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06章 等候

第706章 等候

  滴……滴……

  心率检测仪有序的响起声音。

  屏幕上,绿色波纹平稳起伏。

  这也是病房内,唯一的声音。

  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消毒水味道。

  而此时,病床前,却是人影绰绰。

  陈东坐在轮椅上,靠在床边,双手抱着顾清影的左手,放在唇边。

  眼睛通红,泛着泪光。

  神情温柔,泪眼却满是坚定。

  这一幕。

  让龙老和范璐看得心神踏实了一些。

  这是从昨晚到现在,陈东脸上最大的变化。

  从冷厉如霜,到如今的丝丝温柔。

  这样的改变,对常人而,并不稀奇。

  可对道心种魔的陈东而,却是巨大的改变。

  因为一个人,而改变了道心种魔的心境。

  这样的力量,怕也只有顾清影一人能做到让陈东改变了。

  林岭东等人在一旁等候。

  张雨澜贝齿紧咬着红唇,双手紧攥在一起,眼眸泛泪仿佛是在为顾清影加油打气。

  神秘人依旧漫不经心的坐在窗台前,手里捻着一支未点燃的香烟。

  吱呀……

  病房门打开了。

  一宿没睡,疲惫不堪的刘院长顶着一双熊猫眼走了进来。

  见到病房内站着这么多人,他微微皱眉,却没多,而是走到了陈东身后。

  右手轻轻地拍了拍陈东肩膀:“放轻松点,已经没事了,还好你当时的决断下得够快,孩子的事,谁都觉得遗憾,还请你原谅当时刘叔的态度,这种事,身为医务工作者,哪怕我是小影的叔叔,也不可能为她下决定。”

  “只有身为丈夫的你。”

  陈东回过头,微微一笑:“我知道的,辛苦刘叔了。”

  虽然在笑,可龙老和范璐都能察觉出,如今陈东的笑容,和以前到底有多大的差别。

  不过这种察觉,是针对他们知道陈东道心种魔的前提。

  旁人看来,陈东的笑容,其实没多大的变化。

  刘院长叹了口气,心疼地看了一眼床上的顾清影。

  只有他知道,昨晚顾清影到底经历了多大的凶险。

  身为叔叔,他心疼。

  可他也清楚,顾清影既然选择和陈东在一起,那陈东面临的风险,身为妻子也将并肩承担。

  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刘叔,小影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陈东问。

  “应该今天就能醒过来吧,手术时间我们争取的很快,所以还不会发生更大的危险。”

  刘院长顿了顿,又说道:“另外,小影这件事,我刚才已经擅作主张的通知顾国华夫妻俩了,他们是小影的亲生父母,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该告诉他们的,现在他们已经准备赶过来了。”

  闻。

  龙老等人脸色纷纷一变。

  陈东却是点点头:“谢谢刘叔了,就算刘叔不告诉岳父岳母,我也会等小影苏醒后,通知他们的。”

  这不是他们夫妻两人的事。

  而是三家人共同的事情。

  顾清影是岳父岳母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都备受宠爱,怀孕之后,不止是他,不止是父亲陈道临,还有岳父岳母,都在期盼着小家伙降临。

  如今出现这样的事情,对三家人而,无疑是惊天噩耗。

  不通知,那才是最大的不敬。

  顿了顿,陈东说:“刘叔,你忙活了一夜,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这里我守着就好。”

  刘院长点点头,并未多,心疼地看了一眼顾清影后,便转身离开。

  紧跟着。

  陈东又看向龙老等人。

  一夜厮杀,龙老和范璐侥幸只是轻伤,包扎后并无大碍,但煎熬了一夜,对谁的身体消耗都是巨大的。

  他正要让所有人回家休息呢。

  一直漫不经心坐在窗台上的神秘人却是干脆地朝病房外走去。

  “事情已经平稳下来,我也该走了。”

  陈东神情冷峻地看向神秘人。

  而龙老等人也纷纷瞩目。

  “走去哪?”陈东问。

  “当然是隐藏在黑暗中了,我一直待在太阳底下,这可不是好事。”

  神秘人脚步不停,声音沙哑。

  陈东冷冷地问:“你不打算对我露出你的本来面容?”

  “我藏在黑暗中,和我故意全身易容,其实是一个道理,不能待在太阳底下太久的。”

  神秘人丢下一句话,直接打开病房门离开。

  陈东眉头紧拧,面若寒霜。

  目光冷厉地注视了病房门几秒,这才回过神,扫过龙老等人。

  “大家都辛苦一夜了,回家休息吧,这里我一个人守着就好。”

  “少爷,老奴不辛苦,老奴陪少爷一起。”

  龙老率先拒绝,身为奴仆,被陈道临派来辅佐陈东,如今却出现了这样大的事情,他难辞其咎。

  这可是血脉丢失的重罪!

  “东哥,我也不累,想等小影姐醒过来。”

  “陈先生,我也不累的,这一夜没什么的,以前我当杀手的时候,比这煎熬的都有呢,就让我留下来吧。”

  “陈先生……”

  “东哥……”

  众人尽皆不想离开。

  但陈东却是冷冷说道:“我的话,不听?”

  一句质问,瞬间让病房内的气温骤降。

  所有人的神情大变。

  特别是龙老和范璐,更是心脏狂跳。

  “我老婆,我来守,你们回去

  滴……滴……

  心率检测仪有序的响起声音。

  屏幕上,绿色波纹平稳起伏。

  这也是病房内,唯一的声音。

  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消毒水味道。

  而此时,病床前,却是人影绰绰。

  陈东坐在轮椅上,靠在床边,双手抱着顾清影的左手,放在唇边。

  眼睛通红,泛着泪光。

  神情温柔,泪眼却满是坚定。

  这一幕。

  让龙老和范璐看得心神踏实了一些。

  这是从昨晚到现在,陈东脸上最大的变化。

  从冷厉如霜,到如今的丝丝温柔。

  这样的改变,对常人而,并不稀奇。

  可对道心种魔的陈东而,却是巨大的改变。

  因为一个人,而改变了道心种魔的心境。

  这样的力量,怕也只有顾清影一人能做到让陈东改变了。

  林岭东等人在一旁等候。

  张雨澜贝齿紧咬着红唇,双手紧攥在一起,眼眸泛泪仿佛是在为顾清影加油打气。

  神秘人依旧漫不经心的坐在窗台前,手里捻着一支未点燃的香烟。

  吱呀……

  病房门打开了。

  一宿没睡,疲惫不堪的刘院长顶着一双熊猫眼走了进来。

  见到病房内站着这么多人,他微微皱眉,却没多,而是走到了陈东身后。

  右手轻轻地拍了拍陈东肩膀:“放轻松点,已经没事了,还好你当时的决断下得够快,孩子的事,谁都觉得遗憾,还请你原谅当时刘叔的态度,这种事,身为医务工作者,哪怕我是小影的叔叔,也不可能为她下决定。”

  “只有身为丈夫的你。”

  陈东回过头,微微一笑:“我知道的,辛苦刘叔了。”

  虽然在笑,可龙老和范璐都能察觉出,如今陈东的笑容,和以前到底有多大的差别。

  不过这种察觉,是针对他们知道陈东道心种魔的前提。

  旁人看来,陈东的笑容,其实没多大的变化。

  刘院长叹了口气,心疼地看了一眼床上的顾清影。

  只有他知道,昨晚顾清影到底经历了多大的凶险。

  身为叔叔,他心疼。

  可他也清楚,顾清影既然选择和陈东在一起,那陈东面临的风险,身为妻子也将并肩承担。

  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刘叔,小影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陈东问。

  “应该今天就能醒过来吧,手术时间我们争取的很快,所以还不会发生更大的危险。”

  刘院长顿了顿,又说道:“另外,小影这件事,我刚才已经擅作主张的通知顾国华夫妻俩了,他们是小影的亲生父母,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该告诉他们的,现在他们已经准备赶过来了。”

  闻。

  龙老等人脸色纷纷一变。

  陈东却是点点头:“谢谢刘叔了,就算刘叔不告诉岳父岳母,我也会等小影苏醒后,通知他们的。”

  这不是他们夫妻两人的事。

  而是三家人共同的事情。

  顾清影是岳父岳母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都备受宠爱,怀孕之后,不止是他,不止是父亲陈道临,还有岳父岳母,都在期盼着小家伙降临。

  如今出现这样的事情,对三家人而,无疑是惊天噩耗。

  不通知,那才是最大的不敬。

  顿了顿,陈东说:“刘叔,你忙活了一夜,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这里我守着就好。”

  刘院长点点头,并未多,心疼地看了一眼顾清影后,便转身离开。

  紧跟着。

  陈东又看向龙老等人。

  一夜厮杀,龙老和范璐侥幸只是轻伤,包扎后并无大碍,但煎熬了一夜,对谁的身体消耗都是巨大的。

  他正要让所有人回家休息呢。

  一直漫不经心坐在窗台上的神秘人却是干脆地朝病房外走去。

  “事情已经平稳下来,我也该走了。”

  陈东神情冷峻地看向神秘人。

  而龙老等人也纷纷瞩目。

  “走去哪?”陈东问。

  “当然是隐藏在黑暗中了,我一直待在太阳底下,这可不是好事。”

  神秘人脚步不停,声音沙哑。

  陈东冷冷地问:“你不打算对我露出你的本来面容?”

  “我藏在黑暗中,和我故意全身易容,其实是一个道理,不能待在太阳底下太久的。”

  神秘人丢下一句话,直接打开病房门离开。

  陈东眉头紧拧,面若寒霜。

  目光冷厉地注视了病房门几秒,这才回过神,扫过龙老等人。

  “大家都辛苦一夜了,回家休息吧,这里我一个人守着就好。”

  “少爷,老奴不辛苦,老奴陪少爷一起。”

  龙老率先拒绝,身为奴仆,被陈道临派来辅佐陈东,如今却出现了这样大的事情,他难辞其咎。

  这可是血脉丢失的重罪!

  “东哥,我也不累,想等小影姐醒过来。”

  “陈先生,我也不累的,这一夜没什么的,以前我当杀手的时候,比这煎熬的都有呢,就让我留下来吧。”

  “陈先生……”

  “东哥……”

  众人尽皆不想离开。

  但陈东却是冷冷说道:“我的话,不听?”

  一句质问,瞬间让病房内的气温骤降。

  所有人的神情大变。

  特别是龙老和范璐,更是心脏狂跳。

  “我老婆,我来守,你们回去

  睡觉,还有很多事要做,秦叶和昆仑都还在icu,你们忘了?”

  陈东声音冷厉,辞不给人丝毫反驳的机会。

  龙老忙点头答应:“少爷说的是,我等这便回去休息,请少爷放心照顾少夫人,其余之事,有我们打理。”

  随着龙老转身离开。

  范璐和林岭东、孤狼也纷纷转身。

  张雨澜泪眼朦胧地看了一眼病床上昏迷的顾清影,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走了。

  病房内。

  眨眼间,只剩下陈东和顾清影。

  冷若冰霜的陈东,神情渐渐柔和下来。

  仿佛冰山融化,看顾清影的眼神,柔情似水。

  他靠在床边,双手再次握起顾清影的左手,放在唇边,低声呢喃着:“小傻子,对不起。”

  说话间,他轻轻地抬起右手,小心翼翼地将顾清影额前的几缕青丝,捋到了耳后。

  看着顾清影苍白的脸庞,还有那紧拧的眉头。

  陈东心如刀绞。

  眼泪,悄然从眼角滑落下来。

  他强行赶走众人,就是不想让众人看到他此时落泪的样子。

  为人夫,为人父。

  他这一夜,经历的厄难。

  哪怕再坚强,心脏也早已经是鲜血淋漓,伤痕累累。

  不痛?

  那是假的!

  他比谁都痛,比谁都更想哭。

  忽然。

  陈东神情一怔。

  他双手握着顾清影的左手,分明清晰地感受到了顾清影左手指尖轻轻动了一下。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