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36章 消失的血天使,秦家变故

第736章 消失的血天使,秦家变故

  顾国华夫妻俩帮着顾清影收拾行李去了。

  昆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进了厨房。

  陈东和龙老并未立刻进入别墅,而是坐到了花园中的石凳上。

  “血天使组织怎么一直没有动静?”

  陈东皱眉疑惑。

  这一周时间,他虽然所有心思都在顾清影身上。

  可对于血天使组织的动向,他一直都在让龙老注意。

  这也是他唯一能探查到的势力了。

  “黑手阿罗斯”刺杀失败,当场殒命,阿罗斯确实是血天使组织的高层,执掌罚恶一门,他的死对血天使组织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但陈东清楚,阿罗斯的死,非但不会让血天使组织暂时放弃对他的刺杀计划。

  反而会激起更猛烈的刺杀。

  区区一条人命,哪怕是高层,对庞大的血天使组织都算不得什么。

  更遑论,对血天使这样的组织而,高层被杀,本就是奇耻大辱之事,他们甚至可能不会权衡利弊,只会想着一雪前耻。

  这一点,陈东在洪会中待过,所以清楚。

  而且他也询问过林岭东,虽说林岭东这位曾经的岭东地下王不比洪会和血天使组织,但由小见大,性质一样的存在,大体思路也是一样。

  林岭东就直,换到他曾经的麾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同样不会善罢甘休。

  这不仅仅是面子问题。

  而且也关乎着势力在地盘上的威信力度。

  偏偏,这一周时间,随着阿罗斯的殒命,血天使组织针对他陈东的刺杀,仿佛被画上了句号,戛然而止。

  简直不科学!

  “是洪会帮了忙。”

  龙老笑了笑:“袁义罡回到洪会总部的时候,就向洪会三千六百门下达了命令,不仅在大洋彼岸那边竭尽全力绞杀血天使组织的势力,同时洪会势力这一周时间也在西方疆域世界中,疯狂扩张。”

  “直接在西方疆域世界中,大马金刀的把血天使组织拉上了赌桌,血天使组织也被搞得焦头烂额。”

  陈东恍然大悟。

  以洪会的庞大势力,纠缠住血天使,确实轻而易举。

  两大势力相互对攻,血天使组织也确实没心思来理会他。

  面对洪会,谁都不敢大意。

  稍不注意,西方疆域世界或许就得被洪会插上一杆大旗,侵吞大把血天使组织的地盘。

  “这倒是应该感谢袁义罡了。”

  陈东揉了揉鼻子,轻声笑道。

  有洪会暂时纠缠住了血天使组织,他也能有更多的余力去应对别的事情。

  神秘人说过,想杀他的势力,很多很多。

  远不止三个势力!

  然而。

  龙老却是在点头附和陈东后,忽然话锋一转:“不过有件事,如今确实棘手,需要少爷你亲自出面解决,这件事也僵持好几天了。”

  “什么事?”陈东神情一肃。

  这一周多的时间,他的心思都在顾清影身上。

  所有的工作事务,都全部移交了出去,现在回归生活,也该一点点收拾局面了。

  龙老哀叹了一口气:“小芊那边出事了,我们担心的事情,也确实发生了。”

  话一出口。

  陈东眉头就紧拧了起来,眼中有些愠怒。

  他沉声道:“秦家那群吃人血馒头的人,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吗?禽兽还没昏迷多久呢……”

  说到最后,刺骨的寒意,从陈东身上散发出来。

  秦叶出事后,他通知秦小芊过来叮嘱交代。

  就是担心,秦家没了秦叶的狠厉手段压制,会出现变故。

  在陈东麾下所有势力中,秦家算的上是唯一的变数了。

  本市的周雁秋和周尊龙,早已经被他捋撑了皮毛,实力相差悬殊之下,已经甘愿成为鹰犬,不敢造次。

  而京都的张楚两家,因为利益牵扯,还有他们自己的选择,也不可能有异变。

  唯独秦家!

  不仅势大,当初因为秦家如日中天,想要彻底磨灭一个这样的豪门大族,所需要的代价极大。

  所以陈东才想了个折中的办法,遏制住秦家的所有命脉,但同时也埋下了隐患。

  因为秦家势大,甚至可以说是陈东手中所有资源中,最强的一派。

  所以他们有底气。

  而压制秦家时,本就是靠着雷霆手段,硬生生的压制得秦家人不敢造次。

  以秦家人吃人血馒头的家风,必定是怀恨在心,蛰伏等待。

  秦叶在的时候,以秦叶的粗暴霸道的手段,足以压制得秦家所有人不敢有任何异动。

  要知道,因为弑父一事,秦叶早已经对秦家冷到了极点。

  以秦叶的行事风格,也绝对不会给秦家人丝毫露头的机会。

  秦叶出事后,秦小芊身为女子,难免柔弱了一些,更何况秦小芊的性格,本就带着三分柔弱,否则当初也不会辛辛苦苦创建的公司,被秦家一口吃了个皮毛都不剩了。

  以女儿身横压秦家,本就有些勉强。

  没有秦叶的杀伐果断,铁血手腕,想要让一群披着人皮的猛兽俯首称臣,难免有些吃力。

  女子处事,本就比男子弱三分。

  更何况,还是面对一群吃人的猛兽。

  只是……现实比陈东预料,来的更快!

  “倒不是秦家所有人按耐不住,而是有一脉,因为得龙相助,所以近日对小芊处处挤压。”

  龙老无奈地叹了口气:“小

  顾国华夫妻俩帮着顾清影收拾行李去了。

  昆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进了厨房。

  陈东和龙老并未立刻进入别墅,而是坐到了花园中的石凳上。

  “血天使组织怎么一直没有动静?”

  陈东皱眉疑惑。

  这一周时间,他虽然所有心思都在顾清影身上。

  可对于血天使组织的动向,他一直都在让龙老注意。

  这也是他唯一能探查到的势力了。

  “黑手阿罗斯”刺杀失败,当场殒命,阿罗斯确实是血天使组织的高层,执掌罚恶一门,他的死对血天使组织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但陈东清楚,阿罗斯的死,非但不会让血天使组织暂时放弃对他的刺杀计划。

  反而会激起更猛烈的刺杀。

  区区一条人命,哪怕是高层,对庞大的血天使组织都算不得什么。

  更遑论,对血天使这样的组织而,高层被杀,本就是奇耻大辱之事,他们甚至可能不会权衡利弊,只会想着一雪前耻。

  这一点,陈东在洪会中待过,所以清楚。

  而且他也询问过林岭东,虽说林岭东这位曾经的岭东地下王不比洪会和血天使组织,但由小见大,性质一样的存在,大体思路也是一样。

  林岭东就直,换到他曾经的麾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同样不会善罢甘休。

  这不仅仅是面子问题。

  而且也关乎着势力在地盘上的威信力度。

  偏偏,这一周时间,随着阿罗斯的殒命,血天使组织针对他陈东的刺杀,仿佛被画上了句号,戛然而止。

  简直不科学!

  “是洪会帮了忙。”

  龙老笑了笑:“袁义罡回到洪会总部的时候,就向洪会三千六百门下达了命令,不仅在大洋彼岸那边竭尽全力绞杀血天使组织的势力,同时洪会势力这一周时间也在西方疆域世界中,疯狂扩张。”

  “直接在西方疆域世界中,大马金刀的把血天使组织拉上了赌桌,血天使组织也被搞得焦头烂额。”

  陈东恍然大悟。

  以洪会的庞大势力,纠缠住血天使,确实轻而易举。

  两大势力相互对攻,血天使组织也确实没心思来理会他。

  面对洪会,谁都不敢大意。

  稍不注意,西方疆域世界或许就得被洪会插上一杆大旗,侵吞大把血天使组织的地盘。

  “这倒是应该感谢袁义罡了。”

  陈东揉了揉鼻子,轻声笑道。

  有洪会暂时纠缠住了血天使组织,他也能有更多的余力去应对别的事情。

  神秘人说过,想杀他的势力,很多很多。

  远不止三个势力!

  然而。

  龙老却是在点头附和陈东后,忽然话锋一转:“不过有件事,如今确实棘手,需要少爷你亲自出面解决,这件事也僵持好几天了。”

  “什么事?”陈东神情一肃。

  这一周多的时间,他的心思都在顾清影身上。

  所有的工作事务,都全部移交了出去,现在回归生活,也该一点点收拾局面了。

  龙老哀叹了一口气:“小芊那边出事了,我们担心的事情,也确实发生了。”

  话一出口。

  陈东眉头就紧拧了起来,眼中有些愠怒。

  他沉声道:“秦家那群吃人血馒头的人,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吗?禽兽还没昏迷多久呢……”

  说到最后,刺骨的寒意,从陈东身上散发出来。

  秦叶出事后,他通知秦小芊过来叮嘱交代。

  就是担心,秦家没了秦叶的狠厉手段压制,会出现变故。

  在陈东麾下所有势力中,秦家算的上是唯一的变数了。

  本市的周雁秋和周尊龙,早已经被他捋撑了皮毛,实力相差悬殊之下,已经甘愿成为鹰犬,不敢造次。

  而京都的张楚两家,因为利益牵扯,还有他们自己的选择,也不可能有异变。

  唯独秦家!

  不仅势大,当初因为秦家如日中天,想要彻底磨灭一个这样的豪门大族,所需要的代价极大。

  所以陈东才想了个折中的办法,遏制住秦家的所有命脉,但同时也埋下了隐患。

  因为秦家势大,甚至可以说是陈东手中所有资源中,最强的一派。

  所以他们有底气。

  而压制秦家时,本就是靠着雷霆手段,硬生生的压制得秦家人不敢造次。

  以秦家人吃人血馒头的家风,必定是怀恨在心,蛰伏等待。

  秦叶在的时候,以秦叶的粗暴霸道的手段,足以压制得秦家所有人不敢有任何异动。

  要知道,因为弑父一事,秦叶早已经对秦家冷到了极点。

  以秦叶的行事风格,也绝对不会给秦家人丝毫露头的机会。

  秦叶出事后,秦小芊身为女子,难免柔弱了一些,更何况秦小芊的性格,本就带着三分柔弱,否则当初也不会辛辛苦苦创建的公司,被秦家一口吃了个皮毛都不剩了。

  以女儿身横压秦家,本就有些勉强。

  没有秦叶的杀伐果断,铁血手腕,想要让一群披着人皮的猛兽俯首称臣,难免有些吃力。

  女子处事,本就比男子弱三分。

  更何况,还是面对一群吃人的猛兽。

  只是……现实比陈东预料,来的更快!

  “倒不是秦家所有人按耐不住,而是有一脉,因为得龙相助,所以近日对小芊处处挤压。”

  龙老无奈地叹了口气:“小

  芊已经做得很好了,依靠掌握在手里的命脉,再以利益在秦家合纵连横,暂时遏制住了局面,不过因为那条真龙的存在,所以行事起来很掣肘,难免瞻前顾后。”

  “真龙?”

  陈东笑了笑,神情肃杀起来:“今天吃一天的团圆饭,明天去西蜀秦家!”

  龙老一阵错愕,急忙起身叫住了转身进别墅的陈东。

  “少爷,你就不问问那真龙是谁?”

  陈东并未停止,推动轮椅前行中,哪怕是背影,也让龙老清晰地察觉到了他气势的变化。

  犹如平地拔山,轰然而起。

  好似惶惶大岳,瞬间笼罩了整个花园。

  随即,陈东的话,如雷炸响。

  “不用知道他是谁,也不用知道他有多强,动我的人,觊觎我的东西,那就该死。”

  霸道,睥睨。

  透着一股冲霄傲气:“他是真龙,我就不是真龙吗?他敢肆虐我的地盘,那就看看谁手里五爪,更锋利!”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