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39章 小小秦家,藏龙卧虎

第739章 小小秦家,藏龙卧虎

  诸葛青疑惑丛生,对陈东的决定,一头雾水。

  不过还是依照陈东的要求,安排了一家五星级总统套房,距离他们诸葛家也不远。

  他本想请陈东入驻诸葛家府邸的,却被陈东直拒绝。

  这倒让诸葛青有些失落。

  若是能请陈东暂住诸葛家,不仅爷爷会春风得意,就连他也倍感荣光。

  原因很简单,诸葛世家能顺势成为西蜀首富,就是靠的陈东。

  而他诸葛青,也需要陈东的威势,威慑家中的同辈俊杰。

  诸葛青推着陈东入住了房间。

  又细心的将陈东的行礼放好,然后才说:“陈先生,我在隔壁开了一间房,有什么事尽管叫我。”

  “不用了,你先回家吧。”陈东说。

  诸葛青剑眉微微一蹙,笑道:“爷爷特地让我专门负责陈先生此次行程,若是我弃陈先生不顾,直接回了诸葛家,爷爷估计要打断我的双腿。”

  “那好,不过我不希望没事的时候,被人打扰。”

  陈东的声音透着丝丝冷意。

  对他而,诸葛世家就如同当初的周雁秋一般,关系真没多亲近,无非是利益驱使下做出的重注赌博。

  若非想要谋求从龙之功,诸葛世家也绝不会与他走近。

  这样的关系,还真没到和颜悦色,知无不的地步。

  等诸葛青离开。

  陈东看了看时间,呢喃道:“应该差不多也快到了吧?”

  推动着轮椅,陈东沏好了两杯茶,静静等候。

  大概五分钟。

  咚咚!

  敲门声响起。

  陈东打开了房门,站在门口的,赫然是秦小芊。

  自从秦叶成为植物人后,秦小芊独自执掌秦家,即使是在外形方面也做出了一些改变,显得更加庄重干练。

  一袭小西装黑白ol套装,长发也在脑后束成了一个马尾,唯独留下两绺长发遮在脸庞,倒是在干练中多出了几分柔情韵味。

  只是俏脸上,却是有些憔悴疲惫,还顶着两个黑眼圈。

  “怎么了?东哥都不叫一声了?”

  陈东有些心疼,他和秦叶是兄弟,秦叶的妹妹,自然也是他的妹妹。

  “东哥。”

  秦小芊叫了一声,可声音却有些沙哑。

  陈东皱眉。

  看来这几天,秦家确实不太平。

  进屋后。

  陈东指了指桌上刚刚沏好的茶水:“先喝点水吧。”

  秦小芊捧着茶杯,缓缓地喝了起来。

  因为茶水有些烫,她喝的时候也格外小心翼翼。

  而陈东就坐在轮椅上,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也不着急。

  他这一趟,就是为了厘清秦家。

  一落地,尚且不了解秦家内部情况,冒冒然地直接去了陈家,实属不智。

  先入住酒店,其实就是等秦小芊过来,汇报秦家的情况。

  这也是他昨晚和秦小芊说好的。

  他之所以没有通过龙老的口了解情况,而是选择到西蜀后通过秦小芊。

  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秦小芊如今是真实在掌控秦家,她口中的秦家,显然比龙老知道的秦家情况,更加真实且详细。

  套房内,静谧无声。

  时不时地,会响起秦小芊轻轻吹凉茶水的声音。

  “小芊,辛苦你了。”

  陈东看着疲惫的秦小芊,由衷的说。

  这个丫头的遭遇,他从秦叶口中得知过,所以本就心有同情。

  又因为秦叶,他直接将秦小芊当成了妹妹。

  说到底,秦小芊现在的年纪,真的还很年轻。

  放在别的女孩子身上,或许这个年纪,还在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而不自知大多数人,其实生而平凡。

  而秦小芊呢?

  在这个年纪,却已经在独自掌控秦家了!

  掌控曾经的西蜀首富!

  所要付出的真的太多太多了。

  秦小芊扭头看着陈东,微微一笑:“没事的东哥,对了,秦叶哥哥怎么样了?”

  然而。

  她这话一出口。

  陈东瞳孔登时一缩,面庞上陡然覆盖上了一层凛然寒霜。

  空气,瞬间仿佛凝固。

  秦小芊一怔,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急忙低下头。

  “抬起头。”

  陈东沉声道,透着一股不容反驳的坚决。

  秦小芊目光慌乱,下意识地右手捻住了右边的那绺长发,缓缓地抬起头,看向陈东。

  “松开手。”

  陈东眼睛渐渐眯起,汹汹怒意自眼眸缝隙中迸射而出。

  说话间,语气森冷到了极点。

  “东哥,我……”秦小芊神情慌乱,想要说什么。

  陈东却是沉声道:“秦叶是我兄弟,你是他妹妹,就是我妹妹,现在秦叶躺在医院,我是你哥,就该照顾你!”

  “松开手!”

  终于,秦小芊松开了右手。

  陈东直接伸手将那绺长发撩开。

  在长发遮挡处,赫然是一片红肿的指印!

  刚才秦小芊转头,无意识的轻微甩起了长发,所以陈东才有所察觉。

  此时亲眼目睹,登时睚眦欲裂。

  汹汹怒意,仿佛在胸腔中积压成了一座火山,怒火瞬间冲上了嗓子眼。

  以助于陈东的声音,都沙哑了起来:“秦家谁干的?”

  他知道秦家最近不太平,不论是龙老还是诸葛青都是如此。

  但他一直认为,这些不太平,只是合纵连横下

  诸葛青疑惑丛生,对陈东的决定,一头雾水。

  不过还是依照陈东的要求,安排了一家五星级总统套房,距离他们诸葛家也不远。

  他本想请陈东入驻诸葛家府邸的,却被陈东直拒绝。

  这倒让诸葛青有些失落。

  若是能请陈东暂住诸葛家,不仅爷爷会春风得意,就连他也倍感荣光。

  原因很简单,诸葛世家能顺势成为西蜀首富,就是靠的陈东。

  而他诸葛青,也需要陈东的威势,威慑家中的同辈俊杰。

  诸葛青推着陈东入住了房间。

  又细心的将陈东的行礼放好,然后才说:“陈先生,我在隔壁开了一间房,有什么事尽管叫我。”

  “不用了,你先回家吧。”陈东说。

  诸葛青剑眉微微一蹙,笑道:“爷爷特地让我专门负责陈先生此次行程,若是我弃陈先生不顾,直接回了诸葛家,爷爷估计要打断我的双腿。”

  “那好,不过我不希望没事的时候,被人打扰。”

  陈东的声音透着丝丝冷意。

  对他而,诸葛世家就如同当初的周雁秋一般,关系真没多亲近,无非是利益驱使下做出的重注赌博。

  若非想要谋求从龙之功,诸葛世家也绝不会与他走近。

  这样的关系,还真没到和颜悦色,知无不的地步。

  等诸葛青离开。

  陈东看了看时间,呢喃道:“应该差不多也快到了吧?”

  推动着轮椅,陈东沏好了两杯茶,静静等候。

  大概五分钟。

  咚咚!

  敲门声响起。

  陈东打开了房门,站在门口的,赫然是秦小芊。

  自从秦叶成为植物人后,秦小芊独自执掌秦家,即使是在外形方面也做出了一些改变,显得更加庄重干练。

  一袭小西装黑白ol套装,长发也在脑后束成了一个马尾,唯独留下两绺长发遮在脸庞,倒是在干练中多出了几分柔情韵味。

  只是俏脸上,却是有些憔悴疲惫,还顶着两个黑眼圈。

  “怎么了?东哥都不叫一声了?”

  陈东有些心疼,他和秦叶是兄弟,秦叶的妹妹,自然也是他的妹妹。

  “东哥。”

  秦小芊叫了一声,可声音却有些沙哑。

  陈东皱眉。

  看来这几天,秦家确实不太平。

  进屋后。

  陈东指了指桌上刚刚沏好的茶水:“先喝点水吧。”

  秦小芊捧着茶杯,缓缓地喝了起来。

  因为茶水有些烫,她喝的时候也格外小心翼翼。

  而陈东就坐在轮椅上,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也不着急。

  他这一趟,就是为了厘清秦家。

  一落地,尚且不了解秦家内部情况,冒冒然地直接去了陈家,实属不智。

  先入住酒店,其实就是等秦小芊过来,汇报秦家的情况。

  这也是他昨晚和秦小芊说好的。

  他之所以没有通过龙老的口了解情况,而是选择到西蜀后通过秦小芊。

  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秦小芊如今是真实在掌控秦家,她口中的秦家,显然比龙老知道的秦家情况,更加真实且详细。

  套房内,静谧无声。

  时不时地,会响起秦小芊轻轻吹凉茶水的声音。

  “小芊,辛苦你了。”

  陈东看着疲惫的秦小芊,由衷的说。

  这个丫头的遭遇,他从秦叶口中得知过,所以本就心有同情。

  又因为秦叶,他直接将秦小芊当成了妹妹。

  说到底,秦小芊现在的年纪,真的还很年轻。

  放在别的女孩子身上,或许这个年纪,还在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而不自知大多数人,其实生而平凡。

  而秦小芊呢?

  在这个年纪,却已经在独自掌控秦家了!

  掌控曾经的西蜀首富!

  所要付出的真的太多太多了。

  秦小芊扭头看着陈东,微微一笑:“没事的东哥,对了,秦叶哥哥怎么样了?”

  然而。

  她这话一出口。

  陈东瞳孔登时一缩,面庞上陡然覆盖上了一层凛然寒霜。

  空气,瞬间仿佛凝固。

  秦小芊一怔,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急忙低下头。

  “抬起头。”

  陈东沉声道,透着一股不容反驳的坚决。

  秦小芊目光慌乱,下意识地右手捻住了右边的那绺长发,缓缓地抬起头,看向陈东。

  “松开手。”

  陈东眼睛渐渐眯起,汹汹怒意自眼眸缝隙中迸射而出。

  说话间,语气森冷到了极点。

  “东哥,我……”秦小芊神情慌乱,想要说什么。

  陈东却是沉声道:“秦叶是我兄弟,你是他妹妹,就是我妹妹,现在秦叶躺在医院,我是你哥,就该照顾你!”

  “松开手!”

  终于,秦小芊松开了右手。

  陈东直接伸手将那绺长发撩开。

  在长发遮挡处,赫然是一片红肿的指印!

  刚才秦小芊转头,无意识的轻微甩起了长发,所以陈东才有所察觉。

  此时亲眼目睹,登时睚眦欲裂。

  汹汹怒意,仿佛在胸腔中积压成了一座火山,怒火瞬间冲上了嗓子眼。

  以助于陈东的声音,都沙哑了起来:“秦家谁干的?”

  他知道秦家最近不太平,不论是龙老还是诸葛青都是如此。

  但他一直认为,这些不太平,只是合纵连横下

  的权谋利益的较量。

  可秦小芊脸上的指印,俨然是秦家以下犯上了。

  这是……“谋反”!

  要知道,如今的秦家,是秦小芊一手掐着命脉呢!

  这些吃人血馒头的披人皮畜牲,已经到了这等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面对陈东的质问。

  秦小芊忽然慌乱无措,目光躲闪着陈东的目光,红唇嗫喏。

  这一刻,陈东给她的感觉,让她心惊肉跳。

  “秦鹤年?”

  陈东眉头紧拧,凛然杀意,遍布面庞。

  “不,不是……”

  秦小芊摇摇头。

  “呵!”

  陈东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右边嘴角扯了扯,露出了嗤笑。

  “好好好!秦鹤年是秦家长子,当初我当着他的面杀了秦老爷子,他都不敢忤逆,我还想着这次的事,十有八九就是他积蓄势力许久,想趁机谋反呢。”

  顿了顿,陈东右手握住了茶杯,声冷如刀:“我倒是小瞧了这秦家,小小秦家藏龙卧虎,居然一个比一个优秀呢!”

  啪!

  茶杯应声炸裂,茶水飞溅。

  秦小芊吓得“啊”的一声惨叫,花容失色。

  自陈东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杀意。

  刹那间,仿佛无数利针,刺进了秦小芊身体。

  这一刻,秦小芊如坠冰窟,寒蝉若惊……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