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23章 突袭!

第723章 突袭!

  怒声斥责,如雷炸响。

  叶玲珑戛然止步,停在原地。

  刹那间,她的眼眸泛起了涟漪。

  从小到大,她都视袁义罡为哥哥,两人之间的情感不是兄妹,胜似兄妹。

  袁义罡也从不曾对她如此斥责过。

  “跟我回家!”

  袁义罡走到了叶玲珑身后,冷厉的抓住了叶玲珑的手:“这件事,暂缓,很多事,你不懂!”

  “我懂的,大哥!”

  叶玲珑忽然转身,眼眸中泛着泪光,泪眼婆娑:“我知道你和爷爷想的是什么,你们是不是不想让洪会过快的卷入到陈东和古家之中去?”

  袁义罡愣住了,冷峻的眸光,忽然闪烁了一下。

  因为叶玲珑……说对了!

  他和叶元秋知道的更多,更详细,更彻底。

  所以他们才宁愿枉顾教条,隐瞒陈东这位洪会元字辈祖老。

  陈东和古家的事,但凡清楚古家的人,都会选择暂缓,让这场滔天巨浪凝聚成的漩涡,尽可能的晚到。

  下一秒。

  叶玲珑双手抓住了袁义罡的手,泪如雨下,带着哭腔说。

  “就因为我知道,所以我哪怕率先到了陈东面前,也不曾吐露过大哥和爷爷的实情,用了更委婉的口气,将我从你和爷爷那知道的线索,告诉了陈东。”

  “玲珑,听哥的话,咱们回家。”

  袁义罡面色沉凝,他的性格,向来不喜欢儿女情长般的绵绵解释。

  突然。

  叶玲珑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哭泣的同时,她哀求道:“求大哥让我再去看一眼,今晚我想在那,你白天看到他了吗?他的脸色好憔悴,瘦了好多。”

  袁义罡神情愠怒。

  他眯着眼睛:“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玲珑,你以前可是洪会的掌上明珠,高高在上,视所有人于裙下而不顾的人呀。”

  “求求大哥。”叶玲珑并未回应,继续哀求。

  “他到底哪里让你这么着魔?”袁义罡彻底炸了,愤然甩开了叶玲珑的双手。

  叶玲珑跪在地上,泪水流淌,却是目光失神。

  红唇间流淌过泪水咸味,她凄然一笑:“是啊,他到底哪里让我着魔了?所以我才想靠近,去找找这个答案的。”

  “你……”袁义罡登时有种如鲠在喉,一口气上不来的愤懑感。

  望着叶玲珑悲痛哭泣的样子。

  驻足了几秒钟,袁义罡最终还是选择了心软:“我和你一起去,但你记住,他已经结婚了,你和他不可能,你能做到的,就是不打扰!”

  “嗯,不打扰。”

  叶玲珑用力地点点头。

  然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起身用力地抱了一下袁义罡:“谢谢哥。”

  “死丫头。”

  袁义罡气的狠狠地骂了一句。

  “死了也是哥哥的妹妹。”叶玲珑抹掉了眼泪,挽着袁义罡的胳膊,朝利津医院走去。

  与此同时。

  利津医院顶楼楼梯间,龙老坐在走廊门口的旁边,聚精会神的看着书。

  而在不远处,范璐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整层楼,都只有一间病房,也只有他们几人,所以也让这层楼,格外的静谧。

  叮咚!

  电梯声忽然响起。

  闭目养神的范璐睁开了眼睛,目光沉凝地盯着到达这层楼的电梯,生出警惕。

  她缓缓起身,右手放置在腰间,握住了匕首同时缓步挪移到桌椅上放置的弓箭。

  而楼梯门前的龙老,也回头瞩目向电梯口。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一袭白衣的护士小姐推着药品推车走了出来。

  警惕的范璐和龙老同时眉头舒展开。

  护士被范璐盯得有些发毛,忙说道:“是来给顾小姐加营养液的,今晚还有最后一组液体。”

  “去吧。”

  范璐指了指房间,右手松开了腰间的匕首,然后坐到了椅子上的弓箭旁边。

  而龙老也低头,继续聚精会神的看着书。

  他的年纪大了,却一直不曾放弃过学习,俗话说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孜孜不倦的学习充能,才是保持自身能力的最好办法。

  “这个姿势不错,等这段风波过去了,约着禽兽一起去试试。”

  龙老砸吧了一下嘴,继续翻页,眼睛一亮:“哦哟哟,这个姿势更好嘞!”

  一切都归于平常。

  事实上,谁都并没有将警惕心提到最高。

  因为不管是龙老还是范璐,都知道,今晚的这些安排,都是陈东杯弓蛇影,谨小慎微到极致后的结果。

  “龙老,饿了么?要不要叫宵夜?”

  范璐没有理会推车去病房的护士小姐,而是扭头看向楼梯口的龙老。

  然而。

  就在话音回荡在走廊中时。

  砰咙!

  一直紧闭的楼梯间的门,毫无征兆的,仿佛被炮弹轰击,直接整扇崩飞。

  正抬头看向范璐的龙老,猝不及防,来不及躲闪。

  砰的一声,被崩飞房门撞得踉跄飞了出去,一大口鲜血喷吐在了墙壁上。

  挣扎了两下,愣是没站起来。

  几乎同时。

  一道身穿米色长宽大衣的高大身影,自楼梯间中走了出来。

  没有迟疑。

  没有半句语。

  更没有丝毫花哨。

  高大身影猛地抬起右手,直接瞄准了站在走廊中间的范璐。

  嗖!

  一支袖箭,撕裂长空,

  怒声斥责,如雷炸响。

  叶玲珑戛然止步,停在原地。

  刹那间,她的眼眸泛起了涟漪。

  从小到大,她都视袁义罡为哥哥,两人之间的情感不是兄妹,胜似兄妹。

  袁义罡也从不曾对她如此斥责过。

  “跟我回家!”

  袁义罡走到了叶玲珑身后,冷厉的抓住了叶玲珑的手:“这件事,暂缓,很多事,你不懂!”

  “我懂的,大哥!”

  叶玲珑忽然转身,眼眸中泛着泪光,泪眼婆娑:“我知道你和爷爷想的是什么,你们是不是不想让洪会过快的卷入到陈东和古家之中去?”

  袁义罡愣住了,冷峻的眸光,忽然闪烁了一下。

  因为叶玲珑……说对了!

  他和叶元秋知道的更多,更详细,更彻底。

  所以他们才宁愿枉顾教条,隐瞒陈东这位洪会元字辈祖老。

  陈东和古家的事,但凡清楚古家的人,都会选择暂缓,让这场滔天巨浪凝聚成的漩涡,尽可能的晚到。

  下一秒。

  叶玲珑双手抓住了袁义罡的手,泪如雨下,带着哭腔说。

  “就因为我知道,所以我哪怕率先到了陈东面前,也不曾吐露过大哥和爷爷的实情,用了更委婉的口气,将我从你和爷爷那知道的线索,告诉了陈东。”

  “玲珑,听哥的话,咱们回家。”

  袁义罡面色沉凝,他的性格,向来不喜欢儿女情长般的绵绵解释。

  突然。

  叶玲珑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哭泣的同时,她哀求道:“求大哥让我再去看一眼,今晚我想在那,你白天看到他了吗?他的脸色好憔悴,瘦了好多。”

  袁义罡神情愠怒。

  他眯着眼睛:“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玲珑,你以前可是洪会的掌上明珠,高高在上,视所有人于裙下而不顾的人呀。”

  “求求大哥。”叶玲珑并未回应,继续哀求。

  “他到底哪里让你这么着魔?”袁义罡彻底炸了,愤然甩开了叶玲珑的双手。

  叶玲珑跪在地上,泪水流淌,却是目光失神。

  红唇间流淌过泪水咸味,她凄然一笑:“是啊,他到底哪里让我着魔了?所以我才想靠近,去找找这个答案的。”

  “你……”袁义罡登时有种如鲠在喉,一口气上不来的愤懑感。

  望着叶玲珑悲痛哭泣的样子。

  驻足了几秒钟,袁义罡最终还是选择了心软:“我和你一起去,但你记住,他已经结婚了,你和他不可能,你能做到的,就是不打扰!”

  “嗯,不打扰。”

  叶玲珑用力地点点头。

  然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起身用力地抱了一下袁义罡:“谢谢哥。”

  “死丫头。”

  袁义罡气的狠狠地骂了一句。

  “死了也是哥哥的妹妹。”叶玲珑抹掉了眼泪,挽着袁义罡的胳膊,朝利津医院走去。

  与此同时。

  利津医院顶楼楼梯间,龙老坐在走廊门口的旁边,聚精会神的看着书。

  而在不远处,范璐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整层楼,都只有一间病房,也只有他们几人,所以也让这层楼,格外的静谧。

  叮咚!

  电梯声忽然响起。

  闭目养神的范璐睁开了眼睛,目光沉凝地盯着到达这层楼的电梯,生出警惕。

  她缓缓起身,右手放置在腰间,握住了匕首同时缓步挪移到桌椅上放置的弓箭。

  而楼梯门前的龙老,也回头瞩目向电梯口。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一袭白衣的护士小姐推着药品推车走了出来。

  警惕的范璐和龙老同时眉头舒展开。

  护士被范璐盯得有些发毛,忙说道:“是来给顾小姐加营养液的,今晚还有最后一组液体。”

  “去吧。”

  范璐指了指房间,右手松开了腰间的匕首,然后坐到了椅子上的弓箭旁边。

  而龙老也低头,继续聚精会神的看着书。

  他的年纪大了,却一直不曾放弃过学习,俗话说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孜孜不倦的学习充能,才是保持自身能力的最好办法。

  “这个姿势不错,等这段风波过去了,约着禽兽一起去试试。”

  龙老砸吧了一下嘴,继续翻页,眼睛一亮:“哦哟哟,这个姿势更好嘞!”

  一切都归于平常。

  事实上,谁都并没有将警惕心提到最高。

  因为不管是龙老还是范璐,都知道,今晚的这些安排,都是陈东杯弓蛇影,谨小慎微到极致后的结果。

  “龙老,饿了么?要不要叫宵夜?”

  范璐没有理会推车去病房的护士小姐,而是扭头看向楼梯口的龙老。

  然而。

  就在话音回荡在走廊中时。

  砰咙!

  一直紧闭的楼梯间的门,毫无征兆的,仿佛被炮弹轰击,直接整扇崩飞。

  正抬头看向范璐的龙老,猝不及防,来不及躲闪。

  砰的一声,被崩飞房门撞得踉跄飞了出去,一大口鲜血喷吐在了墙壁上。

  挣扎了两下,愣是没站起来。

  几乎同时。

  一道身穿米色长宽大衣的高大身影,自楼梯间中走了出来。

  没有迟疑。

  没有半句语。

  更没有丝毫花哨。

  高大身影猛地抬起右手,直接瞄准了站在走廊中间的范璐。

  嗖!

  一支袖箭,撕裂长空,

  极速朝范璐袭杀而去。

  这一切,突变的仅在呼吸之间。

  范璐神情大变。

  瞳孔骤然紧缩到了极点。

  视线中,仅剩下了那只闪烁锋利寒芒的袖箭。

  电光火石间。

  她几乎本能的往后一倒,一记下腰,仿若羚羊挂角,险而又险的避过了袖箭。

  但高速飞行的袖箭,掀起的劲风,依旧撕扯的她面部扭曲。

  “啊!”

  一声惨叫,蓦地炸响走廊。

  范璐悚然一惊,后仰后,她的视线正好能看到袖箭飞去的方向。

  那支锋利无匹的袖箭,正好穿透了即将走到病房前的护士小姐的胸膛。

  血水,如同喷泉一般,渲染空中,洒落向地面。

  “该死!”

  望着护士倒在血泊中。

  范璐登时怒发冲冠,狠狠地一咬牙,硬是靠着腰身之力强行扭转身子,直接挪移到了座椅之上,一手抓住了弓箭。

  然而。

  不等她张弓搭箭,眼前的灯光骤然一暗。

  一道高大的身影伫立在她的面前,嘴角勾勒着不屑的冷笑。

  “抱歉女士,上帝不容许你反抗。”

  砰!

  咔!

  随着高大身影的一脚踹出,范璐握着弓箭的右手瞬间诡异的弯曲,同时伴随着一声骨折声。

  这一切快如闪电。

  前后不过几秒钟时间。

  范璐瞬间娇躯颤抖,满头大汗。

  几乎本能的左手握拳,直接一拳挥向了面前的金发男人。

  然而。

  砰咙!

  出乎预料的一拳,悍然砸在了范璐的胸膛。

  势大力沉,直接将范璐砸得倒在了地上,胸膛更是有些凹陷。

  而远处,吐血瘫坐在地上的龙老,更是满口鲜血的哀嚎道:“小璐,他就是黑手阿罗斯!”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