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38章 何德何能?

第738章 何德何能?

  闻。

  昆仑神情一肃:“少爷,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吧。”

  秦家的异动,谁都不敢小觑。

  这是一头被压低了头的猛兽。

  只是被压低了头,扼住了咽喉,却从未丧失过战斗力,他们有翻盘吃人的实力。

  更遑论,现在还有真龙相助!

  这无疑更加助长秦家人的气焰。

  这一行,凶险不可知!

  更何况,如今能给陈东带来的危险的,还不仅仅是秦家!

  血天使、古家、神秘组织……还有那一个个潜藏在暗处不可知的势力……

  “不用了,你们都留在家里。”:

  陈东干脆坚决的做出了决定:“我需要你们所有人一起保护小影,去秦家,我一个人足够了。”

  “可是……”

  “不行!”

  昆仑欲要争辩,龙老则是干脆拒绝。

  陈东摇摇头:“我一个人足够了,不用再说!”

  望着陈东坚决的神情,龙老和昆仑只能无奈点头。

  他们知道,陈东决定的事情,再争辩,也是徒劳。

  哪怕有千难万险,也绝不会改变陈东的决定。

  ……

  翌日清晨。

  陈东早早地起床,和顾清影告别了一下。

  然后便和龙老一起前往城郊机场。

  路上,开车的龙老时不时地通过后视镜看陈东一眼,老眼之中是浓浓担忧。

  “不用再劝了,我很快就回来,不会有太大危险。”

  陈东察觉到了龙老目光,也知道龙老的心思,揉了揉鼻子,看着窗外飞快倒退的风景:“这头猛兽是利欲熏心昏了头,重拾起了昔日的气焰,只要给他狠狠地一拳头,让他知道痛了,他的头也就低下去了。”

  “别忘了,我双腿的事是我竞争家主之位的底牌,同时也是我面对危险时候的一张底牌。”

  最后的一句话,让龙老眼眸一亮。

  他忽然想起“黑手阿罗斯”在利津医院刺杀的那晚。

  当时阿罗斯正是亲眼目睹陈东站了起来而被震惊,以至于在最初的交手中,完全被陈东压制。

  毫不客气地说,如果当时陈东不是想故意学习阿罗斯的格斗技,估计在最初的压制中,已经解决阿罗斯了。

  这一张底牌,足以让所有知道陈东残疾的人,在知道真相后,难以自控情绪的。

  “好,有什么事少爷尽管招呼老奴。”龙老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

  “嗯。”

  陈东平静的应了一声,又说:“另外,通知我爸,他可以让我暂缓报仇,但他也应该过来一下的。”

  龙老神情一窒。

  随即点点头:“老,老奴,明白。”

  当陈东和龙老赶到机场的时候。

  没有丝毫停顿。

  龙老直接推着陈东通过专属通道,进入了机场,完成了登机。

  半个小时后,飞机起飞。

  龙老并未直接离去,而是等到飞机起飞后,这才回到车内。

  坐在驾驶位上,龙老沉声呢喃道:“这一趟少爷单独过去,也正好验证一下诸葛世家的决心了,既然想从龙之功,那也该尽尽从龙之臣的职责了。”

  ……

  飞机上。

  陈东望着窗外的云海,有些失神。

  脑海中将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仿佛过萝筛一般,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回忆。

  正如他最初的猜测一样,这潭水越来越浑了。

  已经不是他最初以为的“胜者为王”那么简单了。

  他以为的“胜者为王”是终点,如今才发现,那只不过是。

  一个让他拥有调动陈家全力,以陈家人身份,堂而皇之的进入大局中厮杀的资格!

  血天使组织的刺杀,古家的出手,还有那早已经暗下杀手却始终不明背景的神秘势力……

  这一个个势力,如果说杀他的动机都是因为他是野种,去竞争陈家家主之位,那未免也太过荒诞!

  还有一个个尚不可知,却想杀他的势力。

  根本就不是这简单的理由,能轻易解释的清楚的。

  陈家尽掌天下财,高居云端,俯瞰众生豪门,哪怕是距离千年辉煌的世族门阀,也差的不是实力,而仅仅是千年时光的底蕴。

  可是,说到底,没有利益的纠葛,旁人真的会在意到底是谁当陈家家主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最简单的,就是血天使组织!

  这样一个灰暗组织,陈家会和其有纠葛?

  扯淡!

  如果说是洪会,陈东还会迟疑,可血天使,显然不可能!

  云从龙,风从虎。

  能相互之间有利益纠葛的。

  要么是施舍,要么就是相差不远的层次之间的利益交换。

  血天使组织不如洪会,有什么资格和陈家有纠葛?

  陈东揉了揉鼻子,低头上下扫掠了一下自己,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明明不可能的事,却实实在在的正在发生。

  我区区一人,何德何能,吸引到这么多势力围杀?

  “如果没有陈家这场机缘,或许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我居然会被这么多人惦记着,除之而后快吧?”

  自嘲一笑,陈东也懒得继续思索。

  这根本就是一团乱麻,毫无头绪的思索,只会让脑海中成为一团浆糊。

  知道真相者,有!

  譬如父亲!

  可或许如同神秘人所说,父亲暂时不说,就是因为想让

  闻。

  昆仑神情一肃:“少爷,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吧。”

  秦家的异动,谁都不敢小觑。

  这是一头被压低了头的猛兽。

  只是被压低了头,扼住了咽喉,却从未丧失过战斗力,他们有翻盘吃人的实力。

  更遑论,现在还有真龙相助!

  这无疑更加助长秦家人的气焰。

  这一行,凶险不可知!

  更何况,如今能给陈东带来的危险的,还不仅仅是秦家!

  血天使、古家、神秘组织……还有那一个个潜藏在暗处不可知的势力……

  “不用了,你们都留在家里。”:

  陈东干脆坚决的做出了决定:“我需要你们所有人一起保护小影,去秦家,我一个人足够了。”

  “可是……”

  “不行!”

  昆仑欲要争辩,龙老则是干脆拒绝。

  陈东摇摇头:“我一个人足够了,不用再说!”

  望着陈东坚决的神情,龙老和昆仑只能无奈点头。

  他们知道,陈东决定的事情,再争辩,也是徒劳。

  哪怕有千难万险,也绝不会改变陈东的决定。

  ……

  翌日清晨。

  陈东早早地起床,和顾清影告别了一下。

  然后便和龙老一起前往城郊机场。

  路上,开车的龙老时不时地通过后视镜看陈东一眼,老眼之中是浓浓担忧。

  “不用再劝了,我很快就回来,不会有太大危险。”

  陈东察觉到了龙老目光,也知道龙老的心思,揉了揉鼻子,看着窗外飞快倒退的风景:“这头猛兽是利欲熏心昏了头,重拾起了昔日的气焰,只要给他狠狠地一拳头,让他知道痛了,他的头也就低下去了。”

  “别忘了,我双腿的事是我竞争家主之位的底牌,同时也是我面对危险时候的一张底牌。”

  最后的一句话,让龙老眼眸一亮。

  他忽然想起“黑手阿罗斯”在利津医院刺杀的那晚。

  当时阿罗斯正是亲眼目睹陈东站了起来而被震惊,以至于在最初的交手中,完全被陈东压制。

  毫不客气地说,如果当时陈东不是想故意学习阿罗斯的格斗技,估计在最初的压制中,已经解决阿罗斯了。

  这一张底牌,足以让所有知道陈东残疾的人,在知道真相后,难以自控情绪的。

  “好,有什么事少爷尽管招呼老奴。”龙老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

  “嗯。”

  陈东平静的应了一声,又说:“另外,通知我爸,他可以让我暂缓报仇,但他也应该过来一下的。”

  龙老神情一窒。

  随即点点头:“老,老奴,明白。”

  当陈东和龙老赶到机场的时候。

  没有丝毫停顿。

  龙老直接推着陈东通过专属通道,进入了机场,完成了登机。

  半个小时后,飞机起飞。

  龙老并未直接离去,而是等到飞机起飞后,这才回到车内。

  坐在驾驶位上,龙老沉声呢喃道:“这一趟少爷单独过去,也正好验证一下诸葛世家的决心了,既然想从龙之功,那也该尽尽从龙之臣的职责了。”

  ……

  飞机上。

  陈东望着窗外的云海,有些失神。

  脑海中将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仿佛过萝筛一般,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回忆。

  正如他最初的猜测一样,这潭水越来越浑了。

  已经不是他最初以为的“胜者为王”那么简单了。

  他以为的“胜者为王”是终点,如今才发现,那只不过是。

  一个让他拥有调动陈家全力,以陈家人身份,堂而皇之的进入大局中厮杀的资格!

  血天使组织的刺杀,古家的出手,还有那早已经暗下杀手却始终不明背景的神秘势力……

  这一个个势力,如果说杀他的动机都是因为他是野种,去竞争陈家家主之位,那未免也太过荒诞!

  还有一个个尚不可知,却想杀他的势力。

  根本就不是这简单的理由,能轻易解释的清楚的。

  陈家尽掌天下财,高居云端,俯瞰众生豪门,哪怕是距离千年辉煌的世族门阀,也差的不是实力,而仅仅是千年时光的底蕴。

  可是,说到底,没有利益的纠葛,旁人真的会在意到底是谁当陈家家主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最简单的,就是血天使组织!

  这样一个灰暗组织,陈家会和其有纠葛?

  扯淡!

  如果说是洪会,陈东还会迟疑,可血天使,显然不可能!

  云从龙,风从虎。

  能相互之间有利益纠葛的。

  要么是施舍,要么就是相差不远的层次之间的利益交换。

  血天使组织不如洪会,有什么资格和陈家有纠葛?

  陈东揉了揉鼻子,低头上下扫掠了一下自己,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明明不可能的事,却实实在在的正在发生。

  我区区一人,何德何能,吸引到这么多势力围杀?

  “如果没有陈家这场机缘,或许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我居然会被这么多人惦记着,除之而后快吧?”

  自嘲一笑,陈东也懒得继续思索。

  这根本就是一团乱麻,毫无头绪的思索,只会让脑海中成为一团浆糊。

  知道真相者,有!

  譬如父亲!

  可或许如同神秘人所说,父亲暂时不说,就是因为想让

  他获得陈家下任家主的王位后,有个堂堂正正的身份再说。

  野种和陈家下任家主,其中差距,犹如天堑鸿沟!

  摇摇头,陈东直接闭上眼睛,假寐休憩。

  当飞机降落到机场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

  陈东在空姐的帮助下下了飞机,自己推着轮椅往机场外走。

  刚一离开机场大厅,陈东就看到了早已经在外边等候的诸葛青。

  诸葛青一如即往的透着邪魅之气,并不是那种给人后背发凉的感觉,而是类似偶像剧男主角那种感觉。

  一看到陈东,诸葛青急忙迎了上来。

  “陈先生,路途劳顿,在西蜀的行程,一切有我诸葛家负责。”

  在出发之前,龙老已经提前通知过诸葛家。

  陈东对诸葛青的出现,也没有丝毫惊讶。

  点点头,陈东说:“先帮我安排一下酒店住处吧,不着急去秦家。”

  闻。

  诸葛青愣了一下,眼中浮现疑惑之色。

  如今西蜀首富,诸葛世家当之无愧!

  最近几日秦家的变故,他也清楚。

  他更知道,陈东此行,就是为了肃清秦家而来。

  可人都到了,却不奔着目的去,反而是先下榻,这就有点怪异了!

  “陈先生,现在秦家情况很不好。”诸葛青说。

  陈东摆摆手:“没事,先找酒店入住吧。”

  云淡风轻的态度,更是让诸葛青疑惑丛生。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