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24章 一步一营,步步算计!

第724章 一步一营,步步算计!

  “噗!”

  一大口鲜血从范璐嘴里喷了出来。

  龙老的惊呼提醒,让她煞白的脸蛋上浮现惊骇之色。

  杯弓蛇影?

  真的成了现实?

  两次重创,让范璐几乎有些站不起来。

  而事实上,阿罗斯在一拳砸塌了范璐胸膛后,也不再理会范璐。

  而是直接从范璐身上垮了过去,朝着病房走去。

  他只有一个人,这一次来,是为了完成目标。

  在阿罗斯眼中,旁人尽皆是蝼蚁,是死是活,他不在乎,他只要这些人,不阻止他完成任务即可。

  前行中。

  阿罗斯口中哼吟着曲调,在空荡荡的走廊上,显得格外清晰。

  随着曲调,他的双手随意挥动着。

  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散漫肆意的轻松感。

  就仿佛是中世纪的绅士,随着音乐舞动。

  当他跨过倒在血泊中的护士身体时,他还不忘回头砸吧了一下嘴:“哦我的上帝,上帝能保你没事的,如果你死了,那就是你不值得被上帝保佑。”

  戏谑之声,却透着无尽的冷血。

  他挥舞着双手,仿若舞步一般,哼着曲调朝病房走去,湛蓝色的眸子里,寒光凌冽。

  “阻止他!”

  龙老睚眦欲裂,捂着胸膛依靠着墙壁缓缓地撑着站了起来。

  和范璐一样,他怎么也没想到,陈东的杯弓蛇影,居然真的会化作现实。

  这样的突袭,所幸陈东提前换了病房,才有了此时的拖延阻止时间。

  如果是在之前的病房内……

  龙老想都不敢想最后的结果。

  电光火石间。

  范璐狠狠地一咬牙,单手撑在走廊旁的座椅上,强忍剧痛,倔强起身。

  可就在她身体刚刚挺直,欲要站起的时候。

  一股锥心剧痛,突然自右肩胛处席卷全身。

  剧痛让范璐脸色一变,一声闷哼。

  她眸光一凝,隐约间,仿佛看到了一条几乎透明的丝线,横亘在空中,灯光照射下,散发着极为微弱的寒光。

  “鱼鳞线?!”

  范璐心神一震,猛地五官狰狞看向正朝这边冲来的龙老,咆哮道:“龙老停下!”

  什么?!

  狂奔中的龙老悚然一惊。

  面对范璐的提醒,他几乎本能的停住了脚步。

  而此时,距离范璐也不过咫尺之遥。

  刹那间空气仿佛静止。

  龙老巍然不动的停在原地,脖颈间却是传来了一阵针刺般的剧痛。

  这一阵痛,让龙老瞬间瞳孔紧缩到了极点。

  他下意识地抬手抚摸向脖颈处,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入手是细微的血渍。

  这是……

  龙老瞬间有种浑身发麻的感觉,他瞪圆了眼睛,骇然地看着面前的空中。

  隐约间,他看到淡淡的血水横亘在空中,包裹着一条极为细微的丝线。

  也就在他目光锁定的时候,丝线上的血水,终于凝聚成了一滴,缓缓地滴落向地面。

  这一幕,让龙老头皮发炸。

  就差一点!

  如果再快一点,以刚才前冲的速度,绝对会瞬间身首异处!

  鱼鳞线可是被无数杀手钟爱的暗杀利器!

  恍惚间,龙老瞳孔一缩,忽然想到刚才阿罗斯前行的散漫和随意。

  看似哼曲漫舞,实则正是借着声音压制,双手随意挥动间,在这走廊上布置下了天罗地网!

  “啊!”

  地上的范璐,强忍着剧痛,面目狰狞的一声爆吼。

  左手握住了椅子上的长弓,悍然的劈向面前的空中。

  刹那间。

  一簇簇细微火花迸射而起,同时空中响起一声声轻微的恍若钢丝崩断的声音。

  听到异动。

  阿罗斯散漫之色消失不见,他回头惊愕地看着范璐和龙老。

  “居然被你们发现了,不过,晚了呢。”

  什么?!

  正挥舞着长弓劈砍鱼鳞线的范璐登时一僵。

  龙老老脸之上也有些惊慌失措。

  紧跟着,阿罗斯双手一摊,傲然一笑:“鱼鳞线上被我涂满了曼陀罗毒素,当然,你们触碰的这一点量,绝对不会让你们去见上帝,但是……会失去行动能力的。”

  话一出口。

  龙老和范璐登时身躯一震。

  几乎同时。

  一股强烈的麻痹感突然出现,犹如奔腾大江,极速席卷全身。

  龙老因为年迈,对这股麻痹感更是没有抵挡能力。

  几乎在麻痹感出现的瞬间,便是身子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唯独面部五官,此时扭曲愤怒到了极点,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咆哮道:“保护少爷!”

  这一声咆哮,是用来提醒门口的孤狼和林岭东的。

  他知道,孤狼和坐轮椅的林岭东尽皆不是阿罗斯的对手。

  但他咆哮,并不是真让两人挡住阿罗斯。

  而是为病房内的陈东争取时间!

  事实上,随着刚才短瞬间的突袭爆发。

  病房门口的孤狼和林岭东也早已经发现了这场战局。

  只是两人怎么也没想到,龙老加范璐这样的顶尖阵容,面对阿罗斯一人,居然会这么快决定了战局结果!

  没有死亡!

  但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同时让龙老和范璐失去行动能力。

  这本就是一项让人瞠目结舌的战绩!

  一步一营,步步算计!

  阿罗斯缓缓转身,

  “噗!”

  一大口鲜血从范璐嘴里喷了出来。

  龙老的惊呼提醒,让她煞白的脸蛋上浮现惊骇之色。

  杯弓蛇影?

  真的成了现实?

  两次重创,让范璐几乎有些站不起来。

  而事实上,阿罗斯在一拳砸塌了范璐胸膛后,也不再理会范璐。

  而是直接从范璐身上垮了过去,朝着病房走去。

  他只有一个人,这一次来,是为了完成目标。

  在阿罗斯眼中,旁人尽皆是蝼蚁,是死是活,他不在乎,他只要这些人,不阻止他完成任务即可。

  前行中。

  阿罗斯口中哼吟着曲调,在空荡荡的走廊上,显得格外清晰。

  随着曲调,他的双手随意挥动着。

  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散漫肆意的轻松感。

  就仿佛是中世纪的绅士,随着音乐舞动。

  当他跨过倒在血泊中的护士身体时,他还不忘回头砸吧了一下嘴:“哦我的上帝,上帝能保你没事的,如果你死了,那就是你不值得被上帝保佑。”

  戏谑之声,却透着无尽的冷血。

  他挥舞着双手,仿若舞步一般,哼着曲调朝病房走去,湛蓝色的眸子里,寒光凌冽。

  “阻止他!”

  龙老睚眦欲裂,捂着胸膛依靠着墙壁缓缓地撑着站了起来。

  和范璐一样,他怎么也没想到,陈东的杯弓蛇影,居然真的会化作现实。

  这样的突袭,所幸陈东提前换了病房,才有了此时的拖延阻止时间。

  如果是在之前的病房内……

  龙老想都不敢想最后的结果。

  电光火石间。

  范璐狠狠地一咬牙,单手撑在走廊旁的座椅上,强忍剧痛,倔强起身。

  可就在她身体刚刚挺直,欲要站起的时候。

  一股锥心剧痛,突然自右肩胛处席卷全身。

  剧痛让范璐脸色一变,一声闷哼。

  她眸光一凝,隐约间,仿佛看到了一条几乎透明的丝线,横亘在空中,灯光照射下,散发着极为微弱的寒光。

  “鱼鳞线?!”

  范璐心神一震,猛地五官狰狞看向正朝这边冲来的龙老,咆哮道:“龙老停下!”

  什么?!

  狂奔中的龙老悚然一惊。

  面对范璐的提醒,他几乎本能的停住了脚步。

  而此时,距离范璐也不过咫尺之遥。

  刹那间空气仿佛静止。

  龙老巍然不动的停在原地,脖颈间却是传来了一阵针刺般的剧痛。

  这一阵痛,让龙老瞬间瞳孔紧缩到了极点。

  他下意识地抬手抚摸向脖颈处,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入手是细微的血渍。

  这是……

  龙老瞬间有种浑身发麻的感觉,他瞪圆了眼睛,骇然地看着面前的空中。

  隐约间,他看到淡淡的血水横亘在空中,包裹着一条极为细微的丝线。

  也就在他目光锁定的时候,丝线上的血水,终于凝聚成了一滴,缓缓地滴落向地面。

  这一幕,让龙老头皮发炸。

  就差一点!

  如果再快一点,以刚才前冲的速度,绝对会瞬间身首异处!

  鱼鳞线可是被无数杀手钟爱的暗杀利器!

  恍惚间,龙老瞳孔一缩,忽然想到刚才阿罗斯前行的散漫和随意。

  看似哼曲漫舞,实则正是借着声音压制,双手随意挥动间,在这走廊上布置下了天罗地网!

  “啊!”

  地上的范璐,强忍着剧痛,面目狰狞的一声爆吼。

  左手握住了椅子上的长弓,悍然的劈向面前的空中。

  刹那间。

  一簇簇细微火花迸射而起,同时空中响起一声声轻微的恍若钢丝崩断的声音。

  听到异动。

  阿罗斯散漫之色消失不见,他回头惊愕地看着范璐和龙老。

  “居然被你们发现了,不过,晚了呢。”

  什么?!

  正挥舞着长弓劈砍鱼鳞线的范璐登时一僵。

  龙老老脸之上也有些惊慌失措。

  紧跟着,阿罗斯双手一摊,傲然一笑:“鱼鳞线上被我涂满了曼陀罗毒素,当然,你们触碰的这一点量,绝对不会让你们去见上帝,但是……会失去行动能力的。”

  话一出口。

  龙老和范璐登时身躯一震。

  几乎同时。

  一股强烈的麻痹感突然出现,犹如奔腾大江,极速席卷全身。

  龙老因为年迈,对这股麻痹感更是没有抵挡能力。

  几乎在麻痹感出现的瞬间,便是身子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唯独面部五官,此时扭曲愤怒到了极点,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咆哮道:“保护少爷!”

  这一声咆哮,是用来提醒门口的孤狼和林岭东的。

  他知道,孤狼和坐轮椅的林岭东尽皆不是阿罗斯的对手。

  但他咆哮,并不是真让两人挡住阿罗斯。

  而是为病房内的陈东争取时间!

  事实上,随着刚才短瞬间的突袭爆发。

  病房门口的孤狼和林岭东也早已经发现了这场战局。

  只是两人怎么也没想到,龙老加范璐这样的顶尖阵容,面对阿罗斯一人,居然会这么快决定了战局结果!

  没有死亡!

  但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同时让龙老和范璐失去行动能力。

  这本就是一项让人瞠目结舌的战绩!

  一步一营,步步算计!

  阿罗斯缓缓转身,

  仿佛嗜血的修罗,舔了舔嘴角,眯着眼睛注视着正朝他而来的孤狼和林岭东。

  他不屑地笑了笑:“仁慈的上帝,首领为什么非得让我来执行这么残忍的任务,老弱病残,我处置起来一点难度都没有,只要解决了你们两个,陈东那残疾人,就是我手里的玩物了。”

  说话间,他缓缓地抬起右手,虚空一握:“只要我这么一拧,他的脑袋都得被我拧下来呢。”

  一番刺耳的鄙夷不屑的话。

  让孤狼和林岭东脸色沉凝,神情肃杀。

  “孤狼,推我过去!”

  林岭东突然一声厉喝。

  孤狼却是置若罔闻,一声爆吼,犹如奔雷,直接冲向了阿罗斯。

  可就在他迈步的瞬间。

  嬉笑的阿罗斯忽然抬起右手。

  嗖!

  一支袖箭破空而出。

  孤狼脸色大变,目光一凝,瞬间偏转身子,险而又险的注视着森寒凌厉的袖箭从眼前飞过。

  “小心!”

  林岭东的提醒声瞬间让孤狼心沉到了谷底。

  不等他转身,他眼角的余光便是瞥见一道黑影极速而来。

  砰!

  刚猛的拳锋瞬间落到了孤狼面庞之上。

  霎时间,恐怖的爆发力,让孤狼犹如破沙袋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

  只是没等他整个人腾空飞出。

  阿罗斯却是龙行虎步,一步欺身而上,一把拽住了孤狼的胳膊,依靠着强大刚猛的力道,愣是将孤狼飞出去的惯性抵消。

  随即一记毫无花哨的过肩摔。

  砰咙!

  孤狼整个人被狠狠地掼砸在了地上。

  恐怖的冲击力,甚至让地面仿佛都震颤了一下。

  而随着这一击掼砸,孤狼有些变形的面庞上染满了鲜血,却是当场晕了过去。

  瞬秒!

  “孤狼……”

  林岭东坐在轮椅上,睚眦欲裂的咆哮。

  话刚出口。

  阿罗斯拍了拍双手,淡定自若的掏出一支雪茄点燃,双手插在贴身马甲的口袋里,叼着烟,大摇大摆的朝林岭东走来。

  睥睨猖狂,不屑一顾。

  戏谑地笑声,回荡在走廊内:“嘿,死瘸子,你看样子比这个家伙更不能打呢。”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