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58章 腊月十八!

第758章 腊月十八!

  当飞机降落在城郊机场的时候。

  夜幕已经降临。

  城郊机场灯火通明。

  陈东在姜寒儿和空姐的帮助下,回到了轮椅上。

  姜寒儿想要推着陈东出机场,却被陈东直接拒绝。

  他不想被太多人关注。

  如果被姜寒儿推着出了机场,关注他的可不仅仅是机场内的所有人。

  估计明天一大早,新闻就能铺天盖地的席卷各大媒体头条了。

  姜寒儿对此也没有太多反应。

  只是临走前,又对陈东说了一句:“对了,友情提醒你,小心你身边的人,对付你的可是有很多势力呢,这也是我知道的不多的信息之一,又为你冒了一次风险才说出来的呢,爷爷他们知道了,肯定就麻烦了。”

  友情提醒?:

  陈东目送着姜寒儿离开,有些恍惚。

  等姜寒儿消失在人潮中,他才回过神。

  揉了揉鼻子,苦涩一笑。

  就算姜寒儿不提醒,他也会倍加小心的。

  之前的种种,给他上了无比沉重的一课。

  身边人一一倒下,吃一堑长一智。

  如果这都还做不到,还没有提防之心的话,那也就不用继续玩下去了。

  推着轮椅出了机场。

  龙老正站在劳斯莱斯旁边等候着。

  见到陈东,他急忙迎了上去:“少爷,时间刚刚好,家里等着你开饭呢。”

  陈东心中暖意流动,温柔地笑着点头。

  世上万家灯火,谁不想有一盏灯是为自己而留?

  这样简单平静的生活,所蕴含的幸福,或许在夜幕降临时,是无数人可望不可求的。

  劳斯莱斯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

  龙老见陈东心情不错,心里也就大定了。

  不过还是问道:“这次秦家一行,想必很顺利吧?”

  “嗯,很顺利,不过是场闹剧。”

  陈东苦涩一笑,然后缓缓地将事情讲述了出来。

  听得龙老神情尴尬,甚至觉得不可理喻,气的都笑了出来。

  等陈东讲完后,龙老无奈地说道:“那庄成海也算是老狐狸精了,居然千年道行一朝丧在了秦家小丫头身上,还让他孩子差点铸成大错,估计当时到秦家的时候,他一定已经吓坏了吧?”

  “反正脸色很难看。”

  陈东想到了诸葛青和庄成海的那句话,不由得哑然失笑。

  庄成海能有那样的反应,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要知道,陈东这一路走来。

  京都首富李家,西蜀首富秦家,可尽都折戟在他的手里呢。

  依靠陈家大势,各地豪门首富,面对陈东,说不忌惮,那是假的。

  当然前提是,豪门首富清楚陈东背后的泱泱大势,如果不清楚,那就另当别论了。

  揉了揉鼻子,陈东说:“不过这次也是一个机会,正好借着这次的事情,我将隐藏在秦家下边的暗流,好好的肃清了一把,直接将秦家人打散了,让秦鹤年站到了秦家人的对立面,也能辅佐小芊。”

  “不然秦叶不在,光靠小芊那丫头一个人,想压住一群恶狼,真的有些困难。”

  “嗯,照少爷你刚才说的,至少在一两年内,秦家那些人是拧不到一根绳上了。”

  龙老附和的同时,眼中却是掩藏不住的对陈东流露出赞赏。

  能举一反三,顺势而为的将秦家肃清,这件事能做到的人不少,能发现机会的也不少,拥有这等魄力的人也不少。

  可以陈东的年纪而,很少很少。

  有这等能力,胜者为王……还远吗?

  想到这,龙老忽然神情凝重起来,沉声道:“少爷,距离老爷大寿还有三个月了。”

  三个月?!

  陈东有些错愕,他只知道距离父亲大寿不远了。

  当初顾清影怀着孩子,两人期盼孩子降临的时候,他还想过,等父亲大寿那天,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前往呢。

  那一天,他要将荣光也赋予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我爸具体什么时候大寿?”

  陈东表情有些不自然地问道。

  “少爷与老爷分开多年,不知道老爷寿辰也是情理之中。”

  龙老仿佛猜到了陈东的心思,解释了一句,然后说道:“腊月十八,就是十二月十八号,每年快到老爷寿辰的时候,京都那边都会飘起大雪的。”

  “腊月十八?”

  陈东揉了揉鼻子,笑着说:“距离过年倒是不远了呢。”

  “是啊。”

  龙老有些感慨:“今年少爷与老爷,我们一家人总算能坐在一起过年吃团圆饭了。”

  过年,团圆。

  这是疆域内的习俗,涵盖全家万户,无一例外。

  传承几千年的习俗,蕴含着无比浓郁的意味。

  一年结束,一年开始,全家人待在一起,热热闹闹,欢声笑语,视为团年。

  只是,随着龙老这话出口。

  陈东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喻的痛苦和悲伤。

  车内,一下子陷入死静。

  龙老眸光闪烁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

  “对,对不起少爷,老奴失了。”

  “没事的,只是忽然想起了我妈还有孩子。”

  陈东的声音低迷,有气无力,然后深吸了口气,强颜欢笑:“要是没出这些事,或许今年是真正的大团圆了,爸妈、我和小影、还有宝宝,还有龙老你们……

  当飞机降落在城郊机场的时候。

  夜幕已经降临。

  城郊机场灯火通明。

  陈东在姜寒儿和空姐的帮助下,回到了轮椅上。

  姜寒儿想要推着陈东出机场,却被陈东直接拒绝。

  他不想被太多人关注。

  如果被姜寒儿推着出了机场,关注他的可不仅仅是机场内的所有人。

  估计明天一大早,新闻就能铺天盖地的席卷各大媒体头条了。

  姜寒儿对此也没有太多反应。

  只是临走前,又对陈东说了一句:“对了,友情提醒你,小心你身边的人,对付你的可是有很多势力呢,这也是我知道的不多的信息之一,又为你冒了一次风险才说出来的呢,爷爷他们知道了,肯定就麻烦了。”

  友情提醒?:

  陈东目送着姜寒儿离开,有些恍惚。

  等姜寒儿消失在人潮中,他才回过神。

  揉了揉鼻子,苦涩一笑。

  就算姜寒儿不提醒,他也会倍加小心的。

  之前的种种,给他上了无比沉重的一课。

  身边人一一倒下,吃一堑长一智。

  如果这都还做不到,还没有提防之心的话,那也就不用继续玩下去了。

  推着轮椅出了机场。

  龙老正站在劳斯莱斯旁边等候着。

  见到陈东,他急忙迎了上去:“少爷,时间刚刚好,家里等着你开饭呢。”

  陈东心中暖意流动,温柔地笑着点头。

  世上万家灯火,谁不想有一盏灯是为自己而留?

  这样简单平静的生活,所蕴含的幸福,或许在夜幕降临时,是无数人可望不可求的。

  劳斯莱斯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

  龙老见陈东心情不错,心里也就大定了。

  不过还是问道:“这次秦家一行,想必很顺利吧?”

  “嗯,很顺利,不过是场闹剧。”

  陈东苦涩一笑,然后缓缓地将事情讲述了出来。

  听得龙老神情尴尬,甚至觉得不可理喻,气的都笑了出来。

  等陈东讲完后,龙老无奈地说道:“那庄成海也算是老狐狸精了,居然千年道行一朝丧在了秦家小丫头身上,还让他孩子差点铸成大错,估计当时到秦家的时候,他一定已经吓坏了吧?”

  “反正脸色很难看。”

  陈东想到了诸葛青和庄成海的那句话,不由得哑然失笑。

  庄成海能有那样的反应,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要知道,陈东这一路走来。

  京都首富李家,西蜀首富秦家,可尽都折戟在他的手里呢。

  依靠陈家大势,各地豪门首富,面对陈东,说不忌惮,那是假的。

  当然前提是,豪门首富清楚陈东背后的泱泱大势,如果不清楚,那就另当别论了。

  揉了揉鼻子,陈东说:“不过这次也是一个机会,正好借着这次的事情,我将隐藏在秦家下边的暗流,好好的肃清了一把,直接将秦家人打散了,让秦鹤年站到了秦家人的对立面,也能辅佐小芊。”

  “不然秦叶不在,光靠小芊那丫头一个人,想压住一群恶狼,真的有些困难。”

  “嗯,照少爷你刚才说的,至少在一两年内,秦家那些人是拧不到一根绳上了。”

  龙老附和的同时,眼中却是掩藏不住的对陈东流露出赞赏。

  能举一反三,顺势而为的将秦家肃清,这件事能做到的人不少,能发现机会的也不少,拥有这等魄力的人也不少。

  可以陈东的年纪而,很少很少。

  有这等能力,胜者为王……还远吗?

  想到这,龙老忽然神情凝重起来,沉声道:“少爷,距离老爷大寿还有三个月了。”

  三个月?!

  陈东有些错愕,他只知道距离父亲大寿不远了。

  当初顾清影怀着孩子,两人期盼孩子降临的时候,他还想过,等父亲大寿那天,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前往呢。

  那一天,他要将荣光也赋予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我爸具体什么时候大寿?”

  陈东表情有些不自然地问道。

  “少爷与老爷分开多年,不知道老爷寿辰也是情理之中。”

  龙老仿佛猜到了陈东的心思,解释了一句,然后说道:“腊月十八,就是十二月十八号,每年快到老爷寿辰的时候,京都那边都会飘起大雪的。”

  “腊月十八?”

  陈东揉了揉鼻子,笑着说:“距离过年倒是不远了呢。”

  “是啊。”

  龙老有些感慨:“今年少爷与老爷,我们一家人总算能坐在一起过年吃团圆饭了。”

  过年,团圆。

  这是疆域内的习俗,涵盖全家万户,无一例外。

  传承几千年的习俗,蕴含着无比浓郁的意味。

  一年结束,一年开始,全家人待在一起,热热闹闹,欢声笑语,视为团年。

  只是,随着龙老这话出口。

  陈东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喻的痛苦和悲伤。

  车内,一下子陷入死静。

  龙老眸光闪烁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

  “对,对不起少爷,老奴失了。”

  “没事的,只是忽然想起了我妈还有孩子。”

  陈东的声音低迷,有气无力,然后深吸了口气,强颜欢笑:“要是没出这些事,或许今年是真正的大团圆了,爸妈、我和小影、还有宝宝,还有龙老你们……

  这样的团年饭,吃的一定很香,很开心。”

  龙老脸色黯然,心若刀绞。

  他一句随口附和之语,却是掀起了这等撕心刮骨的事,此时连他自己也难以忍受。

  少了许多人的团年饭,还能吃到团圆的幸福吗?

  吃得是痛苦!

  陈东带着鼻腔音重重地吸了口气,似乎是强压着哭腔。

  下一秒。

  他通红的眼睛里,陡然变得无比坚定。

  甚至,整个人的气势都猛然大变。

  “也好,腊月十八,我胜者为王,腊月三十,我和父亲带着你们,坐进陈家家宴主席上,团圆饭不团圆,但那时我倒要看看,陈家上下,谁敢不与我吃下这一口团圆饭!”

  铿锵有力的声音,坚决无比。

  可落到龙老耳中,却察觉到了浓郁的肃杀冷意。

  这不禁让龙老后背有些发凉。

  不过脑海中,也顺势憧憬起了陈东话语中形容的画面。

  龙老目光灼灼,满心期待。

  甚至浑身燥热,血液仿佛都沸腾起来。

  握住方向盘的手,此时也不禁狠狠地用力。

  陈家上下尽皆视我少爷为野种,当腊月十八那天,万众瞩目,豪门汇聚,届时少爷成就家主王位,戴上陈家王冠,那时……天下众生,尔等谁敢不尊称一声少家主?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