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25章 一刀!

第725章 一刀!

  戏谑的同时。

  阿罗斯看林岭东的眼神,仿若看待一只蝼蚁。

  眉眼之间,毫不掩饰睥睨之色。

  他是血天使组织的黑手阿罗斯,专掌罚恶一门,不仅仅是心思狠戾阴毒,更大的原因就是他个人的战力极强。

  战力,才是决定他在血天使组织中的唯一标准。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而已,在阿罗斯眼中,就和蝼蚁,和死狗,毫无区别。

  林岭东睚眦欲裂。

  坐在轮椅上,双手紧握着扶手,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狂怒狰狞的状态。

  仿佛暴怒雄狮,死死地盯着阿罗斯。

  而不远处。

  早已经因为曼陀罗毒失去行动能力的龙老和范璐,此时更是绝望地望着林岭东。:

  孤狼和林岭东是保护陈东和顾清影的最后一道关口。

  他们没想过两人能真正阻止阿罗斯。

  可孤狼一个照面,就被阿罗斯瞬秒,真的让人不敢置信。

  孤狼一倒。

  剩下的林岭东,若是无伤势的情况下,或许还有拖延的可能。

  但坐在轮椅上的林岭东,在龙老和范璐眼中,战斗力连孤狼都比不上。

  “我在,陈先生在!”

  蓦然间,林岭东眼中杀意翻腾,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决然之语。

  下一秒。

  他双手猛地推动轮椅滚轮。

  轮椅瞬间爆发出了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

  “死狗!”

  阿罗斯叼着雪茄,满脸不屑。

  望着冲来的林岭东,脸上泛着淡淡的鄙夷笑容。

  下一秒。

  阿罗斯犹如猛兽前行,悍然躬身,一拳直接砸向了林岭东的胸膛。

  没有躲闪。

  更没有丝毫花哨。

  纯粹的一记重拳。

  对他而,面对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丝毫躲避和花哨,都算是对他自己的最大侮辱。

  砰咙!

  一声炸响。

  “噗!”

  哪怕林岭东左手本能地抵挡了阿罗斯的重拳,可巨力之下,重拳依旧连带着他的左手落到了他的胸膛上,砸塌了下去。

  一口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而阿罗斯,却仿佛早已经预料到了轨迹,轻轻一转身,便是将林岭东喷吐出的鲜血躲闪了过去。

  同时,他刀削般的面庞上,更是露出了一副极为恶心的样子,嘴里大骂了一句“shit”!

  然而。

  “死!”

  仿若九幽深处传出的索命之音。

  瞬间让阿罗斯感受到了极为强烈的死亡威胁。

  强大的战斗本能,让他瞬间做出了最完美的躲闪决定。

  后退!

  可右手手腕传来的一股强大拖拽力,瞬间让阿罗斯瞳孔紧缩到了极点。

  与此同时。

  林岭东左手用尽全力强拽着阿罗斯的手腕,右手却是握着一柄寒光凌冽的短刀,直接朝着阿罗斯挥砍了过去。

  他是曾经的岭东地下王。

  有那样的身份,不是靠阿谀奉承,也不是靠溜须拍马得来的。

  而是靠着手腕,从最底层,一步步沐浴着鲜血走上去的。

  不择手段!

  是林岭东成为岭东地下王的过程中,刻进骨子里的本能。

  只要能活下去,击垮对手,受伤吐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嗡!

  短刀划破长空,带起刺耳的嗡鸣声。

  这一刻的林岭东,神情冷厉,犹如一条猎食的毒蛇,浑身上下散发出让人脊背发凉的森冷肃杀。

  饶是阿罗斯,这一刻也有些慌乱。

  “啊!”

  千钧一发,望着短刀砍来,阿罗斯恍若野兽般一声爆吼。

  他的右臂肌肉悍然坟起到了极点。

  狂暴的力量爆发,整条右臂犹如蟒龙一般,悍然扭动起来,硬生生的挣脱了林岭东的束缚。

  然而。

  他后退的时机终究慢了一瞬。

  噗嗤!

  短刀直接划过了阿罗斯的右胳膊,带起大片鲜血。

  踉跄后退的阿罗斯,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惊炸的状态。

  左手死死地捂着右臂,暴怒中,看林岭东的眼神,更是充满杀意。

  耻辱!

  奇耻大辱!

  他是堂堂血天使组织的罚恶部门执掌人,人人摄于凶名的黑手阿罗斯。

  就在刚才,他还视作林岭东为死狗,根本就不屑一顾。

  可一转眼,被他视作死狗的废物,居然差点要了他的命!

  不远处的龙老和范璐,此时也满脸惊骇,眼神满是不敢相信。

  哪怕身体不能动弹,可面部表情尚且能够控制,不,在林岭东挥刀后,他们的面部表情也陷入了失控的地步,除了惊骇,还是惊骇。

  完全超出预料!

  在龙老和范璐眼中。

  刚才那短暂交手。

  如果不是最后关头,阿罗斯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甚至做出了弃车保帅的决定。

  林岭东挥出的一刀,至少有七成机会,让阿罗斯当场殒命!

  这样的一刀,以林岭东如今的状态,已经是极限了。

  和阿罗斯比较起来。

  他挥出这一刀,当得起一句“血肉之躯,比肩神明”的称赞!

  “死,死,你是我今晚,除了目标外,第一个想杀死的人!”

  阿罗斯疯狂咆哮,右臂上的刀伤并不致命,可剧痛和鲜血,让他整个人羞愤狂暴。

  他犹如暴走的猛兽,挥舞着双臂冲向了林岭东

  戏谑的同时。

  阿罗斯看林岭东的眼神,仿若看待一只蝼蚁。

  眉眼之间,毫不掩饰睥睨之色。

  他是血天使组织的黑手阿罗斯,专掌罚恶一门,不仅仅是心思狠戾阴毒,更大的原因就是他个人的战力极强。

  战力,才是决定他在血天使组织中的唯一标准。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而已,在阿罗斯眼中,就和蝼蚁,和死狗,毫无区别。

  林岭东睚眦欲裂。

  坐在轮椅上,双手紧握着扶手,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狂怒狰狞的状态。

  仿佛暴怒雄狮,死死地盯着阿罗斯。

  而不远处。

  早已经因为曼陀罗毒失去行动能力的龙老和范璐,此时更是绝望地望着林岭东。:

  孤狼和林岭东是保护陈东和顾清影的最后一道关口。

  他们没想过两人能真正阻止阿罗斯。

  可孤狼一个照面,就被阿罗斯瞬秒,真的让人不敢置信。

  孤狼一倒。

  剩下的林岭东,若是无伤势的情况下,或许还有拖延的可能。

  但坐在轮椅上的林岭东,在龙老和范璐眼中,战斗力连孤狼都比不上。

  “我在,陈先生在!”

  蓦然间,林岭东眼中杀意翻腾,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决然之语。

  下一秒。

  他双手猛地推动轮椅滚轮。

  轮椅瞬间爆发出了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

  “死狗!”

  阿罗斯叼着雪茄,满脸不屑。

  望着冲来的林岭东,脸上泛着淡淡的鄙夷笑容。

  下一秒。

  阿罗斯犹如猛兽前行,悍然躬身,一拳直接砸向了林岭东的胸膛。

  没有躲闪。

  更没有丝毫花哨。

  纯粹的一记重拳。

  对他而,面对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丝毫躲避和花哨,都算是对他自己的最大侮辱。

  砰咙!

  一声炸响。

  “噗!”

  哪怕林岭东左手本能地抵挡了阿罗斯的重拳,可巨力之下,重拳依旧连带着他的左手落到了他的胸膛上,砸塌了下去。

  一口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而阿罗斯,却仿佛早已经预料到了轨迹,轻轻一转身,便是将林岭东喷吐出的鲜血躲闪了过去。

  同时,他刀削般的面庞上,更是露出了一副极为恶心的样子,嘴里大骂了一句“shit”!

  然而。

  “死!”

  仿若九幽深处传出的索命之音。

  瞬间让阿罗斯感受到了极为强烈的死亡威胁。

  强大的战斗本能,让他瞬间做出了最完美的躲闪决定。

  后退!

  可右手手腕传来的一股强大拖拽力,瞬间让阿罗斯瞳孔紧缩到了极点。

  与此同时。

  林岭东左手用尽全力强拽着阿罗斯的手腕,右手却是握着一柄寒光凌冽的短刀,直接朝着阿罗斯挥砍了过去。

  他是曾经的岭东地下王。

  有那样的身份,不是靠阿谀奉承,也不是靠溜须拍马得来的。

  而是靠着手腕,从最底层,一步步沐浴着鲜血走上去的。

  不择手段!

  是林岭东成为岭东地下王的过程中,刻进骨子里的本能。

  只要能活下去,击垮对手,受伤吐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嗡!

  短刀划破长空,带起刺耳的嗡鸣声。

  这一刻的林岭东,神情冷厉,犹如一条猎食的毒蛇,浑身上下散发出让人脊背发凉的森冷肃杀。

  饶是阿罗斯,这一刻也有些慌乱。

  “啊!”

  千钧一发,望着短刀砍来,阿罗斯恍若野兽般一声爆吼。

  他的右臂肌肉悍然坟起到了极点。

  狂暴的力量爆发,整条右臂犹如蟒龙一般,悍然扭动起来,硬生生的挣脱了林岭东的束缚。

  然而。

  他后退的时机终究慢了一瞬。

  噗嗤!

  短刀直接划过了阿罗斯的右胳膊,带起大片鲜血。

  踉跄后退的阿罗斯,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惊炸的状态。

  左手死死地捂着右臂,暴怒中,看林岭东的眼神,更是充满杀意。

  耻辱!

  奇耻大辱!

  他是堂堂血天使组织的罚恶部门执掌人,人人摄于凶名的黑手阿罗斯。

  就在刚才,他还视作林岭东为死狗,根本就不屑一顾。

  可一转眼,被他视作死狗的废物,居然差点要了他的命!

  不远处的龙老和范璐,此时也满脸惊骇,眼神满是不敢相信。

  哪怕身体不能动弹,可面部表情尚且能够控制,不,在林岭东挥刀后,他们的面部表情也陷入了失控的地步,除了惊骇,还是惊骇。

  完全超出预料!

  在龙老和范璐眼中。

  刚才那短暂交手。

  如果不是最后关头,阿罗斯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甚至做出了弃车保帅的决定。

  林岭东挥出的一刀,至少有七成机会,让阿罗斯当场殒命!

  这样的一刀,以林岭东如今的状态,已经是极限了。

  和阿罗斯比较起来。

  他挥出这一刀,当得起一句“血肉之躯,比肩神明”的称赞!

  “死,死,你是我今晚,除了目标外,第一个想杀死的人!”

  阿罗斯疯狂咆哮,右臂上的刀伤并不致命,可剧痛和鲜血,让他整个人羞愤狂暴。

  他犹如暴走的猛兽,挥舞着双臂冲向了林岭东

  狂暴嗜杀的压迫。

  让林岭东嘴角勾勒起了一抹古怪的笑容。

  他没有后退,也没有任何动弹。

  只是随意的将手中染血的短刀,朝身后抛去。

  然后,带着古怪的笑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刚才的一刀,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一刀不中,他已经注定死亡。

  “希望……这一刀争取的时间,足够陈先生了吧。”

  这是林岭东心中的想法。

  就在他闭眼的同时,他甚至能感觉到因为阿罗斯跑动,扑面而来的罡风。

  就仿佛……是九幽深处吹出的寒风。

  让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死亡的无限接近。

  当啷啷……

  林岭东听到了短刀掉落到地面的声音。

  与此同时。

  耳畔也响起了阿罗斯狂暴的吼叫声,还有拳锋下落掀起的罡风呼啸。

  “这一命,算是报还陈先生了。”

  林岭东表情从容,脸上古怪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然而。

  砰咙!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撞门声突然炸响。

  嗖!

  同时,一道破风呼啸,回荡走廊。

  阿罗斯的铁拳,在距离林岭东面庞咫尺的地方,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

  任凭那铁拳的肌肉如何坟起爆发,始终都不曾下落半寸。

  随即。

  一道戏谑地笑声,响起。

  “黑手阿罗斯……或许得改名叫断手阿罗斯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