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47章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第747章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干脆粗暴的回应。

  嚣张、跋扈得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庄楚更是眼角青筋凸起,狂跳。

  他自小就在外留学,自视接受的都是高等教育,如今面对陈东的粗口,愣是有种如鲠在喉的恶心感。

  他并不认识陈东,但从秦思恩口中了解到的陈东,好歹也算是个人中之龙。

  可如今亲眼目睹,却有种面对街头流氓的感觉。

  “这是你自己在找死!”

  庄楚咬牙切齿,这一刻,看陈东的眼神,仿佛看待死人一般。

  他最自己家族的底蕴,有极强的自信!

  能横霸苏南首富之位,就是实力的体现!

  以苏南的经济发达程度,和西蜀对比。:

  二者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庄、秦两家能成为首富,所要压制的对手,也根本就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他们庄家,是能够打入天下富豪榜的存在。

  而秦家呢?

  别说昔日秦家了,就算是掠夺了秦家的陈东,他也不曾在天下富豪榜上看到过。

  怒意,汹涌。

  庄楚一手扶着秦思恩,腰背挺直,整个人气势都浩荡磅礴。

  双眸之中,寒光迸射。

  庄楚狠狠地说:“米粒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你能掠夺秦家,就以为能与我庄家较量?你可知,哪怕是豪门魁首的陈家,也得奉我父亲为座上宾!陈家家主陈道临,我父亲也与其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一语出,本是透着无尽气势,彰显身份的话。

  落到众人耳中,却是突然变了味。

  刹那间,道道古怪的眼神落到了庄楚的身上。

  秦鹤年更是抬手捂住了眼睛,他是真没眼看下去了。

  这特么算什么气势?

  刚回来的愣头青,在外留学都留成傻逼了吗?

  饶是秦鹤年的身份教养,此时也直接把庄楚和秦思恩打入了傻逼一列。

  诸葛青脸色青红变幻,牙齿紧咬着嘴唇,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而轮椅上的陈东,也是一怔,有些始料未及。

  他呆滞地看着气势恢宏的庄楚,还有他怀中气焰渐渐嚣张起来的秦思恩。

  这俩是真的一点都不带打听一下我的吗?

  无知无畏的愣种,愣是跑到了秦家把秦小芊给逼成了这样?

  陈东的呆滞。

  落到庄楚和秦思恩眼中,却是另一番味道。

  这分明是惊惧了!

  庄楚嘴角不禁勾勒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而秦思恩则得意叫嚣起来:“知道怕了?你知不知道陈家意味着什么?陈家那就是所有豪门的金字塔顶端,我家庄楚他们家,就能与陈家平辈论交!”

  “陈东,我不管你是谁,只要有我家庄楚在,今天这陈家的权力,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你们这是要以势压人?”

  陈东揉了揉鼻子,目光古怪。

  “你说对了,就是以势压人!”

  秦思恩毫不客气地叫嚣着:“出来混,做错就要认,挨打要站稳,我家庄楚就是比你厉害,就是要以势压你,你能奈我何?”

  嚣张、跋扈、狂妄……

  这一刻,秦思恩俨然达到了顶峰。

  整个人都自我沉醉于一种高光姿态中。

  她是秦家的平庸之人,哪怕父辈,也不过是秦掌管着秦家一个小小的平庸不能再平庸的公司。

  但那又怎样?

  她秦思恩眼光准,挑得好!

  谁让她攀上了庄楚这根高枝呢?

  她现在不仗着以势压人,难道还要娓娓道来讲道理吗?

  话音刚落。

  站在陈东身后的诸葛青,忽然故作担忧忌惮地对陈东说:“东哥,苏南庄家,真的很厉害的,我们诸葛世家如今虽然是首富,但和庄家比起来,都有些差距!”

  听到这话。

  庄楚和秦思恩更加肆无忌惮。

  而此时,两人都没有察觉到周遭那一道道怪异的眼神。

  秦思恩反倒扭头对捂着脸的秦鹤年激动地说:“鹤年伯伯,你放心,今天反正脸都撕破了,他陈东和秦小芊对我们秦家如此残忍,那今天就一不做二不休,我家庄楚一并帮咱们秦家复辟!”

  “思恩,你爸妈宠得你,连秦家的一些事都不跟你说了吗?”

  秦鹤年艰难地挪移开手掌,看着气焰嚣张的秦思恩,心里五味杂陈。

  “说什么?我们秦家沦落到今日,不就是因为那个弑父的畜牲还有这死婆娘,和这个死残废陈东吗?”

  秦思恩没有丝毫思索,脱口而出。

  秦鹤年哀叹了一声,摆摆手,再次后退了几步。

  目光落到了蹲在地上痛苦的秦小芊。

  犹豫了一下,秦鹤年迈步走到秦小芊面前,在秦思恩不敢置信地目光下,扶起了秦小芊。

  这一幕。

  让秦思恩有些炸毛。

  可不等开口。

  庄楚便傲然道:“听到了?诸葛家的诸葛青都对你说出这样的话了,你心里还没有点数吗?”

  说话间。

  庄楚松开了秦思恩,缓步朝着陈东走去。

  双手插兜,闲庭信步。

  眉宇间透着一股桀骜之意。

  仿佛是高高在上的上位者,俯瞰着陈东如同蝼蚁一般。

  他走到了陈东面前。

  弯腰,让目光与陈东持平。

  然后,缓缓地说:“有些东西,要么生来就有,要么一辈子都不会有!有些

  干脆粗暴的回应。

  嚣张、跋扈得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庄楚更是眼角青筋凸起,狂跳。

  他自小就在外留学,自视接受的都是高等教育,如今面对陈东的粗口,愣是有种如鲠在喉的恶心感。

  他并不认识陈东,但从秦思恩口中了解到的陈东,好歹也算是个人中之龙。

  可如今亲眼目睹,却有种面对街头流氓的感觉。

  “这是你自己在找死!”

  庄楚咬牙切齿,这一刻,看陈东的眼神,仿佛看待死人一般。

  他最自己家族的底蕴,有极强的自信!

  能横霸苏南首富之位,就是实力的体现!

  以苏南的经济发达程度,和西蜀对比。:

  二者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庄、秦两家能成为首富,所要压制的对手,也根本就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他们庄家,是能够打入天下富豪榜的存在。

  而秦家呢?

  别说昔日秦家了,就算是掠夺了秦家的陈东,他也不曾在天下富豪榜上看到过。

  怒意,汹涌。

  庄楚一手扶着秦思恩,腰背挺直,整个人气势都浩荡磅礴。

  双眸之中,寒光迸射。

  庄楚狠狠地说:“米粒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你能掠夺秦家,就以为能与我庄家较量?你可知,哪怕是豪门魁首的陈家,也得奉我父亲为座上宾!陈家家主陈道临,我父亲也与其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一语出,本是透着无尽气势,彰显身份的话。

  落到众人耳中,却是突然变了味。

  刹那间,道道古怪的眼神落到了庄楚的身上。

  秦鹤年更是抬手捂住了眼睛,他是真没眼看下去了。

  这特么算什么气势?

  刚回来的愣头青,在外留学都留成傻逼了吗?

  饶是秦鹤年的身份教养,此时也直接把庄楚和秦思恩打入了傻逼一列。

  诸葛青脸色青红变幻,牙齿紧咬着嘴唇,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而轮椅上的陈东,也是一怔,有些始料未及。

  他呆滞地看着气势恢宏的庄楚,还有他怀中气焰渐渐嚣张起来的秦思恩。

  这俩是真的一点都不带打听一下我的吗?

  无知无畏的愣种,愣是跑到了秦家把秦小芊给逼成了这样?

  陈东的呆滞。

  落到庄楚和秦思恩眼中,却是另一番味道。

  这分明是惊惧了!

  庄楚嘴角不禁勾勒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而秦思恩则得意叫嚣起来:“知道怕了?你知不知道陈家意味着什么?陈家那就是所有豪门的金字塔顶端,我家庄楚他们家,就能与陈家平辈论交!”

  “陈东,我不管你是谁,只要有我家庄楚在,今天这陈家的权力,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你们这是要以势压人?”

  陈东揉了揉鼻子,目光古怪。

  “你说对了,就是以势压人!”

  秦思恩毫不客气地叫嚣着:“出来混,做错就要认,挨打要站稳,我家庄楚就是比你厉害,就是要以势压你,你能奈我何?”

  嚣张、跋扈、狂妄……

  这一刻,秦思恩俨然达到了顶峰。

  整个人都自我沉醉于一种高光姿态中。

  她是秦家的平庸之人,哪怕父辈,也不过是秦掌管着秦家一个小小的平庸不能再平庸的公司。

  但那又怎样?

  她秦思恩眼光准,挑得好!

  谁让她攀上了庄楚这根高枝呢?

  她现在不仗着以势压人,难道还要娓娓道来讲道理吗?

  话音刚落。

  站在陈东身后的诸葛青,忽然故作担忧忌惮地对陈东说:“东哥,苏南庄家,真的很厉害的,我们诸葛世家如今虽然是首富,但和庄家比起来,都有些差距!”

  听到这话。

  庄楚和秦思恩更加肆无忌惮。

  而此时,两人都没有察觉到周遭那一道道怪异的眼神。

  秦思恩反倒扭头对捂着脸的秦鹤年激动地说:“鹤年伯伯,你放心,今天反正脸都撕破了,他陈东和秦小芊对我们秦家如此残忍,那今天就一不做二不休,我家庄楚一并帮咱们秦家复辟!”

  “思恩,你爸妈宠得你,连秦家的一些事都不跟你说了吗?”

  秦鹤年艰难地挪移开手掌,看着气焰嚣张的秦思恩,心里五味杂陈。

  “说什么?我们秦家沦落到今日,不就是因为那个弑父的畜牲还有这死婆娘,和这个死残废陈东吗?”

  秦思恩没有丝毫思索,脱口而出。

  秦鹤年哀叹了一声,摆摆手,再次后退了几步。

  目光落到了蹲在地上痛苦的秦小芊。

  犹豫了一下,秦鹤年迈步走到秦小芊面前,在秦思恩不敢置信地目光下,扶起了秦小芊。

  这一幕。

  让秦思恩有些炸毛。

  可不等开口。

  庄楚便傲然道:“听到了?诸葛家的诸葛青都对你说出这样的话了,你心里还没有点数吗?”

  说话间。

  庄楚松开了秦思恩,缓步朝着陈东走去。

  双手插兜,闲庭信步。

  眉宇间透着一股桀骜之意。

  仿佛是高高在上的上位者,俯瞰着陈东如同蝼蚁一般。

  他走到了陈东面前。

  弯腰,让目光与陈东持平。

  然后,缓缓地说:“有些东西,要么生来就有,要么一辈子都不会有!有些

  人,也是你奋斗一辈子都招惹不起的存在,你确实很强,但你不该惹我,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话音未落。

  嗖!

  斜刺里,陡然一声劲风呼啸。

  啪的一声!

  庄楚恍若破口袋一般,直接横飞了出去,踉跄着摔在地上,半边脸更是肿胀起来,嘴角还带着血迹。

  这一巴掌,势大力沉。

  让在场所有人都悚然一惊。

  而庄楚更是被抽的头脑发晕,捂着脸坐起来后,正要怒声咆哮。

  陈东却是随意的甩了甩右手,然后平静地对庄楚说:“给你爸打电话吧,你不打这个电话,我今天就让你死在这。”

  声音平静,却是杀意凛然。

  秋季的上午,尚有暖阳笼罩。

  可随着陈东话一出口,周遭的天色仿佛都暗了下来。

  气温仿佛骤降到了冰点。

  任谁,都毫不怀疑陈东这句话。

  “让我死?好,那今天就到底看看谁死!”

  庄楚怒极攻心,眼睛通红的掏出了手机,直接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诸葛青看着庄楚拨打电话,无奈地摇头呢喃道:“你爸真的会后悔当初没把你弄在墙上。”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