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37章 我不朽,你亦不朽!

第737章 我不朽,你亦不朽!

  一天时间。

  天门山别墅内,始终都萦绕在喜悦的氛围中。

  谁也没有不合时宜的提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因为谁都清楚,但凡提起,对陈东和顾清影而,都无疑是将最痛苦的伤疤揭开,还拼命往上撒盐。

  就连张雨澜,傍晚的时候也早早地回来,和大家融入到了一起。

  全程都不曾表露出半点伤心,始终笑脸盈盈。

  对她而,如今秦叶能顺利转入普通病房,已经是极大的幸运,后续……只能是漫长等待。

  不管是谁,躺在icu中,谁都无法预测到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

  只有转入到了普通病房,秦叶才是真正的成为了植物人,而不是随时可能离她而去。

  这段时间,她已经做好了心里打算。

  当所有的努力都于事无补的时候,所能做的就是坦然接受,静静地等他苏醒。

  为她披上婚纱,让她手捧鲜花。

  她……一直在憧憬期待着那一天!

  晚饭结束。

  陈东和龙老、昆仑都走上了天台。

  吹着有些刺骨的凉风,龙老和昆仑都肆意慵懒地躺在躺椅上,而陈东则坐在轮椅上,怔怔失神的望着夜空繁星。

  “感觉好久好久没有这么吹过夜风了。”

  昆仑感慨了一声:“睡了一觉起来,感觉发生了好多好多事。”

  陈东和龙老对视一眼,同时一笑。

  昆仑重伤进了icu这段时间,对昆仑而是如此,对他们何尝不是?

  惬意轻松的在天台吹着夜风,对这个家里的所有人,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很久很久没有这般了。

  “龙老,去拿点啤酒吧。”

  陈东揉了揉鼻子,说道。

  “这不好吧?少夫人……”龙老有些迟疑。

  陈东微微一笑:“没事的。”

  等龙老离开后。

  天台上,陈东和昆仑陷入了短暂的静谧中。

  半晌。

  陈东忽然站了起来。

  这一幕,惊得昆仑瞠目结舌。

  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正要阻拦。

  噗通一声!

  陈东单膝跪在了地上,神情肃然地抱拳一拜:“昆仑哥,那天晚上,谢谢你,请受我一拜。”

  辞由衷,无比感激。

  “少爷,快起来,值不得,值不得的,小心被发现。”

  昆仑略微苍白的脸上有些惊慌,急忙搀扶着陈东起身。

  他清楚,陈东隐藏双腿并未残疾一事,是用来角逐陈家家主之位的一张底牌。

  而周围,哪怕是在别墅天台这隐私之地,也指不定会不会有眼线发现。

  一旦发现,处心积虑营造了许久的一张底牌,就彻底作废了!

  昆仑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陈东没有理会昆仑的搀扶和语,郑重的对着昆仑,往地上磕了一头。

  昆仑脸色大变,急忙道:“少爷,你不用如此的,更何况,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没保护好少爷,是昆仑的过错。”

  陈东缓缓抬起头,感激地看着昆仑,微微一笑。

  “一件事,并不是做没做成来评判好坏,而是做没做!”

  陈东缓缓地说:“那天晚上你没有保护好我,但你却因为保护我,不惜舍命,这样的恩情,我陈东区区一拜,都不够报还的,是我陈东欠你的!”

  刹那间。

  昆仑怔住了。

  望着地上的陈东,眼眶有些泛红。

  嘴唇嗫喏,他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喉咙仿佛被无形大手掐住似的,愣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陈东起身,坐回了轮椅上。

  “我和你从来都不是主仆之分,从相遇的那一天起,就是朋友和兄弟,甚至你还是我师父,我这一身本事,也是你教出来的。”

  “于情,于恩,你昆仑如何当不起我这一拜?”

  “我……”昆仑虎躯一震,看着陈东。

  陈东却是平静笑道:“舍命之情,我永远记住,这辈子,我不朽,你亦不朽!”

  声音平静,可从口中发出,却犹如滚滚大雷,好比誓,坚定且铿锵。

  昆仑登时眼神飘忽起来。

  胸腔中,暖意流动。

  他是雇佣兵出生,他经历过战场,经历过血腥和厮杀。

  他不懂男女之爱,却比谁都懂人心复杂,比谁都懂世间险恶。

  在雇佣兵的战场上,尔虞我诈数不胜数,或许前一秒兄弟相称,后一秒就能举刀相向。

  下意识地,昆仑反手摸在了后腰上的一道伤疤上。

  巍峨如铁塔般的汉子,眼中却是泛起了雾气。

  那道伤疤,就是他在雇佣兵战场上时,被自己兄弟捅了一刀!

  哪怕是后来退出雇佣兵世界,成为了陈道临的贴身保镖,昆仑也很少感受到所谓的人间温情,唯一能给他一点暖意的,也只有陈道临一人。

  甚至因为职责不同,他和龙老的交际都止于平平。

  直到到了陈东身边,一步步走来,他的心绪性格,才渐渐地发生了改变。

  陈东的一句“我不朽,你亦不朽”,落到昆仑耳朵里,不亚于洪钟大吕。

  “多谢少爷!”

  昆仑缓缓地躬下了身子。

  陈东摆摆手:“还不躺回去?难不成要让龙老发现?等下他又得瞎哔哔了。”

  昆仑洒然一笑,急忙躺回了躺椅上。

  而陈东,也重新眺望向夜空繁星。

  他的行,由衷而发。<

  一天时间。

  天门山别墅内,始终都萦绕在喜悦的氛围中。

  谁也没有不合时宜的提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因为谁都清楚,但凡提起,对陈东和顾清影而,都无疑是将最痛苦的伤疤揭开,还拼命往上撒盐。

  就连张雨澜,傍晚的时候也早早地回来,和大家融入到了一起。

  全程都不曾表露出半点伤心,始终笑脸盈盈。

  对她而,如今秦叶能顺利转入普通病房,已经是极大的幸运,后续……只能是漫长等待。

  不管是谁,躺在icu中,谁都无法预测到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

  只有转入到了普通病房,秦叶才是真正的成为了植物人,而不是随时可能离她而去。

  这段时间,她已经做好了心里打算。

  当所有的努力都于事无补的时候,所能做的就是坦然接受,静静地等他苏醒。

  为她披上婚纱,让她手捧鲜花。

  她……一直在憧憬期待着那一天!

  晚饭结束。

  陈东和龙老、昆仑都走上了天台。

  吹着有些刺骨的凉风,龙老和昆仑都肆意慵懒地躺在躺椅上,而陈东则坐在轮椅上,怔怔失神的望着夜空繁星。

  “感觉好久好久没有这么吹过夜风了。”

  昆仑感慨了一声:“睡了一觉起来,感觉发生了好多好多事。”

  陈东和龙老对视一眼,同时一笑。

  昆仑重伤进了icu这段时间,对昆仑而是如此,对他们何尝不是?

  惬意轻松的在天台吹着夜风,对这个家里的所有人,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很久很久没有这般了。

  “龙老,去拿点啤酒吧。”

  陈东揉了揉鼻子,说道。

  “这不好吧?少夫人……”龙老有些迟疑。

  陈东微微一笑:“没事的。”

  等龙老离开后。

  天台上,陈东和昆仑陷入了短暂的静谧中。

  半晌。

  陈东忽然站了起来。

  这一幕,惊得昆仑瞠目结舌。

  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正要阻拦。

  噗通一声!

  陈东单膝跪在了地上,神情肃然地抱拳一拜:“昆仑哥,那天晚上,谢谢你,请受我一拜。”

  辞由衷,无比感激。

  “少爷,快起来,值不得,值不得的,小心被发现。”

  昆仑略微苍白的脸上有些惊慌,急忙搀扶着陈东起身。

  他清楚,陈东隐藏双腿并未残疾一事,是用来角逐陈家家主之位的一张底牌。

  而周围,哪怕是在别墅天台这隐私之地,也指不定会不会有眼线发现。

  一旦发现,处心积虑营造了许久的一张底牌,就彻底作废了!

  昆仑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陈东没有理会昆仑的搀扶和语,郑重的对着昆仑,往地上磕了一头。

  昆仑脸色大变,急忙道:“少爷,你不用如此的,更何况,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没保护好少爷,是昆仑的过错。”

  陈东缓缓抬起头,感激地看着昆仑,微微一笑。

  “一件事,并不是做没做成来评判好坏,而是做没做!”

  陈东缓缓地说:“那天晚上你没有保护好我,但你却因为保护我,不惜舍命,这样的恩情,我陈东区区一拜,都不够报还的,是我陈东欠你的!”

  刹那间。

  昆仑怔住了。

  望着地上的陈东,眼眶有些泛红。

  嘴唇嗫喏,他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喉咙仿佛被无形大手掐住似的,愣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陈东起身,坐回了轮椅上。

  “我和你从来都不是主仆之分,从相遇的那一天起,就是朋友和兄弟,甚至你还是我师父,我这一身本事,也是你教出来的。”

  “于情,于恩,你昆仑如何当不起我这一拜?”

  “我……”昆仑虎躯一震,看着陈东。

  陈东却是平静笑道:“舍命之情,我永远记住,这辈子,我不朽,你亦不朽!”

  声音平静,可从口中发出,却犹如滚滚大雷,好比誓,坚定且铿锵。

  昆仑登时眼神飘忽起来。

  胸腔中,暖意流动。

  他是雇佣兵出生,他经历过战场,经历过血腥和厮杀。

  他不懂男女之爱,却比谁都懂人心复杂,比谁都懂世间险恶。

  在雇佣兵的战场上,尔虞我诈数不胜数,或许前一秒兄弟相称,后一秒就能举刀相向。

  下意识地,昆仑反手摸在了后腰上的一道伤疤上。

  巍峨如铁塔般的汉子,眼中却是泛起了雾气。

  那道伤疤,就是他在雇佣兵战场上时,被自己兄弟捅了一刀!

  哪怕是后来退出雇佣兵世界,成为了陈道临的贴身保镖,昆仑也很少感受到所谓的人间温情,唯一能给他一点暖意的,也只有陈道临一人。

  甚至因为职责不同,他和龙老的交际都止于平平。

  直到到了陈东身边,一步步走来,他的心绪性格,才渐渐地发生了改变。

  陈东的一句“我不朽,你亦不朽”,落到昆仑耳朵里,不亚于洪钟大吕。

  “多谢少爷!”

  昆仑缓缓地躬下了身子。

  陈东摆摆手:“还不躺回去?难不成要让龙老发现?等下他又得瞎哔哔了。”

  昆仑洒然一笑,急忙躺回了躺椅上。

  而陈东,也重新眺望向夜空繁星。

  他的行,由衷而发。<

  p>人生能得昆仑这一兄弟,足够了!

  舍命,说起来是两个字,可做起来,那便是滔天情义了!

  这时。

  龙老抱着一箱啤酒走上了天台。

  他蹑手蹑脚,有些做贼心虚地将啤酒放在地上,也并未发现陈东和昆仑的异常。

  而是小心翼翼的说:“我偷拿上来的,要是被发现了,估计咱们都惨了。”

  说着,他开了三瓶啤酒,递给陈东,然后又递给昆仑。

  昆仑拿着酒,有些迟疑:“小璐不让我喝酒。”

  龙老神情一肃:“你个铁憨憨,平时小璐说啥你都听不懂,这话你倒是记得死死的?人都已经恢复了,现在不喝酒,你是等到以后有人给你浇到地上吗?”

  “噗嗤!”

  陈东和昆仑同时笑了出来。

  陈东举起了酒瓶,笑着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不想前尘,不盼将来,为我们大家度过这一劫,而饮。”

  龙老和昆仑同时举起酒瓶。

  夜色下,三支酒瓶撞在了一起。

  这段时间,的确是大家的一劫。

  一次次剧变,让大家相继进入了利津医院。

  如今都回到家里,确实是劫后重生。

  一口痛饮后,龙老抹了一下嘴角,开口说道:“少爷,明日去秦家,打算怎么做?”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