领路人,一步步将陈东系统性的魔鬼训练出来的。

  也是一步步为陈东的天赋而惊掉下巴。

  重伤进医院,到现在已经很长的一段时间了,陈东现在的状态,对昆仑而还是懵懂不清。

  对陈东的实力,他此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尝试一番。

  “老公,昆仑哥刚恢复没多久呢。”

  顾清影裹着一件外套,走了过来,有些担心。

  不等陈东回答,昆仑便抢先说道。

  “没事的,少夫人,我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大概已经恢复了八九成了。”

  “放心吧,我们是点到即止,又不是生死相搏。”

  陈东轻轻地拍了拍顾清影的手,安慰着说道。

  他也想与昆仑试练一番,虽说昆仑重伤入院后,他也动过几次手。

  甚至与大雪龙骑军的龙头卫白起,甚至是霍震霄也动过手。

  但这两次动手,对他的自我实力判定,都没有多大的意义。

  和白起对战,那是靠着让所有金卫咂舌的恐怖战斗本能。

  而和霍震霄……那不是对战,是赤裸裸的碾压。

  他的武道,是昆仑一手领进门的。

  他也一直将昆仑视作目标,不懈努力着。

  与昆仑的对战,能最好的调整他武道中的弊端,昆仑也能帮他调整,同时他也能确立如今自己的水平到底在什么位置。

  闻。

  顾清影犹豫了一下,这才转身走到范璐的身边。

  天台上,夜风轻拂。

  悄无声息间,空气仿佛都要凝固。

  确定四周没有探子后,陈东缓缓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就是这一简单的动作,他身上的气势却犹如平地拔山一般,轰然大变。

  恍若滔滔潮浪,巍峨大岳。

  就连眼神,也变得冷厉肃杀起来。

  好强!

  察觉到这一变化,昆仑收敛起了轻松之色,瞳孔紧缩,神情凝重。

  曾经纵横杀场的雇佣兵王,昆仑对一个人的气势敏感程度,远超一般武道高手。

  那是经过无数次浴血,无数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锤炼出来的近乎本能的感知。

  双方交战。

  往往通过气势,就能大概感知清楚对方的实力。

  昆仑笃定,陈东的气势,比之他住院之前,更盛一截。

  他住院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陈东能在这段时间内,且还是伪装残疾的前提下,依旧在勇猛精进。

  这才是真正让他惊诧地原因。

  因为他清楚,越是向上锻炼,瓶颈显现的越加困难。

  甚至很多天赋不足者,锻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被天赋彻底卡死了瓶颈,哪怕穷极一生都毫无寸进。

  在大雪龙骑军那件事之前。

  陈东的实力在昆仑眼中已经到了很强的地步,超越同龄人。

  实力达到这种程度,却还未凸显出疲态,依旧勇猛精进,放眼天下,以昆仑的阅历,从无一人!

  “昆仑,你可别大意,要是被少爷打赢了你这个师父,那可就丢人咯。”

  龙老戏笑了一声。

  一句话出口,原本凝重肃穆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

  “放心吧,至少现在应该还顶得住少爷。”

  昆仑笑着回应了一句,眼中战意翻腾起来:“少爷,准备好了吗?”

  话音未落。

  陈东和昆仑同时迈出一步,躬身,摆出了同样的战斗姿态。

  刹那间。

  风声都仿佛消失不见。

  龙老、顾清影和范璐,神情都凝重紧张起来。

  下一秒。

  砰!

  陈东和昆仑脚下陡然一声爆响。

  两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直接冲向对方。

  战斗,一触即发!

  毫无花哨。

  没有丝毫余地。

  陈东和昆仑仿佛商量好的一般,同时朝对方轰出一拳。

  带着罡风呼啸的一拳。

  砰咙!

  一声炸响,拳拳对轰。

  恐怖的劲力登时顺着拳锋,沿着手臂,直接席卷全身。

  “少爷的力道也变强了!”

  昆仑眼中精芒迸射,拳锋传来的力道,饶是他也是心脏一颤,右臂传来阵阵酥麻感。

  下一秒。

  昆仑悍然扭动腰

  夜深人静。

  凉风习习。

  晚饭过后,陈东并未照常和顾清影外出散步。

  顾清影的身子刚刚恢复,天气转凉,也不适合推着他在外行走。

  天台上。

  昏黄的灯光,将几道影子拉得很长。

  “都确认过了吧?”

  陈东神情肃穆的问。

  刚走上天台的昆仑、范璐和龙老同时点头。

  昆仑一步上前,指了指隔壁的别墅:“唯一可能监控的地方就在隔壁,不过神秘人在那边。”

  隔壁的别墅,最初是陈天生买下的,不过随着当初的雷霆手段逼走陈天生后。

  秦叶便将隔壁买了下来。

  陈东扭头看向隔壁,借着昏黄的灯光,隐约看到一道人影正坐在阳台的水泥护栏之上,慵懒地坐着,手里还拎着一壶酒。

  随着陈东看去,神秘人也举起酒瓶,遥遥示意。

  “那好。”

  陈东微微一笑,随即面色冷峻的看着昆仑:“好久没和你好好练一练了。”

  “是啊,好久了,也不知道少爷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昆仑眼中迸射出汹汹战意,不自觉地握紧了双拳。

  他是陈东的领路人,一步步将陈东系统性的魔鬼训练出来的。

  也是一步步为陈东的天赋而惊掉下巴。

  重伤进医院,到现在已经很长的一段时间了,陈东现在的状态,对昆仑而还是懵懂不清。

  对陈东的实力,他此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尝试一番。

  “老公,昆仑哥刚恢复没多久呢。”

  顾清影裹着一件外套,走了过来,有些担心。

  不等陈东回答,昆仑便抢先说道。

  “没事的,少夫人,我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大概已经恢复了八九成了。”

  “放心吧,我们是点到即止,又不是生死相搏。”

  陈东轻轻地拍了拍顾清影的手,安慰着说道。

  他也想与昆仑试练一番,虽说昆仑重伤入院后,他也动过几次手。

  甚至与大雪龙骑军的龙头卫白起,甚至是霍震霄也动过手。

  但这两次动手,对他的自我实力判定,都没有多大的意义。

  和白起对战,那是靠着让所有金卫咂舌的恐怖战斗本能。

  而和霍震霄……那不是对战,是赤裸裸的碾压。

  他的武道,是昆仑一手领进门的。

  他也一直将昆仑视作目标,不懈努力着。

  与昆仑的对战,能最好的调整他武道中的弊端,昆仑也能帮他调整,同时他也能确立如今自己的水平到底在什么位置。

  闻。

  顾清影犹豫了一下,这才转身走到范璐的身边。

  天台上,夜风轻拂。

  悄无声息间,空气仿佛都要凝固。

  确定四周没有探子后,陈东缓缓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就是这一简单的动作,他身上的气势却犹如平地拔山一般,轰然大变。

  恍若滔滔潮浪,巍峨大岳。

  就连眼神,也变得冷厉肃杀起来。

  好强!

  察觉到这一变化,昆仑收敛起了轻松之色,瞳孔紧缩,神情凝重。

  曾经纵横杀场的雇佣兵王,昆仑对一个人的气势敏感程度,远超一般武道高手。

  那是经过无数次浴血,无数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锤炼出来的近乎本能的感知。

  双方交战。

  往往通过气势,就能大概感知清楚对方的实力。

  昆仑笃定,陈东的气势,比之他住院之前,更盛一截。

  他住院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陈东能在这段时间内,且还是伪装残疾的前提下,依旧在勇猛精进。

  这才是真正让他惊诧地原因。

  因为他清楚,越是向上锻炼,瓶颈显现的越加困难。

  甚至很多天赋不足者,锻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被天赋彻底卡死了瓶颈,哪怕穷极一生都毫无寸进。

  在大雪龙骑军那件事之前。

  陈东的实力在昆仑眼中已经到了很强的地步,超越同龄人。

  实力达到这种程度,却还未凸显出疲态,依旧勇猛精进,放眼天下,以昆仑的阅历,从无一人!

  “昆仑,你可别大意,要是被少爷打赢了你这个师父,那可就丢人咯。”

  龙老戏笑了一声。

  一句话出口,原本凝重肃穆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

  “放心吧,至少现在应该还顶得住少爷。”

  昆仑笑着回应了一句,眼中战意翻腾起来:“少爷,准备好了吗?”

  话音未落。

  陈东和昆仑同时迈出一步,躬身,摆出了同样的战斗姿态。

  刹那间。

  风声都仿佛消失不见。

  龙老、顾清影和范璐,神情都凝重紧张起来。

  下一秒。

  砰!

  陈东和昆仑脚下陡然一声爆响。

  两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直接冲向对方。

  战斗,一触即发!

  毫无花哨。

  没有丝毫余地。

  陈东和昆仑仿佛商量好的一般,同时朝对方轰出一拳。

  带着罡风呼啸的一拳。

  砰咙!

  一声炸响,拳拳对轰。

  恐怖的劲力登时顺着拳锋,沿着手臂,直接席卷全身。

  “少爷的力道也变强了!”

  昆仑眼中精芒迸射,拳锋传来的力道,饶是他也是心脏一颤,右臂传来阵阵酥麻感。

  下一秒。

  昆仑悍然扭动腰

  肢,左手臂膀宛若蟒龙,呼啸着悍然抽向陈东脑袋。

  感受着斜刺里扑来的罡风,陈东脸皮被罡风割得生疼。

  电光火石间。

  他直接一个后仰,羚羊挂角险而又险的避过了昆仑的这一记攻击。

  几乎同时。

  陈东直接左手一记重拳,轰在了昆仑的肚子上。

  刁钻的角度,快如闪电的速度。

  饶是昆仑也来不及躲闪。

  砰的一声,昆仑就感觉肚子一阵剧痛,眉头紧拧着踉跄后退。

  没等他站稳。

  一道森冷的提醒声骤然响起。

  “昆仑哥,小心了!”

  昆仑悚然一惊,抬眼一看。

  却是看到陈东此时已经倒立在地上,右脚在昏黄的灯光下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

  罡猛地呼啸声。

  恍若一记擎天战斧,右脚恍若泰山压顶般,直接朝着他头顶怒劈而来!

  “这是……”

  昆仑心脏陡然提到了嗓子眼,刹那间,他居然有种被这一记右脚怒劈锁定了,毫无退路的惊慌感。

  而站在角落中的昆仑和范璐更是脸色大变。

  “战斧怒劈?!”范璐一声惊呼。

  龙老更是惊骇道:“黑手阿罗斯恐怕到死都没想不到,最后一战居然传承了衣钵下来。”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