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04章 祸根深种

第704章 祸根深种

  道心种魔?!

  龙老和范璐悚然一惊,同时诧异地看着神秘人。

  他俩一个是阅尽浮世,一个是隐杀组织死神榜上鼎鼎有名的顶级杀手。

  可两人的战斗实力,扪心自问,都不如神秘人。

  衡量一个人的战斗实力,是综合考量,而不是仅仅从体魄、格斗技这些单一方面考量。

  所以这方面,神秘人俨然成了两人心中的权威。

  显然,神秘人所说的道心种魔,是在心境变化之上。

  这是龙老和范璐都不曾触碰到的境界。

  神秘人自顾自地捻了捻烟头,见烟头所剩无几,弹指飞出,又重新点燃一根。

  这一刻,他的烟瘾格外的大。

  点燃香烟,再次狠抽一口。

  神秘人这才缓缓说道:“武者的心境,决定了一个武者在训练还有实战中所能爆发出的战力,专注、心如止水、上善若水、无我,这些都是心境,而无我,至少从我目前的层次所能看到的,已经是最高心境了。”

  顿了顿,他说:“无我非我,战斗中自然无敌无友,信手而攻,随意而手,于随意洒脱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闻。

  龙老和范璐对视一眼,尽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丝丝疑惑。

  对神秘人的这番话,似懂非懂。

  神秘人轻笑了一声,摆摆手:“无我之境我也还没达到,现在与你们说,你们不理解也是正常的,不过道心种魔……”

  随着烟气从口中吐出,神秘人整个气势都咻然大变。

  一股极其强大的压抑,自他身上横扫而出。

  让这楼梯间的空气,仿佛都变得粘稠到极点。

  “道心种魔,就等同于在心中埋下了一颗魔种,不管是在任何心境状态,都有可能触发这颗魔种开壳疯长,进入魔的状态,哪怕是最高的无我心境,一旦触发了魔种,也将变成无我……而有魔!”

  字字如锥,直刺人心。

  龙老和范璐浑身汗毛颤栗,听着神秘人的话,纷纷心脏抽搐狂跳。

  两人的脸色,也终于凝重惊惧到了极点。

  龙老嘴唇嗫喏,恐惧的说:“意思就是,少爷时刻都会陷入疯魔状态,行动不受理智也意识所控?”

  “差不多可以这样理解。”

  神秘人声音低沉,压抑且凝重,说出的话,让龙老和范璐都窒息得厉害:“佛道两家皆有魔的记载,魔为杀戮而生,杀天杀地杀人杀万物生灵,父母妻儿朋友手足,一旦疯魔皆可杀之……”

  静。

  一片死静。

  龙老和范璐当场呆滞。

  微张着嘴,哪怕胸膛剧烈起伏,用力呼吸,可依旧感觉肺部毫无空气进入,窒息得厉害。

  一股股恶寒,自脚底板直窜到天灵盖,浑身更是一阵阵麻痹。

  神秘人的话,俨然是陈东道心种魔,极有可能变成纯粹的杀戮机器!

  毫无理智的那种!

  此时,两人甚至已经无心理会正在手术室中抢救的顾清影了。

  因为他俩意识到,陈东现在的情况,比顾清影更严重。

  虽然暂时没事,但这是一个潜在的恐怖祸事的种子!

  顾清影在陈东做出保大决断之后,刘院长已经在倾尽全力抢救了。

  而陈东现在,道心种魔……连抢救都没有机会!

  杀天杀地杀人杀万物生灵,父母妻儿朋友手足皆可杀,这才是真正让龙老和范璐胆寒心惧的关键!

  “道心种魔就好比是在陈东的心中安上了一个开关,因为外界刺激亦或者是陈东自己心境不稳,便可触发。”

  神秘人的声音渐渐地越发沙哑,仿佛是用尽全力在挤压喉管发出:“如今刚刚道心种魔尚且还好,但如果控制不好,一次次疯魔的话,到最后,便真正道心成魔了。”

  “没有消除道心种魔的办法?”龙老双拳紧握,眼角更是不停跳动,青筋凸显。

  他是陈道临家奴,更是辅佐陈东的关键。

  一路走来,陈东的点点滴滴,龙老尽皆看在眼里,饶是他阅尽浮世红尘,也毫不犹豫笃定陈东是当世第一人!

  二人虽未主仆,可龙老和陈东,早已经不是亲人胜过亲人了。

  如今这样的惊天噩耗,让这位迟暮老者心如刀绞,愧疚难当。

  “没有。”

  神秘人干脆果断地摇摇头:“至少我知道的道心种魔,没有彻底消除的办法,或许是我孤陋寡闻,有办法而我不知道。”

  这句话,任谁都听得出来是在刻意安慰。

  龙老眼睛唰的通红,老眼含泪,身躯颤抖,双手捂着脑袋便蹲在地上,低声抽泣起来。

  而范璐也是失魂落魄的靠在了墙上,强撑着不让发软的身子蹲在地上。

  “事实上,就连他每次疯魔,能不能回到正常状态,都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我只能说是有办法让他有几率从疯魔状态中苏醒过来,但这办法随着他疯魔次数增多,几率也会断崖式的下跌。”

  神秘人没有丝毫隐瞒,他所能做到的安慰,就仅仅是那一句话而已。

  这件事非同小可,丝毫的隐瞒或者心软安慰,都可能酿成往后的巨大危机。

  一个普通人道心种魔不可怕,事实上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可能道心种魔,只能是神经出问题,成个神经病。

  只有武者,心境锤炼,才会有无尽微小的概率道心种魔。

  偏偏不巧,陈东因为妻儿,碰上了这无尽微小的几率。<

  道心种魔?!

  龙老和范璐悚然一惊,同时诧异地看着神秘人。

  他俩一个是阅尽浮世,一个是隐杀组织死神榜上鼎鼎有名的顶级杀手。

  可两人的战斗实力,扪心自问,都不如神秘人。

  衡量一个人的战斗实力,是综合考量,而不是仅仅从体魄、格斗技这些单一方面考量。

  所以这方面,神秘人俨然成了两人心中的权威。

  显然,神秘人所说的道心种魔,是在心境变化之上。

  这是龙老和范璐都不曾触碰到的境界。

  神秘人自顾自地捻了捻烟头,见烟头所剩无几,弹指飞出,又重新点燃一根。

  这一刻,他的烟瘾格外的大。

  点燃香烟,再次狠抽一口。

  神秘人这才缓缓说道:“武者的心境,决定了一个武者在训练还有实战中所能爆发出的战力,专注、心如止水、上善若水、无我,这些都是心境,而无我,至少从我目前的层次所能看到的,已经是最高心境了。”

  顿了顿,他说:“无我非我,战斗中自然无敌无友,信手而攻,随意而手,于随意洒脱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闻。

  龙老和范璐对视一眼,尽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丝丝疑惑。

  对神秘人的这番话,似懂非懂。

  神秘人轻笑了一声,摆摆手:“无我之境我也还没达到,现在与你们说,你们不理解也是正常的,不过道心种魔……”

  随着烟气从口中吐出,神秘人整个气势都咻然大变。

  一股极其强大的压抑,自他身上横扫而出。

  让这楼梯间的空气,仿佛都变得粘稠到极点。

  “道心种魔,就等同于在心中埋下了一颗魔种,不管是在任何心境状态,都有可能触发这颗魔种开壳疯长,进入魔的状态,哪怕是最高的无我心境,一旦触发了魔种,也将变成无我……而有魔!”

  字字如锥,直刺人心。

  龙老和范璐浑身汗毛颤栗,听着神秘人的话,纷纷心脏抽搐狂跳。

  两人的脸色,也终于凝重惊惧到了极点。

  龙老嘴唇嗫喏,恐惧的说:“意思就是,少爷时刻都会陷入疯魔状态,行动不受理智也意识所控?”

  “差不多可以这样理解。”

  神秘人声音低沉,压抑且凝重,说出的话,让龙老和范璐都窒息得厉害:“佛道两家皆有魔的记载,魔为杀戮而生,杀天杀地杀人杀万物生灵,父母妻儿朋友手足,一旦疯魔皆可杀之……”

  静。

  一片死静。

  龙老和范璐当场呆滞。

  微张着嘴,哪怕胸膛剧烈起伏,用力呼吸,可依旧感觉肺部毫无空气进入,窒息得厉害。

  一股股恶寒,自脚底板直窜到天灵盖,浑身更是一阵阵麻痹。

  神秘人的话,俨然是陈东道心种魔,极有可能变成纯粹的杀戮机器!

  毫无理智的那种!

  此时,两人甚至已经无心理会正在手术室中抢救的顾清影了。

  因为他俩意识到,陈东现在的情况,比顾清影更严重。

  虽然暂时没事,但这是一个潜在的恐怖祸事的种子!

  顾清影在陈东做出保大决断之后,刘院长已经在倾尽全力抢救了。

  而陈东现在,道心种魔……连抢救都没有机会!

  杀天杀地杀人杀万物生灵,父母妻儿朋友手足皆可杀,这才是真正让龙老和范璐胆寒心惧的关键!

  “道心种魔就好比是在陈东的心中安上了一个开关,因为外界刺激亦或者是陈东自己心境不稳,便可触发。”

  神秘人的声音渐渐地越发沙哑,仿佛是用尽全力在挤压喉管发出:“如今刚刚道心种魔尚且还好,但如果控制不好,一次次疯魔的话,到最后,便真正道心成魔了。”

  “没有消除道心种魔的办法?”龙老双拳紧握,眼角更是不停跳动,青筋凸显。

  他是陈道临家奴,更是辅佐陈东的关键。

  一路走来,陈东的点点滴滴,龙老尽皆看在眼里,饶是他阅尽浮世红尘,也毫不犹豫笃定陈东是当世第一人!

  二人虽未主仆,可龙老和陈东,早已经不是亲人胜过亲人了。

  如今这样的惊天噩耗,让这位迟暮老者心如刀绞,愧疚难当。

  “没有。”

  神秘人干脆果断地摇摇头:“至少我知道的道心种魔,没有彻底消除的办法,或许是我孤陋寡闻,有办法而我不知道。”

  这句话,任谁都听得出来是在刻意安慰。

  龙老眼睛唰的通红,老眼含泪,身躯颤抖,双手捂着脑袋便蹲在地上,低声抽泣起来。

  而范璐也是失魂落魄的靠在了墙上,强撑着不让发软的身子蹲在地上。

  “事实上,就连他每次疯魔,能不能回到正常状态,都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我只能说是有办法让他有几率从疯魔状态中苏醒过来,但这办法随着他疯魔次数增多,几率也会断崖式的下跌。”

  神秘人没有丝毫隐瞒,他所能做到的安慰,就仅仅是那一句话而已。

  这件事非同小可,丝毫的隐瞒或者心软安慰,都可能酿成往后的巨大危机。

  一个普通人道心种魔不可怕,事实上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可能道心种魔,只能是神经出问题,成个神经病。

  只有武者,心境锤炼,才会有无尽微小的概率道心种魔。

  偏偏不巧,陈东因为妻儿,碰上了这无尽微小的几率。<

  p>以陈东的成长速度,体魄、格斗技等等……乃至战斗本能,都是武者中的上上天赋,这样的人,道心种魔,极为危险。

  更遑论,他还有个陈家继承者身份,将来若是执掌陈家,道心种魔的话……

  这一点,饶是神秘人自己都有些后背发凉。

  所以他此时才心如磐石,将一切吐露出来。

  “老奴失职,老奴罪该万死,老奴下了黄泉也无见夫人啊……”

  楼梯间内,回响着龙老的阵阵哀嚎声。

  愧疚、自责犹如滔滔大江汹涌而来。

  神秘人抬手弹飞了烟头:“道心种魔,还有双腿残疾的事,尽皆隐瞒,哪怕陈道临,暂时也不要告诉他陈东道心种魔的事。”

  “什么?”

  龙老通红噙泪的眼睛里满是不解。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神秘人沉声道:“双腿残疾,陈东尚有一线几率竞争家主,可道心种魔,陈家绝不允许,这放在任何势力中,只要知道道心种魔者,尽皆不允!你能断定,陈家无人知晓吗?”

  龙老一怔,他不确定。

  一旁的范璐沉声道:“只要我们守口如瓶,不论是道心种魔还是双腿残疾,今晚都能毫不外露,我和龙老已经将天门山别墅的杀手收拾干净了,少爷也将围杀他的杀手收拾干净了,刚才我俩又去厘清了医院四周的探子。只需要龙老借助一些力量将今晚陈先生沿途的踪迹抹除,就足以掩人耳目了。”

  “我这就去办。”龙老知道事情重大,强忍悲痛,起身要走。

  然而。

  神秘人突然说道:“跑了一个!”

  _soso