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48章 我爸让我立刻和你分手

第748章 我爸让我立刻和你分手

  全场死静。

  道道怪异的目光落到庄楚和秦思恩身上。

  这一幕,荒诞到让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

  此时看庄楚和秦思恩,更感觉像是两个跳梁小丑。

  哪怕不乏秦家人真的对陈东怨恨在心,想要重新复辟秦家,此时也丝毫不影响对庄楚和秦思恩的观感。

  偏偏庄楚和秦思恩还从未察觉到。

  秦思恩甚至趁着庄楚拨打电话之际,还指着陈东鼻子叫嚣道:“你完了!打我家庄楚,你知不知道他是庄家嫡长子?你彻底完了!”

  真特么傻逼!

  陈东满腔无奈。

  他是真没料到,不论是庄楚还是秦思恩居然完全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搞得秦家鸡犬不宁,也是因为秦思恩仗着庄楚身份,想以庄家实力而进行想当然的复辟秦家。

  更关键的是,秦小芊一直隐忍退让,忌惮庄楚的事,如今看来,却总有些白费的嫌疑。

  毕竟……秦小芊可一直都以为庄楚真的代表着庄家而来的呢!

  深吸了口气,陈东目光扫掠全场。

  冷冷地说:“都散了吧,该撤的撤了,执行家法的时候,会让你们全都来观看的,也是难得,你们一大家子聚得这么齐。”

  语气平静,最后的话却又有些感慨。

  讲道理,陈东是真的没见过秦家人聚集这么齐的时候。

  这样的盛景,估计也就当初秦老爷子没凉的时候,过大寿能聚集这么齐吧?

  偏偏,愣是被秦思恩给做到了!

  正好这件事,也能彻彻底底的帮秦小芊立一次威!

  否则,同样的事情,他难保不会出现第二次。

  大吃人血馒头的家族里,嗜人饮血的猛兽,人老成精的狐狸,可不再少数。

  他们,远比愣种秦思恩更危险!

  随着话语出口,秦家众人相互对视,面面相觑。

  而秦思恩则依旧没有察觉,反倒是叉着腰,叫嚣道:“大家别走,凭什么在我们秦家,我们所有人会被一个外姓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放心,有我家庄楚在,今天陈东绝对会一败涂地的!”

  然而。

  话一出口。

  秦鹤年却是挥手道:“都散了吧,等下我会叫大家过来的。”

  说话间,秦鹤年的神情怪异,只是脸色却晦暗落寞。

  原本打算作壁上观,不插手整件事的。

  可现在,陈东亲临。

  今天或许要见血了!

  随着秦鹤年一声令下,犹豫不定的人潮,终于朝着四面八方退去。

  而随着退去,众人也开始交头接耳,低声议论起来。

  只是所有议论声汇聚在一起,绵密如潮,反倒是听不清到底说了些什么。

  秦思恩气的满脸通红,怒视着秦鹤年。

  她一心为秦家,怎么身为秦家第一人的秦鹤年,反倒如此?

  没等她质问,庄楚的声音忽然响起。

  电话接通了!

  “爸,这次你一定要给我做主!”

  “我和思恩回秦家了,你知道的,我刚回来,带着思恩见了你和妈,我总得到秦家来见见秦家人吧?”

  “但思恩跟我说了,秦家现在被一个叫陈东的混蛋用无耻下作的手段强取豪夺了,既然是思恩家里的事,所以我就……”

  一番倒苦水,却在这时,戛然而止。

  庄楚脸色大变:“爸,你骂我干嘛?”

  停顿几秒,他又说:“我肯定是帮思恩啊,她不是你们钦定的未来儿媳吗?不过今天这场家宴,陈东也来了,他还打了我,他还威胁我,如果我今天不给你打电话,就让我死在这。”

  语气的变换。

  让秦思恩神情呆滞了一下。

  下一秒。

  庄楚神情陡然变得惊恐起来,瞠目结舌。

  啪!

  贴在耳边的手机,悄然从他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这一刻,庄楚整个人呆若木鸡,脸色渐渐地煞白起来。

  “庄楚,怎么回事?你爸一定很生气吧?他一定会帮我家的吧?”

  秦思恩虽然察觉到了庄楚异样,可还是满怀期待的询问。

  然而。

  庄楚却是一动不动,嘴唇嗫喏:“我爸让我立刻和你分手,然后……他现在马上过来。”

  轰隆!

  秦思恩娇躯一颤,整个人陷入了失魂落魄的状态中。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庄楚,娇躯仿若筛糠一般,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你,你说什么?”

  庄楚虎躯一震,缓缓转头看向秦思恩,同样有些恍若做梦的说:“我爸让我和你分手,他现在马上过来。”

  “啊!庄楚,你凭什么这样?你个混蛋,你个混蛋……”

  秦思恩陡然尖声厉啸起来,整个人仿佛疯了一般,扑到了庄楚身上,连撕带打。

  然而。

  庄楚却陡然清醒过来,他一把将秦思恩推开。

  转而骇然地看着陈东:“你,你到底是谁?”

  “你不配让我告诉你!”

  陈东满脸不屑,摇摇头:“我已经很给你爸面子了,等你爸来,他会告诉你。”

  说完,陈东示意诸葛青撒手。

  然后自顾自的推动着轮椅,到了秦小芊的面前,抬手,轻轻地落到秦小芊的肚子上。

  心疼地说:“这阵子你也是白隐忍了,刚才那一脚,等下我会给你个交代的!”

  秦小芊神情也有些尴尬:“其实我一直以为他真的是代表庄家而来的……”<

  全场死静。

  道道怪异的目光落到庄楚和秦思恩身上。

  这一幕,荒诞到让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

  此时看庄楚和秦思恩,更感觉像是两个跳梁小丑。

  哪怕不乏秦家人真的对陈东怨恨在心,想要重新复辟秦家,此时也丝毫不影响对庄楚和秦思恩的观感。

  偏偏庄楚和秦思恩还从未察觉到。

  秦思恩甚至趁着庄楚拨打电话之际,还指着陈东鼻子叫嚣道:“你完了!打我家庄楚,你知不知道他是庄家嫡长子?你彻底完了!”

  真特么傻逼!

  陈东满腔无奈。

  他是真没料到,不论是庄楚还是秦思恩居然完全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搞得秦家鸡犬不宁,也是因为秦思恩仗着庄楚身份,想以庄家实力而进行想当然的复辟秦家。

  更关键的是,秦小芊一直隐忍退让,忌惮庄楚的事,如今看来,却总有些白费的嫌疑。

  毕竟……秦小芊可一直都以为庄楚真的代表着庄家而来的呢!

  深吸了口气,陈东目光扫掠全场。

  冷冷地说:“都散了吧,该撤的撤了,执行家法的时候,会让你们全都来观看的,也是难得,你们一大家子聚得这么齐。”

  语气平静,最后的话却又有些感慨。

  讲道理,陈东是真的没见过秦家人聚集这么齐的时候。

  这样的盛景,估计也就当初秦老爷子没凉的时候,过大寿能聚集这么齐吧?

  偏偏,愣是被秦思恩给做到了!

  正好这件事,也能彻彻底底的帮秦小芊立一次威!

  否则,同样的事情,他难保不会出现第二次。

  大吃人血馒头的家族里,嗜人饮血的猛兽,人老成精的狐狸,可不再少数。

  他们,远比愣种秦思恩更危险!

  随着话语出口,秦家众人相互对视,面面相觑。

  而秦思恩则依旧没有察觉,反倒是叉着腰,叫嚣道:“大家别走,凭什么在我们秦家,我们所有人会被一个外姓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放心,有我家庄楚在,今天陈东绝对会一败涂地的!”

  然而。

  话一出口。

  秦鹤年却是挥手道:“都散了吧,等下我会叫大家过来的。”

  说话间,秦鹤年的神情怪异,只是脸色却晦暗落寞。

  原本打算作壁上观,不插手整件事的。

  可现在,陈东亲临。

  今天或许要见血了!

  随着秦鹤年一声令下,犹豫不定的人潮,终于朝着四面八方退去。

  而随着退去,众人也开始交头接耳,低声议论起来。

  只是所有议论声汇聚在一起,绵密如潮,反倒是听不清到底说了些什么。

  秦思恩气的满脸通红,怒视着秦鹤年。

  她一心为秦家,怎么身为秦家第一人的秦鹤年,反倒如此?

  没等她质问,庄楚的声音忽然响起。

  电话接通了!

  “爸,这次你一定要给我做主!”

  “我和思恩回秦家了,你知道的,我刚回来,带着思恩见了你和妈,我总得到秦家来见见秦家人吧?”

  “但思恩跟我说了,秦家现在被一个叫陈东的混蛋用无耻下作的手段强取豪夺了,既然是思恩家里的事,所以我就……”

  一番倒苦水,却在这时,戛然而止。

  庄楚脸色大变:“爸,你骂我干嘛?”

  停顿几秒,他又说:“我肯定是帮思恩啊,她不是你们钦定的未来儿媳吗?不过今天这场家宴,陈东也来了,他还打了我,他还威胁我,如果我今天不给你打电话,就让我死在这。”

  语气的变换。

  让秦思恩神情呆滞了一下。

  下一秒。

  庄楚神情陡然变得惊恐起来,瞠目结舌。

  啪!

  贴在耳边的手机,悄然从他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这一刻,庄楚整个人呆若木鸡,脸色渐渐地煞白起来。

  “庄楚,怎么回事?你爸一定很生气吧?他一定会帮我家的吧?”

  秦思恩虽然察觉到了庄楚异样,可还是满怀期待的询问。

  然而。

  庄楚却是一动不动,嘴唇嗫喏:“我爸让我立刻和你分手,然后……他现在马上过来。”

  轰隆!

  秦思恩娇躯一颤,整个人陷入了失魂落魄的状态中。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庄楚,娇躯仿若筛糠一般,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你,你说什么?”

  庄楚虎躯一震,缓缓转头看向秦思恩,同样有些恍若做梦的说:“我爸让我和你分手,他现在马上过来。”

  “啊!庄楚,你凭什么这样?你个混蛋,你个混蛋……”

  秦思恩陡然尖声厉啸起来,整个人仿佛疯了一般,扑到了庄楚身上,连撕带打。

  然而。

  庄楚却陡然清醒过来,他一把将秦思恩推开。

  转而骇然地看着陈东:“你,你到底是谁?”

  “你不配让我告诉你!”

  陈东满脸不屑,摇摇头:“我已经很给你爸面子了,等你爸来,他会告诉你。”

  说完,陈东示意诸葛青撒手。

  然后自顾自的推动着轮椅,到了秦小芊的面前,抬手,轻轻地落到秦小芊的肚子上。

  心疼地说:“这阵子你也是白隐忍了,刚才那一脚,等下我会给你个交代的!”

  秦小芊神情也有些尴尬:“其实我一直以为他真的是代表庄家而来的……”<

  p>“没事,不重要。”

  陈东摇摇头,随即斜睨向秦鹤年:“你爸了后,你算是秦家第一人了,现在我和诸葛青、小芊要休息,这两个人,我交给你处置,希望你能办好。”

  被陈东盯着,秦鹤年登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慌忙低头,惶恐应道:“好,好的陈先生。”

  “我喜欢你这种态度!”

  陈东微微一笑,然后便对诸葛青说:“走吧,进家主宅院休息一下,专机也需要一段时间的,这里秦鹤年会处置好。”

  诸葛青上前推着轮椅,秦小芊紧随在旁边。

  当三人走进家主宅院,关上门的时候。

  外边又再次传来了秦思恩凄厉无比的尖叫声。

  而与此同时。

  苏南。

  庄家。

  “该死,该死!那秦思恩真是我庄家的丧门星,她居然狐假虎威,借庄楚和我们庄家威名,在秦家搞事!”

  庄成海愤怒咆哮,脸上的肉颤抖得厉害:“庄楚这傻子,刚回来,都不了解情况,为什么就要遂了秦思恩那丧门星的意?如此愚蠢,当初我就该把他弄到墙上去!”

  一旁的美妇脸色难看,却不敢发怒。

  只是沉声询问道:“难道真要立刻过去?”

  庄成海咬牙道:“陈东已经够给我面子了,至少让庄楚给我电话,让我过去领人,换成旁人,或许就是通知过去收尸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