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05章 抢救结束…

第705章 抢救结束…

  轰隆!

  神秘人的话,犹如晴天霹雳。

  龙老和范璐的脸色轰然大变。

  两人惊骇地盯着神秘人。

  目光同时落到了神秘人胸前的伤势上边。

  别墅的杀手,鼎泰公司的杀手,还有医院外边的探子,确实都被杀了。

  可一直和神秘人厮杀的那个人……

  “那个人跑了?”

  哪怕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龙老依旧忐忑问道。

  天门山别墅出事的时候,神秘人仅仅是最初杀了一个杀手丢进别墅示警,之后的混战厮杀中,就一直没有现过身。

  刚才神秘人也解释过,他没现身,就是因为在阻拦那位杀手中最强的人。:

  “嗯。”

  神秘人无奈地伸了个懒腰。

  这一刻,哪怕浑身上下尽皆易容,可龙老和范璐依旧能清晰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无奈和惆怅。

  跑了一个人!

  这意味着陈东双腿并未残疾的事情,极有可能暴露。

  哪怕当时的陈东并未在天门山别墅。

  但只要跑掉的那个高手伤势好转一些,探查一下今晚这件事的最后结果,十有八九就会猜疑起来。

  而让陈老太太等人注意警惕,仅仅将这一丝猜疑泄露出去就足够了!

  这和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是一个道理,贼的偷窃,都是源自最初的那一丝惦记而已。

  能将秘密保护的最好的,只有死人。

  如果今晚的杀手,全部命丧黄泉,哪怕杀手背后的势力探查到这件事的最后结果,在不清楚具体事情经过的前提下,也不会将猜疑放到双腿残疾的陈东身上。

  可现在……好死不死的就跑了这一个!

  在龙老和范璐忐忑不安的情绪中。

  神秘人忽然说:“你们说,会不会老天保佑,跑掉那个人死在半路上呢?”

  龙老和范璐同时一怔。

  龙老苦涩一笑:“你和他打的,他会不会死,你应该最清楚。”

  神秘人低头看了看胸前缠裹的厚厚纱布,说出了一个让所有人绝望的事实。

  “应,应该不会吧?虽说我把刀捅进他心脏了,但他不是也将那个蓝眼睛的女孩带走了吗?就算死了,临死之前也足够将消息告诉那个蓝眼睛女孩,带回古家了。”

  古家?!

  龙老瞳孔骤然紧缩,一股浓浓怒意恍若海啸,冲霄而起。

  对古家,饶是他都不了解。

  偏偏今晚这场刺杀,就是古家没来由的针对他们所有人而来。

  那个叫古蜻蜓的女孩,龙老和范璐警惕过,只是刺杀来的太迅猛,以至于后边全然忽略了那个女孩。

  事情结束后,古蜻蜓也确确实实的消失了。

  神秘人沉声说:“做好两手准备吧,要么高枕无忧,要么就等待着消息暴露,陈家那一群人疯狂的暗杀。”

  声音一出,楼梯间陡然寂静无声。

  空气肃杀,且冷如骨髓。

  等龙老和范璐回过神的时候,神秘人已经推开了楼梯间的门。

  龙老急忙叫住了神秘人,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沉声问道:“那古家,到底是什么来路?”

  “杀陈东的来路。”神秘人丢下了一句话。

  “这算什么回答?”范璐错愕。

  龙老却是苦涩一笑,无奈地说:“他只是不想告诉你我而已。”

  抢救室门前。

  红灯依旧亮着。

  气氛凝固,肃穆。

  抢救室门上的红灯,仿佛是烧红的利刀,缓缓地刮过每个人的心弦。

  当龙老和范璐回到抢救室门前的时候,就看到陈东已经平静下来。

  只是那张俊秀的面庞,始终覆盖着寒霜,冷峻凌厉。

  这短短时间内,陈东的变化很大。

  大到让知道实情的龙老和范璐,更是心沉谷底。

  曾经的陈东,除非怒发冲冠亦或者跳动底线时,才会如此。

  平静之时,尽是给人一种和煦如风,温暖如阳的感觉。

  沉稳、成熟、淡定自若、泰然处之,等等形容词,是龙老等身边人,曾经赋予在陈东身上的。

  也是他们对陈东性格最直观的感受。

  而现在,陈东哪怕是平静状态,就静静地坐在轮椅上,无悲无喜,一动不动。

  浑身上下依旧散发出让人寒毛直立的冰寒冷意,仿佛是成了地狱的缺口,不停地往外喷吐九幽深处寒风。

  哪怕望一眼,都有种心悸恐惧之感。

  龙老和范璐走到陈东身旁。

  “少爷。”龙老开口道。

  “等吧。”

  陈东吐出二字,目光却是斜睨了龙老一眼。

  冷厉,不带丝毫情感的目光,直刺龙老心脏,让龙老瞳孔骤然紧缩到了极点。

  “好,好……”

  龙老后退了一步,掠过了陈东的视线,将目光转向手术室上的抢救红灯,双拳紧握,暗暗祈祷。

  少夫人……一定要挺过来!

  否则……少爷的第一次疯魔,怕是就要打开了!

  神秘人说的很直白,一旦道心种魔,受到强烈刺激或者本人心境不坚的情况下,便会疯魔,而疯魔一次,下一次不仅疯魔的概率更大,苏醒的几率也会变小。

  这就像是潘多拉的墨盒,开启一次,往后只会越来越恐怖。

  无人离去。

  走廊内,所有人都目光灼灼的紧盯着手术室大门。

  若说最能平静的,也只有神秘人一人而已。<

  轰隆!

  神秘人的话,犹如晴天霹雳。

  龙老和范璐的脸色轰然大变。

  两人惊骇地盯着神秘人。

  目光同时落到了神秘人胸前的伤势上边。

  别墅的杀手,鼎泰公司的杀手,还有医院外边的探子,确实都被杀了。

  可一直和神秘人厮杀的那个人……

  “那个人跑了?”

  哪怕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龙老依旧忐忑问道。

  天门山别墅出事的时候,神秘人仅仅是最初杀了一个杀手丢进别墅示警,之后的混战厮杀中,就一直没有现过身。

  刚才神秘人也解释过,他没现身,就是因为在阻拦那位杀手中最强的人。:

  “嗯。”

  神秘人无奈地伸了个懒腰。

  这一刻,哪怕浑身上下尽皆易容,可龙老和范璐依旧能清晰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无奈和惆怅。

  跑了一个人!

  这意味着陈东双腿并未残疾的事情,极有可能暴露。

  哪怕当时的陈东并未在天门山别墅。

  但只要跑掉的那个高手伤势好转一些,探查一下今晚这件事的最后结果,十有八九就会猜疑起来。

  而让陈老太太等人注意警惕,仅仅将这一丝猜疑泄露出去就足够了!

  这和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是一个道理,贼的偷窃,都是源自最初的那一丝惦记而已。

  能将秘密保护的最好的,只有死人。

  如果今晚的杀手,全部命丧黄泉,哪怕杀手背后的势力探查到这件事的最后结果,在不清楚具体事情经过的前提下,也不会将猜疑放到双腿残疾的陈东身上。

  可现在……好死不死的就跑了这一个!

  在龙老和范璐忐忑不安的情绪中。

  神秘人忽然说:“你们说,会不会老天保佑,跑掉那个人死在半路上呢?”

  龙老和范璐同时一怔。

  龙老苦涩一笑:“你和他打的,他会不会死,你应该最清楚。”

  神秘人低头看了看胸前缠裹的厚厚纱布,说出了一个让所有人绝望的事实。

  “应,应该不会吧?虽说我把刀捅进他心脏了,但他不是也将那个蓝眼睛的女孩带走了吗?就算死了,临死之前也足够将消息告诉那个蓝眼睛女孩,带回古家了。”

  古家?!

  龙老瞳孔骤然紧缩,一股浓浓怒意恍若海啸,冲霄而起。

  对古家,饶是他都不了解。

  偏偏今晚这场刺杀,就是古家没来由的针对他们所有人而来。

  那个叫古蜻蜓的女孩,龙老和范璐警惕过,只是刺杀来的太迅猛,以至于后边全然忽略了那个女孩。

  事情结束后,古蜻蜓也确确实实的消失了。

  神秘人沉声说:“做好两手准备吧,要么高枕无忧,要么就等待着消息暴露,陈家那一群人疯狂的暗杀。”

  声音一出,楼梯间陡然寂静无声。

  空气肃杀,且冷如骨髓。

  等龙老和范璐回过神的时候,神秘人已经推开了楼梯间的门。

  龙老急忙叫住了神秘人,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沉声问道:“那古家,到底是什么来路?”

  “杀陈东的来路。”神秘人丢下了一句话。

  “这算什么回答?”范璐错愕。

  龙老却是苦涩一笑,无奈地说:“他只是不想告诉你我而已。”

  抢救室门前。

  红灯依旧亮着。

  气氛凝固,肃穆。

  抢救室门上的红灯,仿佛是烧红的利刀,缓缓地刮过每个人的心弦。

  当龙老和范璐回到抢救室门前的时候,就看到陈东已经平静下来。

  只是那张俊秀的面庞,始终覆盖着寒霜,冷峻凌厉。

  这短短时间内,陈东的变化很大。

  大到让知道实情的龙老和范璐,更是心沉谷底。

  曾经的陈东,除非怒发冲冠亦或者跳动底线时,才会如此。

  平静之时,尽是给人一种和煦如风,温暖如阳的感觉。

  沉稳、成熟、淡定自若、泰然处之,等等形容词,是龙老等身边人,曾经赋予在陈东身上的。

  也是他们对陈东性格最直观的感受。

  而现在,陈东哪怕是平静状态,就静静地坐在轮椅上,无悲无喜,一动不动。

  浑身上下依旧散发出让人寒毛直立的冰寒冷意,仿佛是成了地狱的缺口,不停地往外喷吐九幽深处寒风。

  哪怕望一眼,都有种心悸恐惧之感。

  龙老和范璐走到陈东身旁。

  “少爷。”龙老开口道。

  “等吧。”

  陈东吐出二字,目光却是斜睨了龙老一眼。

  冷厉,不带丝毫情感的目光,直刺龙老心脏,让龙老瞳孔骤然紧缩到了极点。

  “好,好……”

  龙老后退了一步,掠过了陈东的视线,将目光转向手术室上的抢救红灯,双拳紧握,暗暗祈祷。

  少夫人……一定要挺过来!

  否则……少爷的第一次疯魔,怕是就要打开了!

  神秘人说的很直白,一旦道心种魔,受到强烈刺激或者本人心境不坚的情况下,便会疯魔,而疯魔一次,下一次不仅疯魔的概率更大,苏醒的几率也会变小。

  这就像是潘多拉的墨盒,开启一次,往后只会越来越恐怖。

  无人离去。

  走廊内,所有人都目光灼灼的紧盯着手术室大门。

  若说最能平静的,也只有神秘人一人而已。<

  p>陈东平静地坐在轮椅上,目光恍若鹰隼,冷厉如刀,静静等候。

  恐惧惊慌、崩溃悲痛、凶戾发狂再到如今的诡异平静,短时间内,陈东的心绪波澜起伏,轩然大波。

  “小影……你一定能挺过来的,老公相信你!”

  这是陈东心中的想法。

  时间缓缓流逝。

  今夜的利津医院格外的静。

  只是走廊上的众人,却是心脏高悬,忐忑不安。

  如坐针毡的等候。

  随着黎明前的最黑暗时刻到来,走廊上的气氛也越发的凝固。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凝着注视着抢救室门上的灯。

  那是他们现在唯一能了解手术室内的手段。

  终于。

  当黑暗褪去,天边渐渐泛起一丝鱼肚白的时候。

  啪!

  手术室上的抢救红灯,在静谧中,仿佛发出了一声响,熄灭了。

  “小影!”

  面若寒霜,冷厉的陈东,神情终于有了变化。

  早已经眼泪干涸的双眸,也随着这一声轻喊,而唰的通红,荡漾起了涟漪。

  与此同时。

  龙老、范璐、张雨澜、林岭东和孤狼也全都身躯一震。

  就连整夜漫不经心的神秘人,也不禁目光一凝,看向了手术室大门。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