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07章 为了宝宝,我可以死的啊!

第707章 为了宝宝,我可以死的啊!

  很轻微的颤动。

  可陈东双手却感受的一清二楚。

  “老婆……”

  陈东温柔地轻声喊道。

  这一刻,他的脸上再无寒霜冷意。

  激动、狂喜、柔情、欣慰……

  若是龙老和范璐在旁,绝对会惊得下巴掉在地上。

  此时的陈东,真的是神秘人所说的道心种魔?

  随着陈东轻轻的一声声呼喊。

  顾清影的睫毛轻轻颤抖一下,眼皮也随之颤动,仿佛在用力抬起眼皮一般。

  见状,陈东急忙低头,擦拭干净眼中泪水。

  他不能哭。

  他不能让顾清影看着他哭。

  身为丈夫,他得支撑着顾清影。

  同为父母,顾清影苏醒过来后,得知真相,痛苦绝对不会弱于他,甚至会更强烈。

  如果此时他不擦拭干净眼泪,等下怎么去为顾清影擦拭眼泪?

  终于。

  顾清影的双眸睁开了。

  空洞、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一股强烈的陌生感席卷顾清影的心头。

  她脱口呢喃道:“这……是地狱吗?”

  声音很轻,虚弱得低若蚊吟。

  可陈东依旧听得一清二楚。

  他急忙双手握住顾清影的手,眼眸通红,强忍着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温柔笑道:“小傻子,说什么呢?是在医院,你没事了。”

  顾清影眼睛渐渐地恢复焦距,缓缓地扭头看着身旁的陈东。

  当陈东的容貌印入她眼帘的时候,那一直紧拧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找到了依靠,找到了港湾。

  “没事了,都过去了,已经没事了。”

  陈东温柔地笑着,眼睛通红,泪水始终在眼眶中打转。

  突然。

  顾清影苍白的脸上猛地浮现惊恐之色。

  “孩子,孩子……”

  她的双手当即想要朝肚子上摸去。

  只是左手被陈东握住,哪怕再用力也没有挣脱开。

  噗嗤!

  激动中,她的右手直接将插在手背上的液体针甩掉,甚至带起了滴滴鲜血。

  这一幕,突然到陈东都来不及阻止。

  顾清影手背染血的右手,已经落到了肚子上。

  曾经高高的隆起,此时顾清影一手抚摸而去,却是平平坦坦。

  这一触感,瞬间如同大雷,悍然劈在了顾清影的身上。

  她的眼眸瞬间圆瞪,唰的一下通红,泪水宣泄而出。

  惊恐绝望的喊道:“宝宝,宝宝……”

  一边喊,她的右手还一边抚摸。

  平平坦坦,再无隆起。

  甚至随着抚摸,一阵阵剧痛从肚皮席卷全身。

  泪水从眼中宣泄而出,刹那间,顾清影哭成了一个泪人。

  她娇躯颤抖着,拼命挣扎着,五官近乎扭曲变形,整个人都疯狂了。

  “宝宝……宝宝……我的宝宝……”

  静谧的病房,瞬间被顾清影绝望痛苦的哭声打破。

  “老公,宝宝,我们的宝宝……”

  “宝宝呢?我的宝宝去哪里了?”

  “呜呜呜……老公,宝宝不见了,宝宝……没有了……”

  ……

  陈东脸色大变,不顾一切的扑到了顾清影的身上,压住了顾清影。

  “老婆,没事的,还有我,宝宝不在了,对不起,是我的错!”

  只有这样压着,才能避免顾清影因为挣扎太过激烈,而牵动身上的伤口。

  一夜的抢救,顾清影身上还带着伤。

  “呜呜呜……宝宝,老公,我们的宝宝……”

  顾清影沙哑的哭声,回荡在病房内。

  她拼命的想要挣扎着坐起,她想要看一眼自己的肚子。

  可陈东压在她的身上,紧紧地禁锢着她,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痛苦、绝望、心若刀绞,宛若凌迟……

  十月怀胎的痛苦,只有为人母才能体会清楚。

  肚子里,那是自己的血肉,一点点凝聚而成。

  承受着十月痛苦,静等孩子落地,这对天底下每一个母亲,都绝对是一件值得的,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幸福。

  甚至在怀孕过程中,顾清影早已经为孩子准备好了一切物品,更不惜刺伤了无数次手指,为孩子织好了衣服。

  所有的期盼,只等孩子出生那一刻,天使降临。

  可如今,所有的美妙和期盼,砰然破碎。

  那样的痛苦,对身为母亲的顾清影,比要了她的命更难受。

  她拼了命,哪怕自己死了,也要让孩子活下来。

  可所做的一切,最终都化为了泡影。

  这样的大痛苦,不是为人母亲,根本就难以体会。

  哭声回荡,撕心裂肺。

  仿佛一柄柄烧红的利刀,剐过陈东全身。

  陈东趴在顾清影的身上,紧咬着牙,双手抱着顾清影的同时,也压着顾清影的双手。

  哪怕他早已经预计到了这一幕。

  可此时真的发生,他才发现,原来自己除了拥抱和一句“没事了,我在”,并没有其他的办法安抚顾清影。

  陈东通红的眼眶,泪水夺眶而出。

  可他不敢出声,完全将头埋在了顾清影的脖颈间,牙齿紧咬着自己的嘴唇。

  丝丝血腥流淌进口中。

  陈东依旧在安抚:“对不起老婆,是我没用,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娘俩……”

  情到深处,陈东沙哑的哀嚎着。

  从小到大,二十几年,他一直咬牙坚韧的砥砺前

  很轻微的颤动。

  可陈东双手却感受的一清二楚。

  “老婆……”

  陈东温柔地轻声喊道。

  这一刻,他的脸上再无寒霜冷意。

  激动、狂喜、柔情、欣慰……

  若是龙老和范璐在旁,绝对会惊得下巴掉在地上。

  此时的陈东,真的是神秘人所说的道心种魔?

  随着陈东轻轻的一声声呼喊。

  顾清影的睫毛轻轻颤抖一下,眼皮也随之颤动,仿佛在用力抬起眼皮一般。

  见状,陈东急忙低头,擦拭干净眼中泪水。

  他不能哭。

  他不能让顾清影看着他哭。

  身为丈夫,他得支撑着顾清影。

  同为父母,顾清影苏醒过来后,得知真相,痛苦绝对不会弱于他,甚至会更强烈。

  如果此时他不擦拭干净眼泪,等下怎么去为顾清影擦拭眼泪?

  终于。

  顾清影的双眸睁开了。

  空洞、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一股强烈的陌生感席卷顾清影的心头。

  她脱口呢喃道:“这……是地狱吗?”

  声音很轻,虚弱得低若蚊吟。

  可陈东依旧听得一清二楚。

  他急忙双手握住顾清影的手,眼眸通红,强忍着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温柔笑道:“小傻子,说什么呢?是在医院,你没事了。”

  顾清影眼睛渐渐地恢复焦距,缓缓地扭头看着身旁的陈东。

  当陈东的容貌印入她眼帘的时候,那一直紧拧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找到了依靠,找到了港湾。

  “没事了,都过去了,已经没事了。”

  陈东温柔地笑着,眼睛通红,泪水始终在眼眶中打转。

  突然。

  顾清影苍白的脸上猛地浮现惊恐之色。

  “孩子,孩子……”

  她的双手当即想要朝肚子上摸去。

  只是左手被陈东握住,哪怕再用力也没有挣脱开。

  噗嗤!

  激动中,她的右手直接将插在手背上的液体针甩掉,甚至带起了滴滴鲜血。

  这一幕,突然到陈东都来不及阻止。

  顾清影手背染血的右手,已经落到了肚子上。

  曾经高高的隆起,此时顾清影一手抚摸而去,却是平平坦坦。

  这一触感,瞬间如同大雷,悍然劈在了顾清影的身上。

  她的眼眸瞬间圆瞪,唰的一下通红,泪水宣泄而出。

  惊恐绝望的喊道:“宝宝,宝宝……”

  一边喊,她的右手还一边抚摸。

  平平坦坦,再无隆起。

  甚至随着抚摸,一阵阵剧痛从肚皮席卷全身。

  泪水从眼中宣泄而出,刹那间,顾清影哭成了一个泪人。

  她娇躯颤抖着,拼命挣扎着,五官近乎扭曲变形,整个人都疯狂了。

  “宝宝……宝宝……我的宝宝……”

  静谧的病房,瞬间被顾清影绝望痛苦的哭声打破。

  “老公,宝宝,我们的宝宝……”

  “宝宝呢?我的宝宝去哪里了?”

  “呜呜呜……老公,宝宝不见了,宝宝……没有了……”

  ……

  陈东脸色大变,不顾一切的扑到了顾清影的身上,压住了顾清影。

  “老婆,没事的,还有我,宝宝不在了,对不起,是我的错!”

  只有这样压着,才能避免顾清影因为挣扎太过激烈,而牵动身上的伤口。

  一夜的抢救,顾清影身上还带着伤。

  “呜呜呜……宝宝,老公,我们的宝宝……”

  顾清影沙哑的哭声,回荡在病房内。

  她拼命的想要挣扎着坐起,她想要看一眼自己的肚子。

  可陈东压在她的身上,紧紧地禁锢着她,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痛苦、绝望、心若刀绞,宛若凌迟……

  十月怀胎的痛苦,只有为人母才能体会清楚。

  肚子里,那是自己的血肉,一点点凝聚而成。

  承受着十月痛苦,静等孩子落地,这对天底下每一个母亲,都绝对是一件值得的,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幸福。

  甚至在怀孕过程中,顾清影早已经为孩子准备好了一切物品,更不惜刺伤了无数次手指,为孩子织好了衣服。

  所有的期盼,只等孩子出生那一刻,天使降临。

  可如今,所有的美妙和期盼,砰然破碎。

  那样的痛苦,对身为母亲的顾清影,比要了她的命更难受。

  她拼了命,哪怕自己死了,也要让孩子活下来。

  可所做的一切,最终都化为了泡影。

  这样的大痛苦,不是为人母亲,根本就难以体会。

  哭声回荡,撕心裂肺。

  仿佛一柄柄烧红的利刀,剐过陈东全身。

  陈东趴在顾清影的身上,紧咬着牙,双手抱着顾清影的同时,也压着顾清影的双手。

  哪怕他早已经预计到了这一幕。

  可此时真的发生,他才发现,原来自己除了拥抱和一句“没事了,我在”,并没有其他的办法安抚顾清影。

  陈东通红的眼眶,泪水夺眶而出。

  可他不敢出声,完全将头埋在了顾清影的脖颈间,牙齿紧咬着自己的嘴唇。

  丝丝血腥流淌进口中。

  陈东依旧在安抚:“对不起老婆,是我没用,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娘俩……”

  情到深处,陈东沙哑的哀嚎着。

  从小到大,二十几年,他一直咬牙坚韧的砥砺前

  行,一步步从黑暗中走向光明。

  从来没有一次的挫败,让他吐出这一句“我没用,我无能”。

  可如今,为人夫,陈东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溃败!

  内疚,自责,悲痛,恍若滔天海啸,吞没了他,让他窒息绝望。

  “宝宝……我要宝宝,呜呜呜……老天爷,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宝宝,你为什么不带走我啊?”

  哭到最后,顾清影突然悲愤尖啸了起来。

  她红了眼,浓浓泪水依旧掩盖不了她眼中的愤怒。

  她五官扭曲,咬牙切齿着。

  她痛苦的对陈东说:“老公,为什么我的命就不能换回宝宝?呜呜呜……只要宝宝能活,我宁愿死的啊……”

  “不许你说这样的傻话,我只要你,就算放弃了全世界,我也只要你!”

  陈东抬起头,泪水模糊了视线,嘴唇染着丝丝鲜血:“是我做出的选择,是我让保你,放弃了宝宝,是我,一切都怪我……”

  “你,你为什么不保护宝宝?”

  顾清影绝望哭泣着,娇躯颤抖地厉害:“我,我可以死的啊!那是我们的孩子啊……”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